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唐皇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萧关之战

第四百三十六章 萧关之战

    而在李世民看来,此战的关键,就在于萧关。

    只要萧关未失,那就可将白瑜娑关在关中的北大门外。后者哪怕拥兵再多,为祸再烈,也只能及陇上一地。

    可如果萧关失陷,那么白瑜娑的军势,就足以令整个关西震动,甚至是危及长安。

    “萧关那边也很不乐观!”

    王泽用不确定的语气说着:“我们陇西监在萧关驻有一百余人,那边传给我的消息,虽然是一切正常。然而我私人布置在萧关的几个暗子,却在今日午时彻底失去了联系。”

    李世民与唐俭二人,不仅面面相觑了一眼,都从对方的面上看出了一丝惊悸之意。

    “这就是你把我拦截在此的理由?”

    “正是!”

    王泽双手抱拳道:“卑职大概能猜到开府大人,是准备在萧关聚集兵马。可以卑职料度,关内八成已经生变。”

    他说到这里,神色又稍稍迟疑:“萧关的镇将,名叫楼泰,曾是故楚国公的旧部。可这位与楚国公府之间,到底有多大的牵扯,卑职也不太清楚。不过就稳妥起见,大人暂时还是不要靠近的为好。”

    毕竟过了阴盘县之后不远,就是六盘山的萧关。

    “楼泰?”

    李世民当即剑眉微扬:“难道是洛阳楼氏?”

    他对于王泽特意提起故楚国公,没有任何意外。毕竟之前不久,他与王崇古二人,才刚借这位陇西绣衣郎将之手,算计了一把掌玺太监高世成。

    可对楼泰其人,却抱着几分惑然之意。

    河南楼氏,这又是一个鲜卑贵姓。昔日北魏孝文帝推行汉化,将盖楼氏、贺楼氏的部分鲜卑勋贵,改为汉姓楼氏,并以河南洛阳为郡望。

    这也是八贵姓之一,按照孝文帝的规定,鲜卑一族的穆、陆、贺、刘、楼、于、嵇、尉八姓,与汉族头等门阀崔、卢、郑、王四大姓门第等同,不得授以卑官。

    不过随着北魏灭亡,大隋代周,当年的洛阳楼氏,早就没有北魏时那么显赫了,

    如果这楼泰确实是故楚国公的人,被后者提拔上位,那么现在的萧关,确实危险。

    然而萧关这‘四塞’重地是何等的重要?天子岂会将这样一座关城,交给一个不能信任的人执掌?

    不过当想到杨玄感,如今就担任着黎阳行台的左仆射,李世民就又一阵摇头,没法确定了。

    “这不对劲!我猜萧关之内虽已生变,可那些谋乱之人,未必就已控制住这座关城。”

    一直默默旁听的李玄道,忽然插言:“如果这楼泰,真是楚国公的人,在萧关有着绝对的控制力,他们又何需这么早,就除去王郎将的那些眼线暗子?需知就时间来说,白瑜娑的兵马要攻至萧关,至少也得等到一天之后。他们提前行动,除了打草惊蛇之外,能有何异?再退一万步说,将开府大人骗至萧关伏杀,岂非更有利于所白瑜娑?”

    “的确!”

    唐俭眼眸微量:“他们必是打算在萧关之内有什么举措,担心被你们绣衣卫查知,所以干脆提前这些人除去。”

    “的确如此。”

    那绣衣郎将王泽也醒悟了过来,不过他面上,还是有着几分犹疑之意:“可如今距离他们清理我那些部属的时间,至少也有三个时辰——”

    唐俭与李玄道二人,不禁一阵沉默。三个时辰的时间,足够发生许多事了。

    此时的萧关,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已经很难料度,也的确有着极大的风险。

    李世民则在思忖片刻之后,又转头问王泽:“我听说十几年前在六盘山一带,亦有一位出身安定梁氏,势力广大的江湖大豪,名叫梁天招是么?”

    “梁天招其人,的确是六盘山一带颇有实力。”

    绣衣郎将王泽明显对陇西一代的形势了如指掌,闻言之后不假思索的答着:“不过此人其实算不得江湖人物,只能说是地方乡绅,土豪。因开皇八年突厥入寇,梁天招曾挺身而出,率领六盘山附近百姓抗击突厥,所以在平凉郡声望卓著,深受郡民敬崇。不过在这之后,梁天招就已隐居田园,在家修道,很少再过问世事。如今梁家的掌事之人,已经换成了他的长子梁修。”

    说到这里,王泽的眉头,又再次一蹙:“据我所知,梁修与白瑜娑,乃是八拜之交,两家的关系极其亲近。白瑜娑卖到突厥那边的东西,小半都是出自梁修。这些年白瑜娑在灵武平凉大杀四方,梁修也一直都是与这位共进退,”

    “是么?”

