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219章 厚颜了
    秦宇瞳孔收缩,神色露出凝重,他不知道黑色流光是什么,却感受到了强烈威胁。

    恐怖……且致命!

    难道龙圣想要杀他?不对,一旦他真的被杀,桃园与东海间,必有一场大战。

    秦宇念头电转,却来不及再多想,因为黑甲手中黑色流光,气息正变得越来越强。如火山喷发在即,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惊天动地一击。

    内心不解,外加几分惊怒,可就在这些情绪交织中,其实还有几分惊叹与感慨。

    见识的越多,越能够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秦宇原本认为,他突破之后掌握的力量,非圣道出手根本无需动用,如今见识了黑甲的实力才知道,所想与现实之间,终究存在着巨大差距。

    内心震动之余,再一次暗暗警醒,日后必要加倍的小心谨慎,不可小觑天下英豪。

    黑甲的确很强,新出手的黑色流光,更是让秦宇感受到了,近乎致命的死亡威胁。

    但他并不畏惧。

    不畏惧,是因为自身够强,即便硬接黑甲接下来的一击,最多也只是被逼出底牌。

    大殿内,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接下来的惊天一击,他们都很清楚,胜负就在这一击中。

    可黑甲手中的流光,终归没能斩下来,龙圣出手打断了他的进攻,“擂台而已,不是对付海里那些叛逆,用不着下重手,黑甲你退下吧。”

    没有半点犹豫,更没有丝毫不甘,听到龙圣的话后,黑甲直接收起黑色流光,转身跳下擂台,回到自己的位置。

    显然秦宇也好,龙珠也罢,在他心中都比不上龙圣一句话的份量。

    龙圣威严声音响起,“黑甲是我东海的人,参与擂台交锋不太好,万一传扬出去,说不得会引起妄议,说本座自己拿出来的宝物,扭头又让属下动手夺了回来,玩左手倒右手的把戏。”

    这话说的,虽然很平静,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指向,可大殿内不少修士,还是脸色微变心头乱跳,心想这话不是对我说的吧?我刚才可没这么想……呃,顶多就是小小想了一下,根本没有对龙圣不敬的意思。

    晶壁里,巨大眼眸稍稍一扫殿内,龙圣嘴角浮现一丝冷笑,默默记下了几个名字。一群小王八蛋,居然敢编排起他来了,难道不知道贪财吝啬之外,他爱记仇的事也是出了名的。

    等着的,以后本座有的是办法,给你们找点乐子。

    “黑甲退出,这第二场秦宇占个便宜,就算他赢了。”龙圣笑了一下,“当然,你们要觉得不公平,还有第三场,谁觉得自己更强,现在就能上去了,这一次东海不再插手。”

    大殿内一片安静,周人眉头紧皱,脸上各有思索、沉凝。

    第一战时,秦宇一拳锤翻许世,或许还有可能是,动用了某些爆发性的底牌,又或者许世心存大意猝不及防,才导致一拳落败。

    可跟黑甲一战,虽说被龙圣插手,关键时刻黑甲主动退出,却也足够证明秦宇击败许世的一拳,是来自真正实力。

    甚至,远比众人所想更强!

    这样的秦宇,跟他们之前想象中,差距天渊之别,如今殿内贺寿各方虽人数众多,却已经没几个还继续保持着,寿宴开始之前,趁机爆锤秦宇一顿,出一口恶气的念头。

    不是不想,而是他们很清楚,实力它根本不允许啊!上了擂台,别说锤翻秦宇了,不被他锤爆就算是走运。

    而且,万一登台了被锤翻,丢脸是一方面,还输掉最关键的第三场,助秦宇拿到龙珠,真要是这样,绝对能郁闷一辈子,日后不论哪天想起来,都能难受的吃不下饭。

    所以这一局太关键了,除非对自身足够自信,能够力压秦宇一头,没人敢轻易出手。

    这也就导致,龙圣开口之后,大殿内居然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无数修行者,心头齐齐一叹,别的暂且不说,就今日大殿中这一阵沉默,便能证明秦宇的强大,成为他日后与人吹嘘的资本。

    而他们,就是这份资本中的一份子,是秦宇扬名的垫脚石!

    想想都觉得难受。

    不能再耽搁了,沉默的越久,众人丢脸丢的越多,秦宇的名声也将随之变得更大。

    呼——

    这一刻,大殿中站起了三人。

    宣纸扫了一眼,心中暗暗点头,且不说关系亲疏,这三个人的确是如今,实力最强横的一拨。

    两个真圣嫡传,一位半圣血脉!

