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221章 桃女出手

第1221章 桃女出手

    炼一转身向晶壁躬身行礼,“龙圣前辈,今日是您万寿之宴,本就该多热闹些,晚辈有个冒昧的提议,希望您能够答应。”

    从他开口跟桃女说话,晶壁中就保持着沉默,一双巨大龙目只是静静的,关注着事情的进展。

    说实话,东海跟西山的关系,虽然并未爆发明面上的冲突,实际上也非常冷淡。这涉及到早年,诸圣之间的争斗,此处不再多表。

    总而言之,龙圣庆寿西山那颗老槐树,居然派人来庆贺,这本身就非常的反常。

    所以,龙圣有意沉默,不插手其中,就是想看清楚,炼一这些人此来是何目的。

    勾魂一脉的小辈。

    封禁之地的气息。

    影杀出身的修行者。

    ……

    龙圣眼神扫过炼一身边诸人,一切皆无可遁形,这一副阵容,看来目的不小啊。

    此刻闻言,龙圣挑指甲似的敲了敲爪子,“说说看。”

    炼一道:“晚辈愿拿出一件宝物,也作为今日的彩头,只要能击败我,就能够拿走,算是我们这群小辈热闹下,为龙圣大人庆贺。”

    这话一出,大殿众人有些迷糊,心想就算这彩头,是针对秦宇来的,可他不出手挑战岂非无用?毕竟这种事情,别人不愿的话,是没办法强求的。

    龙圣大笑一声,“有意思,准了!”

    他也猜不到炼一的用意,但是没关系,只要继续看下去,自然就能知道一切。

    圣人耳目之下,一切皆在感应,有他在此一群小辈而已,难道还能变了天去?

    炼一面露笑容,“多谢龙圣大人成全,那晚辈就献丑了。”说完眼神扫过众人,翻手取出一只盒子。

    盒子黑乎乎的,表面略显凹凸不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非常普通。

    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炼一淡淡道:“诸位,我拿出的彩头就是这个盒子,谁能胜过我,此物就归他所有。”

    勾魂一脉修行者,与其他炼一身边之人,眼眸皆下意识瞪大,露出震动之意。

    这让殿内众人暗暗凛然,越发确定眼前的木盒,绝非如表面所见普通。

    可……的确没有任何发现啊,无论肉眼看,还是气息感应,都只是很普通的盒子。

    一时间,大殿陷入安静,众人暗暗纳闷,不知炼一究竟在卖什么关子。

    秦宇也在皱眉,他知道炼一来者不善,可凭什么?就这么一只看不出深浅的盒子,就能引他主动挑战,送上门给人锤?

    可就在这时,他敏锐察觉到了,桃女神色的变化,她盯着炼一手中的盒子,眉头微微皱起,眼眸深处露出一丝震动。

    她知道这盒子是什么!

    这一刻,看着桃女的表情,秦宇突然生出一丝,不是特别好的预感。

    龙圣平淡声音,在大殿中响起,“炼一,虽然是你的东西,但今日是本座的寿宴,说出来的说,是不能反悔的。本座问你,的确要将这盒子,当成今日的彩头?”

    炼一沉声道:“龙圣大人放心,晚辈岂敢在您的寿宴上乱来,既然将它取了出来,就已经做好失去它的准备。当然,前提是今日大殿中诸位,能压我一头才可。”

    龙圣低笑一声,“就凭这件事,不论你到底什么算盘,本座都要赞你一句……黑甲,你去领教一下吧!”

    呼——

    大殿内,众人呼吸骤然急促。

    前一句是赞叹,后面就直接,派出了东海凶名最胜的黑甲。再加上之前的询问,无疑表明众人至今看不透的木盒,必是一件珍贵无比的宝物。

    甚至于,让真圣级强者都会动心!

    黑甲起身称是,站直后面罩下的眼眸,落到炼一身上,眼眸深深露出无尽凝重。

    唰——

    身影一动,他出现在擂台上,身上黑甲“咔”“咔”作响,黑色流光源源不断向掌心汇聚。

    看到这一幕,心头炙热万分众人,只觉得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整个人如坠冰窟。

    黑甲的实力,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便是他面对炼一,都要直接拿出最强实力。

    这表明黑甲并没有信心,甚至可以说,通过眼前一幕便知,是他处于弱势地位。因为,炼一什么都没做,他就已经准备好了,全力拼命的准备。

    这就是双方之间的差距!

