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洪荒后勤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再次上路

第一百六十八章 再次上路

    抵抗者看到张远成功的将纯黑色真元从此人的体内取出来之后,便谨慎的看向了张远,毕竟纯黑色真元在神域之中存在了这么久了,而且抵抗者也想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对抗这种纯黑色真元,所以之前这种其他人帮助其取出来的方法,也有人尝试过, 只不过结果却并不能够让人满意。

    之前有修为已经到达了准圣境界的修行者帮助金仙境界修行者取出纯黑色真元的时候,这种纯黑色真元便会以修行者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冲入到帮助者的身体之中,而且因为想要将纯黑色真元抓取出来,就必须利用自己的真元去抓取,所以当纯黑色真元进入体内的那一刻,便会因为与自身真元接触的太彻底而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炼化,这样做不仅仅不能够救人,甚至还会连累其他人,所以这样的方法并不可取,反而还不如其自己直接缓慢的驱逐保险呢。

    张远的这一次帮忙依然还是这样,在成功的将纯黑色真元从对方的体内取出来之后,便以更快的速度进入了张远的体内,而当纯黑色真元入体之后,张远便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眉头也是渐渐的皱了起来,这让周围的众人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似乎连张远都不能够轻松的应对这种状况,毕竟此刻和之前那种被输入真元的状态还不同,之前的话,纯黑色真元仅仅只是进入到张远的身体之中,并不可能和张远的真元接触,不过现在却不同,两种真元已经彻底的接触到了一起,被同化的可能也就更大了,所以,渐渐的原本围拢在张远身边的众人,不自然的再次拉开了一段距离。

    却是所有人都想不到,此刻张远的眉头皱起,并非是为了担心进入身体之内的纯黑色真元,因为此刻的纯黑色真元已经被盘古彻底的吸收了,之所以张远的眉头会微微皱起,只不过是因为在和盘古的谈判中,并没有让张远占据上风而已。

    原来在盘古出现之后,便要求张远不能做出任何威胁自己的事情,否则的话,在未来的神域之行,对于这种血食的入侵,盘古将再也不会去理会,任由这种血食力量入侵张远的真元,将张远同化成一位血食者。

    对于不威胁盘古的事情,张远当然是马上同意了,而当此刻盘古出现之后,张远想到的不再是去防备这些纯黑色真元了,因为自己离开源界实在太久了,所以这个时候盘古既然苏醒了过来,自己完全可以要求盘古告诉自己离开这里的方法,而自己一旦离开神域,当然也就不会再遇到这种拥有纯黑色真元的修行者,那么至于是否防备对方,也就完全的不存在了。

    可惜令张远失望的是,盘古想都没想,便马上拒绝了张远的提议,之所以盘古会拒绝,也是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便是盘古发现一旦离开神域的世界,张远的实力就会开始不断的跌落,而现在这个时候,盘古的状态还不适合重生,所以离开神域的话,自己的重生将变得遥遥无期,而另外的一点便是,盘古觉得这神域的存在,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机密,而这隐藏的机密似乎都可以威胁到盘古自己,所以盘古在找到谜底之前,定然是不会轻易的离开这里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张远和盘古两人才不能够相谈甚欢,渐渐的,谈判中的张远渐渐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在继续探讨了许久,张远确定不能够从盘古这里得到离开的方法之后,张远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在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张远便马上察觉到了周围众人眼中的怀疑之色,不需要过多的询问,张远便马上猜到了众人的想法,于是不再说更多的话语,直接再次将自己的真元释放了出来。

    再次查看了张远的真元之后,众人终于再次放下了心来,同时发现,如果自己一直跟随在张远身边的话,那么将不会再次被同化的威胁,所以此刻众人看向张远的眼神便更加的热切了几分,当然,其中最为热切的还是那几个被纯黑色真元入侵体内的修行者,甚至于连一直默默站在张远身边的准圣肖宇的眼神都有些发光了,毕竟作为一名逆天修行的修行者,没有谁会真的愿意让自己变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状况,如果张远真的能够让自己重新的恢复过来的话,别说是从此对张远唯命是从了,就算让自己成为张远的奴隶也不是不能够思考的事情。

    本来,张远还准备马上向下一位走过去的,只不过在盘古的一句话之后,张远便暂时的放弃了,因为如果自己可以通过努力强行的将对方解救出来的话,是可以让对方产生感谢的,可是一旦自己不费力气的将这些人拯救过来,那么对于自己的付出,这些人也就不会再珍惜,甚至渐渐的会将自己当成是一位普通的医生了,既然自己暂时不能够离开神域,那么就必须要在这里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所以在拯救这些人的时候,就必须要花费一些心思了。