    黑甲的确很强,也拥有极大名声,但这三位也不差,其中那位半圣血脉,据说生而具备大神通,神秘莫测威力惊人,曾在某处远古秘境,硬抗圣道者一击无恙。

    他们三人,都有资格挑战,今日擂台上的秦宇。

    可机会只有一次。

    余光交错,三位圣人门徒同时皱眉,眼底露出郁闷。总不能,他们三个决一胜负后,优中选优再登台跟秦宇一战吧?

    且不说这么说,实在太抬举秦宇,贬低了自家身份,实事求是的说他们三个乱战一场后,也未必还能能力再镇压秦宇。

    毕竟,这小子的修为众人亲眼所见,是实打实的强横,完全没有半毛钱的水分。

    桃女没让三位圣人门徒为难太久,她起身脚下一踏,直接落在擂台上。大殿又是一静,众人眼神看过来,下意识微微睁开嘴巴,心想桃园两位怎么对上了?

    有那反应快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倒吸一口冷气,心想不会吧?居然真的这么不要脸!

    事实上,就是这么不要脸。

    桃女看了一眼秦宇,淡淡道:“我不是秦宇师弟的对手,认输。”

    转身飞下台。

    前前后后,从她起身到坐下,不过几个呼吸时间。

    这也太快了,而且这种干脆直接的认输方式,也太过干脆直接了!虽说是秦宇策划了这一切,但如今他自己都忍不住,生出了几分尴尬。

    咳咳,当然,也仅仅只是几分而已,面上僵硬稍稍浮现就消失不见。

    迎着各方眼神,秦宇轻咳一声拱手,“这……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师姐也是担心,秦某连番激战后,再受挑战会有损伤……不过,龙圣前辈定的规矩,我们做小辈的,实在不好多说什么,也就只能遵从,咳咳……所以这龙珠,秦某就厚颜了,厚颜了!”

    众人都木了,看着擂台上的秦宇,心想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脸皮还能更厚点?

    而且,桃女啊,他们心目中近乎完美的,高冷无比的女神级人物,怎么就这样了?

    秦宇真小人也,他做出任何事情来,咱们都能够接受,可你怎么也跟着学坏了!

    这众目睽睽,甚至可以说是昊阳各方齐聚的时刻,居然做出这种没皮没脸的事。

    “哈哈哈哈!”晶壁后,突然响起龙圣的大笑,畅快无比透出愉悦,“有意思,没想到居然真这么做了,今日之后你秦宇的大名,很快就会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句话透露出的意思很多,比如龙圣之前就知道,秦宇准备跟桃女联手,直接拿下第三场。

    秦宇心头微松,看来龙圣并未因此动怒,当即一脸恭敬行礼,“晚辈也是没办法,满殿的各家师兄们,都卯足了劲想教训我,只好请师姐搭救,还请龙圣勿怪。”

    “本圣定的规矩如此,你并没有违背,我为何要责怪?”晶壁后,巨大龙目露出嘲讽,扫了一眼大殿众人,“是不是觉得窝火?不甘心?甚至觉得本座处事不公?”

    冷笑一声,龙圣继续道:“告诉你们,就算真的有,也统统忍着,龙珠是秦宇的了!这件事,就当是给你们的一个教训,脸面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吗?本座给的条件,只是连赢三场而已,你们之前一个个的,私下交易名额想教训秦宇时倒是欢快,如今到了关键时刻,反而一个个的不再动弹,简直可笑至极。”

    殿内众人急忙躬身,“晚辈不敢!”

    龙圣嗤之以鼻,“敢不敢的,你们心里清楚……”话说到这里,他眉头皱了皱,抬头看向殿外,“老槐树的气息,他怎么派人来了?”

    下一刻,恭敬声音自殿外传来,“晚辈炼一,奉西山槐圣之命,前来东海贺寿,因路途中出现一些意外,来的有些迟了,还请龙圣大人海涵。”

    殿内顿时掀起一阵骚乱,似乎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都意味着,某种强大的压迫。

    晶壁后,龙圣冷笑一声,“有意思,这棵老槐树跟本座,一向都不对头,恨不能我哪天就咽了气,居然会派人来给本座庆寿。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就进来吧!”

    龙爪点在晶壁上,大殿内空间瞬间破碎,形成一只通道。

    唰——

    唰——

    十余道身影从中飞出,皆气息强横,可如今所有人眼神,都在第一时间落在最前一人身上。

    一袭黑色长袍,通体没有半点杂质,像是汇聚诸天夜色而成,可将一切湮灭、吞噬。

    他躬身行礼,眉眼间皆是恭敬,“西山炼一,拜见东海龙圣,祝龙圣前辈千秋万载,岁月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