    换他们,能比黑甲更强?

    宝物虽好但也要有实力去拿,否则上了擂台,以西山霸道暴戾的手段,骨断筋折都是最轻的。

    晶壁后面,龙圣丝毫没有,因为黑甲的举动,就觉得丢了脸面,相反巨大龙目中,露出赞赏之意,心想黑甲这小子还算聪明,不然这场比斗,就真的没啥看头了。

    现在嘛……大概是三七开。

    三分能赢,七分赢不了。

    就这三分还是看在,黑甲状态特殊,而且借了外物之利的原因。

    可即便如此,龙圣依旧让他出手了,原因很简单,炼一拿出来的木盒非常珍贵。

    怎么说呢,如果今日这木盒,不是在这么一个,众目睽睽下的场合出现,龙圣绝不介意亲自出手。

    炼一微笑,“东海黑甲实力冠绝一方,晚辈早就想要领教,多谢龙圣大人助我圆了这个心愿。”

    转身将木盒交给诡命一族修行者,“盒子你拿着,等下无论哪位,只要赢了我的,就将木盒给他。”

    深吸口气,诡命一族修行者双手接过木盒,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手掌都在轻轻颤抖。

    炼一转身,一步一步走上擂台,他速度很慢,可这时候却没有人,觉得他在耽搁时间。

    因为,随着每一步踏落,炼一身上的气息,都在不断变得更强,就像是一头,逐渐自沉睡中醒来的巨兽。

    轰——

    轰——

    他脚步很轻,能够看得出,整个人在行走过程中,都处于一个比较轻松的状态。

    可每一步落下,都像是有万钧重量,轰在擂台之上,继而向四面八方震荡扩散。

    龙圣禁锢空间,所形成的无形屏障,如今竟溅起了,一道道细微涟漪。尽管微弱,就像是微风吹皱了湖面,可落在大殿众人眼中,依旧让他们下意识屏住呼吸。

    要知道,炼一没有出手,如今顶多就算是,他在调集周身力量时,自行散逸所致。

    就这,便可撼动龙圣布置的空间屏障……西山炼一,果真如传闻中一样,强的堪称可怕!

    黑甲眼眸更加凝重,掌心汇聚的黑色流光更多,更加浓郁,锐利至极的割裂气息,从中喷涌而出,周边空间开始承受不住,不断崩裂开一道道细小裂缝。

    可这丝毫没能够,带给黑甲更多安全感,感受着对面几乎排山倒海压来的恐怖威压,他竭尽全力才让自己,保持挺直状态,没有被压的低头。

    还没出手,可黑甲已经清楚,他不是炼一的对手。随着时间流逝,他蓄力越来越强,可对面的炼一,也在爆发出更强横的气息。

    而且,增幅比他更快!

    轰——

    整座擂台剧烈震荡,炼一真正落在上面,就在他踏落瞬间,黑甲出手了。他不能再等,否则炼一气息越来越强,他甚至将失去出手的资格。

    黑色流光瞬间划过空间,这一刻所有人耳边听到一声闷响,带着几分艰涩不畅,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割裂开厚实的牛皮。

    刀子是很锋利,可牛皮却不是一张,而是堆叠的厚厚一层,所以斩入其中之后,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炼一眼眸蓦地亮起,露出赞叹之意,东海黑甲的实力,果真名不虚传。

    有资格让他动手了!

    没错,全力一击的黑甲,也仅仅只是有资格,让他反击而已。否则的话,仅凭周身气势,他就能压的对手不战而溃!

    迎着黑色流光,炼一抬手一拳打出,平直向前毫无花哨,出拳速度跟他行走时相差不多。

    可看似缓慢,实则快到极致,似乎快、慢之间,出现了某种转变的空白。

    轰——

    一拳落在空中,似流星坠海,瞬间自一点中,迸发出不可想象的毁灭力量。

    这力量之强,浩荡荡席卷十方,刹那在空中掀起,无尽惊涛骇浪。

    摧枯拉朽、不可抵挡……横扫之处将一切摧毁,彻底镇压!

