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 > 第3153章 画出一道血线

第3153章 画出一道血线

    茶肆中,说书人口若悬河。

    夏至听得津津有味。

    另一边,林寻和行剑峡、傅南离正在对饮交谈,聊了很多和这化凡界有关的事情。

    也聊了许多和故友相关的事情。

    像山风道主、霄河、墨白泽、慕长耘他们,如今都在一个名叫“伽蓝国”的地方修行。

    化凡界毕竟是位于众妙道墟,分布着上万的无量境大能者,其中绝大多数虽被困于此,可在修炼打坐时,却已无惧大寂无命劫的威胁。

    对许多大能者而言,即便长久地留在此界,也并非是坏事。

    从行剑峡、傅南离口中,林寻也是了解到,像易无垠、池千机、天星子、管千秋等顶尖大佬,皆在抵达化凡界后不久,便在大道争锋中夺得一颗混沌道果,登天门而去。

    这本就在情理之中,林寻也并不奇怪。

    毕竟,易无垠、池千机他们早在很久以前就已有许多机会前来这众妙道墟,之所以会滞留那么多岁月,无非是他们把争夺来的机会,让给了各自阵营中的其他修道者。

    就像林寻一样,其所在的阵营中,他是最后一个前来众妙道墟的。

    “林寻,我在前来时,得到了师尊的传讯法旨。”

    行剑峡忽地说道,“你可想知道那法旨中写着什么?”

    行剑峡的师尊,便是元教祖师元初!

    “应当和我有关。”林寻笑着开口。

    行剑峡哈哈大笑,“不错,据我师尊所说,你师尊方寸之主也已知道你抵达这众妙道墟。”

    说着,他就将众妙道墟中的局势一一道来。

    比如太初主宰被剑锁所困的事情、太初九部各自所拥有的力量、以及方寸之主、金蝉等人的一些情况。

    听完,林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到来,竟成了一个“变数”!

    不过,对于自己的到来,无论是那太初主宰、还是师尊方寸之主他们,都选择了按兵不动。

    似乎,他们都打算看一看,自己这个“变数”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同时林寻也了解到,这无尽岁月中,真正能够闯过九重天门、踏过斩仙路抵达众玄神域的,仅仅只有一小撮人!

    这一小撮人中,几乎都是最接近无量境圆满境,或者已踏上无量境圆满的恐怖存在。

    接近无量境大圆满者,被称作“无量道主”。

    踏足无量境大圆满者,则被称作“无量主宰”。

    像元教祖师元初、灵教祖师虚隐、巫教祖师天巫、禅教祖师释、太初九部的九位天命道主,便是“无量道主”层次的角色。

    而金蝉、方寸之主、太初座下第一道侍黑鸦、太初身边老仆猿祖等这样踏足无量境圆满地步的角色,则称得上是“无量主宰”!

    也是了解了这些,林寻才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早在命运之海时,按照傅南离的说法,古来至今的各个纪元中,能够确定踏上无量境圆满地步的,只有三个。

    分别是那位神秘的剑客、陈汐、以及太初主宰。

    可现在却明显不一样了。

    林寻将这个疑惑问出。

    行剑峡的回答很简单,那些个踏足无量境大圆满的角色,有许多都是在抵达众妙道墟后,一举证道无量境圆满地步。

    原因就在于,在这众妙道墟,有着足以让“无量道主”迈入“无量主宰”层次的大机缘!

    而这样的机缘,往往和混沌道果有关。

    至此,林寻这才恍然,也对,传闻中这众妙道墟本就是一个足以让无量境人物实现突破的机缘之地。

    以前之所以没有听说过,是因为根本没有人抵达这众妙道墟!

    简而言之。

    这无尽岁月中,能够进入众玄神域的那一小撮人,要么是无量道主、要么是无量主宰。

    而其他绝大部分无量境人物,在这无数岁月中,都被困在这众灵神域九重天界中。

    这让林寻意识到,哪怕强大如池千机、易无垠这样的顶尖人物,恐怕短时间内都进入不了那众玄神域了。

    行剑峡道:“师尊让我告诉你,太初九部的核心力量,分布在第九天界‘玄黄界’中,那极可能是一场泼天杀劫。若以后你有机会抵达,可以先去和独叟取得联系。”

    林寻讶然,独叟竟在那第九天“玄黄界”,他可很久都没见过这位曾蛰伏在“抱星眠月居”中的老人了。

    接下来,林寻又问询了一些和第二天“灾厄界”有关的事情。

    这些行剑峡倒也了解过,知无不言。

    所谓灾厄界,就是一方浩劫之界。

    但凡进入此界者,皆会遭遇三场灾厄,一者名唤“往生关”、一场名唤“筑道关”、一场名唤“叩心关”。

    唯有通过这三场灾厄的考验,才能够引来混沌道果,迈过第二天天门。

    无数岁月以来,在众灵神域九重天中,倒也不乏有许多大能进入灾厄界。

    可有的被困往生关前、有的被困筑道关前、有的则被最后的叩心关一直羁绊着脚步。

    了解了这些消息,林寻心中才轻松不少。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夏至,心中暗道,“这样的话,若是夏至提前进入灾厄界,只需让她在‘往生关’前,等待自己就行了。”

    “敌人已靠近皇都了。”

    忽地,傅南离神色凝重开口,他一直在关注自己的道业玉牒,此刻发现,那三百多天命使者的气息,犹如乌云般,来到了这庆国皇都正南门前。

    行剑峡瞳孔收缩,望向林寻:“真要斗一斗?”

