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540章 天地之别

第540章 天地之别

    艾格正在思索,培提尔却没等他细想,自说自话地揭晓了答案。

    “让我生疑的是‘联姻’这一条——布拉佛斯人和那小伊耿有何关系,至于要拿两百万金龙加‘自由贸易城邦的认可’为筹码向女王施压,努力尝试促成这桩结合?”小指头的语气和天气一样冰冷,“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铁金库定然已经与那小伊耿谈妥了条件,女王不会答应的条件,那位‘王子’早已经全盘认了下来,只欠当上国王后兑现了。他用透支和出卖维斯特洛国家利益的方式,换取了自由贸易城邦的支持。”

    很正常的思路,稍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艾格点头不语,静待后话。

    “如果仅是如此,那也还只能算这帮放贷的太奸诈,没法多指责那小王子无耻——毕竟,以他身处的劣势,若非此法绝无出路。但紧随而来的另一个念头,却让我毛骨悚然起来。”他凑近艾格身边,语调沉重地小声道:“我闲暇时稍作回顾,忽然想到——只有父亲才会愿意为儿子的婚姻如此大出血。有没有可能……铁金库并不是‘刚刚与小伊耿谈好条件’,而从一开始就是他的‘爹’?这位‘王子’只是布拉佛斯随便挑出来当傀儡的某个有瓦雷利亚血脉特征的男孩,甚至某位实权者的亲生孩子?瓦里斯和他隐藏在阴影中的同伴们,是不是想以这种方式,一口吞下整个维斯特洛,让七国成为自由贸易城邦收割资源和榨取钱财的后花园?会不会,这才是这位小伊耿十多年来从未有过任何存在感,却甫一出场就能立马左右逢源……既有大笔钱财可用,又得黄金团这等强军相助,且毫不费力就获得了自由贸易城堡认可的真正原因?”

    “似乎,有点道理……”

    一大堆反问砸下来,艾格瞳孔微张,身上的汗毛也竖了起来。不是因为培提尔这个异想天开却叫人细思恐极的猜测——实际上自己早就有过类似的怀疑,而是因为:同样的想法,自己是依靠穿越者的信息量和原著读者的上帝视角优势才能总结而出,而眼前这位小指头,却硬生生以身在局中的本世界土著身份,靠着一些细微的蛛丝马迹,便推断出了个七七八八!

    这需要怎样的敏锐直觉?

    ……

    艾格不知道的是,实际上就连培提尔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个极端的推断,特意跑来说此事,比起提醒和警告来,更大程度上是抱着“夸大敌人的恐怖程度好让这个‘抗瓦里斯联盟’更加紧密”的念头。

    但说完看见艾格怔楞出神,小指头还道守夜人总司令是被自己的推测给吓坏了,只好赶紧又加上几句安慰:“也不必过分紧张,以上只是我最极端的猜想,实际情况并不一定有那么糟——就算有,也只需记住这一点:你我二人联手,世上没有什么问题和敌人是摆不平的。”

    艾格收起讶异点头表示认可,正想再说些什么,几个气冲冲的男人从两人及众侍卫不远处经过,嘴里骂骂咧咧的声音大到隔了好几米都清晰可闻。为保密着想守夜人只得暂时闭紧了双唇,但待到这一小群人过去,他却忽然意识到两个问题:一、他似乎听见了几句对丹妮莉丝有侮辱意味的话;二、自己并没有从衣着特征上辨认出这几人的身份。

    “那几个是谁?”

    他警觉起来:临冬城内眼下不是自己的黑衣军团就是女王丹妮莉丝的无垢者,剩下的史塔克家成员他则个个认识,不应该出现陌生人——尤其还是这种奇怪的陌生人才对。

    小指头显然也听见了部分内容,冷哼一声:“一帮卑劣的海盗而已,不提也罢。”

    原来是铁民,这下艾格想起来了,近日临冬城连续到了两批不速之客,一批来自东面的布拉佛斯铁金库,他已经见到了,另一批则来自西面的铁群岛,打着和平旗号而来声称要谈判——只是对象是女王本尊而非她的御前们,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有问题就问,身旁站着的可是女王之手。

    “他们来找陛下所为何事,首相大人可有耳闻?”