    嘭——

    黑甲横飞而出,口鼻喷出鲜血,表面黑色甲胄,出现大片撕裂痕迹。鲜血汹涌,转眼就将黑甲浸透,重重撞在空间屏障中,整个身躯深深凹陷其中。

    滴答——

    滴答——

    大殿一片死寂,唯有他身上鲜血,滴落地面摔成粉碎时,所发出的声音。

    格外清晰!

    所有人瞪大眼,只觉得眼前一幕,是何等的熟悉。之前,秦宇一拳击败许世,几乎就是这副模样。

    可许世是许世,黑甲是黑甲,双方实力差距之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但就是这两个,实力差距悬殊的人,今日在这擂台上,落得下场却几乎一样。

    皆是被人一拳击溃,无再战之力!

    当然,不同之处在于,许世重伤泣血后装死,黑甲却在挣扎着,试图继续战斗。

    他伤势很重,随着挣扎的动作,伤口喷血更快,甚至可以隐约听到,黑甲身体内部绞在一起的破碎血肉与骨头,随着他的动作被拉动,而发出的类似摩擦的声音。

    龙圣声音平静,“黑甲,你不是对手,下去养伤吧。”

    说着挥了挥爪子,空间屏障微微扭曲,黑甲身影瞬间不见。

    空间力量!

    而且是,近乎完整的空间法则,自圣人手中施展,自是令人侧目。

    炼一收手躬身行礼,“黑甲实力强横,对战时炼一极难留手,还请龙圣大人勿怪。”

    龙圣道:“既然上了擂台,就是想要你的宝贝,技不如人而已,自然不会怪你。”

    顿了一下,他轻叹,“可惜了,本座一子正在闭关,否则还可让他试试,夺你手中木盒。罢了,既然此物与东海无缘,本圣就做个看客,你们谁有意自行登台吧。”

    晶壁后的龙圣,表明态度不再插手,可大殿内依旧安静,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脸无语。

    强如黑甲,一拳就这个下场,咱们都亲眼所见,谁还这么想不开,主动上去找虐?罢了罢了,西山宝物虽然好,但命更重要,还是不要冒险了。

    不过,咱们都不敢再动心思了,秦宇那小子敢?恐怕他如今吓得都快要尿了!只怕,炼一的一番心思,最终还是落了空。

    想到这里,众人莫名觉得轻松,内心好受了点。大概可以理解成……虽然我们都怂了,但最难堪的那个不是我。

    目光下意识瞟过去,心头稍感松快众人,一个个猛地僵住,眼珠下意识瞪圆满脸震动。那模样简直让人担心,继续这么瞪眼下去,眼珠会不会自行跳出来,落地上摔成稀巴烂。

    因为,桃女起身了!

    怎么会这样?

    秦宇还没动静,她居然就要出手,这的确出乎所有人预料。

    似乎,在所有人记忆里,这都是桃女第一次,公开出手吧!

    仔细想想还真是!

    怎么?猜到炼一的目标是秦宇,担心他受伤,桃女要亲自下场了?这让众人心头酸涩夹杂无奈时,又忍不住生出一丝期待!

    西山与桃园之间的恩怨,虽说他们这些小辈,知道的并不多。可即便只是,听各自长辈口中的三言两语,也能品味到其中的复杂曲折。

    毫无疑问,若是排出一个昊阳世界中,关系彼此最恶劣的圣地名单,西山与桃园绝对位列前三。

    如今,桃女跟炼一交手,也可视为两大圣地间的正面碰撞。

    炼一的确强,通过刚才一拳击溃黑甲之战,简直强的让人绝望。

    可桃女……尽管她从未当众出手,可身为桃园嫡女,实力注定深不可测。况且,目睹刚才一战后,还敢主动下场,本就是对自身实力的一种自信!

    擂台上,炼一微微皱眉,旋即面露苦笑,“桃女师妹,你这是为何?若想要木盒,只要你开口,我直接给你便是。”

    桃女面无表情,“赢你,它便是我的。”

    炼一微微沉默,“师妹,木盒可以送给你,但我不能输,毕竟你我登上擂台,意义便是不同。”

    桃女道:“擂台之战,自然各凭手段。”语落飞向擂台,裙摆飘摇若仙,风姿无双。

    啪——

    随着轻响踏落擂台,桃女对龙圣行礼,起身抬手向前一点。

    嗡——

    空间震荡,一朵桃花从中浮现。

    这是……空间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