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四十六章 卖惨手段?

第四十六章 卖惨手段?

    等他们再一次从三楼下来,沿着各个展区逛了一圈,只在d区看到了宁枫、执棋者和云肆三个人,其他体验师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

    虞幸上前打招呼,同时也得知了二三两幅画的名额是谁拿到的——第二幅画理所当然地被接受了他提示的宁枫带走,第三幅则是云肆离开了暗河这副画的画中世界之后,找到执棋者,和对方合作确认了一幅肖像画。

    执棋者本就仔细,确定了一个范围,有云肆的危险感知,他们都没激发画中鬼的攻击,便拿到三楼去确认了。

    这么看起来他们似乎有点莽,但实际上,执棋者确认过的画,基本不会有差错——起码宁枫队伍里的队员们是这么信任着的。

    现在,他们三个人则聚集在一起,又锁定了d区的一幅画作,正在进行二次研究。

    “其他人为什么不在?我怎么知道,大概是觉得没有赢的可能,所以去下面休息了吧?”被虞幸问到别人的去向,宁枫耸了耸肩,有一种非常阳光的语气回答了他,“反正也得不到这个机会,及时止损嘛,总好过被其他的东西攻击,刚才差点就有一个人被古代盔甲手里的剑斩首了呢~”

    “你这个语气真的没问题吗?”虞幸硬生生从阳光中听出了十足的幸灾乐祸。

    “有什么关系,只要两边的阵营不成为完全的对立,那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同伴可言,只要我不想攻击你们推演者,那我和他们合作或者和你们合作有什么区别?”宁枫看得很开,而且正好虞幸过来了,他还非常自觉地让了个位置,“帮我们看看这幅画是不是赝品呗?我们还没仔细辨别和感应,正好你来了,省的我们费大力气。”

    “你这是把我当工具人。”虞幸啧啧两声,“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你将收获朋友的喜爱。”宁枫笑眯眯的,云肆手指动了动,实在不想承认这么不要脸的人就是他的队长。

    如果手里有枪,他好想把枪架在宁枫脑门上,让他去看看精神科。

    执棋者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少年死死按住怀里的兔子玩偶,不让人偶中的恶灵气息唤醒画中可能存在的鬼物,他抬眼看着虞幸:“这是最佳选择,你更倾向于把人情送给我们,一味地推延是没有意义的。”

    宁枫还没用他那邻家哥哥的气质说完骚话,虞幸也没秉承戏精精神接下所有话,就被这个不懂幽默的少年给戳穿了。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有种力没使完的遗憾,有些尬住。

    赵一酒偏头轻咳一声,仿佛在庆幸自己因为话少而没有卷入这尴尬的境地。

    几秒后,虞幸看向被三个体验师选中的油画,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然后认真严肃地说:“画得很好,是琳达的作品,你们真棒。”

    等了几秒没有下文,云肆问:“然后呢?没了?”

    是琳达的作品这件事他们都知道,因为油画的下面写着名字。

    “没了,意思是我们找错画了。”宁枫倒是一下子就听出来,虞幸是说这幅画就是琳达的作品,不是赝品。

    “没道理啊,我的感知……”鉴于自己的感知已经出错过一次,云肆说到一半又扯上了执棋者,“还有小江的感知,我们都感觉鬼气就在这附近的。”

    “既然知道只是在这附近,为什么不看看旁边这幅画呢。”虞幸跳没用,大拇指示意了一下这幅画右边的另一幅画,这幅画的色彩表现手法有一些特殊,之前他们看过的大多数油画都用沉闷的色调来表现他们想要的压抑感,这一负责大胆的使用了血红的颜料作为背景色调,放眼望去,整个红色铺满了视线,相反,处于这片“血海”的人物则有些模糊不清。

