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剑神在星际 > 第四百九一章 看什么看

第四百九一章 看什么看

    然而八级以上的机甲制造师比机甲师更稀有,每制出一个成品都毫无悬念的会被疯抢。

    甚至在成功之前就先被人预定了。

    即使机甲制造师们废寝忘食的研究出成品,依旧满足不了机甲师们对高级机甲的需求。

    可想而知这个消息一出,会吸引多少人的注意力,尤其是缺少相匹配机甲的机甲师们。

    要知道如此高等级的机甲基本上都不可能流落到西区,就说已经八级的赤霄城城主战炀,在支罗甘也是顶尖大佬了,可依旧没能拥有一架八级机甲,遑论其他人。

    不用特意去了解,风久都能知道风爹这一手会掀起多大波浪。

    藏锋了这么多年,看来风大人是不准备继续小意下去了。

    西区的八级机甲师是不多,但不代表就不惦记,弄到手最后送给谁都是份天大的情。

    尤其是其他城区听闻消息的大人物们,他们肯定不会愿意屈尊降贵的来支罗甘,却能让西区的人代为拍卖。

    可以说,这场意外也间接的增加支罗甘与外界的联系。

    其他人怎么想的,风爹不关心,但他知道奥多绝对坐不住。

    对方野心满满的来,自以为将老城主打压的毫无反手之力,实际上却在不知不觉间就被反算计了,名声没赚出来不说,手下的兵力也被陆续的损失了近半,他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家主虽没说,但对他的表现可说不上满意。

    “消息属实吗?”

    “绝对可靠,大人。”赵凡恭敬道:“听闻机甲已经运至拍卖会,不然他们也不敢放出消息。”

    毕竟愚弄人这事可不是对谁都能做的,接触到八级机甲的大佬们若是知道自己被骗了,挥挥手就能让对方消失。

    奥多眯起眼,这消息对他好,也不好。

    若是能抢到机甲送给家主,那自然可以在前者心里挽回些印象,正是他瞌睡时送来的枕头。

    可不好的是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势必会引起诸多势力的注意,他想要在这么多大佬面前得手可不容易。

    现在去找拍卖行也同样来不及,他的身份在西区不低,但放在外面就不够看了,拍卖行绝对不可能为了他去得罪那些强大的势力。

    如果家主亲自出手的话倒是有可能……

    但奥多想了一下,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

    洛尔蒂斯家喜欢网罗人才,其中机甲制造师必不可少,何况如今万古最有盛名的十级机甲制造大师就是他们的族人,慕名而来的制造师自是不少,八级及以上的也能数的出几个。

    如果说露面的是那位八级机甲制造师,家主还可能去见一面,只是机甲的话……大概也就是找人搞到手就完事。

    反正拍卖会上只要有钱就没有不能到手的东西。

    可如此,问题依旧很大。

    现在奥多的确住进了区域长府邸,也握住了执行官的实权,可西区的城主们在一开始的配合后就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不说其他人,就是赤霄城的战城主倒是肯定会极力竞拍八级机甲,不可能相让,要是手段再狠点,搞不好还会暗中对他下手。

    奥多可不对支罗甘抱什么希望,并不准备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何况百花城……

    百花城离主城可不近。

    “为什么会在百花城?”奥多挑眉道:“查到机甲的来历了吗?”

