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第六百零五章 紧急应对

第六百零五章 紧急应对

    顾箭生怕出意外,也连忙跟着跑了进去,而陶猛不管不顾的穿过重症监护室的走廊径直往后面的通道跑,这条通道紧连着住院部,交警大队的刘福明警官不久前去了住院部,但愿还没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冲到四楼,这里是骨伤科病区,车祸的多数伤者都送到这个病区接受治疗,下午的时候已经来了好几拨警务人员进行例行问讯,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交警方面一定是有重要发现,或者紧急情况,才派刘福明再次带人过来。

    可惜,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没有见到刘福明,当然,还有其他值守的警员,都说刘福明刚走没多久。

    “能不能通过咱们的同行,向交警部门要一份物证清单?”陶猛着急的直转圈,从车祸到现在,他一直盯着刘勇志的抢救,几乎没有像刚才那样系统的梳理过事件的经过,仅有的一点喘气时间,也是接受简单的外伤治疗,剩下的除了应付当地警官的询问,也就冲动的揪住云龙货车的伤者不放。

    对于物证提取,人员控制等等重要的事情,陶猛都没来得及腾出时间关心,现在自然很担心别有什么疏漏和意外。

    “我还没来及跟当地的同行沟通,能不能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实在紧急,我直接去一趟。”顾箭有点为难,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除了迎接他的一个付姓同行,顾箭连真正跟他对接的同事都没见过,电话倒是有,但这么晚了会不会冒昧?

    陶猛不做声,拉着顾箭疾走,很快又离开了住院部。顾箭并不多问,只是眉头已经微微皱了起来,陶猛伤后行为有些唐突,但能看出来他有很多避讳难以言表,这说明内部信任出了问题,看来保山的同行中,已经有人引起了陶猛的高度警觉,来之前他未料到情况会如此复杂。

    俩人又回到刚才抽烟的地方,这回也没往地上坐,陶猛很着急,连说带比划,“物证,看物证里面有没有一个红色的三升钢瓶的灭火器,如果有,立即封存保护起来。”陶猛挠挠脑袋,他很想跟顾箭一起去一趟,但暂时离不开重症监护室。

    “没问题,我这就去,你找个地方靠会儿吧。”

    “还有,再打听下他们对安永祥死因的调查进展,尸体解剖安排在什么时间,哪位法医主刀,必要的话,申请做个背景调查。”

    “有这么严重?”顾箭愕然,“你是有了发现,还是怀疑什么?”

    “我简单说说,你也从你的角度了解分析一下。”陶猛简要的把和温峰他们一起出发到车祸发生的经过都说了一边,重点是自己的推测和怀疑,还有丰田陆巡出现和消失的时间等等重要因素。

    顾箭越听,额头越拧的紧,到最后心里骇然,怪不得陶猛会如此小心谨慎,他只知道案情严重,但没想到还会这么复杂,他不敢再耽误时间,叮嘱了两句,立刻离开了医院。

    黎明,天微微亮的时候,已经支持不住在座椅上歪倒的陶猛被吵醒,重症室传来消息,刘勇志的各项生命体征渐渐趋于平稳,终于熬过了最艰难的一关。

    佛晓的天色由深蓝转为淡蓝,再到鹅白只有很短的时间,奚老峰的半山腰云雾缭绕,植被在雾气中忽隐忽现,宛若水墨画。当浓雾渐渐稀薄时,多数植被也由墨色变为深绿,待到红彤彤的太阳越出地平线,刺眼的金光漫天撒播开来,奚老山上已经满眼的苍翠。

    一串如蚂蚁大小的人影在峭壁间蠕动,他们动作很慢,而且小心翼翼,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才从山脚爬到了半山腰,一是连夜登山而且不熟悉地形,二是奚老峰与别的山峰不同,山脚到山腰这一段,垂直的陡壁、陡坡极多,能够找到下脚攀登的地方很少。

    莫说现在是特殊时期,就是普通时段,奚老峰也不对普通游客开放,只有经过注册登记的探险队和登山队才能获准上山,否则也不会在山脚的必经之路修建安全站和救助站。

    此时山脚下的救助站一片死寂,远处坡地上,一个身影正快速赶来,此人一袭便服,行色匆匆,可以说用连滚带爬来形容,从发梢到双肩都沾满了晨露和汗水,脑门顶上大片的雾气蒸腾,连续赶路,他已经快虚脱了,电话联系不到同事,他有很心慌,但毕竟在山里,通信信号很差,所以起初没有多想。

