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林雨潇潇 > 第三九八章 狂妄自大

第三九八章 狂妄自大

    待大家将饭吃完,他才对四人说道:

    “四位少侠,我看你们对这边非常了解,我们对这边的地形啥的真不太熟悉。要不要这样,我们合成一组,相互也有个照应,你们就当我们的向导如何?”

    其实金不换想说,你们主要带路,我们主要负责追捕,你们出智,我们出力,如何?

    但这样的话,对大家的感情是种打击,所以他只轻描淡写的说一句。

    刘左第一个不干,他站起来说道:

    “我看没必要。你们有你们的思路,我们有我们的办法。还是各干各的为好。不一道,敌人反而摸 不清我们的底细,他们要想一口将我们吃掉,也不可能。我们进山也没必要同行。”

    他们同来的其余三人同声附和。

    金不换见他们是如此自信,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在临分别的时候,他又提醒说道:

    “四位少侠,我们这两个组不要请一个向导?这样少走弯路。”

    刘右手连摆几下说道:

    “我们没必要,你们认为需要,你们去找一个好了。如果认为一个不够,就找两个、三个也行。告辞了,金大侠,在双蛇的老巢见。”

    说话间四人走了出去。金不换又是叹息,又是担心,摇摇头,也和化不少走了。

    金不换和化不少对这边的地形不熟,花了不少钱才找到一个向导。他们找到这位姓邵,是一位当地的老猎户。

    在最初找向导的时候,进山路口的几个相邻村子,他们去转悠了两圈,没有一个人敢接这趟差事。

    后来他们索性不在这进山村子里找向导了,二人对那些村民说不去了,不再要向导了,二人走了三十多里路,到了一个叫黑肝村的小村子,这个村子和进山的方向背道而驰,他们才在那里找到一个。

    二人分析,这进山路口的村庄,双蛇比他们熟悉,因为这边是他们的老巢,他们肯定给这些村民打过了招呼,谁敢向二人当向导呢?

    不管你是顾及双蛇是本地人,还是怕他们来报复,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两个外地人。

    在邵姓向导的带领下,二人顶风冒雪,一路向从北极村前进。

    再说田刘四人,他们自认为提前作了功课,不再找当地的向导,四人从北极村出发,开始的时候确不用问,都走对了方向。

    待走得六七十里后,自认为是山林通、活地图的刘左面对茫茫的白雪,几丈深的深山老林,也不知所措。只得老老实实的一路问一路走,好在他们的方向还没有走错,因为有人居住的地方,不管这雪有多厚,山林有多深,但总体上道路还是鲜明的。

    在前行的道路上,已经没有了树木、杂草,偶尔有枯枝败叶,也是少数。

    但路的轮廓是很明显的,起初路道很宽畅,就算到得后来,这些道路也还有人工修整过的痕迹。所以四人并没有迷路。

    不过这都是有人烟有地方,到了观音山,观音山俗名叫做胭脂沟,再往里面就没有人烟了。

    没有人烟,就没有道路,四人能看到的全是皑皑白雪和参天的大树。这时四人陷入了白雪和丛林中。

    在这前不挨村后不着店,冷风吹大雪紧,遮天蔽日的密林里,四人的吃喝拉撒都 不是问题,但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感知方向。

    现在要去找向导,得赶回一百里,也未必能找到。四人这时才知道人在茫茫的天地间,太渺小,什么也不是。

    四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埋怨谁。田春说道:

    “现在是进退两难,回去至少要走一百多里,未必就能找到向导,继续前进,连方向也没有,难道我们四人就这样葬身于茫茫林海中?哎,早知现在,哎。”

    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正在这时,他们四人听到了一阵山歌,这歌声是从东北方向传来。四不禁心里一振,仿佛落水之人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这里的歌声从何而来呢?

    刘右第一个朝歌声处望去,只见左前方二百米处,那白雪皑皑的缥缈山峰顶,一个少女正在峰顶,用手中的一件物事敲击还是挖掘什么。

    他对三人说道:

    “有救了。你们看,那不是有人吗?我想这里有人,这人要么是本地的原住民,要么是来采药的医生。不管是哪种人,她能来必然是对这里的地形地势比较熟悉。我们去找她作向导,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三人一听十分在理,对他说道:

    “刘二哥说得对。我们多出点酬金,想来她不会拒绝。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她来此雪域之颠,还不是为了赚钱。我们在这里高声喊她下来便是。给她讲清楚,多给她酬金。”

    不知在何时起,这四人已经称兄道弟起来,他们几人臭味相投,之间已经以哥弟相称。

    刘左发令,喊出一二三,加三人就同时对山顶上的姑娘喊道:

    “哎——姑娘,你吸到我们的喊声了吗?我们在这里迷了路,希望姑娘能作我们的向导,酬金我们会多付与你——”

    四人将双手做成喇叭状,一齐对着姑娘大呼。

    开始喊叫两声的时候,那姑娘不知是未闻其声,还是见是四个男子,不敢搭腔,在东北角山顶上连头也没抬,只管做她的事。

    待四人喊到第三句结束后,那姑娘方招起头来,看了下面四人两眼。

    这时,目力较好的田春看到她手里拿的是一把小锄头,便对三人说道,这姑娘可能是采药的,她手里拿的应该是把药锄。

    四人见姑娘已经在抬冰龙看他们,于是又喊道:

    “姑娘,我看你是采药的吧。我们迷路了。希望得到你的帮助,给我们当向导,给我们带带路,行吗?”