    这幅画的名字叫屠夫。

    “这幅……?”云肆有些犹豫,他确实在这幅画上感受到了威胁,但是和旁边的画的对比中,他更倾向于自己的危险感知是因为看到了血红画面里的残忍情节。

    因为画中的人无一不被放在一张屠宰台上,周围还散落着些暗红色的块状颜料,那隐秘而不可言说的场景让人很轻易就能将这些饮料理解为肉块之类的东西。

    “利用色彩的明暗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光影效果,暗色调的人物完美的契合在血红色的背景里,这个水准不是琳达女士可以达到的。”虞幸完全无视了这张画想要表达的内容,纯粹以一个专业鉴定者的角度去评价绘画者的功力,当然了,他做的是鉴定不是鉴赏,如果是鉴赏一幅画,画中要表达的内容和思想才是关键。

    “原来你之前是这样鉴定一幅画是否为赝品的。”执棋者眨了眨眼,望向虞幸,“你提醒了我,在必要的技能之外,还需要完善一些可能运用到的知识储备。”

    “呵,那要储备的可就多了去了,你哪有那个时间都搞?”宁枫毫不犹豫的嘲讽起队里的智者,“就算你是天才儿童,也不要把自己想得太离谱。”

    “首先,虽然我未成年,但是我的年纪已经脱离了儿童的范畴。”执棋者并不生气,有条不紊、慢条斯理地反驳起宁枫的话,“其次,是什么让你觉得我竟然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储备那些知识?队里的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当废物吗?”

    言下之意,不止他得去进行学习,队里一个也别想跑。

    宁枫的笑容凝固了。

    云肆也在短短一两个小时之内再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无妄之灾,而且两次似乎还都和虞幸脱不了干系,他用幽怨的目光看了虞幸一眼,不知道其中的哪一个过程出现了问题,导致宁枫刚把虞幸当做工具人,虞幸就用自己出众的技能使小江动了学习的心思。

    他嘀咕着:“我真怀念当富二代的时候那些二愣子狐朋狗友,哪一个不比你们单纯。”

    “不用悲伤,这幅画是替你拿的,受益者是你。”执棋者淡淡地说。

    云肆一想好像是这么个理,那没事了。

    他走到隔离带里面,用手触碰画框,转头征询大家的意见:“那我拿下来了?”

    “拿吧,我总不会在这个时候坑你。”虞幸打了一个小小的响指作为鼓励,然后意识到这一次他简直就是个过于善良的送分机器,专门过来帮人家鉴了个画,得到了“朋友的喜爱”。

    算了算了,就当投资了。

    他撇撇嘴,不想去管后续,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五个名额都在控制之下,他拍拍赵一酒的胳膊示意这人跟他一起到一楼休息去。

    三个体验师也没开口挽留,把画送到三楼的流程他们同样无比熟悉,反正都已经重复过两次了。

    周围一众观赏者鬼物和带队鬼物都盯着他们这边,见五个小矮子嘀嘀咕咕好一会儿,终于将一张画拿走的时候,有一个穿着嫩黄蛋糕裙的女人可惜地感叹:“怎么会是那副画?我还说琳达女士的这幅画突破了她自己呢,那屠宰的盛景我好想亲眼去见证一下,没想到……竟然是赝品?”

    这明显让她非常的伤心,导致她裙底的五六条腿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带出了一点细碎的血肉。

    她旁边的人听到这句话,皆是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又碍于某种收敛的情绪没有直白的附和,毕竟这么一来,就代表着他们觉得琳达女士平时的水平没有这幅赝品高。

    被琳达女士听到了,该多尴尬呀。

    此时距离画展的八个小时结束,还有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虞幸回头看到那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前往楼梯的路上,便不再关注,拉着赵一酒来到一楼之后,挑选了一个没有人的休息室。

    他们之前做过的那间休息室被几个体验师占领了,其中就有血源和三十七号杀手,不过他们没有打招呼,而是容器在其他三位陌生体验师面前保持着足够的疏远距离。

    另一侧的休息室则有一些两米多高的观赏者坐在那里聊天,每一个人都带着商业精英的礼貌,笑容得体又不失优雅,他们商谈着自己家族的产业,提及某些商业合作,搞得跟真的似的。

    要不是虞幸已经有猜测它们正是美术馆副本中的低级瘟疫体,这样独特的身高和打扮只会这一个副本服务,说不定还真想留下来听听墙角,挖掘一下这些商业精英是如何讨论起收购和其他竞争者背后的风流故事的。

    毕竟,嘴巴开在胸口的女总裁和拥有五只章鱼手的男秘书该怎么进行办公室恋情也是虞幸很好奇的一点。

    好在美术馆一楼设施齐全,光休息室就有好几个,方便不同的人拥有一个私密环境,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空着的休息室,一进休息室就很没形象地瘫在了沙发上。

    “终于可以休息了……”他呈大字型把自己摊在沙发和沙发靠背上,引来了赵一酒的侧目。

    “你很累?”

