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搞化学的不能惹 > 五四一 东瀛军算个屁

五四一 东瀛军算个屁

    炮击了二十分钟后,炮火开始延伸射击。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了,四十多辆t克战车排成横列,如一股钢铁洪流,沿着冰面向东瀛军阵地冲撞过去。

    黑压压的步兵紧随其后,成冲锋队形,迅速向着东瀛军阵地冲去。

    战车发动机隆隆作响,冒出浓浓的黑烟。巨大的钢铁履带毫不留情地碾碎冰面上的一切,积雪发出震耳的吱吱嘎嘎声音,连冰层都仿佛承受不住,发出刺耳的断裂声。疾冲而来的战车卷起冰面上的雪花,扬起一片雪雾。

    东瀛军真的懵了,这钢铁战车他们听说过,但真正见到,却是浑身打颤,这浑身钢铁的怪兽,带来了巨大的感官震撼,如同一座座小山迎面而来,人渺小的如同蝼蚁,让人不自觉产生了不可战胜的感觉。

    恐惧战胜了理智,曾经念念不忘的武士道精神瞬间没了踪影。

    没有了武土道精神的东瀛军比其他国家的军队更容易崩溃。

    当隆隆的战车碾过战壕,带着一路鲜红驶去时,战壕里的东瀛军哭声一片,哭喊声中还夹杂着一声接一声“妈妈!”两字。

    后面冲上来的保安军步兵简单多了,不顺眼的顺手一枪了结,哭天抢地的几脚踹过去,再加上一顿枪托猛砸,就俘虏了一串又一串。……

    战车没有一刻停留,继续向东瀛军阵地纵深撞去。

    沟沟壑壑的地形阻止不了战车前进的步伐,钢铁履带根本无视一切障碍,就是一路横冲直撞过去。

    后面阵地上慌乱的东瀛军彻底傻了,这是什么打法,飞机炸完大炮轰,现在又来了一群刀枪不入的钢铁怪兽直直地冲过来!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东瀛军阵地上一条宽约一里的口子被撕开了,东瀛军被割裂开来,分成了两部分。

    尾随在战车后面的保安军步兵迅速向两侧东瀛军发起了攻击。

    东瀛军的工事修建的全是对着正面的,现在中间被保安军突破了,很多建制被打乱,通讯指挥也一下子断了。

    面对来自侧面和背后的攻击,许多工事根本派不上用场,射击孔的方向都转不过来。

    短兵相接,喊杀震天,双方士兵开始了厮杀。

    武器上,保安军的半自动步枪及***更适合这种近距战斗。东瀛军的步枪枪身太长,在战壕里反倒缺乏灵活性,使用起来不方便。

    保安军平时的训练都是以最大杀伤敌人,最小牺牲自已为目标。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更是强调互相掩护,尽量多的使用枪支及手榴蛋消灭敌人。至于什么刺刀战、贴身肉搏这种低级战法,保安军是不屑采用的。

    六零迫击炮迅速架设起来,一炮接着一炮开始轰击阵地上的重机枪点、指挥官。

    重机枪也就地寻找地形架设好,开始压制阵地上的东瀛军。

    本来东瀛军阵地已经被飞机轰炸过,大炮又洗了一遍地,伤亡不少了,现在阵地又被突破,保安军步兵气势如虹,喊杀震天,如同猛虎一样攻击过来。东瀛军士兵的士气一落千丈,斗志锐减,只是本能地躲避和胡乱地射击几枪。

    江面上,两个骑兵大队的人正牵着马,小心翼翼地走过江面。没办法,在这溜滑的冰面上,没人敢纵马狂奔。

    骑兵们的任务是沿着战车开辟的通道,迅速向百济境内进攻,目标是东瀛军师团司令部及后勤仓库。

    势不可挡的战车群一直向前冲杀了几公里,把东瀛军的三道防线全部突破了。然后,钢铁洪流中间一分,形成两部分,又隆隆轰鸣着,向两侧的东瀛军席卷而去。

    十公里处,东瀛军指挥所,阿部信秀脸色铁青,满脸是不置信的神色。

    仅仅十几分钟,他已经接到报告,阵地被突破,保安军像潮水一样涌来,开始全面攻击。

    “请求指导”的电话、电报一刻不停地传过来。

    他的师团是甲种师团,满编也是两万五千人。现在前段时间损失的兵员已经补充完毕。除了布署在阵地上的,还有一个旅团在小山后面做为总预备队待命。

    可惜,他无法出去观察一下阵地上的实际战况,保安军飞机、大炮已经开始对这里轰炸和射击了。

    阿部信秀心情沮丧到极点,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帝国军队,现在却如同豆腐一样被保安军切开、分割乱成一团。

    在他们的印象中,高高大大、装备精良的华夏军队一向是贪生怕死、毫无战斗力的。当初,他们两万东瀛军可是赶着十几万华夏军士兵,从平壤一直追杀到奉天。

    今天的战斗,他突然有了一种历史被颠倒过来的感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而且,东瀛军这全新的战法也一下子让他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是机械地命令死守待援。

    他清楚的知道,在这种天上地下互相配合的攻击下,任何一支东瀛军队都是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

    “华夏人崛起了!再也没有机会征服了!帝国的命运……”阿部信秀已经不敢想像了。

    同许多优秀的东瀛军人一样,这么多年,他们废寝忘食、刻苦训练,就是为了心中的梦想,踏上西边的大陆,永久占领,永久征服。

    可惜,梦想如同樱花一样,凋零而去。

    “报告师团长,保安军骑兵快速攻来!”一个参谋进来报告道。

    “把预备队拉上去,消灭他们!”阿部信秀把心一横,做出了垂死一博的决定。

    不论什么年代,步兵对骑兵都是毫无胜算,不要迷信什么长枪阵、陌刀阵,真正的骑兵如狂风一样席卷而来的时候,步兵除了逃命,并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疾骤马蹄声由远及近,大地都在轻微颤抖,树上的积雪簌簌掉落。

    数不清的明晃晃的马刀在阳光下、雪地上一闪一闪,铺天盖地,汹涌而至。

    “杀啊!”

    震天的喊杀声响起,两个铁骑呼啸着冲了过来。

    东瀛军预备队还没有来得及摆好队型,便已经被骑兵冲得七零八落了。……

    “生擒阿部信秀,击毙一万六千敌军,俘虏三千人。缴获……”

    李国勇得意洋洋地口述电报,迅速向上面汇报。

    “靠!东瀛军算个屁!”

    李国勇两只小眼眯着,跷着的二郎腿轻轻地抖着,得意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