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道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突破!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突破!

    苏炎心绪激荡,仙门道统的第一至宝药,到底是多么逆天的物质。

    他知道轮回药,世人将其誉为究极至宝药......

    据说这是世间最强大的至宝药,世间只有找到能与之媲美的,可是找不到超越的。

    这说明,究极至宝药,已经是极限状态了。

    眼下,仙药对苏炎至关重大,可以壮大生命本质,改善人体资质,每一株仙药的价值都极为高昂,在天竹一脉当中,绝对有不少仙药。

    可这些都是非卖品,仙门道统是不可能拿出来卖掉,仙药不管是对于不朽还是对于仙道境,都有重大的帮助。

    奇异药香阵阵的古地,苏炎蛰伏在地势当中,他能扑捉到,这里有些气息若有若无的恐怖头子,处于半沉眠状态。

    他心惊,可不只是一位,具体有多少苏炎未曾彻底探究,他小心谨慎,一路顺着感应朝着目的地靠近。

    这时间,苏炎的脸色凝重,虽然药香还在,可是前路断掉了。

    “这域场格局,了不得。”

    苏炎感到心惊,强大如他这位八品奇门宗师,似乎在面临天地巨龙,难以化解,甚至极难下手。

    “第一至宝药,肯定有绝世大阵守护。”巨竹回应道:“这大阵如何破解,就靠你了,只要可以进入里面, 就能看到第一至宝药,不知道这一株药,是否处于成熟状态。”

    第一至宝药,在天竹一脉漫长岁月,经历一次次的轮回结果,培养出不少群族天骄。

    现如今巨竹也不清楚,这里面的至宝药,是否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刻。

    苏炎沉寂下来,身影藏在地势中,和地脉之气融为一体。

    只要不一寸寸搜捕,这里的守护者根本发现不了苏炎,他聚精会神盯着前方的域场格局,仿佛看到一个巨型的天地烘炉,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

    虽然有绝世大阵遮掩,可依旧有药香外泄!

    壮阔的域场格局,时而有秩序符号显化,每一个秩序符号,都宛若天域时空威压了而来,充实着至高无上的天威。

    苏炎越发心惊,域场大阵足够强,甚至也有可怕的巨头加持过力量。

    强闯根本不可能,即便是另辟捷径,打开一条路,难度也不小。

    “看出什么没有?”

    过了半晌,巨竹问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大阵还好说,我有能力破解,但是有强者的力量加持在了大阵之上,难度就大了。”

    苏炎摇头,让巨竹极为遗憾,不过随即苏炎低声道:“不过,可以强力破掉?”

    “强力破掉?”巨竹诧异道:“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旦闹出动静,很快可能将性命留在这里。”

    闻言,苏炎自信道:“不会的,我可以用特殊的办法,勾动域场大阵,压制住加持在之上的秩序能量,只不过需要一些材料辅佐,这东西在天竹城,应该不难找。”

    “好,你有把握就行,第一至宝药也值得冒险。”巨竹松了口气,他们身处险境,苏炎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能贸然行事。

    “只能在等一等了。”

    苏炎沿着路开始返回,一路上将他留下的痕迹抹除的一干二净,甚至苏炎没有着急回归化龙池,他继续探索禁区。

    沿途中,发现了许多他眼红的仙珍宝地,可是苏炎按耐住心中的冲动,他将禁区里里外外摸索,定位了一些坐标,等待他下一次再来,完全可以偷渡进来。

    这天竹一脉家大业大,自古传承,威严鼎盛,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人冒险偷渡到他们的禁区中。

    这禁区的戒备虽然森严,可皆是手段罢了,即使是大批的镇守者,几乎都处于半沉眠状态,如若不闹出动静出来,他们不会复苏的。

    毕竟漫长岁月过去,根本没有出现过禁区丢失宝物的事情。

    眼看着三天的时间快过去,苏炎急匆匆返回化龙池。

    这化龙池的能量亏损甚巨,六大道台之上,每一个人都获得了重大好处,气血浓郁一大截,滚滚旺盛,收获都很大!

    “可以突破了。”

    苏炎的精神意志回归,感觉到现在的肉身,快压制不住!

    “嗯?”

    这一刻,竹原力他们的目光望向苏炎,看到他的气息骤然间汹涌起来,他在突破,肉身发光,内蕴恐怖气机,这是开始诞生大量不朽物质,在朝着八重天领域进军!

    苏炎疯狂吸收化龙池的能量,挖掘肉身的不朽能量。

    一呼一吸间,苏炎附近的能量急速损耗,甚至都很难满足苏炎修炼!

    恍然之间,苏炎道台附近的能量,开始大幅地被夺走!

    苏炎的眼神冰冷,看向了丰德。

    丰德神情冷冰,运转一篇仙道真经,整个肉身仿若化作了大漩涡,喷吐量惊人!

    “小子,化龙池的能量有限,我借点能量。”

    丰德冷笑,想要突破?哪有那么容易,他截取苏炎道台附近的能量,完全可以中断他的突破路。

    他们很清楚,在化龙池突破好处重大,会诞生极多的不朽物质。

    “不好!”竹原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他也不能阻止,化龙池可没有规定,禁止掠夺其他人的能量。

    “你可真够找死的,正好我所需的能量也不够,看来还要谢谢你,原来这化龙池还能掠夺其他人的资源。”

    苏炎的双目闭上,一瞬间,他的肉身复活,人体机能怖人!

