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太荒吞天诀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要你管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要你管

    文鼎让他们在坚持坚持,他们横穿了整个葬龙山脉,连续赶了二十天的路,所有人早已疲惫不堪。

    其他几人倒也不好说什么,只要回到四方城,就算完成了任务,他们文家,将迅速崛起。

    “几位客观,需不需要喝点茶水。”

    柳无邪赶紧迎了上去,招呼他们坐下。

    “滚开!”

    一名长相魁梧的男子一声厉喝,情绪很不好,倒不是特意为难柳无邪,连续赶路心烦气躁而已。

    “砰!”

    柳无邪身体突然往后倒退,砸在了茶棚一张桌子上,桌椅顿时四分五裂。

    “杀人了!”

    柳无邪艰难的爬起来,嘴角都是鲜血,连后背上,都裂开几道口子,被碎木划开。

    那名魁梧男子一脸无辜,他只是吼了一句,怎么人就退了出去。

    “你们欺人太甚,就算不喝茶,没有必要对一个普通人下手吧。”

    袁江迅速站起来,拦在了文家等人面前,一副指责的语气,阻止他们离开。

    柳无邪右手托着腰,一脸的痛苦之色。

    “可怎么办啊!我还有一家老小等着我养活。”

    柳无邪演的惟妙惟肖,给文家的人施加压力。

    加上袁江的指责,文家所有人面色难堪。

    “我只是吼了一句,是他自己摔伤的,怨不得我。”

    那名魁梧男子还在狡辩,他并未出手伤人。

    “哼,当我们有眼无珠吗,还是仗着你们修为强大,就可以随意欺负普通人,明明就是你将他掀飞。”

    袁江突然撸起袖子,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

    文鼎皱了皱眉,一脸的不悦之色。

    柳无邪利用吞天神鼎,覆盖了自己的太荒世界,看起来跟普通人无异,刚才魁梧男子一声大吼,吓得柳无邪后退,才压碎了桌椅。

    袁江却故意说他们仗势欺人。

    “老人家,是我们不对,这是一千仙石,赔偿你的损失。”

    文鼎不愿意在此事多纠缠下去,拿出一千仙石出来,打算了结此事。

    “有仙石了不起吗,打伤了人,就想这样离开,还有没有天理了。”

    袁江依旧得势不饶人,拦着他们不让离开。

    柳无邪则在一旁发出痛苦的声音,不肯收下仙石。

    “真是晦气,没想到通往四方城的道路上,出现一尊怪物,还好我们逃得快,不然就命丧怪兽之口,看来我们要等到明天才能进入四方城了。”

    从四方城方向赶来两名老者,都是元仙五重境,同样是柳无邪提前安排好的。

    左侧老者叫汪幸,右侧叫李大。

    此话一出,文鼎等人面色大变,能伤到元仙五重的怪物,绝非泛泛之辈。

    “两位前辈,你们所言属实?”

    文鼎非常客气,走向汪幸跟李大两人面前,一副询问的口吻。

    汪幸看了一眼文鼎,眼眸中先是流露出敬佩之色,毕竟文鼎可是元仙九重境,修为远远高于他们。

    “我们这把年纪了,还能欺骗你们不成。”

    汪幸说完,还摸了摸右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像是被怪物的牙齿扫中。

    “文鼎长老,这是天蚀蟒留下的伤口。”

    站在文鼎身后一名老者走出来,看了一眼汪幸手臂上的伤口,小声说道。

    不用他提醒,文鼎也看出来了。

    汪幸没有理会他们,跟李大两人大大咧咧坐下来:“掌柜的,给我们倒点茶水。”

    “好嘞!”

    柳无邪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拿起火炉上的铁壶,为汪幸还有李大倒满茶水。

    至于文鼎等人,进退两难。

    袁江他们拦着不让他们走,突然出现的天蚀蟒,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能伤害到元仙五重,他们贸然前去,有可能也会遭到重创。

    “奇怪,天蚀蟒生活在葬龙山脉深处,怎么会出现在官道上。”

    那名魁梧男子小声说道,却能传到每个人的耳里。

    对于汪幸跟李大的话,文鼎等人是将信将疑,天蚀蟒极其罕见,很少出现,那可是堪比巅峰元仙境的存在。

    几十年都难遇一回,竟然被他们遇到了。

    汪幸跟李大两人,没有理会文鼎他们,正在绘声绘色的描述他们大战的一幕,说的栩栩余生。

    “文鼎长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行我们多等一天吧,反正距离四方城,只有一天时间了。”

    站在文鼎身后的老者,他的修为最低,也是最累的一个,早就口干舌燥,路上带的水源,基本都喝光了。

    自始至终,他们没有怀疑柳无邪的身份,毕竟这种茶棚,怎么可能会有危险。

    加上他们各个修为强大,除了神仙境,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们。

    “你们几位也是要去四方城?”

