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恶来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懵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 懵了!

    彭丽胃里翻江倒海,大有一副要把胃都吐出来的架势!

    赶紧回屋找了片胃药吃下,可刚放到嘴里,闻到药味儿,顿时恶心到把胃液吐出来,脸色、眼球,都被憋得涨红。

    低下头,头发散乱到像个疯子。

    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荒唐到有些可笑?!

    支持自己爷么的事业,在矿区已经骂声一片,到头来的结果是,他忙着拆迁也忘了自己。

    以前的彭丽活的还算精致,至少不会自甘堕落到像个怨妇……

    她想不通自己现在是怎么了???

    发了半天呆,觉得没人爱自己,那就应该自己爱自己。

    站起身在柜子里找出最漂亮的衣服,对着镜子画上口红,抹上粉底,出门骑上自行车,直奔医署而去。

    ……

    二十分钟后。

    “什么...怀孕?!”

    彭丽坐在大夫的办公室里,惊愕的叫出来。

    “对,你不说已经两个月没来例假了么,还伴有呕吐、四肢无力,尤其是早晨的时候最为严重,这些都是怀孕的表现。”

    大夫值了一夜班,正是最困得时候,说话时眼睛已经快睁不开。

    “我不能怀孕…”

    彭丽呆呆坐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跟我前夫结缘十多年都没怀上,怎么现在就怀孕了呢?”

    “检查过么?有没有可能是他不行?我跟你说昂,造成无法怀孕的原因可能在女人身上,也能在男人身上。

    以前是不是你男人的问题无法确定,不过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你应该是怀孕了,要是想确定,等到天亮的时候验血就可以了。”

    “我怀孕了?”彭丽仍做梦一般!

    她早已经放弃这辈子当母亲的想法,被人称为不会下蛋的母鸡已经习惯。

    甚至还自嘲说:这世界上没有牛能耕明白自己这块地!

    眼圈渐渐变红,泪水刷刷的往下流。

    彭丽站起来,眼神已经呆滞,机械的转过身走到门口……

    出去之后坐到长条椅上,这值班办公室就在进入楼的第一个房间,她屁股刚刚坐稳。

    ……娃儿他爹和秦强便一起走了进来。

    如果不是现在看到彭丽,小犊子有时候已经忘记还有这样一位女人存在?

    她比自己大十几岁,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提出各种无理需求都会满足。

    然而这些,都抵挡不了一个客观因素:这样的女人无法带出去,都认为是自己娘亲。

    别人在面前给笑脸,背后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可想而知。

    ……

    林冲在看到彭丽的时候,第一眼并没认出来……无外乎他做梦也没想到这能在这里遇到她?!

    等发现坐在长椅上的娘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并缓缓站起来,这才认出。

    脑中轰的一声,炸的他昏天黑地,一瞬间忘记往前迈步。

    “冲儿,你咋来这了呢?”彭丽的反应与他天差地别,她见林冲脖子上有道红印,下意识以为是血迹,走过去,抬手就要抚摸。

    秦强见过她一面,有印象,也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

    他本就对女人没什么感情寄托,再加上现在心情不好,懒得打招呼,生硬的说出一句:“我在病房等你。”随后迈步从彭丽身旁路过。

    “啪…!”

    见彭丽的手伸过来,林冲下意识抬手阻挡,脸色还异常难看。

    那些被耿陌打伤的流氓都在这里住院,加之外面都知道他媳妇是位大龄女,却没人见过她本人。

    彭丽的手被打到一边,再看林冲脸上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什么。

    就在错愕间,突然发现那红色不是血迹,而是女孩的口红,不仅仅是脖子上,耳朵上也有……

    这一幕,无疑是在刚刚还喜极而泣的彭丽心头上浇了一盆凉水。

    这段时间她也想过,男人嘛,都是爱偷腥的猫,谁敢保证一辈子不出轨?

    就连前夫那样的老实人,在喝过酒之后还想着是不是花点银子去快活一下?

    况且林冲还年轻,喜欢玩一点很正常。

    以前她能接受,也能忍受,只是现在的有些敏感,眼神也变得像看陌生人一般。

    林冲心虚的缩了下脖子,见她用这种眼神看自己,顿时变得更为烦躁:“身体不舒服就吃点药,我朋友都在这里呢!”

    “你的意思是我给你丢脸了么?”彭丽无辜问道。

    “小点声,有什么话回家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场合。”林冲蹙起眉,并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再加上耳中已经听到前方病房里传来交谈声,担心他们出来看到彭丽。

    若再听到你妈怎么跟着来了之类的话,他崩溃得想杀人的!

