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偷香高手 > 第2286章 神秘计划

第2286章 神秘计划

    宋青书想起当初赵敏和他说的话,弘吉剌氏生女为皇后,生男尚公主,弘吉剌氏上一代族长德薛禅是铁木真的岳父,德薛禅有三个儿子:按陈、火忽、侧;另外还有一个女儿孛尔帖是铁木真的正宫皇后。

    德薛禅已经过世,如今弘吉剌家族的族长是按陈,他的小女儿嫁给了忽必烈作王妃,也就是察必;另外他还有3个儿子:斡陈、纳陈、唆儿火都,都在朝中担任大官,这几兄弟不是万户就是千户,可谓是实权人物。

    其中纳陈就是上次宋青书碰到的纠缠赵敏的那个人,这也是为何他对这个家族的情报记得这么清楚的原因。

    蒙古这些人起名也太随意了,各种拗口不说还很相似,稍不注意就会搞混。

    “据我所知,当年火真别姬公主不是被许配给了金刀驸马了么,为何现在又会被赐婚给斡陈?”宋青书问道,同时也吐槽蒙古这边辈分这玩意完全不当回事啊,察必是托雷的儿媳妇,结果察必的哥哥居然要娶托雷的妹妹?

    不过赵敏以前也提到过类似的,在蒙古这样的事情很多,并不算什么。

    海迷失答道:“当年金刀驸马不是悔婚么,背叛了蒙古,大汗为此非常震怒,华筝也一直郁郁寡欢,这些年已经推了不知道多少婚事了,一直独身一人,如今已经三十多岁了,在我们这边这个年纪已经是老姑娘了。”

    宋青书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虽然在后世看来30出头正值黄金年龄,但古代的时候女子成婚普遍偏早,蒙古草原上女人出嫁的年龄更小,华筝三十多岁还不嫁人可以称得上惊世骇俗了。

    海迷失继续说道:“大汗一直不满她的选择,同时也不想女儿一直沉浸在过去走不出来,所以寻思着给他找个夫婿,不过因为一直没找到门当户对的人选还有华筝公主的反对,所以是不了了之的状态,不过前段时间斡陈的原配妻子过世了,大汗就觉得他们两人正好合适,弘吉剌氏本来就有生男尚公主的传统,和华筝也算般配。”

    “王妃刚才说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知道是指什么?”宋青书心想上次华筝不是把郭靖带走了么,再次见到昔日的情郎,她现在又怎么可能同意嫁给别人。

    海迷失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有趣就有趣在金刀驸马回来了。”

    “哦?”宋青书心想终于打探到郭靖消息了,不知道他如今伤势恢复了没有。

    海迷失接着说道:“但这件事华筝公主一直瞒着其他人,知道金刀驸马在和林城的恐怕只有极少数几个人。”

    “为什么?”宋青书心想难怪自己来和林城后还特意打探了一下,并没有听到郭靖的消息,还当是自己打探得不够详细,原来是有人在隐瞒真相。

    “因为前些年金刀驸马坚守襄阳城,和我们蒙古的军队作战多年,手里也不知道染了多少蒙古将士和高手的鲜血,如今和金刀驸马有旧的那批人早已故去,剩下的这些人和他并没有交情只有仇恨,不少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连大汗也早就对他动了杀心,所以华筝公主一直隐瞒着金刀驸马的消息,就怕被别人发现要取他的性命,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偶然得知。”

    宋青书试探着说道:“据我说知,金刀驸马好像在南宋北伐金国的战役中已经殉国了吧,怎么又会在和林城?”

    海迷失答道:“据我调查所知,金刀驸马在北伐时陷入重围身受重伤,好像被谁救出来了,然后正好华筝公主路过附近,便将他带回来养伤,说起来他受的伤也真重,这么久才勉强养好,这还是建立在他体质很好的前提下,换成其他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早就死了。”

    宋青书心中一喜,看来郭靖果然已经安然无恙了:“可据我所知,金刀驸马一心为了南宋,而且妻女也在那边,他既然已经养好伤,为何没有南下呢?”

    海迷失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想来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家里的妻子哪有外面的情人好呢,哪怕你的妻子再漂亮,可一起这么多年,恐怕也比不上外面容貌稍微差些的情人,更何可华筝公主长得也还可以,自从被救回来这段时间那个郭靖一直都呆在华筝的大帐里,孤男寡女整日里耳鬓厮磨,发生点什么也在意料之中嘛。”

    “那倒也是。”宋青书嘴上附和着,心中却暗暗寻思,换作其他人倒是这样,可以郭靖的人品性格,不太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中间肯定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原因,“可这和王妃的计划有什么关系呢,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海迷失微微一笑:“到时候会通知你的,现在只是提前和你通个气,让你有所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宋青书沉声道:“你这样语焉不详,似乎不是合作的态度啊。”他心中很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计划。

    海迷失摆了摆手指:“还望先生见谅,此事事关重大,如果提前说了到时候恐怕就不灵了。”

    宋青书哼了一声:“那我也丑话说在前面,事到临头再找我,我未必会出手。”

    海迷失走到他身后,手臂轻轻靠在他肩上:“放心吧,到时候一定不会让先生为难的。”

    宋青书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生得如此美艳,又善于利用女人的优势,关键是每次都点到即止,不会惹人反感,只会勾起人无尽的遐思,当真是个尤物,都替她老公可惜,死得太早了,实在是福薄了些。

    又聊了几句,宋青书便离开了房间,看到门口风女正在等待,不由一怔:“你还跟着我么?”

    风女笑着说道:“我不跟着师父跟谁呀。”

    宋青书一阵头疼,平日里有她跟着,自己去哪儿还真不太方便,但风女如果突然失踪,恐怕铁木真那些人也会怀疑的吧。

    “你想跟就跟吧。”宋青书淡淡地说了一句,脑中一直在寻思海迷失到底什么计划,会不会危害到郭靖的安全。

    对于郭靖,他又是佩服又是内疚,所以每次都拼了命地救他,可前前后后救他这么多次,心中的愧疚感依然不少分毫,一直煎熬得很。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我从小在师父身边长大都很难看出破绽,只能靠诈术才勉强知道了。”风女一脸好奇地绕着他转。

    宋青书沉声道:“以后这些话不要乱说,否则被人听到了麻烦就大了,我倒自问可以跑掉,你的武功,在这和林城中可不够看。”

    “人家真的好奇嘛,”风女眨了眨眼睛,但还是压低了声音,“这把水月刀我师父从来寸步不离,对于东瀛武士来说,刀在人在,刀失人亡,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怎么,想替他报仇?”

    风女撇了撇嘴:“谁会为了那混蛋报仇,危机关头拿我们当挡箭牌。”

    宋青书哼了一声:“在皇宫里你可说他对你有养育之恩。”

    风女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些年我替他做了那么多任务杀了那么多人,早已还了他的恩情。”

    宋青书正在思考她说的是真是假,忽然街边一处窗户猛然炸开,一点耀眼的寒光瞬间刺到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