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唐皇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神武金钟

第四百三十七章 神武金钟

    “应该是无妨的,我还是打算到六盘梁家走一趟。”

    李世民的神色渐渐坚定:“萧关的安危,至关重要。无论怎样,我都得去试一试。”

    “都这样了,你还打算过去?”

    张雨柔的神色不可思议,她把李世民的缰绳扯得更进了:“我不准,你这就是去送死。”

    “我有十成十的把握,确定梁家不会拿我怎样。”

    李世民又指了指身后:“何况此间高手如云,即便梁天招与梁修父子有不测之意,也没可能要得了我的性命。只是一座普通的庄堡而已,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民间坞堡,哪怕修的再坚固,也是没法与雄关军镇比拟的。后者都有强大的防护法阵,一旦开启,可以使关镇中的将士战力剧增。尤其是那些高品的武修术师,实力增加个三五倍都是常事。

    而民间的庄园坞壁,一来负担不起防护法阵的开销;二来不敢做这违禁之事,引发朝廷问罪,最多就只是修筑一些高墙箭楼之类的工事。

    李世民的九泉庄,算是一个例外,那原本是天子的皇庄,所以有防护法阵遗留。

    可在薛举围攻九泉庄之前,李世民已经做好了计划,准备拆掉这座法阵,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手而已,

    张雨柔闻言,顿时气得笑了:“你又不是他们梁家父子肚子里面的蛔虫,能猜到他们是怎么想的?何况你就只带了罗礼前辈,我们这些人不得被你甩在后头吗?”

    “此间距离六盘山,也就只有七八十里而已。也就只是前后脚,三五刻时间的差距,我与罗前辈,的不至于连这点时间都撑不住。”

    李世民眼神渐渐的执着了起来,语声也逐渐沉冷:“雨柔,不要闹了好吗?萧关的归属,直接决定我与白瑜娑之战的成败,我现在如果不冒点风险,之后想冒险都没机会了。”

    “你说我在闹你?”

    张雨柔更加恼火,可她随后就见李世民的眼神,竟是异常的认真。她心绪微动,随后就放缓了语气:“你要去可以,我必须跟着!”

    随后她不等李世民开口,就也将一枚丹药,塞入到身下坐骑的口内。

    张雨柔不通针灸之术,却随后双手结印,将一门名为‘振心术’的术法施展,打入到这匹战马的体内。使后者的心跳,迅速增加,一条条的青筋,开始凸显在毛皮之下。

    唐俭看在眼中,不仅再一次眼角抽搐,这又是一匹汗血龙马。感情在这两位,都是不把钱当钱的——

    ‘淮左神刀’周煜则是一笑:“小姐她在何处,我便在何处,看来老夫也得随开府大人走一趟。”

    他没有龙血战马,却直接穿上了他的准神阶战甲‘神狮无畏’。

    这甲不足以让他在长途奔驰时,跟上龙血战马的速度。可如果只是一百里之内的短期,周煜还是有着足够自信的,顶多就损耗一些真元而已。

    李世民万般无奈,以他之意,是想要张雨柔跟在后面,规避可能的风险的。

    他虽然确有着一定的成算,自信能从梁家庄园内全身而退。可正如张雨柔之言,他并不是他们梁家父子肚子里面的蛔虫。

    说什么十成十的把握,只是安慰之词而已。

    “你既然一定要坚持,那就跟着吧。”

    李世民是想着萧关那边,已经拖延不起了。他哪怕晚去一刻时间,都有可能导致全盘崩溃的结果。他已经没有余暇,在这里与张雨柔磨了。

    虽说这么做之后,会让自己女人承担一点风险,可也还没到危及性命的地步。

    ※          ※         ※        ※

    李世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急急赶往六盘山的时候。在潼关不远,护送红拂女前往长安的杨韵与释罗刹两人,却是如坠冰窖。

    在他们两人之间的红拂女,神色也是凝重异常,盯着前方一位白发苍苍,穿着苍头服饰的老人。

    她从这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不逊于昔日董纯给予她的的压力,甚至是更有甚至。

    “哑仆——”

    杨韵的语声艰涩,她认得这位老者,正是那位时刻跟随在窦氏身边的那位老仆。

    可她从来不知道,这个老态龙钟的聋哑人,居然是一位超品强者。

    对面散出的那股毫不掩饰,徜徉恣肆的磅礴真元,已经覆盖住了这数里方圆之地,使得她与释罗刹,都身承万钧重压。只是就连呼吸,都感觉艰难无比,

    老者并未理会杨韵的言语,而是性质盎然的看着红拂女:“杨红拂是吗?随我走一趟吧,我家主母有请,她有些话想要问你,。”

