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节:神都星开夜宴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节:神都星开夜宴

    秦枫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凭借自己的本事,为中土世界众人找一处安稳的势力落脚了。

    目前几个势力也是各有利弊。

    从目前来看,万古仙朝应该是最适合的势力。

    因为秦枫自己有势力和影响力在,在万古仙朝中找一块荒芜的星域,也比较轻松。

    但问题也同样十分地明显,那就是李淳风。

    李淳风是秦岚的师父不假,但他对秦岚应该是有所图谋的,另外又跟化名古月的秦枫如今已有不共戴天之仇,自是不可能让秦枫安安稳稳地将中土世界在万古仙朝落脚。

    第二个选择,自然就是上清学宫了。

    秦枫如果选择将中土世界放入上清学宫的辖区范围,近的来看,两者因为都是儒家学宫性质的地方,可能会得到上清学宫的庇护。

    毕竟秦枫与上清学宫的圣人曹雪卿关系确实不错。

    可是秦枫跟其他人的关系就很耐人寻味了。

    秦枫可不认为仅仅凭借圣人曹雪卿一人,就可以让中土世界在上清学宫得到庇护,让中土百姓过上好日子。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双方都是儒道,同性相斥,秦枫自己的大道又与天仙界传统的儒家大道理有所不同,难保不会被视为威胁吗?

    别说什么读书人宅心仁厚,秦枫见过心狠手辣得读书人可多了去了。

    接下来第三选择就是仙道联盟。

    前面两个势力,选择去他们那的话,都是做到困难,选择相对简单。

    这次则恰恰相反,想要去仙道联盟,别人已经把价码都已经开好了,哪怕秦枫孤身一人前往,对方也都会选择给秦枫一个书院的山主当当。

    秦枫想要跟陆处机讨一块荒芜星域,安排中土世界入住,对于仙道联盟不但不是坏事,还是一件好事,大不了以后仙道联盟多加中土世界一个席位而已。

    难就难在整个过程,秦枫总不可能真的还拿着万古仙朝的俸禄,就把万古仙朝给卖给了仙道联盟,这是毁秦枫的大道根基,他又不是一本万利的商家和百无禁忌的杂家,哪里能做这等事情?

    所以,说起来好选择,其实秦枫自己也觉得并不好选择。

    从中土世界,秦枫回到天仙界的神都星,他依旧在自己那间静室之内。

    桌上还是那本没有翻开的《天帝极书》,唯一的差别不过是窗外已是从白天变成了傍晚。

    该是开夜宴的时候。

    秦枫走出书房,只见姜雨柔已是换好了盛装,在门外等着他了。

    即便秦枫阅尽人间淑丽,此时也不禁多看了她几眼,忍不住赞叹道:“雨柔,你今天这一身真的很漂亮。”

    姜雨柔笑了笑,掩口道:“今日夜宴既是为夫君大人庆祝,臣妾也受到参加诰命宴的邀请,自是要穿得体面一些,免得堕了夫君的颜面才是。”

    秦枫笑了笑,揽住她的腰肢说道:“雨柔,即便你不施粉黛,素面朝天,这万古仙朝里也没有能够与你比肩的人间绝色,你且安心好了。”

    姜雨柔甜甜笑道:“那可未必啊!人家都说纳兰女帝陛下是万年不遇的美人,当年做皇后时就皇恩浩荡,恩宠冠绝后宫,难道你就不心动?”

    秦枫听到姜雨柔的话,轻轻揽住她的腰肢,贴在耳边笑道:“纵她是万年不遇的美人,与我何干?”

    姜雨柔笑着轻轻挣脱开秦枫的手:“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秦枫哑然失笑,忽地就笑了起来:“对,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夫人满意了嘛!”

    姜雨柔挺起琼鼻,有些好笑地俏皮道:“好没有意思,何必这么快就认输?再多斗嘴几个回合不好吗?都好久不与你辩论了!”

    哪知秦枫抬起手来,在她腰肢上轻轻一掐,笑道:“要不,今晚你与夫君我在床榻上好好斗一斗?雨柔,你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得正正夫纲了啊!”

    姜雨柔笑着跑了开来,迈开出门,催促道:“快些拉!马上要迟到了,满朝文武就等你,很有面子哦?”

    两人很快坐马车入宫。

    进了禁城之后,秦枫独自瞎扯,步行前往设宴的蟠龙殿,马车则继续向前,前往后宫的白玉殿,那里是诰命夫人们的宴会地点。

    以前白玉殿的宴会都是皇后娘娘主持的,但如今纳兰女帝坐镇天下,没有设立皇后一位,白玉宫的诰命宴就变成了中书舍人唐婉儿主持,有时候纳兰女帝也会前来白玉殿看看,但是情况极少。

    秦枫自是叮嘱了姜雨柔小心,毕竟唐婉儿现在跟他也不是特别对付。

    难保这个婆娘不会在诰命宴上给姜雨柔小鞋穿,所以秦枫特地给姜雨柔留了一块玉佩,两人可以通过玉佩即使通讯,以防不测。

    秦枫到了蟠龙金殿之后,才发现这里已被装饰得白玉京一般,美玉处处,到处都是白得晃人眼睛。

    若是在世俗王朝,仅仅这改装得一项费用就是天价。

    可是在天仙界,只需要用术法在赤金外面罩上一层白玉,等到宴会结束再撤去便是了。

    雕虫小技,如此而已。

    至于纳兰女帝坐在白玉宫殿之上的白玉王座上,烨然若神人。

    待到秦枫来了之后,落座。

    纳兰女帝抬起手来,轻轻击掌。

    少顷,女乐盛装而上!

