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下海潮 > 第195章 再奔丧事

第195章 再奔丧事

    到东胜,原来岳父岳母住的地方全拆了,只剩下岳父的房子,拆不掉房子不是岳父阻挠,一定他的弟弟作怪,这些连拥有者都没办法,夏海想也不要想。

    这个时候,已上了年纪的妻奶奶还没有入睡,灯还亮着。

    夏海去敲门,门虚掩着,敲了一下门吱吱呀呀的开了,妻奶奶穿了一身新衣,手里拿了条绳子睁开了眼晴,她没有糊涂,认得孙子夏海。

    夏海使了个眼色,阴阳的徒弟上前,抬起妻奶奶要走。

    妻奶奶说话:“夏海,你有多长时间不来看奶奶,奶奶吃了药死了一回又活了,正寻思着用绳子吊在什么地方,你是准备把奶奶怎么办?”

    “奶奶偷你上山,孝敬你余生。”

    “我看你还是算了,我二儿可不是省油的灯,怕跟你找麻烦,要么你把我箱子的包袱拿出来,把几间房给烧了。”

    夏海拿不定主意,阴阳说:“夏总,你妻奶奶的主意高,你拿了包袱全走,把车开走,留下我一人烧了这房子,也许一切都好了,只是葬你妻奶奶时要忙乱两天。

    妻奶奶说:“这位老先生说得对,夏海你要想好。”

    “阴阳说得对,葬就葬吧,总比奶奶自已先走一步强,阴阳就麻烦你把事情办妥,不要留下尾巴,我们先走。”

    夏海说完,提了包袱,拉上奶奶上了山城,安抚好住处,两说了会话都睡着了。

    一早醒来,看奶奶睡得香甜,他出门看阴阳回来了没有,阴阳已在花园中练拳,只是点了一下头,继续有式有样的伸胳膊展腿。

    等阴阳收了拳,夏海说:“阴阳,感谢你帮助,一是你看妻奶奶吃了毒药有无影响,二是得麻烦你雇个人在我奶奶的身边说话侍候,三是我给你个人转十万,以示感谢。我想过奶奶在此居位,暂时还要封锁消息,就是我岳父也不能让知道。”

    阴阳客气了一番,给夏海账户,夏海转了过去。

    阴阳说:“你奶奶所食毒药毒性低,也可能是吃了假药,你就放心,我呢再给检查一下,伺侯的事你就放心,消息一定要封锁,你忙吧,让车送你下山?”

    “不用,我步行下去。”

    夏海走了,阴阳看了下信息,夏海居然给他转了十万通币,交这样的朋友不吃亏,他给家里老婆打了电话,让雇上一个女孩过来山城有事做。

    夏海刚走出山城大门,岳父來电话说:“我的住房被你二岳父所占,你奶奶在住,昨晚二时许失火,你奶奶被烧逝去,我已经在赶往到东胜的路上,同行的有你父亲和武娘,你通知姚雪往回赶,今天早点来。”

    夏海回话:“不想奶奶逝去的这么让人心酸,我通知姚雪,一会我引张玲玲过来。”

    “你快点。”

    夏海回到房车,先丽不在,只有玲玲一人,把课给补过说:“你躲得过吗?赶紧洗了,换上黑色西服,跟我去办我妻奶奶的丧事,姚雪已给通知,下午回来。”

    “你说什么?”

    夏海重述一遍,玲玲哭了会,洗过澡,两都换了黑制服去“奔丧”。

    要说除姚雪外,玲玲、富丽、先丽与奶奶很有感情,那时正是夏海创业阶段,妻奶奶坐阵,虽然畏惧,自然也培养出了几个女人的感情。

    玲玲开车,一会就到了现场,这时警员已做过初步外围调查和现场勘察,认定是因电引发火灾,排除人为纵火结了案。

    岳父和父亲武娘都在,我和玲玲上前,给奶奶致哀,二岳父凶巴巴站在房子前,夏海和玲玲一样表示致哀。二岳父看了几眼一句话也没说,夏海父亲去与姚家老二说话。

    “亲家,事已发,人也不见,我大亲家的意思是找个阴阳料理一下,小过姚姨的丧事行吗?”

    “老夏,老大说了算,我可有话说在前面,儿子和女儿从外国赶他奶奶丧事的路费都是我借的钱,一切由他支出好说,否则我要跟他死人。”

    夏海听了此话,全身又起了层鸡毛疙瘩。养儿为防老,在二岳父身上却体现的让人无法理解,这是一个当儿子说的话吗?

