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洪荒后勤部 > 第四十八章 华锋登门

第四十八章 华锋登门

    带着疑惑的心情,张远来到了餐厅,发现在餐厅之中坐着的不止只有张悦,还有华锋和张叔季。

    张远不得不佩服华锋的情报能力,七十四局和国安局的人全在火车站等自己没等到,但是华锋却直接来到了自己的落脚地,有心想要打趣华锋几句,不过张远还没有开口,张叔季便直接起身来到了张远的身边。

    张叔季来到张远身边后便马上去握张远的手腕,张远知道他要干嘛,所以也没有要阻止,还很配合的将自己的手送到张叔季的身前。

    张叔季把着张远的手腕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后,有些疑惑的向张远问道:“你的伤势究竟是如何恢复的?”

    张远来京都之前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还会有和张叔季再见面的可能,所以也没有仔细的思考一个借口来答复张叔季,而且张远还知道,像他们这一类人是比较较真的,如果自己随便的给出一个答案的话,恐怕他们会直接问的你怀疑人生,所以答案必须是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才可以。

    “这一次的伤势恢复还是很感谢张院长您的,自从您为我施展了那种九极针法之后,虽然当时我的伤势并没有痊愈,可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却是每天都比前一天好很多,没过多久便痊愈了。”

    听了张远这么说,张院长脸上出现了一种不健康的红色,也不知是生气所致还是有些羞赫。

    “你胡说,过了几天后我还给你的父母打过电话,当时他们便说你已经完全好了,并且也离开家了,可是那才我离开你们家几天后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你治疗的方法,这样做,你便是在为全人类做贡献。”

    张远有些惊骇的看着张叔季,张远没有想到这张叔季竟然如此的会鼓动其他人,已经把自己拔高到这么高的档次了,为全人类做贡献,自己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自己要不说个一二三四的话,看这老头的模样,显然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张院长,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恢复的,是不是您对这个您家的家传九极针法还有没有理解的东西,确实,在您为我治疗的那一天,我只是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量在不断的修复我的身体,可是总觉得差点什么,所以才一直也没有恢复,可是后来,就是您最后的那一下,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中有什么东西释放出来了,不过那个能量是缓和的温柔的,不过却是持续不断的,所以在几天之后我便奇迹般的完全恢复了。”

    听了张远的话之后,张叔季也陷入了沉思,确实,上一次治疗的时候,由于自己的失误,在自己的感觉中,自己一阵将张远的心脏给扎破了,而且自己也确实感觉到了一股压力在顶着自己的金针,可是后来的情况表明,张远的心脏并没有被刺破,难道真的如同张远所说,自己误打误撞的开启了张远潜能的持续释放,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嘛,张叔季有些不敢确定,不过张叔季觉得有必要回去研究一下这个事情。

    看到张叔季的眼神,张远便猜到了张叔季的想法,不过自己却并不能告诉他,自己所说的全都是谎言吧,所以张远也只能对那位准备接受张叔季张院长临床实验的对象说声对不起了,希望他可以在张叔季的金针之下挺过来。

    张叔季在询问了张远恢复的情况之后,便坐在一边不再言语,显然是在心中揣测着刺入心脏的可行性。

    而坐在张悦身边的华锋微笑却是更加的温暖了一些,“张远,欢迎你的归队,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不过庆幸的是,现在的你已经恢复如初了。”

    张远摆了摆手打断了华锋的话语,开口说道:“华队长,也不能说恢复如初,现在只不过是身体上的伤势恢复了一些,可是修为啥的,依然没有任何的进展。”

    “张远,我不这么认为啊,我觉得你只要身体恢复了,那么你的本事也就回来了,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在最近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想了想,张远觉得华锋所说的是江氏集团的事情,毕竟在南边,江氏集团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而那时江超又正好在调查自己,所以自己的出现被人所知也就不足为奇了。

    “华队长说笑了,毕竟我也是一名华卫的成员,遇到这样一个凌驾于国家和法律之上的存在,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更何况,人家对我是平平出手,我也是不得已而自保为之啊。”

    毕竟这一次江氏集团的事情闹的不小,首先是几百人的黑势力团伙夜围小旅馆,政府执法队隔岸赏烟火,接着马上事件的主人公马不停蹄的前往了临省,在重重安保和警察的围困之下,袭杀了对方的董事长,并且还将人家一座大楼给直接抹去了一层,当时还没有离开那一层大楼的上百人全部成为了董事长的陪葬,其中包括了几十个保安和几十位人民警察,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大新闻。

