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域帝宗 > 488、有了喜
    就在乌凤婉惊叹之时,两只怪兽却是冲到了石台之上,发出一种胜利的嘶鸣声。

    乌凤婉身子不由得往上一飞,真切的看到了那个石头之上的一幕,只见那人变成两块,而两只怪兽却是分别大口地吃了起来。

    乌凤婉看得心惊之余,心里一阵恶心,但强忍住没有吐出来。

    乌凤婉提高了警惕,像黑衣人这样的一名强者,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就这样被这两个怪兽当成了吃食,如何不叫她心惊?

    乌凤婉不再招惹这两只怪兽,而是高高的飞起,再度往前而去,心里却是一阵难过,如果小千落在这下面,就算是没有摔死,那现在也一定是怪兽肚子里的食物了。

    乌凤婉飞到了高高的山顶之上,不由得哭了起来。她再度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就像没有力气一样,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过了好久,乌凤婉突然长身而去,向着远方而去。

    ……

    两天后,乌凤婉来到了一座城里,她并没有再那死亡之谷一直待下去,虽然,她和道小千在谷中性命肯定不保,心里也很伤心,但是,她现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杀了那些魂殿之人,还有那个计成气。但是,她发现了她现在的身体像是真的出了问题,经常乏力,决定先找个郎中看一下。虽然说,修行者一般不会得病,但是,也有特殊的时候,都是吃五谷杂粮的,难保有些疑难杂症的事情,该吃点药还是要吃的,只有把身体养好了,才能去找那些强大的敌人报仇。

    这个城,名叫洛城,离那个死亡之谷是最近的一个城市,不再是车啰国的范围,而是一个叫做燕的小国的都城。据说,这个国家的总人口不上十万人,但是,这个城里却是应有尽有,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要找一个郎中当然不是难事。

    郎中切了一下乌凤婉的脉,给出的答案却是让她一时没有心理准备,更不知是该喜而是忧。

    郎中竟然说她这不是病,而是有了喜!

    她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求郎中不要开这种玩笑,再给她好好看看。

    郎中却是有些不耐烦起来,说他在这城中,看过的人无数,从来没有人会怀疑自己的医术,而乌凤婉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劳累过度,让她回去,好好休息,不要在劳心劳力,不然,对这孩子不好。

    郎中见她一个人走出去,神情有些异样,就像是落了魂一样,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哪个短命的人,娶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媳妇,却是不懂得心疼,就连来看病这种事情也不会陪着来,平时必定更是不会关心一下。

    其他的人却是对乌凤婉看了又看,觉得这个女人好像有些不太正常,连这种天大的喜事,她却是一点高兴的样子也没有,还表现了那种无奈的样子,也不知她是一个做什么的人?有的人,就开始了胡思乱想。

    乌凤婉却是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目光,她实在是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更不知自己将来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真的有些无神无主起来。

    她走在大街上,就像是丢了魂一样,想不到这个小子,竟然会她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但是,这话又说回来,好像并不怪别人,要怪也只能怪那个石家的人。

    一提起这石家人,乌凤婉不由得把牙咬了一咬,这石家的人实在是无耻,竟然会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要不是当时小千在场,自己还真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并且,这次在沙家所发生的事情,还把魂殿的人也给招来了,就连计家这样的人也跟着一起出动,还把小千给弄得落下山谷,石家人难逃其疚。

    乌凤婉不由得冷哼了一声:石家人也该杀!

    “怎么,小美人,是不是被你的相公给抛弃了,这么可爱的人,不如跟大爷走吧,大爷一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这人间的乐趣!”

    乌凤婉正自想着心事的时候,却是被两名男子给挡住了去路。

    乌凤婉不由得面色一紧,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专门欺负女人的货色,而且,还一出口就是些污言秽语,正想要收拾一下这些人,却是又看到街上人来人往的,万一伤了其他人,实在是有些不好。

    乌凤婉想这里,不由得向一边让了让,想要绕过面前这两位讨厌鬼。

    两人却是荡笑了一声,继续挡在了乌凤婉的面前。而此时,街上的行人停了下来,有些冷模地看着,并没有人出头说句话。

    两人看到行人停了下来,一直看着,却是并没有慌乱,而是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店里的姑娘,也不知哪股神经发了,竟然一个人偷跑了出来。走,跟我们回去!”