    老夏只好给老姚说,老姚答应,让夏海叫来阴阳料理丧事,夏海给阴阳打去电话,姚家请你料理我奶奶后事,你就快点过来。

    他又给贺一行打电话让帮忙。

    阴阳来后,把应备办的都拿来了,骨灰盒,要搭的灵堂,纸火等,还叫了吹鼓手,夏海让玲玲引上其他人到乐乐聚大酒店包了一层,他和贺一行忙,这时白亚玲又带了几个人也来帮忙。

    白亚玲在灵堂悼念后,到夏海近前说:“玲玲已给我说了那事,我坚决给予纠正,只好又让了一些承包费。”

    “你做得对,但要随时检查,否则,发生问题你和我都要受牵连。你忙事去,留下两人就行。”

    白亚玲留了两男的,引上其他人回去了。

    下午岳母姚雪和夏海的两个儿子都回来了,富丽同行。姚雪哭得很伤心,岳母一样悲痛,搞得玲玲和富丽也在哭,阴阳给每人订制的孝服都拿到了手。

    这边忙得有了样,订下明天祭奠半天,下午收场,可是传来了二岳父不好的消息,脑血栓昏迷了过去,刚巧儿女回来,住进了医院,武娘要显身手,岳父说:“不是我说不好听的话,你治好会跟你寻麻烦,治不好更难说,有医院谁也不要引火烧身,我二弟性格古怪,家人糊涂的连缝都不开,一儿一女就是在这种氛围中刻苦学习,外出就读,摆脱了他爸妈。”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举行了告别仪式,各走各的路,夏海没给任何人骨灰盒,阴阳说了,要夏海找个地方深埋大葬你妻奶奶的骨灰盒,妻奶奶要活到九十九。

    夏海和贺一行打扫焚烧了一切,要走时,来了拆迁队的,他给签了字,对方付了赔偿款,开始拆除。

    夏海回家,姚雪富丽同车,当天下午,他引上玲玲姚雪富丽在山城西面找了个地方,轮流换班挖了个深坑,埋了奶奶的骨灰盒。

    他引了三人去了山城中,直接去了奶奶住的地方。

    三位一进门,夏海看奶奶正端坐在床上说:“三位你们看奶奶变成了大神,还不跪拜。”

    “三位只知道刚埋了奶奶,不知道奶奶会活着坐在炕上,没有任何反应,这时奶奶大笑过后问:“姚雪、玲玲、富丽你把奶奶埋葬了。”

    “不笑不问还罢了,一唉一问三人害怕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还是玲玲胆大她说:“奶奶我们把您埋葬了,您成一堂大神,可不能怪罪我们啊?”

    奶奶笑得前仰后倒说:“夏海,多俊气的媳妇儿,给说实话,你三快快起来,奶奶本来就没死,是夏海昨晚把奶奶偷上来的。”

    夏海哈哈大笑,叙说了昨晚发生的故事,让三位暂时保密。奶奶说笑,夏海去了阴阳那边坐,算清了这次的花费,用赔偿款支了这笔费用,正准备和阴阳说一会话,姚雪慌慌张张过来,说她妹妹姚娜打来电话,说二爸病情加重,不想我二妈跌倒地故去,这家人怎么了?”

    阴阳说:“不为别的,毒妇一个,不敬婆婆不说,还不让别人孝敬,连同自生自养都不搁,能在这世上走一回也算天瞎了眼。没有为什么,明日夫妻二人阴府见面是定局,当然要他儿子找你爸说话,你奶奶这时什么也不要言明,她一旦知道,非要见儿,前面所做白搭,麻烦事更多,最终你爸把一切花销要给开了,你二爸家为人不行,那里有收入可言,靠工资吃喝之外还得供两个孩子上学,家里已分文不剩。如果姚雪看到妹妹弟弟的脸上,你先给姐弟两一点花销,他的已沒钱吃不上,医院还摧着要交费。”

    夏海忽然觉得阴阳与二爸家一定有关系,对他们知根知底,问了阴阳:“你是不是与我二岳父家有关系,为什么你知道的这么详细?”

    阴阳说:“我是你二岳母家抚养的,但到我十三岁就被你二岳母家赶出门外,我只好跟上师傅摇铃铃,有时由不得打问你二岳母家的底细,所以我知道一些,你这下想起了吗?你二岳母这次见我抽了几抽,你二爸却不知道有这层关系。”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姚雪,阴阳应该是姚辉和姚娜的舅舅,但是被他妈家给赶跑了。你给二人转上两万让花去。”

    姚雪联系给转款,这时门里进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女子,阴阳介绍是他家人和雇的一女,是专门来伺候老太太的。

    夏海和姚雪感谢了又感谢。

    两刚出门,岳父打来电话,告知二岳母的丧事,姚辉让他姐夫能操办,还是把那那位阴阳请起。夏海让姚雪打电话,先送宾仪馆,今天说什么也得休息,明天下去。

    他又请起阴阳明天下去办理丧事,阴阳答应。

    他和姚雪先下去,让玲玲和富丽先陪,和奶奶说有事,回去吃了饭倒头就睡。

    睡得早,起得早,两下去在东胜办丧事。

    刚到宾仪馆,姚雪接到姚辉电话二爸走了,阴阳能说准,是用辩证推理判断的吗?阴阳学一定有它灿烂的一面。

    夏海姚雪去了医院,先结了住院费,叫来宾仪车到了宾仪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