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佛系医妃有空间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把伤害降到最低

第六百八十二章 把伤害降到最低

    “毛丫头,一切皆已步入正轨,你是不是该考虑离开了?”

    这一日迟早要来,桓楚担心越往后拖,这毛丫头会越发不舍,不得不出声催促。

    既已找到了空间节点,桓楚应该已经很急着回妖界了。又停留了四个月,云悠然也觉得是该离开了。

    可……

    “桓楚,你再带我去看看外公,弟弟,师父,还有小瑾珲,我爹他们,然后再走,可以吗?”

    “你确定要闪去闪回。”

    云悠然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我只是想偷偷看他们一眼。”

    偷偷看一眼?

    怎么听着这么不是滋味呢?

    可终将分别,相见只不过徒增烦恼,又十分的不合时宜,反倒不如不见,偷偷去也好。

    接下来,由桓楚带着,云悠然在天渡山、神医谷、北齐帝都、泗州等处走了一圈,总共才只用了四天的时间。

    就这,还是白日在上阳太医署,晚上溜出去进行的。

    自打弟弟到了天渡山,加上源源不断的特制果饮滋养着,外公的精神一日比一日更好。

    已十二岁的弟弟,长的比云悠然还要高出一些。

    当她站在不远处,看着月下练剑的弟弟时,弟弟似有所感,竟停下动作,回身看向了她站立之处。

    可以敛息术遮去气息和身形的她,弟弟又岂能看的到?

    难得,他竟那么敏锐,居然停下回望。

    云悠然的眼泪不知何时已经落下。跟这个弟弟,虽没怎么相处过,可到底血浓于水……

    静静伫立原地,看着弟弟一直练至月上中天回去休息,云悠然才默然离开。

    神医谷一切一如往常,静霭,安宁,师父和二师姐的生活都很规律。

    云悠然有些不解,大师兄和二师姐尚未成亲,他们家人怎么都那么默契的不催促。

    这要换了别人,恐怕早被押回去成家了吧?

    也不知道他俩的红鸾星何日才会动,反正,师兄师姐的喜酒她铁定是喝不着了。

    北齐帝都,小瑾珲比之前又长高了些,小脸肉乎乎的,很可爱。但即便睡着,表情依旧是紧绷的。

    只希望凌绾云的慈母温柔,能早日把这小家伙幼时的创伤抚平。

    既到了北齐,云悠然便也顺便看了看凌绾云和代慕。

    凌绾云一副有儿万事足的模样,看面色,过的应该不错。而代慕,从她梦中也深锁的眉头看,似是情伤仍未愈。

    哪怕人前表现的完全没有异样,要想真正放下多年的执念,谈何容易?

    感情这种东西,真是能不碰千万不要碰。

    没见管住了心思的凌绾云过的舒心惬意,而身陷其中的代慕,却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始终难得洒脱吗?

    云悠然外出的最后一站,便是泗州。

    许是监工辛苦,以往,即便已过四十,父亲依旧一副中年美大叔形象不倒。

    可在泗州没多少时日,似乎憔悴了些。看来得给父亲多备些调养品和桓楚酿的酒,托二表哥派人给他送来才行。

    跟更年轻的父亲相比,池老侯爷的精神头反倒还不错,真是老当益壮。

    至西南边界,云悠然和桓楚便顺道去看了看已回归军营的池明轩。他们到时,刚好碰到一身戎装,从他父亲营帐走出来的他。

    当然,这只是她和桓楚单方碰到池明轩,池明轩根本就看不到他俩。

    一身戎装的池明轩英武帅气,西南军整体整肃有序。有这支军队在,守住上阳西南大门完全没有问题。

    虽说,跟上阳西南接壤的西离,跟上阳间的关系短期内应该不会崩。

    可打铁必须自身硬,国与国之间,必须实力相当,才有对等谈判,和平相处的基础。

    外出走了一圈,见到了想见的人,回到京城,想到在这个地方已待不了多久,云悠然在空间里待的时间相对就缩短了一些。

    三年前刚嫁进定王府时种下的桃树,今年就可收获果实了,只不过,只能欣赏这一季的桃花,终究等不到结果之时了。

    晚餐后,跟花侧妃,宫陶两位庶妃行走在王府花园,欣赏着满园竞相绽放的花朵,谁也没有吭声。

    直到行至赏心亭,云悠然才命人去取琴,风景正好,突然就想欣赏一曲了。

    “王妃,这阵子,你的面色一直不大好,上次你外出,是不是去了神医谷?”

    这话花侧妃已经憋了好些天,今日总算是问出了口。

    云悠然心道,难怪近日她们三个格外粘她,原来是在担心她的身体。

    自去年十一月底重新出现在京城时起,云悠然就已经在为离开做准备了。

    既然当初的借口是养病,那么,就继续略微带些病容吧。

    即便不装病,云悠然也需要适当易容。因为,当初刚醒过来,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面容虽还是那张面容,身高虽然还是那个身高,可看着就是比以往好看了太多。还有那如仙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真的是她吗?

    带着那样一副天人之姿出去,云悠然直觉非常不合适。

    当时她就想着,难怪她脑海里会有一部易容术,应该是桓楚也希望她先易个容,所以才专为她准备的。

    起初,她只是以易容术,将面色稍稍调的暗了些。若不仔细看,瞧不出任何不妥。

    以她的身份,真没几个敢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看的。

    这段时日,离别将近,云悠然便将肤色调整的更暗沉了几分。

    花侧妃既提到了这一茬,云悠然便打算按着她的说辞接下去,只不过委婉了些:

    “去年的确去了天渡山和神医谷,只不过,并非因为身体不好,你们都别担心。”

    这样的遮掩之词,反而令花侧妃她们心中的不安更甚了几分。

    见此,云悠然反问道:“我的医术你们难道还不放心?”

    宫庶妃立马接口:“王妃,妾听说医者不自医。”

    云悠然:……

    “就算是,可大师兄不也在吗?你们这是不相信他的医术了?我真没事,许是这阵子太医署那边太忙之故。”

    点到即止,让花侧妃她们有个心理准备,但又不太确定,这样慢慢渗透,伤害性应该能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