    丝竹声中,整个白玉宫殿上,皆是环肥燕瘦,香风盈盈,扑面而来!

    令人闻之欲醉!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连串的剧烈炸响!

    白玉殿外,只见无数枚光点飞上天穹,骤然炸裂开来!

    虽然这一声炸响,整个燕京城似乎都在微微晃动着,却没有一人惊恐,满城百姓皆是欢声笑语,指着天空看去。

    无数光点炸开,夜空之中绚烂无比,处处火树银花,处处不夜长空,恍如流星普降,又如谪仙入凡,美不胜收!

    “想不到天仙界中,竟也有这般华丽璀璨的烟花……”

    秦枫刚刚落座,就收到了玉佩上姜雨柔发来的讯息,他知姜雨柔是想到了中土世界,轻笑着说道:“我已经回了中土世界一趟,如今已是一颗地仙界星辰了,快了!”

    秦枫望着漫天璀璨烟火,也是一下子想起了在中土世界时的情况。

    这一世,第一次看烟花时,是易水寒大捷时的燕京城吧?

    当时,在秦枫身边的,正巧也是姜雨柔。

    当时,还是齐王掌上明珠的姜雨柔,竟是如邻家女孩一般,撅嘴请求她带他出去看灯会。

    也就是在灯会之上,他与她一吻定情。

    有了后来她与齐国决裂,有了秦枫的独闯齐王宫要人,有了中土世界的帝后佳话,有了一个叫秦道直的不肖儿子,也有了如今天仙界的久别重逢。

    如今数百年光阴荏苒,中土世界都已变成了地仙星辰了,当初那个才刚到天武境的区区一国大都督的少年,已成为了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万古仙朝实权首辅了。

    期间际遇,当真是回首来路,妙不可言。

    正当秦枫陷入回忆之中的时候,纳兰女帝斜倚在白玉王座上,换了一个姿势,笑着说道:“诸位爱卿,今日夜宴,还有一人姗姗来迟,各位爱卿不妨猜一猜是谁……”

    酒过三巡,她脸上似是已经有了一些酡红醉意,女帝笑靥如花:“若能猜得出来,重重有赏!”

    此时,这些群臣喝了一些酒,胆子也都大了起来,他们目光看过全场,见李淳风,燕破军,还有秦枫都到了,再看各部尚书,侍郎也都在,李氏宗亲占多数的钦天监也基本都到齐了。

    当时就有人猜是唐婉儿。

    答案自然不是唐婉儿,如果这么容易猜出来,纳兰女帝哪里可能说“重重有赏”?

    纳兰女帝倚在白玉王座上,两指捏起桌上一颗鲜果,放入嘴中,笑道:“婉儿在白玉殿主持诰命宴,这是多少年的惯例了,你们是喝酒喝糊涂了吗?”

    正当所有人都猜不对的时候,纳兰女帝挥了挥手,忽地就笑了起来,语气带三分醉意,拨弄玉指纤纤,道:“量你们也猜不出来,算了,朕来揭晓谜底吧!”

    她微微直起身来,抬起手来“啪啪”地轻轻击掌两次。

    只听得装饰着白玉的蟠龙金殿之内,骤然传来了白玉崩裂的声响。

    秦枫眉头骤然一皱,只见装饰华美的白玉竟是如龟甲骤然裂开。

    一道道恢弘大气的阵纹竟是从白玉之后,赤金之上骤然浮现出来,与此同时,强横威压竟是让已是伪天人境的秦枫都感觉到了一股磅礴压力。

    纳兰女帝竟是在蟠龙金殿里刻满了阵纹,她究竟是想要……

    没等秦枫想明白,只见在她身边,虚空裂开,两名银甲武士竟是压着一名白衣少年,骤然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无数人在看到那白衣少年的霎那,吓得面如土色,肝胆俱裂,原本的醉意瞬间醒了。

    秦枫也是微微蹙眉,心内念头飞转。

    因为那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仙道联盟副执政官,白鹿书院的山主——陆处机!

    确切地说,应该是陆处机在神都星走动的那一具身外化身。

    当时他来招降秦枫,秦枫怕他纠缠不休,提醒他一句,叫他速速离开,免得被抓,结果没想到一语成谶,他居然还真在神都星被抓了!

    纳兰女帝似乎很欣赏下首很多人惊慌失措的表情,她长笑一声,说道:“你们很多人看到他的时候,别说醒酒了,怕是连裤子都要吓尿了吧?没错,朕的确是抓了这个仙道联盟的大人物,而且朕还掌握了他所有的秘密……”

    她话音落下,蓦地对着身边的银甲侍卫命令道:“用锢魂术和搜魂术,把他这些天在神都星里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听了别人说了什么话,一股脑给朕在蟠龙殿上放上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