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220章 有人要倒霉

第1220章 有人要倒霉

    人在擂台上的秦宇,眉头微微皱起,在眼前这群人进来后,大殿里不少的眼神,都在往他身上瞟。

    有激动、有怜悯、有冷嘲,具体说不清楚这些眼神,究竟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啥好心。

    不,更确切的说,在西山炼一这个名字,传入大殿之后,那些眼神就扫了过来,如今只是变得更多。

    脚下一踏飞出擂台,秦宇回到自己的位置,略微犹豫,转身低声道:“桃女师姐,你认识这个人吗?”

    向来淡漠疏离,神情冷然的桃女,此刻皱起眉头,淡淡道:“认识。”尽管声音平静,可事实上她刚才的皱眉,就表明内心情绪,绝不似表面所见平静。

    果然,问题八成是出在了桃女身上,确定了这点秦宇暗暗苦笑,挡箭牌不好做啊!

    他刚准备转身回去,桃女突然侧身,为不被人听到交谈,秦宇本就靠的近,如今两人几乎凑到一起。

    呼吸可闻,带着微微暖意,丝丝幽香顺着口鼻吸入。

    桃女神色平静,似乎并未意识到,两人如今表现出的过度亲密,又或者察觉到却并不在意。

    “炼一如果针对你,不要理他。”

    说完扭过头去。

    秦宇心头微凝!

    尽管并未真正见识过桃女出手,但作为园主嫡女,实力当然不会弱。她这么说,显然是认为,秦宇根本不可能是炼一的对手。

    哪怕就在刚才,秦宇一拳击败许世,又跟黑甲对轰不落下风……可知西山炼一的实力,必然极其强横。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句话验证了秦宇的猜测,西山炼一果然跟桃女有些纠缠,甚至会因此对他不利。

    原因更简单了,要知道如今东海龙宫里,秦宇在众人眼中,头顶明晃晃顶着“桃园女婿”四个大字,但凡对桃女动了心思的,都会看他很不爽!

    心头微凛,秦宇抬头看去,恰好看到西山炼一转身……刚才的眼神,一定就是他。想到刚刚,跟桃女看似亲密的举动,秦宇暗暗苦笑。

    得,这下坐实了证据,眼前这小子看似平静,心里不知正转着什么念头,想把他大卸八块呢。

    龙圣敲了敲爪子,火花四溅中一脸玩味,“炼一,居然舍得把你小子派来,老槐很有心嘛。起吧,西山的人来我龙宫,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炼一恭敬道:“槐圣大人对龙圣您,一向都是尊重的,西山与东海之间的问题,也都是一些不大的误会,相信很快都将烟消云散。”

    说着,他取出一只玉盒双手奉上,“里面,是槐圣大人的手书,请龙圣大人亲阅。”

    龙圣嘴角露出嘲弄,爪子动了动,玉盒径直飞入玉璧,“等有时间了,本座再慢慢看。”

    炼一拱手称是,起身眼神一转,径直落到桃女身上,脸上绽开笑容。

    这一刻,秦宇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了不加遮掩的炙热,就像是翻滚的火山熔岩,这种狂热的情绪,让他暗暗皱眉之余,更生出了几分古怪寒意。

    “桃女师妹,一别又是多年,今日于东海再见,为兄有一件礼物送你。”抬手,一朵莲花出现,通体洁白没有半分杂质,丝丝温宁祥和气息从中释放出来。

    “这莲花,产自佛家圣地莲池,是我成年之时,佛家大能者亲手采摘,加持意念威仪后所赠,算是一件稀罕物,今日转送于师妹,希望师妹能与这莲花一般,不受时光侵染,不遭外邪入侵,一直能够洁白无暇。”

    呼——

    秦宇敏锐的察觉到,殿内众人的呼吸,随着炼一取出莲花,陡然变快加深了几分。

    扫了一眼,没看出稀奇来,难道这东西很珍贵?

