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四百零四章 吴甡眼中的繁华盛世

第四百零四章 吴甡眼中的繁华盛世

    鄂尔多斯东南部,伊克召地区。

    萨日湖像一块蓝色的宝石,镶嵌在木纳山的山脚下,在碧绿的大草原中散发出神秘的蓝色,在太阳的照耀下闪耀着夺目的金光,辉映木纳山的神圣。

    在蒙古语中,萨日湖就是月亮湖,成吉思汗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曾为它的美丽而惊叹,甚至扔下了手中的马鞭。

    早在数百年前,美丽的萨日湖畔便建起了八座洁白的汗帐,像坚不可摧的金刚石矗立在大草原中。

    那是成吉思汗的八白室。

    里面供奉着全蒙古族的圣物,一口依附了成吉思汗灵魂的白银箱子。

    从八白室建起的那一刻,身为达延汗后裔的鄂尔多斯部便承担起了守护八白室的重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八白室几经迁徙,那八座汗帐依然散发着神圣的白光。

    但,鄂尔多斯部却没落了。

    ……

    崇祯八年四月底,察哈尔部五百汗帐侍卫护送成吉思汗的九斿白纛抵达了萨日湖。

    鄂尔多斯部扎萨克额璘臣率全族远出二十里迎接,并将九斿白纛迎到了木纳山下,设于八白室正中间。

    同日,木纳山举行了盛大的祭典仪式,额璘臣率领鄂尔多斯全族祭拜了八白室和九斿白纛。

    从那之后,他们便陷入了恐慌和不休的争论之中。

    恐慌,是因为关帝军来了。

    被派往乌海渡堵截关帝军的勇士已经回来了,据他们所说,大金国十四贝勒多尔衮败给了秦川,额哲、娜木钟、苏泰、俄尔哲图、苔丝娜以及她们麾下的斡鲁朵已经全部归降秦川。

    如今关帝军已经渡过了黄河,正往萨日湖而来。

    争论,是因为鄂尔多斯部要决定他们的未来,为此而分成了两派人。

    一派建议全族往东迁徙,迁到大金国的领地,让皇太极来保护他们。

    如今,皇太极的大军就在黄河对岸的清水河一带,他们只需渡河与皇太极汇合即可。

    但此举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尤其是族中威望和年纪较高者。

    他们说,鄂尔多斯部祖祖辈辈守护着这片美丽的地方,这里是他们的故乡,也是成吉思汗灵魂寄托的地方。

    想让他们离开祖辈守护的故乡,是万万不能。

    将八白室建在金国的领地上,让成吉思汗的灵魂寻求女真人的庇护,更是万万不能。

    据说秦川答应了察哈尔部,让他们继续在河套地区生活,就像以前汉人征服河套地区一样,也没有将蒙古人赶出家园。

    所以,他们不如归顺秦川,恳请他让鄂尔多斯部继续在萨日湖守护八白室。

    而主张投金的那一派则坚持汉人狡诈,他们信不过秦川。

    争论持续了数日,最终几个首领带着六百余户族人离开了,这些人往东而去,准备渡河寻求皇太极的庇护。

    留下来的一千四百户,则基本上统一了意见,那就是投靠秦川。

    他们不愿迁移八白室,更不愿将依附着成吉思汗灵魂的银箱子交给女真人。

    那样的话,天上的成吉思汗会惩罚他们的。

    ……

    崇祯八年四月二十八,秦川率军抵达了萨日湖。

    远远地,刚看到那八座白色汗帐时,秦川身旁的虎大威便脸色激动起来。

    “八白室!”

    他本就是鄂尔多斯人,年轻时随族人在边墙与明军交战,被俘,后归降明军,此后与猛如虎两人因骁勇善战而一路晋升,双双成为了明军参将。

    从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过鄂尔多斯。

    一晃十数年,没想到能在今日再次见到萨日湖和八白室,怎能让他不激动。

    这时,萨日湖畔的营地里出现了一群人,大约二十来个,往前走出数百步后,便远远地朝秦川所在的方向抚胸行礼。

    一旁的苏泰凝目看了看,道:“那是鄂尔多斯的扎萨克额璘臣,他是在表示愿意归顺大将军。”

    “好。”

    秦川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回头交待几句,只带着少量红衣侍从和虎大威、额哲、苏泰等人继续前行。

    来到那群人面前,秦川下马,笑着朝为首那人问道:“你就是额璘臣吧?”

