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阴损的围杀

第三百九十三章 阴损的围杀

    那名被李天畴关注的大高个却没动窝,他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摆了一副慵懒的姿势,双眼看向乐池时不经意间闪过一道凶光,稍现即逝。这一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未逃过屏幕前三人的眼睛。

    “这小子有事儿。”祝磊皱起了眉头。

    “要露狐狸尾巴了。”武放灌了一口酒,赞同祝磊的说法。

    李天畴颇为不好意思的看看武放,“请你来喝酒也不安生,你和老祝在这里盯着,我到外面看看,有啥变化随时通知我。”说罢,也不待两人反应,他就离开房间到隔壁叫醒了祁宝柱,又用绳索将躺在地上的黑瘦汉子重新捆结实后,二人拽着汉子从侧门出了酒吧。

    就在李天畴离开没多久,一名身穿夹克衫的青年男子从洗手间里出来,摇摇晃晃的走向后场,看样子喝了不少酒。但走路的方向却很明确,没有东蹿西蹿,直接摸到了经理室门口才停下来。他向四周打量一番后,扒着门框侧耳倾听,没多久又继续向里摸。

    在储藏室门口,此人小心翼翼地做完同样的动作后开始拧动门把手,没想到门被轻而易举的打开了。青年男子颇为意外,他松开手安静的等了片刻,才开始慢慢推门。

    屋内除了堆积的货物和一把椅子之外,什么也没有,青年男子嘴里咒骂了一句听不懂的话,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刚觉后背极度的不自在,一股浓浓的凉意正在逼近他的后脑勺,弥散着十分危险的气息。他全身的汗毛一下子根根竖起,右手毫不迟疑的伸向腰间。

    “哥们,你找啥呢?”身后一句不冷不热的问话让青年男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缓缓转身,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站立在他身后不到半米的地方。如此近的距离,竟然没有察觉分毫,青年男子顿时冷汗直冒,但脸上的表情却变化极快,瞬间就是一副醉态的迷茫,“找我朋友啊,我喝得有点多,怎么也回不到座位上,这地方是哪儿啊?”

    “这里是后场,你的座位应该在前面。”良子伸手一指墙壁上贴的一行字:非工作人员请留步。青年男子夸张的瞪大了眼睛,半天才佯装回过味儿来,“对不住,我喝多了,走错了地方,对不住,对不住。”说话间便很快侧身从良子身边绕了出去。

    良子并未阻止对方,只是冷冷的注视此人晃到了洗手间,又折向前边大厅,他这才敲开了经理室的门,屋里只剩下祝磊一人,他不禁奇怪,“他们呢?”

    “当家的和宝柱从后门出去了,说是做点准备。那个武放坐不住,说是到前面转转。”

    良子一愣,自己吩咐完事情一直在后场周围转悠并没有看见武放,难道他也是从侧门通道走的?否则怎地无影无踪?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但这件事可以先放放,那几人才是关键,“刚才有人在咱后场转悠,是那五个人中的一个。”

    “哦?胆子不小嘛,我说怎么总觉得门口有人。”祝磊一直注意着五号机和乐池的画面,对其他地方倒是真有些疏忽。而且后场经理室一直到侧门这段基本上是监控盲点。

    “那傻逼是个老油子,心理素质不错,装喝醉了到处乱摸,还没瞧出啥目的。你坐着,我再出去看看。”良子说完又转身出门了。

    但就在这时,前场乐池突然传来一片哗然,隐约有人在大喊大叫,虽然混合着重金属音乐的声音,但良子还是能轻易分辨出来,他知道出事儿了,疾步向前场跑去。

    与此同时,祝磊在监控画面中也发现乐池的地方开始混乱,似乎是有人在打架,但人围观的人很多,在图像中看不清楚。再查看五号机的位置,那个大高个已经起身离座,他连忙打电话给李天畴,“前场乱了,有人打架。那个大个子也动了。”

    画面中的人群开始向周围散开,终于看清楚是两帮人互殴,三个打两个,还有一名女子双手抱着胸蹲在地上。其中一方赫然是五号机监控下的人,双方拳来脚往打得很激烈,赵经理带着保安根本拦不住。