    “你觉得呢?我光是接触到鬼物气息就会受到影响,刚才近距离地拿走被附身的那个杀手兄手里的刀之后,又被这个鬼物附身了一次,要不是我忍着,你以为我还能走到这里来?”

    大概是休息室的门已经关好了,身边又只有赵一酒一个信任的人,虞幸没有在维护自己的形象,掩饰自己身体的疼痛,而是瘫在那里,一行鼻血无知无觉地流了下来。

    “……你流鼻血了。”赵一酒忍不住提醒道,走了过去,在茶几上抽出几张纸递给虞幸。

    虞幸:“啊,我都没发现,没什么知觉了。”

    他这次能将自己的异常掩饰到现在,还要多亏了进岛之后一直延续到现在的状态,那就是皮肤比平时还要苍白,跟鬼魅似的,即使他很痛苦,也无法变得更加苍白了。

    赵一酒把纸递给他之后,近距离地观察了一下虞幸,才发现了自己作为同伴的失职。

    其实并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不仔细去看的话很难发觉——虞幸颈子上浮现了一大片战栗的鸡皮疙瘩,血管在近乎透明的皮肤下清晰可见,而虞幸的手指也以一种肉眼难以辨别的频率在轻微的颤抖,他的腿也有相同的症状。

    “你可真能忍。”赵一酒见过虞幸的头盖骨被红衣鬼物五指插入时还笑着嘲讽对方的画面,便知道虞幸现在这个表现绝对是正在忍受着和头颅被四刺穿不相上下,甚至更加剧烈的痛苦。

    “还好,经过这几个月的稳定,再出现这样的症状,我的疼痛也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虞幸摆了摆手,仰头擦去鼻血,开玩笑似的说,“你应该不知道,我第一次和你在庆元制药厂的那个推演测试结束之后,我蹲在地上,鼻子和嘴里都不停的冒出鲜血,把地都弄脏了。”

    “……”赵一酒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很难想象当时虞幸也是做的一手好伪装,直到他被人接走之后才一个人蹲在那里流血。

    他语气冷了几分:“我当时还问过你,要不要蹭我的车走。”

    “当然不能蹭了,不然脏的就不是地,而是你的车。”虞幸舒舒服服在沙发上躺着,也缓过来不少,他很快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蜷在了沙发一角,这个姿势让人很有安全感,也很舒服。

    赵一酒皱了皱眉头:“你这么有钱,不至于在乎一趟车脏不脏吧。”

    “这可不一样,当时的你对我来说算是陌生人,欠陌生人的情可不是我会做的事情。再说了,我还有祝嫣来接我呢~”虞幸说到后面语气又荡漾了起来,像是很自豪自己有一个这么有用的“女儿”。

    他悄悄斜眼,用余光观察赵一酒的表情,而后隐晦地勾了勾唇。

    他没那么无聊,突然间开始回忆从前。

    只是这些回忆都是正常状态的赵一酒才有感触的部分,如果赵一酒觉得他可怜,或者说对于他这位现队友的过去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和好奇,那么,在鬼化状态出现的时候,一旦他再次提起这方面的事,就会触动到正常状态的赵一酒的神经。

    暗示,就要从现在开始,无时无刻,无孔不入。

    虞幸想,虽然他这样做有一部分卖惨的嫌疑,但只要能达到让赵一酒更加分的清自己和厉鬼之间的区别的目的,哪怕是用卖惨来装可怜,也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

    思及此处,虞幸用手掩唇,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一边平息体内翻涌着的诅咒之力,一边装模作样的怔然道:“这次还真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