    离开云省之后,张远还特意的查看了事件的后续报道,不过官方给出的报道却是江氏集团遭遇了*的攻击,虽然事后没有任何一个恐怖组织为这次事故负责,官方还是强硬的为其寻找了一个境外组织来承担这个责任。

    张远知道,自己没有出现在这件事情里,很可能便是华锋直接出手了,所以此刻华锋问起来后,张远当然要扮一些委屈,好让华锋面子上好看一些。

    “你是说江氏集团嘛,对于那个家族企业,其实即便是你不出手,我们也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了,但他仅仅是一件小事而已,还没有资格让我在你面前特意的提起。”

    华锋如此说之后,张远便有些诧异了,既然华锋说的并不是这件事的话,难道还和七十四局的秦飞有关嘛?在张远看来,秦飞之死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更何况,秦飞也并不是自己所杀的,所以张远有些疑惑的看向华锋,有些不明白他所说的意思。

    华锋微微的一笑,用手指点了点张远,用稍带严肃的语气对着张远说道:“当时多亏不是你们先下的墓穴,否则的话,即便是我也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你知道那一场地震死了多少人嘛,将近七万人的直接死亡,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个数字,简直就是国难啊。”

    听到这里,张远听不下去了,张远不知道自己在那个神秘村子里的事情华锋是如何知道的,按理说,当时自己离开自己家乡后便没有目的的四处游荡,更是在一个没有任何人的山林之中待了很长时间,而且自己在村子里也没有任何表露自己身份的行迹,华锋是不应该知道才对的。

    不仅如此,如果华锋早就知道这么一座坟墓的存在的话,会直接让它暴露在那里嘛,恐怕早已将其重重包围了起来了,可是现在华锋是确确实实的知道了自己在那里的所作所为,这就不得不让人有所怀疑了。

    “华队长,关于那个村子,您是如何知道的?既然您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为何不加以保护呢?”

    面对张远的质问,华锋突然神情低落了下来,显然也是在对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而表示自责,沉默了一番以后,华锋才开口说道:“其实对于这个坟墓,我一直听说过这个传说,只是具体在哪里,却是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如果早知道的话,我又怎会让这悲剧发生,都是我华夏儿女,哪个又愿意看到他们妻离子散的,然而还是怪我当初有些自以为是了,总觉得它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从来没有放在过心上,要是刚刚解放那会儿便开始寻找的话,指不定早就发现了它的下落,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那么华队长,后来您又是如何发现那里的事情的呢?”

    张远转头看了看依然在角落里陷入自己精神世界里的张叔季之后才凑到张远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其实在灾难发生之前,麻衣便提醒过我,他对我说,国难将至,如果我可以早一步找到你的话,便可以避免这一次的危难,然而对于你的所在地,麻衣只能简单的推算出你在贵省,所以我便在贵省撒开了网找你,但是那个村子太闭塞了,直到国难发生之后,依然没有得到你的消息,而我也只能将大部分的人手调往灾区。”

    说道这里,华锋顿了一顿,仿佛是在怀念那些有些伤心的时日吧,“不过就在国难之后,我们的人却是终于找到了那个村子,因为国难之后,那个村子的大部分人都离开了这个令他们满是仇恨的地方,可能是灾难的源泉终于被毁去,所以那里出来的村民也不再隐瞒关于那里的秘密,于是我们的人便终于知道了当时的真相,也知道了那个村子的具体所在地。”

    至于后来,根据华锋的描述,华卫特意派人前去那个村子查看了一番,除了那个裂开两半的坟墓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便也没有再去关心那个村子的一切,灾区的救援工作还没有完成,华锋也时刻的留在了救灾的第一线之上,不过没想到的是,救灾工作还没有完成,却是再次听到了张远的消息,只是这一次的消息却是关于张远和江氏集团的,本以为张远只是对江氏集团稍施惩戒而已,没想到张远却是直接将整个的江氏集团的连根拔起了。

    听了华锋的讲述,张远也是有些唏嘘,如果不是华锋说起的话,张远还不知道自己原来是麻烦的代名词,真是去到哪里,哪里就麻烦不断。

    “张远,可以跟我具体的说一说那座坟墓嘛,到此刻,我都不能理解,为何那里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华夏的运道。”

    张远想了想,现在毕竟坟墓已经被毁去了,所以说一说也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便直接对华锋说道:“其实,当我在知道了那是谁的坟墓之后,我就不再说话奇怪了。”

    正说到这里,秦思雨端着几个小菜从厨房里出来了,将菜布置好,还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瓶白酒,为在坐的众人斟上后,便退去了厨房,显然是不准备和自己几个大男人一起在桌子上吃。