    此时的乌凤婉,手里没剑,收入到了小千给他的那个戒指之中,再加上神情黯然,而且一脸的疲惫,但是,依然能看出她的风华绝代,也难怪这两人会对她起了不良之心。不过,她也是想了起来,这两人好像在郎中那儿,就看到过的。

    她见到这两人挡在了她的面前,不由得沉声说道:“滚开!”

    “哈哈!竟然还长牌气了,叫我们滚开。”两人笑着,有一个竟然伸手想要抓住乌凤婉。

    却是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那人捂住脸,像是中了一记耳光,不由得大怒:“竟敢打我!”

    两人一发恨,向着乌凤婉扑了过来。

    但是,两人还没有到达乌凤婉的身边,却是被乌凤婉一指点出,一人倒在了地上,另一人吓了一跳,身子停了下来,惊骇无比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原来,这女人还是个会家子,但是,人们却是没有见到她如何出的手,或者说,她出手实在是太快,人们还没有看见她出手的方式,就有一个倒了下来。

    乌凤婉只是一指点出,她是一个用习惯了剑的人,把这一指当成剑点了出去,出于本能的一种反应,这两个人如何受得了,被她点中那人,胸口之上,出现了一个血洞,血流不止,眼看是活不成了。

    人们看到倒在地上的男子,不由得齐声惊呼:“杀人了!”然后便四散开逃,他们却是没有说说,这个女人为何杀人,只是见到她杀了人,而出手的方式却是让他们不懂。

    另一名男子也是被镇住了,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当然想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充满疲惫的女人,竟然一招就把他的同伴给杀了,吓得腿脚都有些发软,竟然站不住脚,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

    乌凤婉没有再看那人,而是头也不会地往前走去,不知为何,她现在竟然不想杀人,但是,这两人实是找死,她也没有办法。

    那人本来自知无法再活,但是见到这个女人并没有出手杀他,而是一个人走了,不由得一愣,看着女人走远之后,也是喊了一声:“杀人了!”

    乌凤婉突然下了一个决定,世人太无聊,不如找个地方,一个人呆呆,等过几天再做打算。自己竟然有喜了,虽然一时还没有个心理准备,但是,这毕竟是那个小子留下的礼物,好歹也是要把他生下来,养大成人。

    乌凤婉走不多远,正想出城,却是发现了街道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把她给围了起来。

    乌凤婉不由得眉头一皱,看来,不想杀人也是不成的了。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想要看看这些人讲不讲点道理?

    为首一人沉声问题:“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在这里杀人?”

    此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一身青衣打扮,也没有一上来就不问青红皂白想要抓人,乌凤婉也就没有急着出手,只是心里依然赞叹,这些人来得还真是快。如果每一个城市里维护正义的人们,都像他们一样,拿出点办事效率来,也许这个世界的百姓会好过许多,不由得说道:“那两人当街挡路,想要调戏本人,杀一人算是给他们点教训。”

    那人却是一愣:“我燕国虽说是小国,但是,也算是守纪守法的国度,你说他们当街调戏你,有何为证?”

    乌凤婉也是不由得一愣,这个世界里还有人拿出法度来说事,也算是一件奇事,不由得沉声说道:“那人还有一个活着,一问便知!”

    而这个时候,真的有人把那名男子给带了过来,见到乌凤婉的样子,却是吓得不敢说话,他还真的怕这女人把他给杀了。

    青衣男子看着那人说道:“说你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有没有这种事情?”

    那人吓得面无土色,看了乌凤婉一眼,却是不敢否认,也不敢说是不是,让乌凤婉都有些奇怪,这里的人不会真的都很守法吧,但是,那些看热闹的人,当时为何没有一个人出来替自己说句话,指责一下那两人。

    青衣男子像是明白了几分,看着乌凤婉说道:“姑娘看上去不像是本地人,不知是哪里人氏?”

    乌凤婉见他有些客气的样子,不由得一愣,却是不想跟他人说出自己的来历,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我从城外来,只是路过此地,本来也不想在这里生事,但是,这两人挡着不让走,才会出这样的事情,实非我所愿。”

    那人叹了一口气:“这两人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本来也是该死,但是,世人为什么就不采用国法来镇压,却是喜欢以暴制暴呢?如此下去,我这样一个队长,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