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手术台签到,医术震惊全世界! > 第92章 长跪的一家人

第92章 长跪的一家人

    江枫点点头,表示还算满意。

    “好,取出钢筋吧,小心一点,要保持平稳。”说完,陈增拉住患者双腿间的那节钢筋,有力而平稳,却极为缓慢的一点点向外挪动。

    在手术台上已经搭了一个固定架,用来保证钢筋取出时不会发生剧烈的位移。

    因为距离致命的地方,最少的脑部只有一毫米的空隙!

    整整花了一分钟的时间,钢筋才拉出约莫五公分的长度,而脑部露出至少还有10公分。

    陈增屏住呼吸,尽量不让自己的双手有任何移动。

    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这将是决定患者能否成功存活的最重要一步!

    二十分钟后,他停了下来,钢筋已经脱离第一道固定环,顺利离开咽喉。

    接下来是心脏的部分,只要小心避过,患者的危险程度会大大降低!

    至少在江枫看来,只要顺利脱离被隔离的心脏位置,这条人命就算是救回来了。

    “我来吧。”他望着陈增满头的汗水主动说道,此时手术室内的气氛实在是着实紧张。

    陈增闻言看了看江枫,旋即点点头。

    他知道,自己两条胳膊已经有些发麻了,如果再继续,恐怕有可能会有风险。

    江枫替换位置,并没有采用陈增一手托底,一手用力的方式,反而站在钢筋一侧,双手缓缓探出,轻轻上下握住钢筋。

    如同拔剑式一般!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讶了。

    他想干什么?

    而江枫需要加快速度,因为输血量还在增长,患者的三叉神经半月节不能分离超过一个小时。

    否则对脑神经和眼部、上颚和下颚的三叉神经都会造成伤害。

    下一秒,江枫缓缓闭上双眸,宁心静气,双手稳定不动,却在缓缓发力握紧。

    他那近乎无敌的手感就是绝对把握!

    紧接着,就在所有人看着他那姿势而惊疑时。

    只见江枫深吐一口气,双手往后开始拉动,只见钢筋以之前数倍的速度被扯出体外。

    约莫十公分的时候,江枫停了下来,因为这是他能把握绝对平衡的最佳距离,再往后势必会牵动手臂和身体,难免造成钢筋的微弱移动。

    而现在虽然钢筋被暴露出来,但绝对不能快速抽出,否则一定会带起震动,从而刮到腹部其他的肌肉组织或者器官等。

    “江枫,你慢点儿……”站在一旁的几位主任、副主任和主治医生,看到这一幕全都浑身一颤,梁实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出言提醒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江枫睁开双眼,点点头道,旋即再往前握了十公分。

    如此往复数次,足足一米五的钢筋,在短短十分钟内,已经大半脱离出患者身体到达肝脾下方。

    三个致命点全部顺利脱离了钢筋的威胁,顺利释放!

    “陈主任,剩下的你来吧。”江枫长舒一口气,笑着看向陈增。

    现在就只剩肠道和泌尿系统的位置了,相对来说没有什么太大危险了。

    “好!”陈增脸上也轻松了很多,点点头走上前去继续抽出钢筋。

    江枫看向众人,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各位,开始缝合吧。”

    话音落下,几位主刀立刻忙碌起来,恢复心脏位置,清理创口开始缝合组织。

    章凡也进行肝脏和脾脏的血管接驳,恢复供血。

    而江枫回到头部,他这里才是最重要的,接驳三叉神经节和两道敏感神经,保证患者的面部器官安全正常!

    一个小时后,江枫率先完成脑部神经接驳缝合,撤出棉纱开始清理,关闭颅骨。

    随即,心外的梁实也结束了,等待章凡完成就可以闭合胸骨了。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章凡和泌尿科吴主任同时放下手中器械。

    所有受损器官和部位全部缝合完毕!

    此时输血量已经超过8000ml,患者体征虽然很低,但至少都维持在可控的范围内。

    没有出现意外!

    “梁主任,你来关腹吧。”江枫看向梁实说道。

    “好,没问题。”梁实点点头,章凡和吴主任带着一助主动退下手术台,将位置让开。

    在胸骨复原和关闭胸腹方面来说,虽然是内科比较擅长,但梁实经验更为丰富老道,相对于章凡来说优势更大!

    而且经过了超过4个小时的高精神压力手术,章凡明显露出了一丝疲惫。

    所以这件事交给梁实更加放心。

    而江枫包扎好患者头颅后,走出了手术间。

    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此时,手术室内只留下了心外的人,其他医生也都跟随离开,清洗消毒,脱下无菌装备。

    “各位,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江枫看着众人微笑的点点头说道。

    “没事,江枫,今天多亏你在。”泌尿的吴主任主动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不停点头,

    “可惜你轮不到去我那实习,否则我说什么也得让你多做几台手术,给我们科室那帮没出息的好好长长见识,哈哈哈!”

    “以后有需要随时叫我就好,吴主任别客气。”

    他闻言也颔首道,都是自己人,而且他做手术还有奖励,何乐而不为?

    说话间,江枫带着众人打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眼前,手术室外的旁边,妇人带着女孩儿还跪在冰冷的地砖上,脸上那两道泪痕清晰可见。

    “医生,医生,我家男人怎么样了?”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女人猛地想要起身,却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放心吧,已经安全取出钢筋了,不过还要观察一段时间,等他脱离危险。”江枫扶住女人,点点头说道:“这段时间要听医生的话,好好照顾他,这样才能最大限度避免后遗症。”

    “谢谢,谢谢医生!你是我们家的恩人……”

    听到这个消息,女人顿时喜极而泣,痛哭起来。

    死死握着他的手不松开,要不是江枫的身体比常人强太多,估计手就疼了。

    “没事,没事,另外我有事想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