    看了看满桌的饭菜,张远向厨房张望了一番,在确定厨房之中留有足够的饭菜之后,张远才接着对华锋说道:“坟墓是蚩尤之墓,传说,在蚩尤战败以后,黄帝便将其斩首了,余下的身体化为刑天而得以逃脱,而蚩尤的八十一个兄弟由于找不到蚩尤的身体,所以只能将蚩尤的脑袋埋葬,八十一位兄弟便也开始了他们的守墓生活,然而,当时谁都没有在意蚩尤在被斩首之前发下的誓言。”

    “誓言?蚩尤发了什么誓言?”华锋急切的问道。

    “当时由于蚩尤战败不甘心,所以在斩首之前发下誓言,当我蚩尤重新在公孙轩辕所领导的土地上重见天日的那一天,便是洪荒大陆重新陷入恶难的一天,而公孙轩辕的子民也将重新陷入灾难之中,就是这样的一个誓言,使得每一次蚩尤坟墓被打开后,我华夏大地都会出现一次恶难。”

    听了张远所说的话以后,华锋陷入了沉思,显然是被这个惊人的消息给震撼到了,完全想不到,在上古时期的那些修行者究竟有着怎样的本事,竟然只是随随便便的发了一个誓言,其后果便是经历了几千年以后,依然在影响这这片土地,不得不说,当时的他们太过强大了。

    过于后面的张远是如何解决掉蚩尤墓穴的事情,华锋并没有去仔细的询问,毕竟这就关系到一些他人的隐私和底牌了,作为一个常年刀头喋血的修行者,如果被他人知道了自己的底牌的话,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更何况,有些东西适合这个人,但是对于其他的人就未必合适了,如果当时是华锋自己下到蚩尤墓穴的话,华锋相信自己会找到自己处理事情的方法的,所以华锋才没有向张远询问。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餐桌上的几人便陷入了沉默之中,各人在想着各人的心思,所以吃起饭来也就特别的快了。

    匆匆的将口中的食物吞入腹中,华锋和张叔季便起身告辞了,这一次两人的前来是为了确定张远已经真的好了,既然现在两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也就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毕竟两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停留。

    至于张远,华锋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任务,此刻张远的最重要的任务便是快速的恢复自己的实力,只有张远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张远真正的任务才会向其传达,现在还不是时候。

    华锋和张叔季离开后,张悦简单的扒拉了两口食物也是准备要离开的,如果今天不是秦思雨提议要庆贺一番来到了新住处的话,张悦是绝对不会过来的,因为吃这么一顿可有可无的饭菜,已经耽误了张悦很长的打坐时间了,所以在吃完饭之后,张悦便想着马上离开。

    张悦刚刚起身,张远便开口让其留了下来,这是张远犹豫了很久最终做出的决定,毕竟张悦常常和自己在一起,如果张悦的修为足够高的话,也会同样的帮助自己很多事情,况且这么长时间的想处,也让张远了解了张悦的为人,所以最终,张远还是决定将道之轨迹传给张悦。

    张悦反身再次坐了下来后便等待着张远的发话,只是等待了一会儿不见张远有要开口的意思后,张悦便明白了,可能是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等待秦思雨的出来,然而刚刚到达京都,张悦实在猜不出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竟然搞的张远这么的认真。

    虽然张悦心中不停的猜测,不过由于没有任何方向,所以张悦也难以真正知道张远的想法,最后也不再去可以的猜测,安心的等待着秦思雨的出来。

    其实秦思雨早已看到了等待自己的张远和张悦,只是秦思雨看到这样的情况,心中便一阵的难受,麻烦这才结束了多久啊,现在马上又有了新的事情,果真不想让人好好的安安静静的生活一段时间。

    由于不愿意过早的面对,所以秦思雨吃了很长时间的饭,随后又开始收拾起了残局,直到一切都完成后,发现张远和张悦两人依然在等待着自己,便知道这是躲不过去了,所以也不得不来到餐桌旁,有些无奈的对张远问道:“这是又出什么事了啊?”

    直到此刻,张远依然在思考着盘古叮嘱自己的那句话,可是思考了良久,张远还是不明白为何要单独区别对待秦思雨,所以便不停的在脑海里再次呼唤盘古的名字,希望他可以告诉自己答案,只是盘古却是一直都不出声,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不再多说一句了,当秦思雨终于坐在了自己身边后,张远也决定不再犹豫了,毕竟是自己的妻子,张远觉得还是不要对其隐瞒比较好,所以便将自己发现了道之轨迹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而当张远将事情讲完之后,在张远的脑海之中也传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