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斗破之开局魂二代 > 869.
    不要看,明天改

    想到自己一直都那么的爱唐昊,而唐昊对于她就最有利用。

    她终究还是错付了。

    “我看你才该死!”

    唐三咬牙怒道。

    说着。

    地面之上开始浮现出蓝银藤蔓朝着阿银而去,阿银看着犹如一条条毒蛇般朝自己而来的蓝银藤蔓。淡淡的开口道:“在我面前玩蓝银草?”

    “我作为蓝银草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阿银话音落下。

    蓝银领域浮现。

    原来凌厉如同毒蛇般朝着阿银而去的蓝银藤蔓在这个时候顿住了。

    软绵绵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啊这......”

    唐三看着软绵绵的蓝银藤蔓,懵逼到了极致,他的蓝银草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子?

    这是以前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事情。

    而且!

    唐三能够感应得到自己的蓝银草武魂对于眼前的女子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亲近之感。

    这也是唐三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谁?

    她对自己的蓝银草到底做了什么?

    ……

    阿银看着懵逼的唐三缓缓的开口道:“你要是想要真的要对我出手的话?”

    “就用昊天锤吧!”

    “你的蓝银草来自于我,它不可能对我动手的?”

    “你到底是谁?”

    唐三这个时候逐渐的冷静了下来,从对方的言语之中他好像听见了什么了不起的关系。

    他和她之间的关系。

    阿银看着唐三,眼神之中满是柔情的道:“我是你的母亲!”

    虽然魂秀一直在强调眼前的唐三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在阿银的感应之中。

    他就是自己的儿子。

    血脉是做不了假的。

    他就是自己的儿子!

    “?????”

    唐三闻言,此时脑袋之中懵逼到了极致,他听见了什么?

    听见了啥?

    眼前的女子说她是这个的母亲?

    而且这个自称自己母亲的女人还杀了自己父亲?

    唐三脑袋嗡嗡响,一片空白,忘记了思考。

    什么都忘记了。

    数秒之后。

    唐三逐渐的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女子,摇摇头连忙否认的道:“不可能,我的母亲早就已经死了。”

    “她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杀死父亲呢?”

    “这……不可能……”

    唐三很难相信眼前的女子是自己的母亲,在他的记忆之中父亲很少提起母亲。

    但是有一点。

    唐三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母亲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她怎么可能是?

    出现一个女人,告诉自己她杀了他的父亲,她的身份还是自己的母亲?

    这事搁谁身上,谁会愿意相信呢?

    ……

    阿银满脸柔情的道:“孩子,我知道你很难相信。”

    “但是我的确是你的母亲!”

    “你蓝银草就是遗传了我,不……准确来说,你的武魂根本就不是蓝银草,而且蓝银皇。蓝银草之中的皇者!”

    阿银说完。

    在其身后浮现出一株蓝银草虚影,按照阿银的话来说。

    这根本就不是蓝银草,这是蓝银皇!

    阿银身后浮现而出蓝银皇,唐三身体之中的蓝银草感觉的确的亲切。

    这种感觉。

    就好像是看见了亲人般。

    ……

    一时之间。

    唐三开始恍惚了,开始怀疑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了。

    亦或者。

    是这具身体的母亲。

    ……

    “你真的是我妈妈吗?”

    唐三缓缓开口,他开始相信了,但是却没有完全的相信!

    他还保持着一丝理智的怀疑,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母亲。

    “孩子。”

    “伸出你的左手。”

    “像我这样子。”

    阿银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掌心对着唐三。

    唐三犹豫数秒后。

    还是选择照做了。

    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掌心对准了阿银。

    阿银缓缓走上前。

    一大一小的手掌碰在一起。

    就是这小小的碰撞。

    唐三浮现震惊,心中震撼非常!

    他感应到了身体之中的血脉开始沸腾,蓝银草武魂也是沸腾激动。

    这一刻。

    唐三心中最后的那一丝理智也是彻底的瓦解,他终于是选择相信了。

    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死。

    她还活着呀!

    阿银缓缓的收回了手掌,看着唐三道:“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

    “我就是你的母亲。”

    和唐三手掌接触,阿银也是想要再次肯定一下唐三是不是自己儿子?

