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焰影(三)

第五百六十二章 焰影(三)

    群山凹,随着雨水的不端落下,赤霄雾开始有重变淡直至覆盖全境。玉虚待激活真火图把宣眉真身快速修复走筋脉后,这才在前思后缕后在一旁复苏了菚。

    没等菚站起便被玉虚一拳打晕,宣眉一见睁开眼:玉儿,你怎么把他弄进来的?

    玉虚含笑召出临时打的小刀子:我把他打晕了,把他三魂七魄打出了真身,把真身和魂魄分开收了带进来。他欺负姑姑必须做出补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便宜他。

    玉虚说完砍了菚一臂,快速为其复苏后生出新臂,在将其魂魄和真身分离。这才到鼎前笑呵呵道:姑姑,这可是嫁接,按真火的爆发足矣让姑姑死上一次。

    宣眉叹口气伸出手臂:我知道,开始吧!

    皇庭内庭牢房,待东皇零来看看被折磨惨的东皇蓉泾后,回头看看鸾仪:在那抓到的?

    鸾仪含笑:东凌州东郡。

    东皇零一听便一肚子气,回身大步离开:一个不留,找到他上线,死活不论。

    鸾仪听后点头。

    很快,东凌州最肥沃的土地被战火覆盖,而在道上休整的数口家庭,随着黑袍人前来看看重伤的二女:交代了吗?

    一旁黑衣人听后行礼:没有,魂兽指了方向,天放亮能赶到。

    黑袍人听后含笑回身离开:赏给你们了。

    未知岛屿,起早煮饭的河图刚梳洗完便感应到了结界波动,随即激活大阵跳上楼。震醒的晨阳一见赶忙起身:怎么了?

    河图感知后打开虚空之门抓住晨阳便跳过虚空之门,随即毁岛大阵启动。

    战船内,晨阳缓缓后拿出时隐时现的命司咬牙坐下:看来姗姗们以被抓。

    河图闭目坐下:难道东皇蓉泾被抓?

    晨阳闭目缓缓后召出笔墨和公告黑榜起笔:只有这一种可能,灭岛吧!不能让她们受委屈。咱们也待去人不能到的地先躲开,让金乌过去收了她们。

    河图闭目深吸口气打开八道海地虚空之门,金乌立刻飞过虚空之门,河图才打出八张金钵大印丢出便关了大门。

    天朦胧亮,金顶大殿,丫鬟进殿行礼后:陛下,人没抓着。

    鸾仪皱眉:什么人?

    丫鬟低头:大将说无法确定,东皇姗姗那人一个没回来,千名将才被埋于海底。

    东皇零听后不悦:去准备祭品,我要知道是谁。

    天放亮,东皇零还没进祠堂礼拜,侍卫跑了过来行礼,鸾仪皱眉:何事?

    侍卫拿出卷轴:云宗玉侍女发了公告,以腾蛇晨阳之名和家传之印指发了黑榜令。

    东皇零一听回身快步拿出公告一看只有一句话,便气的焚了公告:召太师过来。

    一个时辰后,东皇零走出祠堂,老太师和鸾仪先上前行礼。东皇零怒斥:是真人没错,还有混元公的大徒儿。

    老太师听后皱眉:可有说那女子来历?

    东皇零无奈:董文当面送进海王宫那个东宫后主。

    老太师听后含笑:好办,二人皆有有命司在,不怕。

    东皇零听后扭头:真的?

    老太师含笑:陛下,该上朝了,我就向大姑姑请个假吧!

    鸾仪含笑:快去吧!

    老太师含笑行礼后离开。

    暴雨在玉虚调节下变成细雨,这才看看山洞抵抗的宣眉后跳开。以真火战刃在洞口三十丈在开始挖炼井,以阵图之力反噬加上真火刺点燃三座炼井,真火冲天开始了锻器炼石。没有夯只有那一把巨锤,每一锤都是振响山谷,可没有一人敢靠近真火的冲击。

    一锻器便是数日,两只大磨具才在巨力下合拢,这才熄灭真火回到山洞口吃酒,出来的宣眉便趴在了其肩上。玉虚见后含笑拉宣眉坐下为其倒酒:怎么出来了。

    宣眉含笑:没事,筋脉已经通常了,我本是赤火之身,又受过天罚真火的冲击。让你这么炼器冲击在一加力,好的就更快了。

    玉虚听后含笑吃口酒:待磨具冷却了就能出去了。

    宣眉听后便含笑躺玉虚怀中眯着眼,玉虚思索片刻后:姑姑,我能问你个事吗?

    宣眉含笑:有什么不能问的,说吧!

    玉虚吃口酒:屿山娘娘说,佛皇是人所杀?

    宣眉听后叹口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当年佛皇本是崇尚不杀的大罗陀的行为,并没有剃度出家成僧人。因天不怕地不怕到那都爱管闲事,也是到那都会有女子主动伺候,便有了无趣到了神界最艰苦之一的噬山闭关思索。后到了人间遇到一位三岁大天生的煞气很重的小女孩子华,后带在身边走边他到达过的每一个角落。后带上仙府女子开始了追求,反是从她到神府后谁沾了佛皇她就把谁打入噬山一千年。为了加重刑才有了虫子,佛皇费解她为什么这样做,她确说你可以让我伺候你,因为你只有一个而不是千千万万个。

    玉虚听后尴尬喂宣眉吃口酒,宣眉叹口气:佛皇后来才把宫府给了华,自个到了混沌认识了地圣谛听。二圣虽然不是一轮回确是一架打了十八年,中间一刻为停震惊全神位。这打的十八年确把混沌界开出了一道缝隙,二圣才联手时华也跑了过去。佛皇不想见华,华说我在外等了十八年,那缝隙外的花花草草是她栽培了十八年。可好景不常神位从人间而来,在佛皇前哭诉自个爱上了凡人,可自个家室都有请佛皇开悟。佛皇说其可听三日经书修修心得,地圣说修心要安心灵气不可意向,人圣说修心需要有心才得初心。可人圣在第三日为其送酒时问其心是什么颜色,神位费解便乱了神智问佛皇心是什么颜色。佛皇无法回答此问题,人圣则拿把匕首出来说他的心是黑色,因为她看到了他的心。

    玉虚吃口酒叹气:这是恨?