    事实上,的确是秦宇孤陋寡闻了,佛家圣地莲池本就是,佛家通天那位成圣之地。

    池中莲花皆受大道气息浸染,可守护魂魄灵性不损,每一朵都珍贵万分,更别说还被大能者加持了意念威仪。

    需知,有资格自莲池中采摘,将莲花送与外界的佛家大能,整个佛家圣地不出五人之数,每个都是佛法精深,意念通天彻地的大神通者。

    龙圣取出的龙珠,可助修行者淬炼肉身,渡海时抵御苦海浪潮侵袭,能够抵消其中三成的凶险。

    可横穿苦海,绝非肉身强横就可,甚至可以说肉身强大,只是次要重点。最关键的是,魂魄需要抵消,来自苦海的侵蚀,保持灵性不损,否则就会渐渐枯萎,最终溃散而亡。

    总而言之,足够强大的肉身与魂魄,是望海修士必须具备的条件,只有如此才能够,尝试跨入海中,冲击无上圣道。

    若自身条件不足,贸然踏入苦海,只有形神俱灭横死的下场!

    这朵来自佛家圣地莲池的莲花,就是庇护魂魄的至宝,对有心冲击圣道的修行者而言,其价值比龙珠更加珍贵。

    果然不愧是西山槐圣最爱的儿子,手笔大的惊人,这种层次的宝物,说送就送了。

    有些只是有所耳闻的修行者,看到眼前这一幕,彻底相信了传闻中所说一切。西山槐圣爱子炼一,果然对桃园嫡女无比上心,已苦苦追求多年。

    这么想着,一些眼神就下意识,再度落到秦宇身上,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当面求爱,是种什么体验?

    啧啧,就西山一脉向来霸道的行事风格,得知了秦宇跟桃女的关系,会放过他吗?

    尽管眼下,还是一片平静模样,可寿宴大殿内众人,眼神已变得无比明亮,露出满满期待。

    秦宇面无表情,心头却忍不住暗骂一声有病,心想嫉妒果然是原罪,得了就没得治。

    西山炼一什么的,难道因为他喜欢桃女,我就要跟他拼命?

    得了吧,看桃女的态度,也知道这人没戏,顶天了就是一头热。

    想看我被爆锤,且不说西山炼一够不够格锤我,老子也没心情,跟他浪费时间、精力。

    今天,秦宇出的风头够了,进入桃园之后,他对名声的追求欲望已经不算大。让一些人知道他不好惹,不会随意跟他为难也就够了,底牌嘛……还是藏起来的好。

    眼观鼻,鼻观心,对外面的眼神,秦宇一概不理。拿眼神看看我,就能让我羞愤,然后怒不可遏?呵呵,简直可笑。

    他已经决定,今日在东海龙宫里,没意外的话就不再动手了。

    桃女神色更冷,眼神中的淡漠,像是在看空气,“炼一师兄的好意我心领了,莲花不收。”

    炼一苦笑,“师妹何必拒人千里之外?为兄没有半点其他意思,只是觉得这朵莲花,与你比较般配罢了。”

    桃女摇头,却是话都不愿多说。

    炼一叹气,“罢了,既然师妹不愿收,为兄总不能继续逼你,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会收回。”

    五指一握,黑气瞬间包裹莲花,它表面流光涌动本能的抵抗,却只维持了呼吸时间,就被黑气闯入,随之枯萎下去。

    “啊!”

    大殿内一阵低呼,透出心疼与难以置信,佛家莲池的莲花啊,如此珍贵的宝物,居然说毁就毁了。

    毕竟其价值,纵然在一众圣道门下眼中,都属于贵重万分!

    松手,任凭枯萎莲花落地摔成粉碎,炼一神色从容笑容不变,“等以后,为兄找到更好的宝物,再来送给师妹。”

    桃女眉头皱了一下,看他的眼神更冷,可这丝毫不能熄灭,炼一眼眸深处的炙热,反而令他脸上笑容,变得更加浓重。

    就在这时,炼一身后一名气息阴冷,神色冷酷修行者上前一步,气息锁定秦宇。

    嗯?

    秦宇蓦地抬头,迎着对方眼神,心头暗暗皱眉。

    此人之前收敛气息,他竟没有察觉,如今气息遥遥锁定而来,才暴露了出身背景。

    诡命一族!

    算上勾魂,秦宇亲手、间接杀了两个,对这一族的气息,自然不陌生。

    炼一抬手,扭头道:“怎么了?”

    旁边的修行者面无表情,眼中杀意涌动,“我在此人身上,感受到了勾魂一族血咒的波动。”

    炼一皱了皱眉,抬手拍拍此人肩膀,“今日是龙圣大人的寿宴,我们身为客人,总不能太失礼。听我的,今日暂且作罢,留待日后如何?”