    事实证明!

    唐三就是自己儿子。

    如假包换。

    血脉做不得假的。

    阿银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魂秀会一直强调的说唐三不是自己的儿子呢?

    这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

    “妈妈!”

    “小三!”

    母子相认,感人肺腑的一幕,两人相拥在一起。

    喜极而泣。

    房间之中的魂秀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明明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许久之后。

    两人松开!

    唐三也是从得到母亲的喜悦之中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现在想要搞清楚一件事情。

    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自己母亲杀死的?

    如果是自己的母亲杀死的?

    那她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父亲呢?

    他们毕竟曾经相爱过。

    ……

    “妈,真的是你杀了爸吗?”唐三试探性的询问。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该怎么办?

    自己的母亲杀了自己的父亲!

    这个仇他该怎么报?

    杀了自己母亲给这个的父亲报仇吗?

    他唐三才没有这般的丧心病狂!

    “嗯!”

    阿银点了点头:“是我杀了唐昊!”

    “这……怎么可能!”

    再次得到阿银的肯定回答,唐三身体颤抖,身体忍不住的朝后退了数步。

    对于这个答案。

    一直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再次听阿银承认。

    唐三还是难以接受!

    内心之中,几乎就是崩溃的。

    他感觉天,轰的一下就塌了,死死的把他淹没在塌陷之下。

    “为什么?”

    “妈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死爸爸?你们难道不是很相爱吗?”唐三几乎崩溃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阿银:“相爱?”

    阿银闻言,嘴角上扬付出一抹冷笑的道:“曾经我也以为我们很相爱,但是就在昨天我方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过就是去一人一厢情愿罢了。”

    “他根本就不爱我,哪怕他曾经爱过我?但是个更多的还是利用我!”

    唐三不解,顿感困惑!

    阿银的话让他很是不解。

    阿银见转,选择把一切都告诉了唐三,得知真相的唐三闻言。

    几乎就是难以置信。

    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自己的父亲竟然利用自己的母亲。

    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母亲今天是魂兽。

    是一只十万年的蓝银草。

    怪不得自己是父亲在得知自己和小舞自己的关系之后,没有丝毫的反对。

    搞了半天。

    自己的父亲搞的也是魂兽,而且还是一株十万年的蓝银草。

    而他唐三就是一个“杂种”!

    甚至可以说是“草种”!

    而自己的父亲之所以选择和自己的母亲相爱,就是惦记她的魂环。

    这还是他印象之中的父亲吗?

    为什么?

    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变得昏暗了,一切都是灰色,彩色在逐渐的被同化。

    到了最后。

    一丝彩色都没有。

    彻底昏暗了。

    ……

    “呼……”

    唐三深吸一口气,最终吐了出来,他看向了魂秀。

    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最终。

    唐三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的母亲被魂秀给挑拨了。

    而母亲之所以会杀父亲,这里面魂秀肯定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唐三道:“妈,这一切都是他告诉你的?”

    唐三指着魂秀。

    魂秀开口道:“小三,你能够再次注意到疾叔的存在,疾叔很高兴!”

    “但是你却是在质疑你疾叔,这让疾叔很不高兴!”

    疾叔?

    昨天魂秀已经把阿银彻底拿下,如今阿银认下唐三,那他也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当唐三的“叔”。

    当然。

    如果唐三想清楚了,愿意叫他一声“爸”,那他也无所谓。

    就是突然多出那么大的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挺突然的。

    ……

    唐三根本就没有理会魂秀这个时候所说的。

    他死死的盯着阿银。

    他希望阿银给他一个解释。

    是不是魂秀说的?

    是不是魂秀挑拨离间的?

    如果是。

    那他就会把所有的恨都转移到魂秀的身上,然后他要化仇恨为动力。

    努力的修炼。

    最终。

    惊艳所有人,报仇雪恨!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

    阿银迎上了唐三的目光,摇摇头道:“不是!”

    “是你父亲亲口说的。”

    “?????”

    唐三闻言,愣住了。

    这有点坑自己呀!

    他听说过坑老子的。

    坑儿子的。

    但是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坑自己的。

    就算没有爱。

    只是利用关系。

    自己知道就好了。

    偷偷摸摸的就好了。

    你丫的说出来。

    不就是自己坑自己?