    但随后没多久他就接到了组长的电话,质问为什么没有按时发回安全和巡查报告,他顿时就慌了神,因为去办私事,并不知道山里发生了什么事儿,所以只好撒谎,说自己正在巡哨,可能是信号问题,他马上赶回救助站汇报。

    很勉强的糊弄过了这一关,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撒腿往回跑,但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景区的游览电瓶车全都上了锁,值班员也找不到人,只好偷了一辆轻摩,骑了一半还坏在了路上。

    心急如焚的他边玩儿命奔跑,边不停的打电话,但怎么也拨不通,就在他快要的疯掉的时候,组长的电话又打进来了,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这次怎么也瞒不住了,于是承认自己因私事外出,对目前山里执勤哨的情况也不了解,一直在联系,可一直联系不上。

    组长大光其火,措辞极为严厉一番训斥后,命令他立刻赶往救助站,不论用什么办法,必须十分钟前赶到,否则脱了这身皮滚蛋回家,其实他要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岂止是扒几层皮的问题?

    而山那边封锁区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一个多达七人的执勤哨失去了联系,这是什么概念?这种大事儿,组长一刻都不敢耽误,立刻向上级汇报,联合指挥部值班领导迅速召集紧急会议,根据少的可怜的反馈情况作出几点预判,并快速行动。

    第一,执勤哨出事儿的概率很大,不管是人为还意外导致,必须紧急调集最近的警力赶赴景区查明原因;

    第二,不排除正在寻找中的嫌疑人逃出了封锁区,虽然奚老峰的地理条件恶劣,但此人曾是国安高级外勤,能力出众,有过出境执行任务的经验和丰富的丛林经验,而且山谷里四具无名尸体大概率事件是出自此人之手,可以说极度危险,如果执勤哨失联跟此人有关,那问题大了,必须要向上级请示,甚至要封锁整个奚山风景区;

    第三,还有一种可能,臭名昭著的危险分子张志强势力也在寻找这个嫌疑人,王处早就从教官那里了解整个案情的背景,四具无名尸体极有可能是他们派出的首批人马,但可惜全军覆没,没有一个活口,但王处并不认为对方会就此罢休,说不定还会有第二批,甚至第三批人来,封锁圈十分严密,弱点在于两个天然屏障,即东北面的奚老峰和西北面的七星裂谷,对方会不会冒险从这个两个地方入手?

    如果是,对方会选择哪个地方为突破口?七星裂谷向西北延绵了近三十公里,从外围绕道,至少多走八十到近百公里的路程,山林里无法行车,也没有其他交通工具,显然时间上不可取,而奚老峰虽然山势险峻,但翻过山就进了封锁区,如果让王处做选择,他也会首选奚老峰。

    一个疑点也不能放过,王处作为联合指挥部的副组长有权立刻下达应急行动命令,调最近的派出所以最快的速度先行赶赴事发地,同时抽调封锁区内的机动干警、武警,组成一支应急小队立即驱车赶往封锁区外唯一的执勤哨。

    抽调国安、武警战士组成若干小组,以奚老峰南坡为重点展开密集搜索,特别监视唯一的进山口,峪口岩,以国安精干人员为主,组成一个不超过六人的特别小队,进入峪口岩,寻找嫌疑人,这一队是重点,由刚刚赶来的许文做队长。

    嫌疑人现在成了极为抢手的香饽饽,能在病毒下安然无恙,本身就堪称奇迹,从这个角度上讲,病毒的致死率不是百分之一百,而是九十九,那个嫌疑人还是个大活人。

    其次,嫌疑人曾有国安背景,又和最近的裕兴大案和丁甲路爆炸案有牵连,所以决不能让此人逃出去。

    布置完任务,王处长心神不宁,反复思索着刚才的行动安排哪里还有漏洞,也在对比教官之前的分析,总觉得心里没有底,但又找不到这种感觉的根源,思绪理来理去,停留在张志强身上,这个人他并不陌生,六年前发生在SZ市的特大洗钱案,此人就是元凶,当时王处还参与了协助抓捕行动。

    后来张志强还是逃到了海外,很快就没有了消息,谁想到两年后他改头换面,再度卷土重来,这次他冒头的时间短,遭受重挫后很快销声匿迹,有消息称他在东南亚,但一直未能缉拿归案。

    按照教官的分析和推断,张志强此次是第三次潜入国境,不知道改头换面以后以何种身份藏匿在什么地方,但最近发生的几起大案和骇人听闻的病毒案,这人都是始作俑者,是不折不扣的危险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