    林寻将壶中酒一饮而尽,笑道:“两位前辈且坐在这里看好戏便是。”

    说着,他已长身而起,走出茶肆。

    一直在听说书的夏至几乎是同时,出现在林寻身侧。

    看着这一对年轻男女的背影,傅南离禁不住传音道:“老行,你还能坐着?”

    “就坐着。”

    行剑峡脸上带着期待之色,悠然道,“在命运之海,谁不知道咱们这位林小友是多强横的一个狠人?这次敌人虽人多势众,可正如林小友所言,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顿了顿,他眸子泛起神芒道光,“我反倒很期待,凭借此战,让这化凡界那些老家伙们都看看,什么人该招惹,什么人不该招惹!”

    傅南离原本已起身,闻言怔了半响后,又重新坐下,笑道:“那今日咱们就观战便是。”

    行剑峡语带自嘲道:“当年在命运之海时,只要有林小友在,咱们哪一次不是在观战?”

    傅南离哈地笑起来,道:“唉,当初还觉得有些伤自尊,可现在嘛,也就看开了。”

    两者交谈时,林寻和夏至已腾空而起,立于云端之下,目光齐齐看向了南方。

    皇城外,天**霆大作,乌云磅礴,滚滚肃杀之气惊扰天地!

    仔细看,极远处的虚空中,有着数百道恐怖的气息汇聚在一起,仿似诸神横行天宇之下。

    “待会,由我先出手。”

    林寻轻语。

    他负手于背,月白色衣袂飘曳,轻淡出尘。

    夏至想了想,才勉强说道:“那就让你一次。”

    林寻哑然,这有什么好争抢的?

    与此同时。

    皇城外。

    当看到那三百多位天命使者化作滔天阵容驾临,分布在各个区域的大能者皆被惊动了,一个个远远避开,心神翻腾不已。

    这阵容,何其之盛!

    放眼整个化凡界,恐怕都没人能挡住这等阵容的杀伐,太吓人了。

    “那林寻哪可能挡得住?”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浮现这个念头。

    轰!

    天地动荡中,三百余位天命使者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挪移虚空,杀进了那皇城之中。

    这一刻,分布在皇城外的所有人都纷纷腾空而起,远远观望。

    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林寻非但没有逃走,并且还凭虚而立,仿似早已在等着这一场来临。

    这样一幕,让那三百多位天命使者也都感到意外,旋即身上皆暴涌出贯冲九天十地的杀机,直接杀了过去。

    轰隆~~~轰隆~~~

    那片天宇仿似一下子塌陷,陷入崩坏混乱中,绚烂夺目的大道规则神辉,将乾坤山河都照亮,刺目无边。

    三百多位天命使者,每一个皆有着无量境道行,一起出手时,每个人所映现出的大道神威汇聚一起,那等惊世骇俗的景象,都能让其他同境人物绝望和崩溃!

    “杀!”

    天崩地裂,杀机盈野。

    诸般无上神通仿似挤满天地的大道洪流,混杂着密密麻麻的永恒道兵一起席卷而出。

    仅仅远远望着,都让皇城外那些大能惊出一身冷汗,心神颤栗。

    可就在此时——

    一道剑吟倏尔响起,初开始低沉不可闻,而后激昂张扬,到最后天地间尽是那清越的剑吟,震得人气血翻腾、心神摇晃。

    而后,一副注定将让皇城外所有大能者毕生难忘的血腥一幕出现了——

    林寻的身影化作一道剑气,迎冲而上,在眨眼间便轻而易举地撕裂那迎面而来的诸般神通和永恒道兵,一路势如破竹般刺出。

    砰砰砰!

    不知多少无上神通如泡沫般溃散,亦不知有多少永恒道兵被轰得横七竖八地飞出去,那密集的碰撞爆鸣之音,回荡不绝。

    再看林寻身影所化的那一抹剑气,一直在前冲,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撕裂了敌人的攻击手段之后,紧跟着像无匹的尖锋般,硬生生凿进敌人大军中。

    而后,掀起一路的血腥!

    那些个强大无比的无量境存在,此刻却如纸糊似的,在那一抹璀璨、凌厉、霸道的剑气下碾碎,迸溅起无数的血光。

    远远一望,那不断前冲的剑气恰似一支挥动的大笔,贯空而起,在敌人大军中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