    汪幸停止跟李大交流,目光看向文鼎七人。

    “要你管!”

    那名魁梧男子抢先一步,嫌弃汪幸他们话太多了。

    “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路吧。”

    汪幸开始催促他们,让他们赶紧走。

    这欲擒故纵之计,也是柳无邪安排的,如果劝告他们,留在这里,反而让他们起疑心,索性直接让他们快走。

    果然!

    汪幸说完,文鼎他们反而倒是犹豫了。

    这就是人的心里,柳无邪对人性研究的太透彻了。

    “文前,你去前面探路,我们在这里稍作休息。”

    为了安全起见,文鼎派人前去查看一番。

    那名魁梧的男子走出来,狠狠瞪了一眼柳无邪,奔向山坡下面。

    剩下六人,并未走进茶棚,而是坐在茶棚不远处一座大石上。

    袁江没有继续找事,回到位置上,继续喝着茶水,柳无邪不断的给他们添满。

    文鼎拿出水袋,放到嘴边,只有几滴水源滴出来。

    其他人也差不多,他们的水源基本都耗尽了。

    “文生,你去小溪打点水来。”

    文鼎又安排了一声,一名中年男子站起来,去附近寻找水源。

    宁可打小溪的水,也不肯喝茶棚的茶水,还真是够警惕。

    “你们几个脑袋是不是有问题,这里有现成的茶水你们不喝,非要去小溪打水。”

    袁江一副嘲弄之色,认为文鼎他们太过小心了。

    掌柜的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们是过往商客,修为平平,就算想要谋害他们,也得有这个实力才行。

    叫文生的男子定住了脚步,袁江话糙理不糙,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魑魅魍魉,都无所遁形。

    小溪距离此地并不近,这一来一回,需要小半个时辰。

    恰好这个时候,又有三名商客出现,坐在了仅存的那张桌子上,柳无邪赶紧为他们倒满茶水。

    咕咚咕咚将茶水喝完,休息盏茶时间,三名商客继续上路。

    文鼎几人面面相觑,看来他们真的多心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袁江站起来,跟同伴离开茶棚,顺着山坡离开,连头都没回一下。

    茶棚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柳无邪还有汪幸跟李大三人。

    他们两人因为有伤,需要多休息一段时间。

    柳无邪无聊的坐在火炉旁,对于周围的一切,熟视无睹,竟然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

    汪幸跟李大,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都是一些奇闻趣事。

    “文鼎长老,文前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不如我们进去喝一杯吧。”

    其他长老开口说话了,他们渴得嗓子都要冒烟了。

    文鼎知道,继续拒绝,可能会适得其反,其他人对他都会有意见。

    “老丈,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给你赔罪了,给我们一人来一壶粗茶。”

    六人分为两张桌子,这样进退有据。

    柳无邪一脸不情愿的站起来。

    拿起铁壶,慢腾腾的走到靠近自己的这张桌子,正要拿出瓷碗。

    “等一下!”

    文生突然打断了柳无邪。

    随即!

    文生从自己储物戒指里面,拿出六个海碗,分别摆在六人面前。

    这个举动,让柳无邪鄙视不已。

    以他们的手段,完全可以抢夺柳无邪手中的铁壶,却没有这么做,因为汪幸跟李大还在,无形中给文家人形成一种牵制。

    如果汪幸跟李大不在茶棚之中,文鼎等人早就杀人灭口,抢夺这间茶棚。

    既然要杀人,肯定一个不留,汪幸跟李大都是元仙五重,文鼎他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他们,并不容易。

    整个计划,看起来很普通,却有太多的漏洞。

    偏偏这些漏洞,又让人无法察觉。

    因为文家忽略了一个最大的漏洞,茶棚的主人,会是柳无邪。

    给六人倒满茶之后,柳无邪又走到汪幸跟李大面前,为他们添满,两人端起茶咕咚咕咚往嘴里灌。

    文家的水,跟汪幸他们喝的水,出自同一个铁壶。

    如果有问题,汪幸他们几个早就死了。

    看到汪幸他们两人安然无恙,文家六人,终于放松了警惕。

    做了这么多功课,柳无邪计划终于成功。

    每一步,都计算的清清楚楚。

    咕咚咕咚将碗里的茶水全部喝尽,文生几人一脸的意犹未尽,让柳无邪赶紧给他们继续添水。

    虽然不愿,柳无邪还是上前为他们添满,做戏当然要做足。

    时间一点点流逝,已经是日上三竿,按照时间推算,派去探路的文前应该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