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都有权利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都有权利

    血河的意志意识到上当了,李修成这个狡猾的家伙太不可思议,胆大妄为的将自己的神藏完全开放,看似放弃了抵抗,实则是为了麻痹它,并且为了开辟新战场做准备,完全不知道死活。

    在这个战场战斗的双方显然不是血河与李修成,而是凡生界法则的意志与血河之间的较量,李修成充其量只是一个场地提供者。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凡生意志放手施为,毕竟两种强大意志之间的战斗有极大的破坏性,血河可以有恃无恐,可无论李天畤还是凡生法则的意志都不愿意看到江河破碎、生灵涂炭。

    然而,在混沌体内用意识交战则完全不同,意识再强大也难以彻底破坏混沌物质,而且是李天畤的主场,血河又陷入的太深,凡生法则的意志占据了绝对优势,最可能的结果是重创血河,或者把李天畤给拆了,似乎也是可以接受的。

    李修成不但敢想,而且真有胆子做,血河意志没由来的感到了一丝凉意,它很清楚接下来的事情,将凡生法则的意志引入小世界是非常关键的一环,所以这小王八蛋居然毫无惧色的在它的血河中溜达,然后不知道动用什么手段惹恼了凡生法则的意志,最后又跟疯子一般的冲向了那些可怕的闪电中,他成功了。

    自从降临以来,血河第一次有了乏力感,只是个投影,当然无法硬抗一个世界的意志,所以它一开始就很低调,即便是跟孙天罡打的你死我活,双方也竭力压制着力量,大能者虽然强横无匹,看似无所不能,但在任何一个非主场的世界里都要压制力量,低调行事,这也是底层规则,除非他们已经具备了与整个世界抗衡的实力,这种可能性有,但区区一个投影是绝无可能。

    看上去十分弱小的凡间界,规则之力竟然比想象中要强大的多,血河有点后悔刚才的莽撞,它虽然不惧,但这次投影到凡生界恐怕要亏老本了。

    血河作为生存了两个宇宙纪的老怪物,审时度势,立刻判断自己处在很危险的境地,保存自己历来是第一位的,虽然只是意识的投影,但若是被凡生大道的法则灭杀,对它的本体也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再斗下去毫无意义,既然萌生退意,它说走便走,极为果决。

    当然,被到手的美味设计了一把,血河吃了闷亏不算,还暂时拿这小东西没有任何办法,它自然是极不甘心,所以走之前疯狂的佯攻了一把,一只血色大手趁机自空中探出,直接凌空而下抓入山坳的裂缝中,一股凌厉的力量将圣血大阵拍入地底深处,顺手加了一道禁制并带走了辛娜。

    这番施为如闪电一般迅捷,李天畤识海中的血色暴雨突然止歇,笼罩在天空的恐怖红云迅速淡去,血河要逃!

    当李天畤意识到时,凡生意志已经连施手段,疾风骤雨的攻击却突然出现在潜山山坳上空,极端的风暴、雷电等气象灾害接踵而来,大地山川为之变色,足见凡生法则意志的愤怒,但依然没能挡住血河逃走的脚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暴渐止,一直压在天空的恐怖阴影消失了,乌云也变得十分稀薄,甚至有些薄弱的地方有缕缕阳光透入,潜山中段不知道坍塌了多少山峦,山坳已经消失,地震引发的数条巨大的裂痕一直延伸到荒原深处,满目苍夷,触目惊心。

    李天畤盘膝坐在一条裂缝边缘,望着天空发呆,他数次尝试与凡生界法则的意志沟通,未果,让他有些小小的失落,知道对方不待见他,还隐隐有着敌意,但之前的合作虽然是被动的,但几乎天衣无缝,成功击退了血河,证明这道意志还是非常明白他的想法,但变脸这么快仅仅因为他也是域外来客?

    “或者不完全是。”大衍不知何时从气泡里钻了出来,离开神藏,一道淡淡的白色虚影坐在李天畤身侧,他受不了小世界里的血腥味道,血河刚刚褪去,那里才叫真正的满目疮痍,仿佛是末日一般,完全恢复生机勃勃的原貌需要些时间。

    李天畴孤注一掷,开辟神藏为战场让他受了严重的创伤,两股意志的强大力量太过可怕,若非他是混沌体,早就被撕成碎沫了。

    “怎么说?”李天畤注视着裂缝中一个白色的小方盒缓缓飞了上来,荡荡悠悠的落在他身边,吧嗒一声稳稳着地,玲珑宝盒终有灵气,即便再可怖的大战也难以损毁,而且始终能跟随在主人身边。