    他化作一个囊天阔地的大漩涡,悄然之间以养体术,窃取化龙池之力!

    几乎一瞬间,丰德不断从化龙池吸取的能量,直接干枯掉了!

    甚至其余的四大强者,吸收的能量也大幅度降低。

    “夏昆仑,你.....”

    丰德的脸色大变,有些慌乱,他也修炼到重要关头,可是海量的能量都被苏炎给夺走了!

    “好霸道的吸收力量!”

    一群长老心惊,苏炎的背后都腾起一个巨大的烘炉,喷吐之间,整个化龙池的能量都被吞走了!

    巨大的生命烘炉,熬练化龙池能量,贯穿到苏炎突破的战体当中。

    这化龙池中,能量旺盛恐怖,谁敢这么吸收?

    可是苏炎的做法太霸道,直接囊括整个化龙池,窃取无尽能量物质,贯穿到肉身中,促使着他的气息,越发的惊世骇俗!

    养体术是何等霸道,只要苏炎愿意,整个化龙池的能量,他们一丝一毫都得不到!

    “混账,你快停下来!”四大强者也低吼,像是被抢了媳妇,疯狂夺取苏炎引走的能量。

    苏炎神情冷淡,借助整个化龙池之力,加速突破速度,气息充满了沉重的压迫感。

    “混账,夏昆仑你不要自误,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丰德愤怒,可是多次尝试阻截,他无法奈何苏炎。

    苏炎的神情冷酷,以化龙池之力,滋养骨骼,血肉,内脏。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爽,很痛快!

    化龙池非同小可,给予了苏炎很多,这是以前他想都不敢想象的,而今在无尽能量滋养下,他人体中诞生的不朽物质急速强盛。

    “夏昆仑!”

    丰德气坏了,苏炎一直无视自己,他的姿态有些放低了,道:“如果长老知道,肯定会责罚你,你赶快停下来。”

    闻言,苏炎冷漠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道:“停下来也可以,刚才你让我不痛快,想我赔罪,一直到满意为止。”

    “你!”

    丰德气得肺都在颤抖,向一个野修赔罪?他疯了吗?

    “夏昆仑,你和他的恩怨,没有必要牵连到我们吗?”

    此刻,其余四大强者想死的心都有了,根本不知道夏昆仑一个野修,会有这么强的喷吐量,这样下去化龙池会被他一个人给独占的。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和他联手针对我。”苏炎冷淡回应。

    “你到底想怎样,说句话?”有人压制怒火问道。

    “很简单,只要他赔罪,一切好商量。”苏炎回应,眸子再一次闭上。

    四大强者的目光怒视着丰德,如果化龙池的机遇得不到,甚至还被夺走,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更别说他们背后的天竹一脉传承弟子,也会看低他们。

    “想让我赔罪?你一个野修,你别做梦了!”

    丰德气得浑身颤抖,如果不赔罪,这四大强者也不会给自己好脸。

    可是向一个野修赔罪,他丰德岂能开得了口。

    但是一想到生命本质进化液的争夺战,丰德高傲的头颅顿时垂了下来,低声道:“刚才是我不对,这样行了吧?”

    苏炎还在修炼,未曾理会丰德。

    他在竭尽所能吞吸,这事情外门长老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

    “你别太过分了。”

    丰德气得炸毛,怒火心中烧,牙齿都咬的咯嘣响。

    四大强者的目光再一次注视过来,丰德咬着牙,忍着侮辱,再一次低头,接连赔罪。

    “勉强可以。”

    苏炎这才睁开眼睛,松懈了养体术的吞噬。

    四大强者松了口气,可是当注意到能量耗尽的化龙池,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出来,这尼玛......

    “夏昆仑!”

    丰德气得毛发都炸立,怒视着他,在心中咆哮:“你给我等着,这件事和你没完,不把你打残,我不叫丰德!”

    丰德快气炸了,罪也赔了,可是化龙池的能量没有了。

    竹原力他们目瞪口呆,这吸收速度,有些离谱了。

    “轰!”

    豁然之间,一声雷霆巨响炸开,震动了整个化龙池。

    苏炎的气息豁然间恐怖了一大截,宝体蒸腾的气血淹没了天穹,人体中诞生大量的不朽物质。

    “好一个夏昆仑!”

    竹原力心花怒放,原本天竹碑的映照,苏炎的元神和不朽物质很弱,现在在化龙池的滋养,他体内的不朽物质攀登了好几倍,战力直线倍增!

    一缕缕恐怖气息四溢,震动化龙池。

    苏炎的气息格外强大,同时他以残鼎镇压自己霸道的生命气象。

    “终于突破了。”

    苏炎眼底闪出欣喜,不朽境八重天,他修炼到了,距离九重天仅有一步之遥。

    “不错!”

    远方世界,投射而来赞许的目光,有人道:“虽说是外门势力的年轻人,可也是可造之材,我族正是用人之际,万族战场的争锋极为残酷,此人值得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