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姜六娘发家日常 > 第776章 桂子月中落

第776章 桂子月中落

    今年六月,姜平蓝与丈夫廖青漠析产别居后,带着女儿搬回康安,日子过得舒心自在,眼见着气色一天比一天好。如今她怀孕已有七月,但身子仍不显笨重。

    今日侄儿成亲,姜平蓝也跟着忙碌——她负责指挥,女儿廖春玲负责行动。送完宾客后,姜老夫人想派车送女儿回去,但姜平蓝却说只几步路的距离,不必再套车。于是,姜慕容主动揽下了送姑姑回府的差事,并叫上姜留同行。

    自从姜留独挑黄岩寨救下姜大郎后,她在家人心中的地位直线飙升。用姜慕锦的话说便是:“无论何时何事,只要有六妹妹在,便让人觉得无比安心。”

    譬如现在,虽然天已黑透了,但因为有姜留跟着,姜平蓝、姜慕容和廖春玲走在街上啥也不怕。

    与她们相反,姜留却觉得心惊胆战,她不住提醒着,“姑姑,这块地砖破了,您仔细脚下”;“姑姑,这里地上有水,您绕一下”。

    妹妹如此,让搀扶着姜平蓝的姜慕容回想起自己怀孕时的情景,感慨道,“看六妹妹这么紧张,我就想起我怀着盈儿时,身边人都小心翼翼的,我却觉得她们小题大做。现在看着姑姑,我总算能体会她们当时的心情了。”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么。”姜平蓝笑道,“自己的身子咱们自己清楚,但身边人不清楚,所以才提心吊胆的。”

    从姜家到姜平蓝家没几步路,将她们母女送回院子后,姜慕容拉着姜留往回走时,认真道,“这段日子忙忙活活的,大姐一直没机会单独跟你讲,现在总算逮着机会了。留儿你可别嫌大姐啰嗦,你帮着二叔把你大哥救回来,大姐对你,感激不尽。”

    “方才在北院,祖母、我娘和咱姑坐在一块抹眼泪说,若不是你舍了命去救,如今咱们家还不知道是什么模样。”说到这里,姜慕容也有些哽咽,“我也在想,若你大哥真出了事儿……”

    姜留抬起小脑袋,“大姐……”

    “你别说话,听我说。”

    “哦。”姜留低下小脑袋,看着自己脚下随步行和灯笼晃悠的影子。

    “咱们姐儿几个属你最有出息,大姐我帮不上你什么,就想等你成亲时,给你添五十亩良田的嫁妆。”姜慕容抽了抽鼻子,装着凶巴巴地道,“你可不许嫌少,多了我也拿不出来,我还得给盈儿攒嫁妆呢。”

    姜留笑弯了眼睛,“嗯,不嫌少。”

    姜慕容抬手揉巴了一下妹妹的小脑袋,“我知道你不差这五十亩地,可多五十亩也没坏处不是?你别听街坊四邻们瞎念叨,你长得漂亮,有本事又有情义,将来绝不会愁嫁的。”

    如果嫁不出去,不是还有江凌么,那家伙盯着她六妹妹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大姐,我不嫌少。”姜留抬起小脑袋,非常真诚地解释道,“我当时冲出去救大哥,是已经做好周祥计划的,没有不顾性命。”

    “傻丫头!”姜慕容又揉巴了一下妹妹的脑袋,“救了你大哥后,你发了三天高烧,差点把人都烧没了,还没有不顾性命?几年前三郎把你推进塘子里,你病了两年才缓过来,底子还虚着呢,禁不起折腾。留儿,你还恨你三哥不?”

    姜留揉了揉鼻子,“早就不恨了,就是看他不顺眼。”

    姜慕容笑出了声,“别说你,我看他也不顺眼。他坐立言形,样样欠揍。现在比不以前了,他若再招惹你,你就跟我娘说,我娘准会拿棍子抽得他嗷嗷叫。”

    姜留也笑了,“我晓得,现在我在伯母面前比三哥有面子。三哥虽然嘴上没说,但我知道他也是感激我的,他现在什么都让着我。”

    两姐妹说着话回到姜府,在垂花门边遇到了江凌。姜慕容毫不意外,停住问道,“二叔睡下了?”

    今日姜大郎成亲,姜家哥仨都不知吃了多少杯酒,散席时莫说被人搀扶着的姜松,就是自称千杯不醉的姜二爷也走路打晃了,只剩大舌头的姜槐带着侄子们善后。

    江凌回道,“父亲正在北院陪着祖母说话,我大姐夫醉酒被扶回了东院,不知现在用没用醒酒汤。”

    丈夫不是没喝醉么,怎么又醉了?谁把他扶回去的?姜慕容再顾不上旁的,急急赶回东院。姜留转头问哥哥,“哥,谁把大姐夫扶回去的?”

    江凌坦然道,“二哥。”

    姜留……

    ……

    ……

    还不等妹妹吐槽,江凌便低声道,“今日入府刺探消息之人的来路查清了。”

    姜留立刻问道,“他哪来的?”

    “你随我来。”江凌引着妹妹,穿过角门进入任府,书秋谨记娘亲的吩咐,立刻带着芹青、芹白跟了上去。

    虽只有一墙之隔,但不同于还未散尽酒菜味儿的姜府,任府花园内带着一丝甜意的桂花香沁人心脾,令姜留心旷神怡。她抬头往上看时,恰好一阵秋风拂过树稍,纷纷飘落的白色桂花若秋夜里闪闪发光的星星,这难以言表的一幕令姜留十分震撼、陶醉。

    过了许久,姜留才转头道,“哥……”

    “嗯。”

    “此情此景难得一见,应做首好诗方能尽兴。可我想了半天,脑袋里什么都没有,这就叫‘书到用时方恨少’吧?”

    妹妹这样子实在太可爱了,江凌强忍着抬手揉她小脸的冲动,念道,“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哥!”

    “嗯?”

    “哥出口成章,好厉害!”

    江凌再也忍不住了,抬手掐了掐她的肉乎乎的小脸,看得书秋眼睛瞪得老大,想上前一步提醒少爷不要动手动脚,却被芹青拉住了。

    “这话别让三姐听到。”

    “为什么?”

    “因为……”江凌转身向前走,脸上的笑容遮也遮不住,“因为这是前朝名句。”

    姜留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书秋连忙上前安慰道,“姑娘,奴婢也没听过这诗,算不得名句。”

    姜留……在你眼里,除了“床前明月光”外,啥都算不得名句。

    见妹妹停在后边,江凌又道,“这首诗留儿没听过,却一定记得做此诗之人,他叫宋之问。”

    姜留立刻追上哥哥,兴奋道,“这个人我知道,他曾为了两句诗杀了他外甥!”

    江凌赞许地点头,“就是他。宋之问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为求名利先事前朝太平公主,后附安乐公主,因被太平公主告发,贬出都城,后被赐死。”

    姜留心中呵呵,“他竟敢在两位公主间周旋?真是活腻歪了!他长得很帅么?”

    “嗯。”

    姜留……

    江凌俯身在妹妹耳边低声道,“与入咱们府中刺探之人接头的人,最后去了乐阳公主府。”

    姜留桃花瞳睁大,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付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