    至于对于已经被同化的肖宇,张远也向盘古询问过,暂时根本没有比较适合的方法,所以只能任由肖宇继续如此维持下去,当然,虽然不能够彻底的将肖宇拯救过来,不过盘古还是有办法可以抑制肖宇那种特殊的后遗症,当肖宇产生强烈的吸食血食的感觉的时候,张远有了方法可以将对方的这种感觉压制到最低,而且也能够使得对方在没有吸食到血食的时候不再爆体而亡,所以,张远最终依然还是决定将肖宇留在了自己的身边,毕竟一个比肖宇更适合的陪练对象,还真的不是那么的好找。

    所以,当众人有些希望的看向张远的时候,张远开口说道:“各位,之前我确实有些小觑这种特殊的真元了,所以才会使得我的行为有些莽撞,不过在成功的帮助这位道友解决了被同化的威胁之后,我才发现,如果我利用这样的方法来拯救其他的道友的话,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最起码暂时的,我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暂时几位只能继续忍受这种随时被同化的可能,跟随大家一起上路了。”

    对于张远的说辞,众人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毕竟只有这样,才更加的让众人觉得可信,如果张远真的能够肆无忌惮的拯救所有被输入纯黑色真元的修行者的话,恐怕张远会马上成为恶魔的头号敌人,那么说不定跟随在张远的身边将更加的危险,而现在这样则更好,最起码自己在遇到了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不再只是被同化一种可能了,至于现在,毕竟不是自己面临威胁,所以众人还是很快的重新聚拢到了张远的身边,至于那几位依然受着纯黑色真元的威胁的修行者,只能用一种可怜的神情看向张远,希望张远可以尽快的拯救自己。

    无奈的耸了耸肩之后,张远开始在人群之中寻找白羽,现在既然已经将危险彻底的解决,那么也是到了重新上路的时候了,可是在寻找的时候,张远却发现对方并不在人群之中,而且也不在现场的尸体之中,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此人已经离开了这里,只是在抵抗者占据上风的时候对方离开,张远都不知道这白羽是如何思索的。

    在向其他人询问了一番,确定白羽已经乘着众人在战斗的时候离开之后,张远便微微的叹了口气,不过好在自己已经知道了应该如何寻找圣皇等人所在的位置,所以既然对方离开了,那么张远也没有继续去寻找他此刻的下落,或者说,白羽的离开对自己更为有利,因为白羽存在的时候,对方是个非常聪明的家伙,会将权力从自己的手中争夺过去,远不如此刻所有人都以自己为中心更好。

    “好了,如果仅仅凭借我们这些人的话,根本不可能是那些血食者的对手,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再次赶路,尽快的和圣皇汇合才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只是那些需要压制体内纯黑色真元的几位,你们在路上需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让这种纯黑色真元有机可乘。”

    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张远便示意肖宇跟随自己,当先向着一侧的墙壁走去,正是众人之前准备的方向,而其他人没有办法,也只能跟随在张远的身后向前走去,也是因为张远自己并不能确定圣皇所在的方位,所以只能依靠一位实力已经是金仙境界大圆满的修行者来领路。

    当众人再次开始进入土遁向前行去的时候,张远愈发的感觉到众人的速度慢了,因为真正的进入土壤之中后,张远发现除了自己之外,甚至是准圣肖宇的前行速度都非常的缓慢,显然对方也是学习了和抵抗者相同的土遁之术,只不过对方所需要依靠的并非是抵抗者体内的圆球,而是另外一件法宝。

    除此之外,张远还发现了另外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似乎所有的血食者体内,都不会拥有那种抵抗者独有的圆球,按照道理来讲,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些时候,原本身为抵抗者的一员,在被纯黑色真元入侵之后,为了能够继续的生存下去,只能选择将这种纯黑色真元炼化,所以原本拥有的圆球应该也是会存在的才对,可是在经过了之前的那场战斗之后,张远竟然没有在任何一人的体内发现这种圆球。

    当然,隐藏在对方体内的圆球,张远是不可能探查出来的,只不过当对方进入土遁的时候,因为需要利用这种圆球,所以便会被张远的情绪感知给感知到,可是就在这些血食者出现之前,张远便已经感觉到了众人利用土遁术不断的靠近,而他们依靠的并非是圆球,而是各种各样的法宝而已,所以张远才会有些奇怪,不知道这圆球究竟还有什么其他的用途,竟然会使得所有的血食者不能够得到。

    虽然此刻张远想要向肖宇询问一番,只不过肖宇却如同之前的白羽一般,在土遁的时候,并不能成功的和其他人沟通,所以想要了解这其中的秘密,恐怕还需要等待下一次的修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