    李世民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异泽,随后就果断的将地图卷起,再次翻上了他的坐骑:“烦请罗先生与我共乘一骑,与我先走一步,其余人可随后跟上。”

    此时他竟将几枚金针,刺入到马脖的之内,又取出了一枚赤红色的丹药,让他胯下的坐骑服下。

    唐俭看在眼中,不禁眼角抽搐:“这可是汗血龙马。”

    之前天子赏赐给李世民的这三匹汗血龙马,每一匹都价值十万贯以上,还是有价无市。可此时的李世民,却是毫无珍惜之意,也打算往死里摧残这匹宝马。

    唐俭好财,也是爱马之人,实在是看不得这一幕。

    “时间紧迫,顾不得这么多了,好在只有几十里路,顶多只是损些元气,。”

    李世民见罗礼已经飘身上前,落在他身下龙马的后臀部位,就欲策骑前行。不过这个时候,张雨柔却紧紧抓住了他的缰绳。

    这位的眸中,微含恼意:“李二郎,你又准备冒险?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是吗?”

    “这谈不上是冒险吧?”

    李世民的脸上,浮起了讨好的笑意:“我现在去的不是萧关,而是梁家在六盘山的庄园。”

    “梁家的庄园,可这有多大的区别?”

    张雨柔眸现疑色:“你莫听王郎将说,那个梁修,与白瑜娑是八拜之交?”

    “我当然知道,可即便亲骨肉,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何况只是结拜的便宜兄弟?”

    李世民笑着道:“那可是安定梁氏,与我们李家,也有一些交情的。即便没法将之说服,他们也不会害了我的性命。”

    安定梁氏,又称乌氏梁氏,这也是一家延续千载的世族,曾在东汉时期显盛一时。源自于晋国大将梁益耳,兴起于成义侯梁统。通过资助光武帝刘秀起家。在这之后,仅梁氏一门出过两个大将军,三个皇后,六个贵人,是东汉时期,与邓、耿、阴、窦、马五家,并称的六大世族。

    到了晋朝与南北朝年间,梁氏依旧是天下显贵。族中高官名将,层处不穷。

    而在当世,安定梁氏依然是当世最显赫的大姓。

    开皇年间的重臣梁睿,就出身于安定梁氏。

    这位是西魏太尉梁御之子,自幼就被宇文泰养在身边,七岁就袭爵广平郡公,后任渭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封五龙郡公。在北周代魏之后,成为北周重臣,数次击退北齐军,官至柱国、小冢宰、大将军、蒋国公。即便是北齐军神斛律光,也曾在其手中遭挫,是天下排名的前五的名将,与韦孝宽齐名于世。

    之后却不知为何,此人一力协助先帝代周。并亲自上阵,帮助先帝攻灭王谦,平定蜀地,受封戴国公。在大隋开国重臣当中,功居第二,谥号曰“襄”。而其子梁洋,历任嵩徐二州刺史、武贲郎将,袭爵戴国公。

    还有亳州总管、督二十四州诸军事,郕国公梁士彦,也是出身于安定梁氏的重臣名将。可惜在开皇六年,联合杞国公宇文忻、舒国公刘昉图谋反叛,事泄被杀,

    其余梁彦光,梁默等人,亦曾在朝中任柱国与上大将军的高官显职。

    所以这安定梁氏,虽非是八柱国家,可却是关西地域,能够与武功李氏并肩的顶尖将门。

    两家之间有一些交情,是再平常不过了,

    可绣衣郎将王泽,却在这个时候拆台道:“开府大人你若是有这样的打算,那我看多半是不成的。梁修父子虽然也出身安定梁氏,可与梁氏本族并不亲近,大约就如薛举与河东薛氏之间的关系。据说昔日梁天招率乡梓击退突厥之后,之所以会放弃大半生意,隐居不出,正是被故戴国公打压所致。”

    “还有这样的事?”

    李世民的剑眉微扬,眼中现出了意外之色。

    不过他心中之稍一盘念,就大概猜到了原因。

    知道这大约是因梁睿晚年遭忌,不得不韬光隐晦之因。

    郕国公梁士彦谋反不成,反倒牵制了自家的同族,使得时任益州总管的梁睿,也遭了先帝之忌。

    梁睿不但是当世名将,也是明利害,知进退的能臣,当即就选择了急流勇退。不但屡次上表请求入朝,更大肆接受贿赂,自毁名声。晚年更是称病在家,不再与人交往。

    开皇八年的梁睿,只愁不能使先帝心安,在自家已经朝不保夕的情况下,他的族人梁天招却在萧关召集万余乡人与突厥人大战连场,这岂能不使梁睿怒火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