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浩劫余生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棺材板压不住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棺材板压不住了

    警戒哨所后院,张放语速很快的给宁哲讲述着要塞里面的风土人情还有生活常识,但是仅凭三言两语,是无法让宁哲对于那个未知的世界有所了解的,最多也只是告诉他一些生存法则,譬如盗窃、抢劫、斗殴,甚至杀人这些在流民区司空见惯的事情,在要塞里都是忌讳,还有一些生活常识,比如城内非治安区的情况很复杂,有关系的人可以无法无天,而一河之隔的行政区却律法森严,有若天壤之别等等。

    两人在交谈之间,张放已经掀开了一副棺材的盖板,对着宁哲继续道:“从现在开始,你要躺在棺材里,直到进入城市,记住,在这个过程中不管遇见什么事情,都不允许暴露!这些士兵的遗体在进入要塞之后,肯定会受到热烈迎接,而且在媒体曝光之前,也一定会进行遗容整理,这一切肯定都要在城门附近治安分局或者军营进行,而你要做的,就是在这之前逃跑!”

    宁哲对于张放的说法充满了质疑:“这样很困难吧!按照你的说法,要塞内应该有很多人迎接这些士兵的遗体,众目睽睽之下,我总不能掀开棺材板跳出去吧?”

    “确实很难!即便这些护军是裴氏的人,可是他们想要回到要塞也不容易,需要经过层层检查,我之所以敢让你冒险,就是感觉他们会对这些棺木网开一面,但这也是在赌!”张放顿了一下:“就算我赌错了,那么检查站的人也会优先检查车队里的活人,而且需要给车队进行消杀工作,在这个时间内,你仍旧有逃跑的机会!”

    宁哲点了点头:“什么叫消杀?”

    “从要塞外面进城的人和载具,都会进行消毒杀菌,防止什么未知的病菌被带进去。”张放解释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了大约两三千块的现金递给了宁哲:“这些钱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这次被调到城外,我购置了很多东西,存款只剩下这些了。”

    宁哲看着张放手里的钱,想要推脱:“怎么这么多?我要二三百就够了,剩下的你留着用吧!”

    “拿着吧,要塞里面跟外面不一样,里面的平均工资是外面的十倍,普通市民的人均最低月薪大概能达到一千五,相应的消费也很高,而且……”张放说话的时候,忽然听见后门的位置有响动,瞬间把手掌搭在了腰间的枪套上:“什么人?”

    “哲哥!放哥!是我!”随着一声回应,黎胖子唯唯诺诺的出现在门口,神色拘谨的看着两个人。

    宁哲看着腿上带伤,一瘸一拐的黎胖子,微微一怔:“黎胖子?你怎么混进来的?”

    “我之前在要塞工作过,还保留着工业区的工作证,偷偷的改了一下上面的名字和工作地址,今天城外挺混乱的,所以城门的检查站排查的不是很严格,我骗他们说自己是水厂的管钳工,这个工作在水厂很重要,所以他们就把我给放进来了。”黎胖子露出了一个憨憨的笑容,比划了一下手里的包裹:“哲哥,我刚刚听说你要进入要塞了,就给你准备了一些食物和钱,我怕你不带钱的话,在里面会吃不饱饭,我不是有意要给你添麻烦的,我就是太担心你了……”

    “你这家伙,平时胆子那么小!今天怎么这么胆大,居然敢混进外城!”宁哲心头一暖:“把东西留下,你抓紧离开吧,今天外面太乱了,别在街上乱跑,一旦那些当兵的感觉你碍眼,开枪是不需要理由的!”

    黎胖子咧嘴一笑,瘸着腿走上前来:“哲哥,这次你走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家里这边你也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小怡姐和巡哥的,还有……”

    “等等!”宁哲不等黎胖子把话说完,就看向他开口道:“你进外城,还带了人吗?”

    黎胖子摇头:“没有!我是自己偷着来的!”

    “又来人了!”宁哲听到院子外面传来的脚步声,直接拽着黎胖子,一起躺进了棺材里,这时候张放也听到了声音,动作迅速的盖上了棺材板,同时把裴氏的旗帜铺好。

    “踏踏!”

    张放完成这一切之后,才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有一名护军的中校军官带着几个侍卫走进了院内,发现这里只有张放自己,瞬间蹙眉。

    张放看了一眼对方的肩章,笑着点了下头:“长官您好!不知道您来这里,有何贵干?”

    中校冷冷扫了张放一眼,沉声道:“你这里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张放依旧赔笑解释道:“是这样,部队的兄弟们一路辛苦,我已经安排他们去休息了!我们警戒哨所正在代替他们看守嫌犯!”

    “扯淡!这种级别的犯人,是你们执法队能看押的吗?”中校闻言,顿时立睖起了眼睛,不悦的看向了身边的一个侍卫:“给狄文打电话!让他带着他的队伍,立刻给我恢复警戒!现在他还没有进城,怎么敢这么懈怠!”

    “是!”侍卫答应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卫星电话。

    张放此刻生怕这些护军会注意到后面的棺材,所以始终在放低姿态的吸引着对方的注意力:“长官,您别太生气,这件事不怪狄营长,是我看见他们太累了,所以主动提出帮忙的,我也当过兵,知道兄弟们都不容易!”

    中校听说张放当过兵,语气温和了一些:“从现在开始,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这个院子由军方接管!你去忙吧!”

    “好嘞!那您先忙!”张放本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感觉说多了反而会引发对方的怀疑,所以转身离去,在路过宁哲藏身那口棺材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

    很快,刚在宿舍楼休息片刻的士兵们再度回到了院子里,其中两人也在宁哲那口棺材旁边抱怨了起来。

    一名士兵给同伴递过去了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点燃:“他妈的!在荒野上奔波了这么久,现在都进入外城了,也不能消停一会!这些当官的真是不拿咱们当人看啊!”

    “行了,别在这胡说八道了,小心这些话被那些当官的听去,再给你穿什么小鞋!”同伴吐出一口烟雾,目光一扫,却发现旁边的棺材有些隆起,于是伸手按了一下。

    此刻这具狭窄的棺材里,总共挤着三个人,随着士兵手上用力,黎胖子肚子上的肥肉也被按的一颤,那个士兵更是一脸好奇:“我艹!”

    “怎么了?”同伴扭头问道。

    “这棺材里装的是牛盾的尸体吧?我怎么感觉牛盾的棺材板压不住了呢?是不是夹住了他的四肢啊?”同伴感受到棺材板的反弹,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你把徽旗收起来,我掀开看一眼,虽然人没了,但也别让尸体遭罪啊!”

    “刷!”

    棺材里的宁哲听见这话,脸色仿佛身下压着的尸体一样,瞬间变得惨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