    红拂女不由微一凝眉:“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可是抱歉,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她的言语未落,老者就语含深意道:“吩咐你做事的,是唐国公的次子李二郎。而我家主母,乃是唐国夫人。”

    红拂女的神色先是一怔,随后就神色了然道:“原来是窦夫人——”

    她大概猜到眼前的这一位,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毕竟杨玄感针对唐国公府的那些举动,她也曾参与其中,并知悉机密的。

    “看你的神色,应该是明白的,这倒省了我许多口舌。”

    老者淡淡的问着:“那么你意下如何?虽然不知二郎他是用的什么方法将你收服,可老奴可保证,要让他得知此事之后,绝不会怨你,”

    红拂女不禁头疼的揉了揉额角,眼中微现为难之色。

    不过只须臾之后,她的神色,就渐渐坚定起来:“不成!还是那一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如果没答应他也就罢了,既然已经应下,就不能反悔!”

    对面的老者闻言,却非但不恼,反倒是唇角微扬:“没看出来,你这丫头,居然还有些骨气。难道就不知老夫,乃是宇文——”

    红拂女听到此处,不禁冷然一哂。她心想管这老家伙是谁,有什么样的修为,总之是没可能让她毁诺的。

    且她陈出尘从超品强者手中脱身,也不是一次两次。她已经用真元触动了手中提着的墨匣,准备将墨甲穿戴在身,

    不过这家伙,到底是宇文家的谁来着?高达超品的修为,想必非是无名之辈。

    可就在下一瞬,老者的身影突然就出现在她眼前,右手双指一并,宛如利剑一般指向她的眉心。这大出红拂女的意料之外,仓促之间,她只能急速的向后掠动身影,同时将手中的拂尘一挥,瞬时散出了数千红丝,向对面疾刺而去。

    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法组织出像样的防御,倒不如以攻为守,或有可能瓦解危机,

    可那老者却全不在意,任由那些丝线刺在身上。却竟是毫发无伤,上千条足以刺破三尺精钢的尖锐丝线,就连他的护身罡气都没法击破。

    而红拂女的瞳孔,也在这一刻收缩成了针状,

    “神武金钟——”

    她还未来得及说完这一句,老者就已经将她追上,那剑指在她眉心处轻轻一点,就让红拂女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她心中微松,知道这老者对她并无杀意。可与此同时,红拂女又满含不甘。

    在失去意识之前,口中同时发出了一声谩骂:“卑鄙无耻!”

    如果不是这老人有意以言辞诱骗,吸引她的注意力,在言辞未尽之时出其不意,她机会这么容易就栽在对方的手中?

    那‘哑仆’却再没有理会她的兴趣,一手就将红拂女的衣领提起,就好似抓着一只小猫,转而看向了一时反应不及,正准备援手红拂的释罗刹与杨韵二人。

    他的右手一挥,那衣袖就仿佛钢铁一般,拍击在释罗刹的禅杖与杨韵的长刀上、使身着墨甲的二人,都纷纷倒飞而会,震退到十余丈开外,才勉强稳住了身躯,

    而那‘哑仆’,就只是衣袖出现了一丝裂痕,同时滑退三尺而已。

    幸在这位,并没有追击之意,只是淡淡道:“转告二郎,这个女人,我带走了!还有,夫人对他甚是想念。如今家中之事已料理妥当,请他速将关西事务处置妥当,返回洛阳完婚。”

    说完这句,老者就已准备提着红拂女离去。可在这刻,杨韵却忽然出言:“且慢!”

    她暂时卸下了面甲,柳眉紧皱:“前辈可知,主上他让我等护送红拂的用意。”

    “正因知道,老夫才会出现在这里.”

    ‘哑仆’的语声悠然:“然则,不管他是为了大隋家的江山社稷,还是这天下苍生的安宁,此举都非夫人所乐见,也不合吾等之意。”

    他说到这里,又略含深意的的看着杨韵:“说来你这丫头,本是杨氏逆贼的影卫出身?这是要为主家尽忠,阻止老夫是吗?”

    杨韵却一阵沉默,如果她真的对天家忠心耿耿,不惜一切。那也用不着红拂女去出首,只需她亲自入宫一行,向天子或者皇后坦白一切就可。

    ‘哑仆’似乎看出了她的所思所想,嘿然一笑之后,就再不留恋。身影只一个闪动间,就带着红拂女消失在了原地,杳如黄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