    这田家和刘家八兄弟,最好色就数刘源和田冬。这二人已经恶有恶报,被双蛇打死了。剩余这六人倒不十分好色。来的都是护龙山庄和名剑山庄稍懂事的人。

    那山顶的姑娘好像听清了这四人的求救,她站在那里,手上没有动作了,在东张西望地看,不知她在想什么。

    这时,刘左在下面再次高声说道:

    “姑娘,我们来这里寻人,迷路了。靖你帮帮我们。”

    那姑娘这回完全听懂了他的话,在那峰顶上用清脆的话向他们喊道:

    “我听到了,但我离你们很远,你们过来吧。过来说清楚到哪里,我带你们过去。”

    四人一听有戏,这姑娘同意了,只是说离他们较远。

    四人商量,自己可以过去,毕竟每个人都有一身武功。但如若过去,会耗费很多体力。

    因为他们都知道,在这山间,有句俗话讲,说话能听见,走路要半天。虽然他们看姑娘只有二百多米远,但真要到姑娘所在的位置,一时半会儿还真不行。

    如果施展轻功,会快一些,不过另一个问题有来了,这会消耗他们不少的内力,如果对方是敌人,那他们过去等于是自己往老虎嘴里送。

    此时,他们四人抬头看山顶上的姑娘,见她好像在收拾工具,要走了。如果这姑娘走了,那他们在这不辩西东的林海里,不知何时能走出去。

    这时,一向能说会道的田春站了出来,他对着姑娘的方向高声说道:

    “姑娘,能不能行行好?我们是外地人,来这里寻人迷路了,要到你那儿,我们也不知道方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我们也没有体力走过来。你能委屈一下,到我们这边来吗?我看,我们要走的方向也不是姑娘那边方向。

    反正你对这里很熟悉,怎么走都方便。求求你了。我们会给你几倍酬金的。你就行行好。”

    那姑娘这回也听清了田春的话。她在那山顶上说道:

    “好吧。你们可不能骗人,我一个女孩子,你们是几个大男子。”

    四人马上大声说道:

    “不会,姑娘,你等于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会对姑娘做坏事的。”

    那边姑娘说道:

    “好吧,你们不要动,我这就过来。你们那里叫蛇皮沟,你们不要动,在原地呆着,我过来。”

    四人见那姑娘先爬到山顶,在一棵松树后取出一个背篓,往背篓里丢了两把草药还是什么的,就蹦蹦跳中地沿积雪和岩石向他们这里下来。

    四人见她那灵巧的双脚,在布满积雪的岩石上纵跳如飞,如一只山麂,更如一只藏羚羊。

    他们欣喜有加,知道有救了。

    过不多时,姑娘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一看就知道是本地人。她的打扮,有着本地人较特殊的装束。

    鄂温克族属于通古斯人种,其服饰的原料主要为兽皮,满洲、锡伯族等通古斯人也即是如此。衣袖肥大,束长腰带。短皮上衣、羔皮袄。

    鄂温克族无论男女,衣边、衣领等处都用布或羔皮制作的装饰品镶边,穿用时束上腰带。喜爱蓝、黑色的衣服。皮套裤外面绣着各种花纹,天冷时穿在皮裤的外面。男子夏戴布制单帽,冬戴圆锥形皮帽,顶端缀有红缨穗。

    鄂温克族妇女普遍戴耳环、手镯、戒指,或镶饰珊瑚、玛瑙。

    眼前这位姑娘上身穿一件红***花羔皮袄,一看就是用上等的羊皮制成,用高级布料吊面。戴一顶红色皮帽子和她的红色上衣非常相配。

    扎一条黄色毛腰带,下身穿一条蓝色羊皮裤,膝盖上缝织两个圆形花纹,结实美观。

    脚上一双牛皮皮靴,一副线手套紧紧地裹着她的十个手指。

    一张长期受太阳照射的微微泛红的紧致的脸,两颗水晶般的眼珠,镶嵌在水汪汪的睫毛之下,看上去既精神又富有野性。

    一个用枝条编成的背篓,里面有两把不知名的草药和一把药锄。

    唯一让四人感到有些不谐调的是这位美丽姑娘手中还拿了一把短剑。且手中的短剑已经出鞘,那青光闪闪的刀锋,一看这是一把极锋利的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