    催促道:“你先回去吧,我有事。”

    林冲说完,也越过去,走向病房。

    彭丽呆呆的站在原地,眼前林冲的离开如同把她魂也带走,身体晃晃悠悠险些倒下。

    看着正前方的大门,外面已经泛起鱼肚白,青色的天际线有几分寒气……医署的压抑气息更是让她喘不上气来!

    本想着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他,换来的只是只言片语。

    再转过头,恰好看到那身影推门走入病房,精气神瞬间被抽空。

    她想不通……

    为什么当初有块肉都得跳墙偷偷送给自己的小爷么,如今怎么变成这幅模样?

    在矿上当着众人面都敢高喊:“我愿意娶彭丽”的男人,如今怎么变得如此冷漠?!

    “踏…”

    彭丽向前迈步,突然觉得有些可悲、也有些可笑。

    “踏…!”

    她又挪蹭另一条腿,胳膊顿时耷拉下去……眉眼也下垂,嘴唇有轻微颤抖却被牙齿咬住,每走一步,掉下一滴泪。

    这个孩子要不要?出生之后他爹又会在哪里?

    已经忘记是骑着自行车过来,顺着马路,机械的挪蹭两条腿,走着…走着……。

    …… ……

    病房里。

    小犊子并没太担心她,虽说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回家的次数明显变少,停留的时间也逐渐变短。

    但他每次彭丽都是露出一副笑脸,后者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 ……

    病房里的气氛很压抑,几乎都沉默着不说话。

    一战过后造成的后果很简单,两人胳膊被打断,一人颧骨被打碎、一人肩胛骨骨裂,还有一人门牙被怼掉……

    最轻的是耳朵撕掉一半那位,已经缝合完毕,消炎就可以。

    剩下一人是颈椎遭受到重击,好在他受伤时耿陌并未下死手,要不然这一下高位截瘫少不了……只是现在还没缓过来,在床上躺着。

    这些人在给秦强打过虫话之后,就都集中在一间病房,再加上两位被杨韬捅伤的汉子,这里非常拥挤。

    秦强刚才已经从他们口中发现端倪,那个傻逼妥妥是个骗子!

    只是,为什么曾经能雷霆万钧,现在会猪狗不如让他费解?!

    咬紧牙关,把要吐出来的一口老血硬生生咽回去,低沉中掺杂无奈问道:“他没打,还跑了,这都不算,还捅了两个自己人?”

    “应该是想吓唬耿陌,没唬住!”腿受伤的壮汉闷声道。

    秦老板比耿陌追杨韬时候,心情还要复杂还要憋屈!

    从把这个骗子请回来之后,花在他身上的不下两万两,这银子说多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吃好了、喝饱了、他居然跑了!

    “那他在捅你们的时候,你们没察觉到异常么?”秦强攥紧拳头问。

    满屋子人都盯在秦强的脸上,知道这位会所大BOSS气的不轻……

    所以,这句话也没人敢回答。

    人的名树的影,如果混出名堂还能被人随便挑衅,还混个什么劲?

    不过都说貌由心生,杨韬的外貌确实有几分吓人。

    秦强脸上横肉颤抖,按理说这些人是给他做事,受伤、出事,自然会掏医药费。

    退一步讲,如果他们真的把耿陌解决,他也很乐意与把兜里的银票撒出去。

    只是现在群龙无首,林冲立即提枪上马很难撑起这份担子,如果亲自出面就落了下乘。

    可不掏医药费,下面的人心就真的散了,队伍以后也真的不好带了。

    “丢人啊…!”

    秦强思来想去,没有想出办法,有些崩溃的感慨。

    这些汉子闻言,都不由低下头,没有心情腹诽。

    自己只是小弟角色,怎么能弄的过会所老总?……

    他们心中也有些担心,这件事传出去,以后该怎么混饭吃。

    一时之间,房间内的气压再次下降,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这样吧…”秦强摇摇头,拍腿站起来。

    事实已经注定再去生气已经没用,现在需要思考的是解决办法。

    这些人的医药费拿不拿,选择有些无奈,却也**裸的没有余地。

    拆迁还得继续,没了人,就没办法继续。

    身形看上去有些沧桑的走到门口,拽开门,奔着等了一宿的值班室走去。

    “你好,我是来交银子。”

    大夫闻言,赶紧坐直,里面那些汉子是什么样的人一目了然。

    对待能给这些人出面的人,自然不能轻视,抬手指向对面的凳子:“坐吧。”

    “哎…”秦强点点头,又恢复他以往的和气……只是在这和和气中透露着疲惫,见大夫把单子递过来,厚厚一沓,不禁感到肉疼。

    “都在这,你自己看一下吧,我们这里虽然是私立医署,但也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救治你的朋友,用的都是上品的丹药,手术都是在医署领导蒋主任亲自带领下完成…”大夫见他看单据,简洁解释。

    “三万六!”秦强看到后面的数,身体顿时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