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七零年代妇女主任(5)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七零年代妇女主任(5)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昨天,持续到昨天,原身被前段时间帮忙离婚的那家男人,趁着夜色活活打死。

    看完原身的记忆,乔木其实还是蛮敬佩的,因为原身能在那样的混乱年代活下来,并且做出一番成就真的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了。

    乔木这边刚梳理完记忆没多久了,县妇联那边几位与乔木关系比较好的工作人员,就已经不远几十里的带着乔木女儿搭车赶了过来。

    并且在护士的带领下。

    逐一地看了看乔木。

    “护士,这小姑娘是朱主任的亲闺女,昨天晚上她都已经担心的哭了一宿了,你还是跟我们说一说朱主任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吧。

    不然我们心里实在忐忑的很!”

    王慧丹与原身关系最好,这次过来看望带着原身闺女朱玉也是她尽力凯旋的结果,问伤情很正常。

    “没有意外的话,人肯定是能活下来的,患者今天中午还睁过眼睛呢,但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不好说。

    医生暂时也不知道。

    得等接下来的详细检查。

    你们看过了就出去吧,别打扰患者休息,她的身体受伤很严重。

    需要通过睡眠形式缓慢养伤。

    人多吵闹不利于她恢复。”

    护士说了下她知道的情况后。

    就开始撵人了。

    “这么严重啊,小玉,你别担心啊,你妈帮了那么多人,肯定会吉人自有天佑的,我们就先出去吧。

    你别哭,一定要坚强点。

    我们先出去,对了,护士,病人要吃饭吗?我们要不要买点粥?”

    转头轻轻抱住乔木女儿,柔声细气的安慰了她一番之后,王慧丹这才又继续问了护士一个傻问题。

    护士虽然没翻白眼,但显然也有点不耐烦:“现在还不能吃东西。

    至少得人醒了,查出没问题后才能吃饭,现在最多挂点葡萄糖。

    再等等吧,待会儿贺主任就该过来看一下了,到时候你们有什么问题直接问贺主任,我也不太懂。

    现在你们就快出去吧。”

    随着第二次撵人结束,王慧丹她们才带着正哭泣着的乔木女儿。

    朱玉离开病房。

    离婚之后,原身就替她女儿改了个姓,从原来的刘,改成了朱。

    不过她儿子还是姓刘。

    叫刘古正,从古字辈分,他们那一片姓刘的,同一个辈分的基本都叫刘古某,即便身份证上没有古字,那族谱里面也一定是带古的。

    朱玉他们刚出病房没多久,贺主任就又带着几个医生过来了,依旧还是检查,这次乔木就没有再继续装昏迷了,而是在贺主任刚进来的时候,就立刻睁开了眼睛,同时动了动手指,表示自己已经清醒。

    甚至能够动弹了。

    “朱女士,你听见我说话吗?”

    贺主任一看乔木能动弹了,赶忙快步凑上前去,继续声音略微有些放大的凑到了乔木耳边,问道。

    “医生,我听得到,也能说话。

    没有变傻,很正常。

    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我们本地派出所,我想要指认凶手。”

    虽然说现在犯人逃窜出县或者出省的概率不是很高,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跑了多麻烦。

    所以乔木刚睁开眼睛,并且表现出自己能说话后,就先表示了下自己的精神没有问题,随后就要指认凶手,也好尽快把事情解决了。

    免得夜长梦多。

    “啊?你这恢复的也太好了。”

    第一瞬间,贺主任压根就没注意到乔木后面说了什么,因为他此时已经被乔木清晰无比的语言描述能力,和思维逻辑能力给震惊了。

    作为一个脑域医疗专家。

    他从医二十多年,就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脑子受创到面前这位患者那种程度的时候,能够在手术之后不超过十二个小时清醒过来,更没有见过哪个患者能在手术后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能开口说话,甚至于思维逻辑和语言能力没有任何混乱。

    乔木现在每说一句话。

    那都是对他常识的冲击。

    这一切都显得很不合理。

    “医生,你没有听我说话吗?”

    乔木看面前的那个贺主任答非所问,只能又继续强撑着问了句。

    “啊,你刚刚是……

    那个,我有个不情之请,我能不能抽点你的血化验一下,我觉得你的身体机能可能和我们普通人不太一样,体内可能有什么比较特殊的,能够促进人伤口恢复的物质。

    你放心,我只是抽点血,绝对不会做其他事情,只要一点点血就够了,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的。

    不对,光靠血可能还不够,我记得昨天给你输了好多血,你的血就算有什么特殊效果,现在也应该稀释了,难道是造血干细胞,或者脊髓液,原始干细胞比较特殊吗?”

    虽然贺主任最后那段话是抱着研究探索真理的心思在自我喃喃。

    但乔木还是感觉毛骨悚然。

    有种自己会被切片的错觉。

    那真的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背后冒冷汗,心慌的不得了。

    最关键的是,乔木知道自己现在的血液的确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昨天她为了续命吃了整整二十多颗回春丹,那些回春丹的药效还没有完全消化掉,有一部分正处于她体内的血液当中循环着,修复着她身体上的伤势,要是现在真有人抽她的血去化验的话,只要化验及时,绝对能够从她的血液当中提取出一种能够促进身体恢复的元素。

    而那元素实际就是回春丹。

    正因如此乔木才会更感觉慌。

    “贺主任,你也要注意医德。

    我只是想在这位患者死后借她的遗体做点研究,你连人家活着的时候都不放过,怎么好意思说我。

    这个患者不是说了吗。

    她知道凶手是谁。

    昨天他们县那边不是也打电话跟我们说,只要她一醒,就赶紧联系他们那边嘛,咱们还是先联系一下她那边的派出所抓人,抽血化验或研究什么的,回头有的是时间。

    抽刚做完手术的患者的血,还想抽人家造血干细胞以及脊髓液。

    你也不怕被人骂死。”

    在边上一直都有听着的王医生当场翻了个大白眼,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