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妙影别动队 > 591. 水来土掩
    “云鹏,你是不是被鬼子的告示误导了?鬼子嘴里哪有实话?“龙仔走到凌云鹏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凌云鹏回过头去,苦笑地拍了拍龙仔的臂膀:“那你想过鬼子这张告示的真实用意吗?就算是戏痴没疯,他们这么说的目的无非是想让我们这些去营救他的人自投罗网。明知这是个圈套,我们还不顾一切往里钻,搭上你我和其他几个弟兄的性命,还有刘三爷安宁的下半辈子,我于心难安,我做不到。“

    “哎,小子,你多虑了,你怕连累我们,可你就不怕你兄弟寒心吗?他在那鬼地方肯定是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你去救他呢!你若是对他弃之不顾,那还有什么兄弟情义可言,还有什么江湖道义可讲?老夫既然已经答应你们了,就不会反悔,否则传出去,我就是千夫指,万人骂的缩头乌龟。何况,我还真的是想要见见这位表演艺术家。“刘三爷给凌云鹏打气,试图打消他的顾虑。

    “是啊,刘三爷说的没错,云鹏,我们是兄弟,又都是林叔的干将,林叔点头的事情要是完不成,岂不是对不起他老人家。“龙仔在暗示凌云鹏,他们港九大队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帮助凌云鹏一行人。

    “是啊,凌先生,你放宽心,三爷和龙仔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否则我也不会带你来刘府了。“梁叔桐也在一旁劝慰凌云鹏。

    凌云鹏听后,很是感动,患难见真情,无论是龙仔,还是刘三爷都是慷慨乐助的义士。

    “小子,你别担心,不管你兄弟疯没疯,我们都得去看看,想办法把他弄出来。我想我这张老脸,他长谷多少还是会买账的。“

    凌云鹏眼睛红了,他抿了抿嘴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三爷和龙仔叩首行大礼。

    “哎,多大的事,值得你小子行如此大礼,男儿膝下有黄金,快起来,快起来。“刘三爷心疼地将凌云鹏扶起。

    “现在既然满大街都贴了告示,那正好我们找上门去,就说璋儿昨晚一夜未归,刘府上下急得火烧火燎,看到了告示之后才得知璋儿的下落,所以就亲自上门来领人了。“刘三爷捋着胡须,从容地说道。

    凌云鹏笑着朝刘三爷翘大拇指:“三爷想得周全。“

    “那现在离申时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再仔细探讨一下细节问题。“刘三爷招呼大家坐下,一起商讨如何跟长谷要人。

    这时,阿泰走到梁叔桐跟前,俯下身子,跟梁叔桐轻言道:“梁会长,瑞少爷已经起床了,正在卧室等着您呢!“

    梁叔桐点点头,随后站起身来:“三爷,要不你们仨在这儿详谈,我去给瑞少爷把把脉。”

    “好好好,叔桐,你去看看瑞儿吧,这孩子的身子骨不知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弱,拉肚子刚刚好了没多久,又气喘起来了,唉。”一想到儿子这病怏怏的身子,刘三爷不禁眉头紧蹙,叹了口气。

    梁叔桐跟大家示意了一下,便随阿泰朝刘明瑞的卧室走去。

    “三爷,那我们怎么向长谷解释明璋少爷半夜渡海一事呢?”龙仔觉得这个问题日本人肯定会问及。

    刘三爷用手指敲击着脑袋:“让我想想,对了,就说瑞儿昨晚气喘不上来,我派璋儿渡海去接九龙塘的姜大夫来府里给阿瑞治病。可没想到这一去就彻夜未归,让刘府上下都急死了。幸亏看到了大街上的告示,方才得知璋儿是被日本巡逻艇所搭救,估计是昨夜海上风浪大,璋儿被海浪打下了渡船,多亏了日本人的巡逻艇经过,救了璋儿。”

    凌云鹏听后,点了点头:“刘三爷,这个借口倒是挺顺理成章的,不过,还有个细节我们要注意一下,我猜想当时可能是因为戏痴那个襁褓中的孩子遇到风浪,害怕得哭了起来,孩子的哭声把日本宪兵的巡逻艇吸引过来了,所以龙仔只能在风浪中加速前行,结果小船越发不稳了,以至于浪头把戏痴掀翻,落入海中,所以,刘三爷,我估计日本人会问及戏痴有没有听见婴儿的哭声一事。”

    “那你的那位兄弟会怎么回答呢?”刘三爷问道,他现在的说辞应尽量与傅星瀚一致,否则就会穿帮,弄巧成拙。

    “我猜戏痴的回答无非是两个,一则说是没听见婴儿的哭声,因为当时被海浪砸晕了,但日本人未必相信戏痴这一说辞,连巡逻艇上的宪兵都听见了,戏痴就在婴儿哭声的附近,怎会听不见,所以我猜想戏痴也许会承认自己确实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云鹏,当时巡逻艇上的宪兵说他们隐约看见了一艘小渔船,那他们一定会认定戏痴和婴儿是在同一艘小船上,那么日本人接下来一定会问这个婴儿跟戏痴是什么关系。”龙仔按照凌云鹏的思路进行分析。

    “对,龙仔分析得很对,日本人肯定会问这个婴儿跟璋儿有何关系。”刘三爷侧过脸来看着凌云鹏,希望他能给出个合理的解释:“璋儿还没成亲,怎么可能有孩子?”

    凌云鹏皱了皱眉头:“要不,就推说那婴儿是船家的孩子,这样一来,这孩子也就不关明璋少爷什么事了,他只是想渡海而已。“

    “这主意好,这样就不用费尽心思去想璋儿与这孩子有什么关系了。”刘三爷听了凌云鹏的建议后,觉得可以解释这个问题了。

    “既然明璋少爷与那婴儿毫无瓜葛,那么如果长谷问及婴儿一事,我们要表现出对这个婴儿一事一无所知的态度。”凌云鹏提醒刘三爷和龙仔。

    “嗯,我明白了,我们当然是不清楚船上有婴儿这回事,所以要是长谷问及婴儿一事,我们应该感到莫名其妙才是。”刘三爷点点头,觉得凌云鹏所言极是,应否认璋儿与婴儿有任何瓜葛,璋儿只是搭乘船家的渡船去九龙塘请医生而已。

    “云鹏,你这主意不错。“龙仔朝凌云鹏翘了翘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