    “回大人,据拍卖行的管事说,是有人找上了他们老板,直接签下了协议,若是他们不愿意,对方还会去找别家。”

    然而如此难得的机会,拍卖行怎么可能会放过,只要成功竞拍出八级机甲,拍卖行的档次都会跟着水涨船高。

    若是那些小门面大概就不敢接,可风爹找上的确是在百花城乃至整个西区都很有规模的商行,足够顶得住巨大的压力。

    商人虽然也畏惧权势,但他们同样喜欢钱跟荣誉。

    端看要如何平衡。

    奥多找不到钻漏洞的地方,只能考虑去参加拍卖。

    而与他相隔不远的主城城主府也并不消停。

    戴成与奥多不同心,甚至在看他吃瘪后还很爽快,包括家主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他这些年无所作为,却根本不知道西区这块骨头有多难啃。

    奥多跌的跟头越大,就越能体现出他这些年的不容易,不是他不努力,只是目标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能将主城完全抓在自己的手里已经很了不起。

    抱着这样的想法,戴成应对奥多应对的越发不走心,面上一派顺从,暗地里就不怎么配合了。

    他也清楚这次的八级机甲拍卖是个机会,但又没人说必须要奥多得手,他也可以拍来送给家主的嘛。

    就是可能会花费不少星币。

    戴成有点肉痛,但只要能让家主对他改观,倒是也能接受。

    而除了主城,西区的其他地界难的安静。

    许多早与其他城区断了联系的家族族长都收到了久违的来信……

    天骄城。

    云城主早就从风爹那里得到了消息,所以在见到下属禀报时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去代我参加拍卖会,超过市价就可以收手了。”

    “是,大人。”

    于文雄略有些意外,他们大人似乎并没有对八级机甲势在必得,要知道拍卖会上的珍品是绝不会低于市价的。

    但他没有问,恭敬的退了出去,安排具体事宜。

    手里攥着个宝贝,拍卖行大概也怕夜长梦多,所以选定的日期很紧,并没有给他们留过多的时间盘算。

    “嘭!”

    云城主正在煮茶,听到隔壁的动静也没什么反应,直到吵闹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有人直直的闯了进来。

    脚步声骤停,云城主知道身后站着人,却不回头,顾自的将刚泡好的茶倒在素雅精致的瓷盅里。

    屋内一时静谧,只听得到水流淋漓的声音。

    少年瞪了云城主的背影好半晌,才道:“……他走了?”

    话出口,不受控制的暗哑,就连因憔悴而显淡色的唇也微微颤抖。

    “你不是知道了。”

    虽然少年没点名姓,却不妨碍云城主理解他说的是谁。

    闻言,洛星河的拳头忍不住握紧,身上的肌肉也都绷了起来。

    他不知道!

    如果不是梁平突然提起神迹,他都不知道那个人居然就这么走了,没有告别,连句话都没跟他说!

    没人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少年咬牙看着云城主,突然非常的气愤,他祖爷爷都没有了,为什么这些人却可以这么安然?

    “啪!”

    云城主刚刚拿起凑到嘴边,却还没来得及喝的茶盅被少年一巴掌拍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碎掉的瓷片弹出落在他的脚边,已经是不能复原的模样。

    云城主看过去,表情没什么变化,洛星河却当即竖起了全身的戒备,恶声恶气道:“看什么看!”

    少年费了好大劲才没让自己发抖,却对云城主的视线半点不想让的瞪过去。

    最后是云城主先收回的目光,什么都没说,让负责清洁的小机器人处理狼藉,他则又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但他越是这样,少年心里越是难受,颤着声音道:“你们都不是好人……”

    “好人?”

    云城主瞥了他一眼:“你该知道一点,他没有义务照顾你,何况你并不想见他。”

    洛星河想反驳,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

    他已经不是星河城的小少爷了,以后谁都不会围着他转,将他当成最紧要的人。

    洛星河出来的时候,梁平三人就等在外面,见状立马迎了过来:“少爷!”

    他们有些胆战心惊,生怕少年进去惹恼了云城主,想跟着过去,可云城主的住处,他们根本就进不去,只能着急的在外面等。

    钱安是个急性子,围着少年转了一圈,见他没像是被打的样子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道:“少爷,云城主说什么了?”