    但也不排除是孙天罡动的手脚,这个糟老头子,李天畤原本想好好羞辱他一番,临阵脱逃也好意思目空一切、妄自尊大,但现在他没这个心思了,毕竟这老家伙数度在危机时刻救过他,孰为智勇,委实说不清楚。

    “它感到了威胁。”

    “威胁?它又不是看不见,我的所作所为恰恰相反。”李天畤有些愤愤不平。

    “这与你的作为无关。”大衍摇头。

    “不明白。”

    “今日一战,你的混沌体的本质暴露无疑,让它感到了某种恐惧,但它还算克制,没有让血河带走你,也没有借势抹杀你,不清楚为什么,总之,老夫感到它很矛盾,或者……或者是因为那座大阵还在。”

    李天畤的脸色变得难看,大衍的解释他能听懂一大半,但不明白混沌体怎么就威胁到凡生界的意志?这芸芸世界了藏了不知道多少域外来客,强如寂灭手帕、大修罗神、磐莽等,一个个修为高深,这都能容忍,反而就不能容忍他一个转世的神界生灵,何况他还是土生土长的凡生,李修成莫名其妙的转世到他身上,也非他本意。

    “其他的神魔无论多强大,只要不联合起来,都无法威胁到凡生世界的意志,但混沌体的成长会抽取世界的本源力量,这便是它十分忌惮你的原因。”

    “难道其他神魔不会抽取它的力量?”

    “本质不同,关键在本源二字。”大衍无可奈何,不得不把话说透一点,其他神魔不了解,但作为元界的大神魔,他比谁都清楚,“普通力量的损耗会慢慢恢复,只要不损耗过度,总能补的回来,但本源力量无法恢复,诸天世界崩塌的主要原因便是本源力量的缺失。”

    极为浅显的道理,却是一个惊天的秘密,李天畤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体质能威胁到一个世界的意志,更为可怕的是,正在走向毁灭的诸天居然也是这个原因,难道都与混沌有关?混沌体究竟是个怎样的体质?我为什么是混沌体?

    一连串的问题,李天畴都不知道,让他感到十分荒谬,等等,这里面有问题,他曾在虚空深处看到过辽阔无边的巨大透明屏障,看到过屏障后面那个可怕的黑洞,看到过从黑洞里面喷吐出来的星球,那里面布满了无所不食的黑色颗粒,多到不计其数,而且他亲眼目睹这些黑色物质在吞噬世界,难道这些东西也是混沌物质么?混沌物质就那么可怕么?

    大衍不知道李天畤阴沉着脸已经想到了很远的虚空,伸出他那虚影一般的胖手拍了拍李天畤的肩膀以示安慰,“混沌体的成长还需要机遇,也没那么可怕,老夫认为凡生界的意志也过于敏感了,若是我元界还在,倒不用担心这些麻烦事。”

    “而且,你为凡生界做了那么多,充分体现了你的善意,它若是个睁眼瞎,也不会在这个毁灭的世道中依然存续到现在。”

    李天畤点点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此时头顶的乌云散的差不多了,万道霞光迸射,看不出是什么光景,明明记得打的天昏地暗的时候是傍晚,此刻日出东方,难道打了一夜?

    的确是整整一夜,这一整夜的动员力量极其强大,荒原已经开进了不少人马,有作战部队,也有救援队伍,将原来山坳的位置包围的严丝合缝,当血河投影逃离后,无人机恢复了对潜山中段的侦察,很多失灵的电子设备也恢复了正常,山坳内部的图像不断传输到董老头和其他相关指挥人员的屏幕前。

    潜山山坳的地貌发成了颠覆性的变化,不少山峦已经夷为平地,到处都是沟壑纵横,那座可怕的血色建筑也消失了,李天畤还活着,董老头在一幅高分辨图像上认出了李天畤,心里踏实了不少,只是不明白他呆坐在一条深沟旁在干什么,电话无法接通,只好让特战队员们缓慢靠近。

    这条裂缝的中心位置有十几丈宽,正是圣血大阵陷落的地方,李天畤此时无法感受大阵的任何气息,血河临走时做的手脚恐怕就是为了留下后手,这老东西还带走了那个祭司,这一点他看得清楚,凡生界的法则意志更应该看得清楚,难道它也破解不开这些手脚么?

    沟壑的对面,影影绰绰的站着上百号血族,他们是昨夜大战浩劫的幸存者,没能跑掉,外面全是部队,也没有勇气纵身跳入沟壑给大阵陪葬,眼看外面越围越紧,十分惊慌,又不知何去何从。

    “莫要问我,老夫回去养伤。”大衍立刻回避李天畤询问的目光,但消失前,扔下了一套新衣服,又忍不住添了一句,“任何一个种族都有继续生存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