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妙影别动队 > 592. 无路可退
    这一棘手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刘三爷心情也轻松了不少,他又转向龙仔:“哎,龙仔,你还没告诉我那个戏痴的妻儿情况怎样了?“

    龙仔想了想,说道:“我把他们送上岸了,后来我回去找戏痴了,他们母子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我估计他们应该已经被送离九龙了。“

    刘三爷听后,点了点头:“离开了就好,现在是能走一个是一个。但愿他们一家三口都能顺利离开香港,合家团圆。“

    “刘三爷,如果长谷问及婴儿这个问题,我们暂且就这么回应,不过我猜想戏痴所言未必会依照我们这个脚本进行,我们到时还得随机应变才是。”

    刘三爷点点头:“但愿我们的说辞能骗过长谷他们,不过我相信我们能行,黄历,卦象都已经表明我们此行应该是顺顺当当的。”

    凌云鹏和龙仔听了刘三爷的这句话,都面面相觑,一脸苦笑。

    正当凌云鹏和刘三爷,龙仔几个在起商讨如何与长谷和彦打交道,营救傅星瀚出狱之时,在驻军总部仓田智久的办公室里,仓田正在来回不停地踱步,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桌上的电话铃响了,仓田拿起电话,里面传来渔船监察小队长佐藤的声音:“报告仓田中佐,昨晚我们连夜清点了各个码头上的渔船,发现少了五艘小渔船,两艘大渔船,据查,昨天凌晨时分,有一伙渔民想要外出打渔,结果被海上巡逻队发现了,便开火阻止,打死了两个渔民,击毁,击沉了数艘大小渔船。报告完毕。”

    “好的,我知道了。”仓田放下电话,思忖着中村他们隐约看见的那艘小渔船是来自何处。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只见中村英夫匆匆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只皮箱。

    “仓田君,果然不出你所料,我们的巡逻艇在昨日打捞起刘桑的水域附近,发现了一些散落在海面上的婴儿用品,然后我又让士兵下海打捞了一下,把一些东西都捞了上来,这只皮箱也是从海里捞上来的,你看。”

    中村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只皮箱打开,把里面的一些零零落落的物品拿了出来:“尿布,披风,小棉被,小衣服,奶瓶,玩具,奶粉罐头。”

    望着这些琳琅满目的婴儿用品,仓田智久的脸上荡漾着笑容:“哟西。“

    仓田拿起那些婴儿用品,细细查看,嘴角微微上扬:“中村君,我们现在可以再次提审那位刘慕萍先生了。”

    仓田随即按了按桌上的红色响铃,一名士兵走了进来。

    “你马上把昨晚抓获的那个支那人带到审讯室里去。”仓田命令道。

    “哈依。”士兵领命出去了。

    “中村君,你把这些东西装进皮箱里,然后拎着这只皮箱跟我一起去审讯室吧,我想看看那位刘先生的尊荣。”仓田得意洋洋地说道,随后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

    中村明白了仓田的意思,一边笑着点点头,一边收拾着桌上的婴儿用品。

    两人容光焕发地来到了审讯室,没多久,就见傅星瀚被再次押进了审讯室里,锁在了审讯椅上。

    仓田抬起眼皮望了望傅星瀚,随后不经意地用中文问了一句:“刘先生昨晚睡得可好?”

    傅星瀚垂头丧气地坐在座位上,摇了摇头,喃喃说道:“我一闭眼就看见了我的萍儿和我们的儿子,我想他们,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们母子在九泉之下相会?”

    傅星瀚一边伤心地喊叫着,一边又嘤嘤哭泣起来。

    “刘先生痴心一片,令人同情,我们若是不满足你这一要求,似乎太过残忍,我们也不忍心把你们这对苦命的鸳鸯拆散,让你们天人永隔。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有些疑问想要刘先生帮我们来解释一下。”仓田走到傅星瀚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中国人有句话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刘先生既然已经心如死灰,一心求死,那死之前帮我们这个忙,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实说出来,你也一定不会拒绝的,是吧?“

    傅星瀚一听仓田将会成全他求死的心愿,心头不禁一凛,但随即马上佯装镇定:“哀莫大于心死,将死之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一个连死神都毫无畏惧的人还会害怕说真话吗?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嗯,刘先生的这个态度我很欣赏,那请你先看看,这只皮箱是我们在你昨天落水的地方找到的,你仔细看看,这个是不是你的?”仓田说着,把那只皮箱从桌子底下拿了出来,放在傅星瀚的面前:“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毫无隐瞒地回答这个问题,实话实说,对吗?”

    仓田一边说着,一边将这只皮箱打开,把里面的婴儿用品一一拿了出来,让傅星瀚过目:“刘先生,这些东西应该是你的吧?”

    傅星瀚一看到这只皮箱,心里便咯噔一下,他的脑子飞快地旋转着,回想着自己当时落水时的情景,当时他心慌意乱,想要抓住船舷,结果只抓住了这只皮箱,连人带箱子一起掉进海里了,而当时除了他们乘坐的这艘小船之外,附近没有其他的船只,而自己昨天对日本人胡编乱造,说那个哇哇大哭的婴儿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和一个杜撰出来的萍儿所生的儿子,现在日本人居然在这片海域找到了装有婴儿用品的皮箱,若是否认这只皮箱是自己的,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狡猾的仓田会相信吗?若是不信,该不会对他动刑,逼迫他承认?傅星瀚一看见审讯室里琳琅满目的刑具,心就砰砰直跳。

    但承认这只皮箱是自己的,无疑是钻进了仓田的另一个圈套,一个伤心欲绝的人,居然带着满满一箱婴儿用品去自杀,有谁会信啊?怪不得仓田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一定是觉得已经抓住了自己的死穴,自己无法自圆其说,投海自尽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自己真正的目的是要渡海。

    傅星瀚觉得自己已无路可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