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六百六十一章 编辑器(下)

第六百六十一章 编辑器(下)

    罗南一夜无眠。

    这种事情他已经习惯了,所以早上下楼吃饭的时候,谁也看不出来他来了个通宵……

    事实上也没有人关心他。

    昨晚上碰过面的莫鹏、后半夜才回来的莫海航、莫雅,还有已经惊讶过一回的罗淑晴女士,都围在厨房那里,盯着瑞雯二度展示她的厨艺。

    全家围观下的瑞雯,神情依旧内敛,看不出紧张与否。

    她多半是不紧张的,同时使用多个炉灶、还有烤箱、微波炉等电器,再加上处置各种原材料……明明是多线并行,却从头到尾没有乱过,节奏稳定,也不见明显的等待和耽搁。

    “脑子太清楚了。”原属厨房一把手的莫海航感慨,又扭头对自家老婆道,“当初设计的时候,我就说厨房动线不太合理,看孩子多跑多少路……”

    罗淑晴瞪他,但后面动作却是一把揪过莫鹏的领子:“拍什么拍,添乱是不是?”

    “公众人物的才艺展示,还是厨艺,色香味俱全……这是超必杀好吗?”莫鹏回得理直气壮,“我这是留存宝贵资料,广大网民终有一天会感谢我的!”

    说着,莫鹏挣脱亲妈的钳制,在厨房里到处找角度、拍特写,还不忘讽刺莫雅:“学着点儿吧,要是你有这本事,上几个综艺也起飞了。”

    “哦。”

    莫雅对此有清晰的自觉,甘当闲鱼,都懒得蹦达一下。正因为如此,她目光犹游移,第一个发现了下楼的罗南。

    罗南没去凑热闹,靠坐在沙发上,视线好像也指向厨房,但又目光涣散,似乎神游天外。

    “罗专家一向可好?”

    莫雅主动走过来,昨晚她就知道罗南回家了,但自己到家太晚,就没有招呼,现在补上。

    罗南确实走神了,反应慢了半拍,而且抬头看莫雅的时候,视界中还蒙着一层厚重的雾气,还有渗在里面的、仿佛光线穿过毛玻璃后的错落彩斑。

    然后,一切迅速收缩,如同放大可视范围的电子地图,随着精度需求下降,厚厚的马赛克迅速消失,恢复了有意义的图景。

    只是这个变动范围太大,恢复到可辨识层面的时候,别说家居内部环境,就是夏城的轮廓,几乎都在“地图”上抹消了。

    最终,是蔚蓝色的星球在幽暗虚空里转动。一侧是辉煌灿烂的光,还有在光暗之间无声转动的月球。

    光和影在这片区域内有序切变,加深了整个图景的质感。

    这是太阳光覆盖之下的地月系,展示区域的边缘实际上已经楔入地球和火星公转轨道之间,还在持续向外蔓延。

    其实这就是磁光云母覆盖的区域,是罗南感知中的地月系,同样也是他所“描述”的地月系。

    只不过,这个看上去已经比较像那么回事儿的虚拟图景中间,时不时就会有一些“涌流”出现,导致虚空微幅扭曲蠕动,破坏掉平滑的动态图景。

    罗南没时间计较这些,他的注意力从模拟器中跳出来,放到莫雅身上,随口开了个玩笑:“最近事业心爆棚,是担心自家老板赚不到钱?”

    “并不是,相反已经在考虑躺平了,毕竟从天而降的馅饼,想要接住也是很辛苦的。”

    莫雅坐在沙发扶手上,盯住罗南。

    姐弟两个人话里话外,都是在聊最近明堂文化股权转让的事情。

    这家娱乐公司背后的投资方,也就是血焰教团控制的古堡财团,已经确定要将在明堂文化的一部分股权转给莫雅——考虑到法律和税务层面的事情,目前只是签了个代持协议,同步转移的,还有在投资之初就已经协议约定的一票否决权。

    这样任性的决定,使莫雅这个三流乐队的主唱,一跃成为明堂文化最有发言权的人物之一。

    这件事,风声已经放出去了,在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还好,涉及到私生活风评之类的流言并不多,特别是罗南在哈城那些高调新闻报道之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类的事儿,古今中外概莫能免,也没什么奇怪。

    倒是莫雅本人,因为这件事,近期有点儿气不顺:“恭喜,我亲妈盼望了十年都没办到的事,让你给办成了。”

    莫雅本来是不接受这股份赠予的,代持都不乐意,然而作为后续方案的莫海航和罗淑晴二人也是坚辞不就,里面折腾了好几圈,最后还是莫雅承担了所有……

    具体事务,古堡财务那里都是殷乐在操作,罗南不是太清楚,只能干笑两声:“这又不影响你演出挣钱。明堂文化还能天天开股东会不成?”

    “感觉没意思了怎么办?”莫雅一点不回避,她心底演艺事业意义遭消解的问题。

    罗南意外:“你的梦想没那么廉价吧?”