    只是一如既往的没得到回答。

    他也没生气,看得出少年此时的心情非常低落,看着就让人跟着难受。

    三人对视一眼,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他们之前就想着分散一下少年的注意力,所以提到了他最喜欢的游戏神迹,可谁知道才扒着新闻念了几句,少年就突然一副又惊又怒又像是被人抛弃的可怜模样,更是直接跑到这里来了,把他们都吓了好大一跳。

    其实比起以前喜欢上蹿下跳的少年来说,这几天的洛星河要老实的多,可这样并不能让他们安心。

    有些情绪压的太久,怕会造成很糟糕的后果。

    “现在怎么办啊?”

    在少年听不见的地方,钱安小声道跟同伴商讨:“总不能让少爷就一直这样吧?”

    太过安分的少年总让他们心里不踏实。

    “要不然呢?”另一个护卫罗伊无可奈何道:“我们哪里会开导人啊。”

    他们这一行过的都是随时会丢命的生活,亲人更是不剩两个,对生死早就没那么大触动了,可用这些东西去安慰少年显然不合适。

    不过不等他们想出对策,云城主的安排却下来了。

    梁平拿到了一份单子,是与洛星河以往如出一辙的训练时间表,意思很明显,不管少年愿不愿意,他都得捡起以前的东西。

    三人原本还怕洛星河拒绝,却不想他看了一眼就接受了,在安排的时间准时的出现在了训练室。

    只是第一天进行的并不顺利,可能是因为少年心绪不定,所以在操纵机甲的时候没把握好力度,三级的战神号就那么被炸掉了半边肩膀。

    少年从驾驶舱里出来的时候没什么表情,但很快就有人又给他送来了一架。

    洛星河愣了一下,抿着唇又爬了进去,只是不到片刻钟,又听一声巨响,战神号的动力系统因消耗太过冒起了黑烟。

    接连报废了两架机甲,钱安看的战战兢兢:“我靠,少爷这是故意的吧……”

    在星河城的时候,少爷虽然战斗也很随性,却也还没这么败家。

    就算是三级机甲,天天换那也是个庞大的花费,城主也不见得搞的起啊!

    要是云城主生气了,他们要怎么办?

    只是出乎意料的,云城主并没有对此说什么,机甲坏了就拿去修,但之后的训练却改成拟真系统的了。

    在系统里随便少年怎么折腾都不怕。

    然而机甲是没事了,但拟真仪器却跟着坏了两个。

    凡是少年接触过的东西,基本上都不会再完整。

    即使他看起来再乖再听话,行为却如外界传言的那般,肆无忌惮,纨绔任性。

    但不管他做什么,怎么最,云城主都云淡风轻的揭过,提都不提,少年看着再次被破坏的机器,眼神微闪,难得开口道:“拟真训练没意思,我要机甲。”

    天骄城守卫见他坚持,只得回报城主大人,片刻后得到回复,就又将少年的训练换成了真机甲。

    钱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半个时辰后,他的预感就成真了,那架新拿来的崭新机甲步了前几个的后尘,直接炸了驾驶舱倒在了地上。

    “嘭!”

    不等他们跑过去,洛星河已经自己从半截的驾驶舱里跳了出来,因为高强度的训练,额头带着细密的汗,呼吸也略有粗-重。

    “少爷……”

    看看少年,再看看机甲,钱安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回头去看梁平,后者却也只蹙着眉不开口。

    这么闹,训练根本就进行不下去,钱安都很诧异云城主居然能忍下去。

    因为三番两次的变故,少年一天的训练没能完成就已经结束,但他却没准备回住处,而是转去了其他地方。

    庄园的面积很大,却是云城主的私宅,并不允许外人随意走动,所以才走到一处路口,少年就被拦了下来。

    “抱歉洛少爷,这里不能过。”

    洛星河也不说话,就盯着对方看,摆明了一副非过不可的架势,那侍者与他站了一会,到底没顶住压力,向上司禀报了情况。

    没一会,侍者看着下达的命令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调整好表情,将路让开,恭敬的对少年道:“洛少爷,您可以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