    良子已经出现在画面中,他指挥蓝毛等人疏导和安抚顾客,自己冲到打架双方的面前,毫不犹豫的左右各一拳,暂时隔开了斗殴的双方。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那个大高个不知何时已经蹿到了他身边,竟然从怀中抽出了一把砍刀,动作十分隐晦。但明晃晃的刀身一闪现,顿时将周围围观的顾客吓得高声尖叫。

    祝磊看到这里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暗道要出大事儿,他连忙撒腿冲出了经理室。而在现场,打架的双方突然迅速的靠近良子,近距离空间内的气氛说不出的紧张和诡异,斗殴双方似乎一下子变得非常默契,与此同时大高个的砍刀已经无声挥下。

    “嘭”的一声闷响,自以为马上得手的大高个忽然面部遭受莫名的重击,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像一个破麻袋般的重重的摔在地上,手中的砍刀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去了,只感觉整个握刀的右手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捏碎了。

    一名个头不高,但很粗壮的男子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站在了那个大高个刚才站立的位置,一身米黄色的休闲服显得十分精神,正是武放。刚才那一拳他用了十足的力道,大高个就算是不重伤,短时间内也根本爬不起来。

    但惊呼声中,良子至少被五六个人包围,每人手中都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由于距离太近,他根本没有办法腾挪脱身。刀光嚯嚯,晃的人眼睛发花,仅仅是几个呼吸的瞬间,良子爆发出一声怒吼,让围观的人群不由得心里一抽,打斗的场地中血光乍现,几个胆小的人都捂住了眼睛为人圈中的良子惋惜。

    但结果很意外,围在良子身边的人几乎在同时一时间内悉数摔倒,有一半受了刀伤,场地内除了武放之外又多了一个人,此人头戴一顶压到眼线的棒球帽,只能看到半张脸,手里拎着一把刚抢过来的砍刀,上面还沾着一抹鲜血,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邪劲儿,却是祁宝柱。

    尽管武放和祁宝柱同时出手,但还是稍稍迟了一步,良子半跪在地上,受伤颇重,前胸后背至少有三四处刀伤。对方的能力超出了武放的想象,不但身手矫健,凶悍异常,而且一看就是见过血的主儿。更为特别的是,这帮人配合默契,似乎受过训练,专门合围单一目标,称得上专业。

    一瞬间发生的血腥场面,让围观的不少人尖声惊叫。更为恐怖的是祁宝柱,他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四周,便突然挥刀砍向身边躺在地上的一个小伙。武放吓了一跳,众目睽睽之下,这小子疯了。一时情急,他合身急速撞向祁宝柱,嘭的一声,二人一起摔出去老远。

    已经有不少顾客向门外逃去,只看见了打斗尾声的祝磊知道已经控制不住场面了,索性安排赵经理和蓝毛等人尽快疏导客人离开,自己则赶忙扶起良子止血。

    躺在地上的一众伤者纷纷挣扎着爬起来想要逃走,却被阿黄领着的几个保安给拦住,“给老子闪开。”一个混混发出了威胁的声音。

    虽然对方目露凶光,一脸的血污把阿黄吓得不轻,但他哆哆嗦嗦的始终没有后退。对方逃命心切,根本没功夫罗嗦,一拳就将阿黄放翻了,他身后的几名保安也一哄而散。发出恐吓的那个混混一马当先冲出了酒吧大门。

    好容易制服祁宝柱的武放累得气喘吁吁,见此情景叫苦不迭,正要起身拦截,突然一个身影从他面前一晃而过,动作快的不可思议。第二个混混才到门口便已被其揪住了脖领,一把就给甩了回来,此人转身拦在了门口,霸气凛然,武放终于见到祝磊出手了。

    紧接着“哎呦”一声惨叫,一个身影从门外倒着飞了进来,紧擦着祝磊的肩膀摔到了大厅里,大家定睛一看,正是刚才打了阿黄一拳,最先跑出去的那个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