    宣眉含笑:是呀!佛皇问她为什么要搬弄是非,人圣说她伺候佛皇至今,佛皇没有染指与她那不是黑心吗。神位听后不在听经,佛皇闭目盘坐道:世界本无色,众生皆苦,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人圣听后便刺进了刀,谛一见要惩戒人圣,佛皇确说我三日渡劫为完,见血则视破坛,非相无相了缘之空。她杀我非视见我心,你杀他你又是什么。此时神位哈哈大笑你死了我就不用听你唠叨了,你把人经给我下去渡人。佛皇闭目道我连你都渡化不了,可见我的经理不过是无稽之谈。

    玉虚叹口气:大圣主就是大圣主,字字真言。

    宣眉含笑:因此佛皇摘下了金冕留下不设朝拜,不享天伦,不受供奉。地圣才回身离开,神位见佛皇燃火便知道闯了大事,便跑到人间舍了神位家的妻儿老小。地圣出来后为佛皇山修大门,人圣确又发问你为什么要为他修大门,他应该回他家才对。地圣回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在地下,你应该去你该去的地。地圣回道我是谁重要吗!我去那你告诉我。地圣回道你不是有三阳殿,所以至今就是神位也无法分清三阳殿到底属什么。

    玉虚无奈吃口酒:所以华就是所谓的六道轮回之境的修罗道?

    宣眉含笑:是,每一道都有每一道的分辨,所以地圣在整理佛皇卷宗后立下六道轮回。六道轮回之境取来着赎罪完生前罪过后,才为其定位该去那一道投胎转世。这也就促使了神位的忧虑,那逃至凡间的的神位受召命可以洗脱罪则,这才在回三阳殿去询问。可那时人圣以经寿终正寝,地圣回答他等你魂魄到此后,你就好知道你走那一门。因此神位后怕就跑过了门,这便是地狱的由来,也是三阳殿独有的传世六道,其实就是指的天,地,人,神,鬼,外加畜一道。

    玉虚含笑:有才,真不愧是大圣主尊,好了,姑姑先歇着,我该洗漱更衣激活魂器了。

    宣眉才含笑坐起,玉虚才跳进河谷洗漱完更衣后回来,调整心脉后抓了把土撒进阵图燃烧的磨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来了。

    玉虚说完一掌贴上磨具,瞬间反噬是真火燃身,冲出青,黑,红三色魂冲划开山间地河。宣眉一见皱眉赶忙起身,黑云成旋压顶出万道雷火而下,这一幕的出现可震惊了宣眉。云盘雾生旋风四起,万谷咆哮而来,成浮云掩天之气魂,冲击与磨具和玉虚。

    这一幕的动荡一持续便是三日,随着雷火熄灭云散雾开,玉虚真火才逐渐熄灭。等候的宣眉立刻跳上前搀扶住玉虚:玉儿。

    玉虚扭头看一眼含笑则昏厥倒地,宣眉赶忙送玉虚回山穴入鼎休息。以宣眉的极限为玉虚修复,确丝毫没有察觉到山穴外的变化。

    内庭皇域,两支命司在三日高速移动中闪跃,东皇零看着阵图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越追越远?

    老太师纳闷:除非她们有能力打开虚空之门,三天拉开了三万多里路,难不成他们在南边有什么位置。

    东皇零思索片刻后看看鸾仪:让人回来,派人两翼包抄查看,先不要动他们,要知道他们要去那在说。

    鸾仪点头离开后,老太师思索片刻后:陛下,我总感觉那别扭,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东皇零听后纳闷坐下:说说看。

    老太师思索轻走胡须:三阳殿咱们可是没去过,贵族是贵族,那是得了八旗的主要情报,可咱们什么都没有。三十六宫,一宫是废柴税司都收不上来,就知道整日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剩下三十五宫又被洗了契约约束,我总感觉怎么好似咱们跟牵着鼻子走一样。难道这二人发现了咱们的人,那东皇姗姗可是云宗玉的弟子,怎么就被轻而易举的给抓了。抓就抓了,这临了还搭上千名将才,这不是不让御士府活了吗。

    东皇零皱眉思索片刻后: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从内网提供的消息看,家家户户都是憋足了劲想今年拿两个好头衔。

    东皇零话音刚落,鸾仪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假的,咱们的人命司半个时辰前全部熄灭。

    老太师一听震惊:全部熄灭,那可是三千多人。

    东皇零听后闭目深吸口气:是谁我不管,从现在起不用在追此二人,从可靠的人中添人上去。

    老太师思索片刻后行礼:陛下,敢问追二人的事,除了咱们三人知道外,可有人见过命图?

    东皇零听后一巴掌拍碎茶碗,鸾仪直接打开东皇识秋虚空之门:带兵进来,把三天内靠近过御书房的一律打入死牢,家属分开监管我亲自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