    诡命一族修士想了想,点头退后。

    炼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落到秦宇身上,“这位很面生,想来就是园主近来新收入的,桃园行九的秦宇师弟吧?”

    被人点名了,当然得给予回应,秦宇起身道:“不错,我就是秦宇。”

    炼一眼神很认真,仔细看了几眼,面露笑容,“秦师弟果真仪表堂堂,园主好眼力!”

    这话显然不对味,毕竟三岁小孩都知道,仪表堂堂是不需要好眼力的……大概可以解释成,是在单纯的夸秦宇长的好看。

    对一名强大的圣地门徒,夸他长的好看,基本上可以理解成为,除了一副好皮囊外一无是处。

    而且隐隐的,将园主绕了进去,秦宇内心恼火之余,也有些想不通炼一什么脑子?他如此赤-裸裸的,不加遮掩的表达出,对桃女的狂热追求,却又对园主不敬?

    好吧,就算不考虑桃女的因素,他又凭什么敢,调侃一位实力通天的彼岸真圣?

    别说什么出身好,背景强。

    你看这满殿的贺寿修行者,除了东海一脉外,哪个不是出身圣人门下?与炼一地位相当真圣嫡子都有几个。

    可这些人,谁敢对龙圣表露出,一丁点的不敬?别说不敬了,就是稍稍大意都不敢。

    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真圣不容挑衅,威严不容触犯,这是昊阳铁律……这情况看,西山跟桃园的关系,大概是真的很不好。

    看着炼一,秦宇面露笑容,“多谢师兄夸奖,其实秦某也想说,师兄笑起来挺好看的。只是,秦某有些想不通,就师兄这张嘴,居然直到今天,都还能活蹦乱跳,也是很难得了啊。”

    被人当面打脸不反击,绝不是秦宇的性格。更何况,这件事涉及到园主,他如果就这么认了,以后如何在桃园自处?无论愿不愿意,他都不能退避。

    对了上,这就对上了!

    大殿中的眼神,顿时变得更加明亮,都在期待着接下来,将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西山炼一从来都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更别说如今面对的是秦宇,如果不有所表示,今日后他必然被人耻笑!

    也就是说,在秦宇开口时,就注定了必有一场风波。

    桃女眉头微皱,她不愿秦宇跟炼一冲突,可如今维护的是园主,自然不能表示反对。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炼一不要太过分,否则她只能出手了。

    秦宇是很强,可他太年轻了,崛起的时间也太短,根本不了解世间真正的强者。

    圣道之下,望海、看海、观海……距离不同,代表的层次也不同,便意味着极大的力量差距。

    东海黑甲很强,借助外物是其一,本身最多就是看海。

    而炼一,已经观海很多年,父亲曾经说过,或许他如今实力,并非西山弟子辈中最强者,却是百年内最有可能踏入苦海,成就半圣的小辈。

    啪——

    啪——

    炼一拍手笑容灿烂,“不愧是桃园弟子,果真锐气十足,秦宇师弟的话,为兄记下了,日后能改就改,不能改的话,就麻烦你多担待。”

    说完转身,“听闻龙圣前辈,在寿宴上取了一颗龙珠为彩头,这么快就结束了?”

    龙女突然道:“已经结束了,龙珠被秦宇所得,最后一局赢的就是桃女姐姐!”她不喜欢炼一,但更加不喜欢秦宇,如果这两个人打生打死,她一定会非常开的心。

    当然,如果他们两个能同归于尽,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也就是想想,秦宇这王八蛋,怎么可能是炼一的对手,最多也就是撑几下,然后被锤成渣渣。

    可不管怎么说,能借炼一的手干掉秦宇,也算是不错的结果,这机会她当然不能错过。

    炼一眼神微闪,嘴角勾了起来,“是吗?看来秦宇师弟,实力真的很不错啊,居然能击败桃女师妹。”

    他笑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身边几名修行者,下意识皱眉。

    熟悉炼一的人都知道,他笑或许不是笑,怒也可能不是怒。但当他眯起眼睛的时候,心情一定很不好,而炼一心情不好,就有人要倒霉了。

    倒很大的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