    “额璘臣参见将军,愿长生天护佑将军。”

    额璘臣不会说汉语,但勉强听得懂一点点,知道对方是在问他的名字。

    秦川见沟通困难,便开门见山说道:“带着你的族人归顺我,我会让你们继续在这里耕种放牧,让你继续守护你们心中的圣物。”

    “我不会强迫你们为我打仗,也不需要你们进贡,我只收取一些微薄的赋税,比林丹汗索要的更少,也比大明的赋税更低。”

    “除此之外,我要你解散鄂尔多斯部的军队,关帝军会替你们守护边疆,不让外地踏入鄂尔多斯一步。”

    “你的族人想从军的话,可以报名加入关帝军,不仅有饭吃,还能领饷银,一个士兵至少可以养活三口人。”

    “最后,我向长生天发誓,三年之内,我会在这里修建一座雄伟的神殿,让所有蒙古人都来这里祭拜成吉思汗。”

    说罢,秦川便朝旁边的虎大威点点头,示意他帮翻译。

    停着虎大威的转述,额璘臣的神情越来越激动,最后又忽然跪了下来。

    他身后的一众族人也跟着跪了下来,欣喜且激动地道谢连连。

    额哲、苏泰等人也惊喜不已,他们发现秦川与其他汉人完全不一样。

    汉人可不会为蒙古人建佛寺,更不会为成吉思汗建神殿。

    如果秦川能兑现他的诺言的话,他们会真心实意地奉他为汗,一直效忠于他。

    “行了,都起来吧,去准备一下,我们要祭拜成吉思汗。”

    秦川听不懂蒙语,干脆懒得听额璘臣等人的感激,挥了挥手便率先朝八白室的方向走去。

    苏泰和额璘臣又是一愣,他要祭拜成吉思汗?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以前可从未有过汉人祭拜成吉思汗,更别说是割据一方的汉人诸侯。

    来到这里的汉人只会窥视八白室里的银宝箱。

    难道,秦川也想强行夺走银宝箱?

    想到这,苏泰等人立马紧张起来,急忙跟了上去。

    他们不知道的是,秦川对那口银宝箱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成吉思汗曾经征服过的版图。

    祭拜八白室,是向蒙古人表明,他尊重蒙古人,也尊重成吉思汗。

    同时,他会像成吉思汗一样征服所有他能去到的地方。

    ……

    崇祯八年四月二十九,黑山堡。

    文成站在刚铺就不久的铁轨旁边,望着一辆由四匹马拉着快速接近的火车,眼里满是笑意。

    只见第一节车厢的窗户探出一个脑袋,正不停呕吐着,鼻涕口水沿着山羊胡拖了好长一条路。

    没多久,火车停在了文成面前,一个面如金箔的中年人被随从搀下车,见到文成,急忙擦掉胡须上的口水,朝文成拱了拱手,然后立马转身又吐了起来。

    “吴大人受苦了。”

    文成忍着笑意,上前扶住对方。

    中年人说不出话,只挥了挥手。

    良久,中年人才缓过神来,感慨地叹了一声:“这铁路,当真玄妙,此物当真乃秦川所造?”

    文成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黑山堡,道:“不仅铁路,还有水泥、钢筋、自生火铳、大炮、炼铁之法、耕作、水利等等,皆为秦川所造。”

    中年人难以置信地又叹了一声,问道:“此人究竟是何来历?”

    “一介蟊贼。”

    见对方不信,文成又笑道:“传说他曾往奈何桥上走过一遭,死里逃生,得以狐仙点化,七窍全开,手眼通天。”

    “好个手眼通天。”中年人莫名冷笑一声。

    文成也不怒,只笑道:“他虽手眼通天,奈何也仅有双手两眼,仍需无数能臣良将辅佐左右,上至高台运筹帷幄,下至沙场冲锋陷阵,有柱石,有尘埃,万众集一心,方可逆天定乾坤。”

    “哈哈哈哈……”

    中年人忽然仰头大笑:“文先生,令尊身居要职,可谓高堂满座,门生无数,能人良将数不胜数,只要文先生请来令尊,不就柱石尘埃皆齐全了吗?”

    文成微笑摇头:“家父老谋深算,若时机未到,就是文某以命相逼也是枉然。”

    “哈哈哈哈……”

    “吴大人,大将军临行前曾托文某给吴大人带一句话,若吴大人愿做那擎天柱石,他便还大人一个盛世繁华。”

    听到文成这句话,那中年人笑声渐止,然后一言不发,只缓缓环视四周。

    他那阅尽沧桑的两眼渐渐地有了色彩。

    “生了,大人生了……”

    这时,黑山堡的方向忽然有一人边大喊大叫,边飞快地朝这边奔来。

    文成皱了皱眉:“何事如此慌张。”

    “大夫人生了……”

    “啊?”

    文成一愣,继而脸色一喜:“我要当外公了?”

    话音刚落,文成便一撩下摆,拔腿就往黑山堡跑去。

    半道上,文成才忽然想起后面还有个人,急忙转过身来,歉然地拱了拱手:“吴大人,实在抱歉,文某一时……”

    “文先生,此乃可喜可贺之头等大事,先生且去吧。”

    “多谢吴大人。”

    “还请文先生替吴某向秦川带一句话,就说……吴某倒要看看他所谓的繁华盛世是如何一番景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