    各家娱乐公司,明星当大、小老板的事儿太多了,只有说是促进事业的,没意思是什么鬼?

    莫雅可是从大学阶段,就铁了心要走音乐之路的人,那么多年的倔强和叛逆,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儿股份……

    “你们太认真了。”莫雅的理由也很清新,“认真到和我理解的梦想格格不入……我是说瑞雯。

    “她的直播节目,家里每期都看。原谅我一开始把瑞雯出道这件事想简单了,你们的做派,和梦想,和娱乐圈一点关系也没有,倒像是关乎地球命运与世界和平。”

    严肃的话题,在莫雅貌似讥嘲的笑容里,消解得七七八八。

    她也确实没想着深聊下去,只道:“目前这世道,不像是能允许我这种人持续任性的样子……我会调整好的,帮你们看看家也没问题,希望时间不会太长。”

    罗南张了张嘴,忽不知说什么才妥当。

    莫雅的选择,在当前形势下,已经是最优解了,会让罗南很省心。可处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和解题一样?

    还有,是他的错觉吗?

    感觉莫雅做出判断的依据,也就是她对近期形势的理解,要比周围人更悲观一些。

    这个“周围”,不包括罗南这里。

    莫雅没有和罗南继续交流。前面那些话,大概也是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最核心部分,然后一切都回归了家庭正轨。

    托瑞雯的福,今天全家享受了一顿简单却精致的早餐。

    然后,周一这种日子,即便正值暑假,莫海航和罗淑晴也依然要上班;莫雅在没有彻底转移重心之前,也要陪着队友跑通告;至于莫鹏……

    为什么昨天逮着机会那样撒欢?因为他还有补习班要上啊!

    开学就是十一年级,就算是莫鹏这样的优等生,学习压力也明显提升了。现在已经不是全球化年代,高度封闭的大都市圈生活,高等教育和优质工作机会,必然是珍稀资源,竞争激烈。

    一旦竞争失败,社会权限必然应声下滑,生活质量也会持续滑坡。

    否则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甘冒风险,或自发、或通过中介,跑到荒野上又或者其他的待开发区域去讨生活。

    在矮胖随性的外表下,莫鹏实是个“人间清醒”,可再怎么清醒理智,看到在家门口向他挥手告别的同龄人罗南、还有更小一点的瑞雯,心态都会有点小崩的。

    莫鹏捂住胸口,悲愤地离开了。

    家里就只剩下了罗南和瑞雯两个人。瑞雯的视线投过来,意思大约是:

    “接下来干什么?”

    “先打扫卫生。”

    罗南就像一个封建家长,吩咐了瑞雯,自己却全没有身先士卒的打算,又坐回到沙发上去。

    也实在是这一栋上下两层,不到三百平米的独栋建筑,不值得他“动手”。

    罗南身在客厅沙发上,建筑物内每一个角落所积累的灰尘污渍,仍逃不过他的感知,他甚至可以通过凝水环,把整栋屋子彻底冲洗一遍。

    瑞雯只需负责大件物品的整理摆放。

    整个大扫除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起辅助作用的智能管家老莫,手底下那些扫地机器人之类,甚至都没来得及开机,只是打开新风系统意思了两下。

    大扫除结束,门窗打开,微微潮湿的暖风在屋内对流。

    罗南在沙发上就没有挪过位置,他睁着眼睛,看阳光暖风以及重新渗过来的些微灰尘,在客厅的空间里交汇打旋儿。

    人类感知层次上的通透感,却没能让他通透起来。模拟器中几可乱真的画面,重新充斥了他的感知维度。

    他似乎来到了地外空间,俯瞰他来时的星球。

    真实吗?

    罗南摇头,都不用再拉近视角去看那厚厚的马赛克,随着他的意念流转,边角处隐藏的编辑窗口出现并放大。

    所谓的“礼祭古字序列解析模块”,就用已经规范好的方式,向罗南展示这个貌似真实的虚空环境中各类麻烦问题。

    编辑窗口内,大量字符以及字符的组件不断刷新。

    核心区域,罗南编辑组构的礼祭古字基本定型且在高速流变。然而就在其中,起码堆积了七八种极具刺激性的颜色,色彩斑斓,让人看得头晕目眩。

    而这里每一种刺激性颜色,都点染了至少成百上千的字形构件,流变时更是会爆增十倍,都是系统无法识别,或者识别了也建议修改的问题所在。

    所谓的解析模块,绝不是一步到位的翻译机。它只是在模拟器底层逻辑基础上,留给礼祭古字系统的一部虚拟机,还有相对应的文本编辑器。

    可能设计者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两种不同编码方式的互通?

    对罗南来说,目前解析模块最大的作用,就是充当了老师的角色,他比观想时空更严谨,做出的判断更精确,暴露的问题更直观。

    罗南应该庆幸,他熬夜完成的第一次编辑尝试,竟然让“新程序”跑起来了。

    虽然细节惨不忍睹,几至于无;虽然不知道,这个“新程序”什么时候会崩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