    把自己都坑没有了。

    现在又坑他这个儿子。

    好家伙。

    这个仇,他怎么报?

    自己母亲发现自己的父亲对她的爱其实就是一场骗局。

    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十万年魂环,一块魂骨。

    然后母亲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她杀了父亲。

    那他怎么办?

    杀自己的母亲给自己的父亲报仇?

    好家伙。

    他唐三难道要成为弑母的恶人不成?

    他怎么办?

    “爸,你还真的出了一个难题给我呀!”唐三心中无奈。

    阿银看出唐三的无奈道:“小三,如果你想要给自己的父亲报仇的话?就尽管来吧!”

    “妈,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唐三闻言一张脸彻底的变成了苦瓜色。

    要让他弑母?

    这种混账的事情,他能够做出来吗?

    不……

    他根本就做不出来呀!

    “那你父亲的仇,你还要报吗?”阿银目光死死的盯着唐三!

    唐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然后唐三目光落在了魂秀身上,然后在看向阿银摇摇头道:“妈,父亲的仇,我不报了。”

    就在刚才。

    唐三已经再次确认了他的仇人,这仇人不是别人。

    正是魂秀。

    在唐三看来。

    自己的母亲之所以会杀自己的父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魂秀。

    唐三把一切的恨都转移到了魂秀的身上,自己的母亲,他是不可能给自己的父亲报仇了。

    但是若是无魂秀,自己的母亲又岂会杀死自己的父亲呢?

    所以。

    他把恨转移到了魂秀身上的同时,还转移了仇恨!

    他对于魂秀的仇恨。

    愈发的恨得彻底了。

    ……

    刚才唐三看魂秀那一刻,眼神之中的杀意一闪即逝。

    虽然隐藏得很好。

    但还是被魂秀给捕捉到了。

    魂秀心中苦笑:“唐三这是恨上了自己呀!本来是想要当他爸的,但是从唐三刚才表现而出的杀意。”

    “这个爸并不是那么好当呀!”

    “好!”

    阿银一听唐三不给唐昊报仇了,脸上浮现灿烂道场笑容。

    “这才是妈的好儿子呀!”

    阿银来到了魂秀旁边,挽住了魂秀的手腕,给唐三介绍。

    “小三,他你应该清楚,以后他就是你疾叔了。”

    “当然,你如何愿意的话,可以叫他爸的。”

    “你叔不会在意的。”

    “?????”

    唐三这个时候脑袋嗡嗡作响,他前脚死了个亲爸。

    后脚冒出一个亲妈。

    现在这亲妈还给他找了一个“后爸”!

    这后爸不是其他。

    还是自己的仇人。

    这关系。

    这特么秀呀!

    无法用言语形容了呀!

    ……

    反观一脸懵逼的唐三,魂秀则是微笑的看着唐三。

    那模样。

    好像就是在等着唐三喊他“叔”,亦或者喊他“爸”!

    唐三逐渐的清醒了过来,看着亲密的阿银和魂秀。

    强忍着吐血的冲动。

    这一刻。

    唐三更加的确定这个亲爹的死亡就是这个魂秀一手操作的。

    他知道。

    自己现在还很弱小。

    他对上魂秀。

    啥也不是。

    他现在要低调

    要猥琐发育,偷偷的变强,然后惊艳所有人。

    现在的他还不够强。

    他要妥协。

    “叔!”

    唐三咬牙,最终从口中吐出了这一个字。

    “乖!”

    魂秀看着唐三,露出微笑。

    这微笑在唐三眼中多少就是有着些许嚣张的意思了。

    这更加的让唐三对于魂秀咬牙切齿,如果实力允许的话,他现在恨不得就上去把魂秀碎尸万段。

    魂秀:“小三呀!相比于叔,叔更加的希望你能够叫声爸!”

    “你能够满足爸吗?”

    无论唐三愿意不愿意叫?

    反正魂秀先把“爸”安在自己的身上。

    阿银在一旁助攻的道:“小三,你疾叔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你就叫他一声爸吧!”

    “爸!”

    唐三最终迫于压力和无奈,还是选择了认贼作父。

    心中却是暗暗发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今天先当儿子,在当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