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 【番外】禁闭play(9)嘉宾

【番外】禁闭play(9)嘉宾

    网友们很不解,在大家看来那个网友的猫病得很严重,为什么不能送医院?

    倒是那位网友本人,听张子安一说,心里安定了不少。

    “为什么我不建议送医院?如果这位网友的猫打过疫苗,如果想医院当然没问题,但这位网友的猫是从朋友那里抱来的,没打过疫苗,这种情况下就值得商榷了。”

    宠物的来源方式有好几种,比如常见的猫舍狗舍或者宠物店购买、从动物慈善机构领养、捡流浪动物,以及从朋友和熟人那里抱养,有时候私人家里生了小猫小狗,觉得无力负担这些小生命,就把小猫小狗卖掉,这种也可以归纳为抱养。

    抱养的特点是主人不花钱或者只花较少的钱,然后得到的宠物往往没有打过疫苗,而常见的购买途径得到的小猫小狗一般是打过疫苗的。

    “刚才你们哔哔了半天猫瘟,没错,猫瘟是对小猫很致命的一种传染病,而且那只猫的症状确实有几分像猫瘟,但猫瘟还有两个重要特征,就是呕吐以及便血,那只小猫没有表现出这两个症状,所以我认为猫瘟的可能性比较低……”

    “猫拉稀、不吃东西、精神差,往往有两种原因,一是细菌性肠胃炎,二是病毒性肠胃炎,也就是俗称的猫瘟,那只小猫可能是得了细菌性肠胃炎,但并不是说细菌性肠胃炎就不严重、不需要送医院,而是因为它本来就年纪小,现在又生了病,正是抵抗力最差的阶段,这种情况下送到宠物医院,反而很可能感染猫瘟。”

    “猫瘟病毒在温度较低的时候,比如冬春季节,能在环境里存活半年之久,即使是在夏季高温时节,也能在环境里存活数周。要说宠物医院里没有猫瘟病毒……我敢说,你们敢信么?”

    有网友提出异议,“不对啊,宠物医院难道不消毒的?”

    张子安:“消毒,当然会消毒,但有哪家宠物医院能做到来一只猫就消一次毒?这是不可能的,每天晚上结束营业消一次毒就已经算不错了。消毒工作往往是由清洁工来做,而不是宠物医生来做,具体能做成什么样,是不是走过场,谁也不知道。”

    “宠物医院是病毒最集中的地方,当然人类的医院也差不多,像现在这个时期,谁敢随便去医院?有点儿小伤小病就在家里自己休养了,没事不会去医院。人类有自我防范意识,即使去医院,也能做到戴口罩、不乱摸乱碰,猫能做到么?你给猫戴个口罩试试?你们可以百度一下,打疫苗感染猫瘟、绝育感染猫瘟、打疫苗感染细小、犬瘟之类的关键词,没在健康时期提前打过疫苗的猫狗,在生病期间抵抗力下降,带去宠物医院反而有很高的感染风险。”

    人生病去医院是没错的,因为人有口罩、手套这两个病毒大杀器,但猫猫狗狗不懂事,大部分宠物医院的卫生和消毒措施跟人类的医院没法比,甚至可能还不如村里的卫生诊所,如果是没打过疫苗的猫狗,稍微生病就急忙带去宠物医院,反而可能是把它们往火坑里推。

    少数正规且负责的宠物医院会在每一只猫狗看完病之后会用紫外灯给诊疗室消毒,但紫外灯对猫瘟病毒的杀灭能力其实很有限,紫外灯主要对付的是细菌而非病毒,即使是用来杀菌也需要一定的照射时长,而消毒时间直接关系到宠物医院的营业额,所以紫外灯消毒的时长最多也就几分钟,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又有网友提出疑问:“店长,我家的小猫也是从朋友家抱来的,也打算等这个禁闭期结束再去打疫苗,其实我觉得不打疫苗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出门,但考虑到将来绝育怎么也得去一趟医院,还是得打疫苗……那照你这么说,打疫苗就没有绝对安全的时机了?”

    张子安摇头,“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刚才强调对没打过疫苗的猫狗而言,宠物医院有一定的危险性,但谁说打疫苗一定要去宠物医院?”

    咣咣。

    还不等网友们回过味来,卷帘门被拍响。

    “大家稍等,应该是嘉宾来了,等我去看一眼。”

    张子安神秘地一笑,令大家的注意力暂时转移了。

    他先戴上口罩,哗啦把卷帘门拉开一半,外面猫腰走进一个人,是个年轻女性,由于现在每人外出都戴着口罩,即使是宠物店的老顾客也一下子没认出这是谁,直到看到她手里拎着一个笨重的保温箱,保温箱上有红十字的标志,几个机灵的顾客才恍然。

    “是隔壁的孙医生?”

    没错,来的正是孙晓梦。

    张子安探头往卷帘门外瞅了瞅,大早上的,外面没几个行人,更没看见谷奶奶的影子,于是赶紧把卷帘门又拉下来。

    “喵喵喵!妹子!活的!”雪狮子闻到年轻女性的味道,兴奋地从猫爬架跳下来,直接蹿到门口,两只前爪前伸,来了个饿猫扑食式向前跃出,“让老娘摸摸胸!”

    咣。

    雪狮子太兴奋了,没注意到张子安把收银台旁边的落地玻璃门关上了,结果脑袋正好撞在玻璃门。

    “啊啊啊!疼死了!你这个该死的臭男人,看老娘不削死你!”雪狮子抱着脑袋满地打滚。

    网友们被逗乐了。

    “哈哈!这只白猫好有意思,没看到玻璃门吗?”

    “已录屏做成表情包。”

    “是不是闻到小鱼干的味道了?”

    孙晓梦跨过卷帘门就驻足停下,没再往里走,放下保温箱,从背着的双肩包里取出白大褂穿上,又戴上一次性手套,戴上头罩,甚至还穿上了一次性鞋套,把裤脚扎进鞋套里。

    张子安这才把落地玻璃门打开,让她拎着保温箱走进店内。

    “宠物医院不一定安全,但你们可以像这样把医生请到家里来,给宠物打疫苗啊,你家里至少是安全的吧?”他说道,“欢迎今天的嘉宾——孙晓梦医生,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