    “你不问我也正打算告诉你。”小指头收起了讨论铁金库和瓦里斯时的紧张表情,面上浮现起明显的讥讽和轻蔑神色,“是攸伦派来的使者,向女王不知送了什么礼物,陛下开始以为他们是来称臣效忠的,还颇为高兴,直到他们提出要求来。”

    “提要求?”艾格好奇起来。

    “他们宣布,只要陛下愿意与‘铁群岛之王’攸伦·葛雷乔伊联姻,群岛便将放弃认可史坦尼斯的合法身份,转而携维斯特洛最强海军改旗易帜,为女王而战。”小指头耸耸肩:“陛下礼貌拒绝之后,带头那蠢货还让她好好考虑一下……字里行间竟有些威胁的意思。女王被惹恼了,于是限令他们今日离开临冬城——‘若明早人还在,就不用走了’,陛下的原话。”

    “啊?不会吧,哈哈……”虽然笑声不大,但艾格这回是真乐了——怪不得那几个人嘴里不干不净的,大老远过来传信,连间客房都没有,这天都已经黑了,居然被勒令立刻离开,不得不在冰天雪地里过夜,也真是够惨的。偏偏,这还是他们咎由自取。

    如果每个敌人都这么蠢那该多好?

    同样名字里带个铁字,“铁群岛”和“铁金库”两帮人的表现,简直是天地之别。

    铁金库的要求固然让人不爽,但即使是培提尔那样的能人和艾格这样开挂的穿越者也得好好考虑,为什么?人家有这个资本!布拉佛斯本身的实力就已经不容小觑,通过外交和经济等方式又还对大半已知世界——可以说是维斯特洛的整个外部大环境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和操控能力。

    但鸦眼攸伦有什么?

    一个疯子的恶名,和维斯特洛最强的海军?

    铁群岛有着七国最强的水上力量不假,但那是靠数量和人命强砌起来的,毫无含金量,之所以能屡战屡胜让各大势力吃瘪,不过是因为前者们忙于大陆内战无暇他顾罢了。别说艾格跨时代的火炮上舰规划了,就随便河湾、风暴或西境甚至北境哪一地,若愿意抛下其它纷争专心发展海军和它死磕,凭借体量优势,仅靠同时代的船只和武器都能和他们打个有来有回……

    就这么一个要啥没啥的弹丸之地,不赶紧站队向哪边宣誓效忠,反倒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撬动整个维斯特洛的政治局势,一口吞下七国……丹妮莉丝又不是原剧情里坐困君临举目皆敌的瑟曦,她握着大把好牌,又被自己洗完脑正雄心勃勃想干一番大事业,能给他们好脸色才怪了。

    不过话说回来,铁群岛再怎么不受待见,毕竟也是一方势力,“铁群岛之王”纵然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伪王,好歹也是个岛主,派个有点修养和城府的谈判使者前来展示好意和爱慕,丹妮莉丝纵然瞧不上,也绝不至于就会掀桌子一般直接下令驱逐。但……光刚才远远感受了一下攸伦使者团的素质,艾格都能想象得出这群粗人是怎么惹毛龙女王的了。

    铁金库背后有着那么庞大的势力,想对女王威逼利诱时还知道派专业人士、通过自己和培提尔这样的重臣来曲线进行,把威胁七绕八绕地隐藏在一堆潜台词里,这几个家伙倒好,竟连学士都不带一个,傻乎乎地就直冲着女王去了,如此作死,不被绑着去沐浴龙焰,都算丹妮莉丝难能可贵地保持理智了。

    乐归乐,短暂的轻松散去,艾格还是很快想到了另一件事。

    既然攸伦还能派人过来求婚,显然是没死,那先前领了两个手下又提了一堆装备信誓旦旦说要去杀他的阿莎,到底是怎样了?

    是回家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实施计划时失手被擒,还是走到半道上忽然怂了不想当弑亲者了……

    小指头可不知道自己的盟友已经暗搓搓地“派”出过了刺客,他趁艾格思索的当口,在旁边窸窸窣窣地掏出一片东西,开口打断了对方的思绪:“铁金库也好,铁群岛也罢,都是我们后面才需要操心的对手,但眼下却有一个问题正在发生……亟需解决。”培提尔边说边将手中东西递给艾格,“此事性质特殊,我不方便自己出面,恐怕得劳烦总司令大人了。”

    艾格接到手中,发现是张遍布褶皱的纸条,打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明明一个字都还没开始读,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却扑面而来。

    他把纸片完全打开凑到面前,招手示意手举油灯的侍卫靠近一些,就着橘黄色的焰光,开始定睛细看内容。

    【我叫修夫,为已故首相琼恩·艾林当了多年侍从,当有人看到这张纸条时,我肯定已经死了。

    ……】

    只看完第一行,艾格的心脏就差点骤停般猛地一跳。

    接下来的内容不用看了,他背都背得出来——原因无它,这上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他亲自杜撰书写而成,这正是当年他为保护初生的守夜人产业、避免它因战乱夭折而胡乱出招……歪打正着,借着谣言的力量,成功以一介小兵身份将时任御前财政大臣的小指头逼得逃出维斯特洛所用的道具。

    数年过去,历经诸多波折,培提尔手里怎么还会留着这张纸条?他今日忽然拿出来给自己看,是发现了什么端倪,还是另有它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