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星空炼神 > 第1308章 “”【中央星域九十四】

第1308章 “”【中央星域九十四】

    第1308章 “”【中央星域九十四】

    孔宣还在震惊当中。通天塔底下的门突然打开。仿佛幽深的通道。一眼看不到尽头。

    老者轻轻躬身做了一个请声礼,孔宣震惊的看了看这道门户。眼中露出不安的表情。可突然,他感觉身上似乎力量正在回归。

    自从进入魔界,他身上的力量被压制到极点。根本就使用不出任何超凡力量。更别说他的圣人之力。可到达这里之后,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正在慢慢苏醒,越靠近通天塔他身上的力量觉醒了越快。当孔宣站在通天塔的门前之时,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圣人的实力。

    只是这种情况,不但没有让他安心。反而感觉到异常的不安在这魔界当中,出现了诡异的通天塔,老者虽然说对方是自己的挚友,但几百万年过去当初的交情。是否能延续下来?连孔宣自己心里都没底。更别说其他的了。

    眼前这道门才是真正的考验。进去能能得到什么?或者是失去什么?都是一个未知数。孔宣站在门前思考了许久。

    而后,自己却轻轻一笑。还有什么好考虑的?都已经到达这里。哪怕面对未知的危险,他还有退路吗?身后虽然看不见但孔宣知道。一旦自己选择退出那恐怕迎接他的,绝不是友好的欢送。

    所以孔宣整理的一下自己的衣衫。迈步进入通天塔。而通天塔的门一下子关闭了。转瞬之间,又消失不见。

    老者站在那里,一直笑呵呵的。仿佛他的脸上,永远是这一副微笑的模样。而通天塔关闭了,塔门以后老者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人。这一个人,高大的身形。穿着全身的甲胄。手里拄着一把长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老者的身边。

    看着通天塔。开口道魔主真的要找这个小家伙。我看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那点实力也不足为惧。

    老者却轻轻一笑。虽然他的实力不值一提。但是他身上所牵扯的因果却连魔主都不敢轻易干涉,这个人身上承载了太多东西。一旦强行干涉那英国就会转嫁,你可知道魔主大人为什么在这里接待他。

    甲胄这人摇了摇头。我只是出人一个动手还可以动脑子,那别找我。

    老者并不在意,而是开口道。因为在这里暂时可以镇压这种因果之力。并且时间不可能太长。因为孔宣是整次事件的关键。你以为他进入中央星域,没有人对他起心思。就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这种恐怖的因果之力。

    所以都,敬而远之。一旦招惹后患无穷。魔主大人也只不过想凭着呀,这特殊的关系。分一杯羹而已。至于阻止恐怕连魔主大人也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那只要静静的等待消息就好。至于中央星域,从今往后是什么情况?我们就拭目以待。毕竟在中央星域沉默太久了,也该活动活动了。

    孔宣向前走着。感觉周围的一切,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一条长长的通道。周边的景色十分的模糊。似乎处在云雾当中。这一条长长的通道,似乎没有任何尽头。周围安静的,可怕。

    哪怕是孔宣,也觉得浑身不自然。都已经到达了这种情况,如果不向前走身后的门早已消失不见。已经没有了退路。

    孔宣不知自己走了多长时间。又或者过了一个世纪。又或者只是一瞬间。他的头脑都已经出现了混乱。仿佛这条长长的通道,永远没有尽头。

    孔宣只是尽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一旦情绪发生波动,他将失去最根本的冷静。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失去理智,后果是不言而喻的。

    只有咬紧牙关向前走。哪怕是没有任何尽头,仿佛又经历了很长时间。就在他濒临绝望之际。通道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道光。十分的耀眼。孔宣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因为他知道通道马上到达了尽头。这里的一切,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压抑了。

    当孔宣踏出通道之时,却发现周围的景色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而他身后就是一道门,他来时候的门,只要他回身推开门,就可以退出去。

    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沉淀以后,孔宣不去看那道门,而是迈步向前走去。眼前的景色一晃。他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空间当中。这处空间极为特殊。浓浓的源力包围着他。似乎这里是源力的海洋。而在他头顶悬浮这一节巨大的枝干似乎因为时间久远,上边儿出现了干裂的情况。不过整个大题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

    孔宣看着这一截枝干,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在这一刻,他突然间明白了许多东西。许多事情都迎刃而解。为什么当初有那么多炼气士参加了叛乱?世间最难理解的就是贪婪。

    贪婪可以让整个人陷入无尽的循环当中。可以让心智坚定的人变得虚伪,可以让世间一切都得到改变。

    孔宣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他有些不敢接受这些事实。上古那场大战,似乎成了个笑话。所有人似乎都成为了赢家。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认为赢家的人,都输了。

    可他终究无法理解。那些明明已经占到世界顶峰的人为什么还要生出如此可怕的贪婪之心,难道人的欲望真是无止境。这时,孔宣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看上去30左右的年纪。一副严肃的样子。他第一次都看着失魂落魄的孔宣。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流露出来。甚至连怜悯的感情都没有。

    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似乎因为本能孔宣又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当他看到眼前这个人之时,在他预想当中的所有感情都没有迸发出来。只是就这么盯着对方。

    似乎所有的言语都在双眼当中。直到这个时候,眼前这个男人,才轻轻一笑。孔宣,好久不见呐。

    孔宣点了点头。确实是好久了。久到,我已经将你的模样给淡忘了。需要我用力的强,才能想起你的模样。但我发现我印象当中,那个人变了。或许那个人早已经死了。只是我不知道吧?

    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没有因为孔宣的言语变得不快。反而轻轻拍了拍他肩膀。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样子。不过有些时候说真话是容易付出代价。

    多少年了?我曾提醒过你这里不适合你。因为你思想太单纯。很容易受人蛊惑。怎么样?我说话应验了不是?

    一个陈太冲,就将你玩的滴流乱转。被人卖了,还为人数钱。空有一身实力。却没有任何施展的地方。你这辈子活的真是很悲哀。

    其实你没有必要再跑回这里。报复这个,报复那个。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不应该去怪他人。你应该遵从自己心里的意志。去做你最应该做的事情。

    孔宣看了看眼前这个人,突然一笑老朋友,你这一次太做作了。无论你是出言讽刺,还是好心相劝,这都不是你的性格。为什么不动手呢?直接将我除去,不是更好吗?

    难道你在畏惧什么?我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对你造成威胁。你又在害怕什么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