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436:刁难
    见面就约在了第三天,地点在林妙雪应聘的那家法国餐厅,正好今天林妙雪应聘上了,就当是为林妙雪庆功了。

    庞飞特地穿了西装,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嫣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平日里总是见他一件t恤一双运动鞋很随性的样子,今日里突然这般正式起来,倒是叫安瑶有点不习惯了。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正式的。”

    “完美老公嘛,形象可是第一位。怎么样,帅吧!”

    帅,那是必须的!

    俊男靓女,绝对的一道风景线。

    安瑶轻轻将手搭在庞飞的胳膊上,宛若明星走红毯一般,自信、迷人!

    “咔嚓咔嚓咔嚓……”不远处,安露端着相机对着他两一通狂拍,就差再给他们铺一条红色的地毯了。

    “郎才女貌,漂亮!”

    “漂亮,真的是太漂亮了……”曹秀娥难得的正常一回,眼眶里泪花在闪动。

    小家伙乐乐似乎也要加入赞美的团队中,“咿咿呀呀”叫个不停。

    安瑶看着这一切,眉开眼笑。

    “走吧!”

    二人开着安瑶的奔驰车子,前往约定的地方法国餐厅。

    中途,安瑶接到林妙雪打来的电话,说是她对蓉城的路线不太熟悉,想让安瑶过去接她一下。

    “好啊,我们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

    “瑶瑶,我没住原来的酒店了,我把新的地址定位发给你。”

    很快,安瑶的手机收到一条定位消息,哈士顿大酒店,蓉城最奢华最有名的顶级大酒店。

    安瑶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将地图放大了再看一遍,真的是哈士顿大酒店。

    这和林妙雪原来住的三星酒店,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安瑶心里突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当初和林妙雪一起找酒店的时候,是她主动提出的找三四星的酒店就可以,恐怕林妙雪是不想拨了她的面子,才没有当场反对。

    两年不见,林妙雪是越混越好了,而自己呢,却是混到了破产,混到了一无所有。

    “等这次的危机过去了,我也带你住一次哈士顿大酒店。”庞飞瞧出安瑶的心思,给她宽心。

    安瑶苦笑着摇头,“我有家,为什么要住酒店?酒店再好,也没家好。”

    那是。

    车子很快抵达哈士顿大酒店,安瑶给林妙雪打了个电话,说他们就在外面等着。

    十几分钟后,林妙雪的身影在酒店门口出现,一身璀璨绚烂的大红色连衣裙,配上林妙雪洁白无瑕的皮肤,和那特地精心装扮过的头发,让林妙雪宛若舞台上的焦点一般,璀璨夺目。

    所过之处,无人不回头看向林妙雪,实在是,她从头到尾全是亮点。

    安瑶今日这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和林妙雪璀璨夺目的礼服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一瞬间,安瑶的心情难以言喻的难受。

    来之前她特地跟林妙雪打过电话,询问她今天是穿的随意一点还是正式一点,林妙雪说今天是她应聘成功的大喜日子,自然是要穿的好看一点了,所以她拿出了衣柜里最昂贵也是最体面的一件衣服。原本也没什么不妥,可这身衣服和林妙雪的晚礼服比起来,实在是……太上不了台面了。

    而自己总是在林妙雪面前吹嘘自己现在过的有多好,可实际上呢,这一比较才知道好不好。人家林妙雪什么也不吹嘘,却住的是哈士顿大酒店,穿的是高级定制的礼服,这些,都是安瑶无法比拟的。

    安瑶突然很是后悔,当初没事吹嘘什么啊,实话实说不就好了。

    “瑶瑶……这位就是你老公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呢。”林妙雪的这番话,总算让安瑶失落的心里有了一丝丝慰藉,好在她还有庞飞不是,也算是弥补了和林妙雪物质上的差距。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法国餐厅。

    林妙雪挽着安瑶的胳膊走在前面,庞飞在把车子停好之后才赶过来,却莫名其妙被门卫拦在了外面。

    “先生,我们这里是会员制,只有会员才可以进入的。”服务员倒也没刻意为难,只是遵照公司制度在办事。

    庞飞说,“我是跟别人一起来的,会员卡在我朋友手里。这样,我给我朋友打电话叫她过来。”

    庞飞自然不可能给林妙雪打电话,而是给安瑶打的电话。

    说来也是奇怪,安瑶的电话占线了,打了好几个都没能打进去。

    “庞飞?”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庞飞下意识回头,便看到封泽林出现在自己面前。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怎么回事?”

    “封公子,您来了,快里面请。您定的雅座都给您备好了,哦,这个啊,这位先生没有会员卡,我没办法让他进去。”

    “连会员卡也没有,还来吃什么饭。你们餐厅的规章制度都是摆设吗,还是说这种小事也要劳烦我通知你们经理亲自出面处理?”封泽林明显是在为难庞飞。

    那服务员被封泽林训的灰土土脸的,把气都洒到了庞飞身上。

    再看庞飞,浑身上下没有一件牌子货,穿着一身廉价的西装就敢跑到这种高档餐厅来吃饭,他很有理由怀疑庞飞可能是来吃霸王餐的。

    “走走走,别在这影响我们做生意。”服务员收到封泽林的指示,对庞飞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庞飞不怪那服务员,他只是错在狗眼看人低而已,但封泽林明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进入这里却还要这样刁难自己,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这样有意思吗?”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听得懂封泽林心里清楚,庞飞懒得和他浪费口舌。

    不让进去是吧……

    “嗡嗡……”便在这时,安瑶的电话回了过来,庞飞接起电话,将自己被拦在门口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我马上出来。”

    不稍片刻,安瑶和林妙雪一起出来。

    林妙雪是这里的钢琴师,进入这里根本不需要什么会员卡,所以刚才她轻易就带着安瑶进去了,也没想到庞飞会因为会员卡的事情被拦在外面。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要会员卡是吧,现在就给我办。”

    “雪儿,怎么能让你办呢,要办还是我来办吧。我现在就要办,充多少?”

    “20万起步。”服务员如实回答。

    安瑶僵住,20万对现在的她来说,可是笔不小的数字。

    “安瑶,我有会员卡。”封泽林想帮安瑶解围。

    安瑶却说,“不用了。”

    就算这顿饭不吃了,她也不可能接受封泽林的馈赠的。

    林妙雪看出安瑶的为难,主动帮她解围,“不就是20万嘛,我还以为多贵呢。这是本姑娘的卡,现在立刻马上就给我去办。”

    “雪儿……”安瑶紧紧抓着林妙雪的胳膊,心里很是愧疚。

    林妙雪轻轻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两下,示意她别多心。

    在服务员接卡之际,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拦住,“安瑶,怎么能让你朋友帮咱们出这个钱呢。20万,小意思。”

    小意思?

    安瑶咋舌,心想庞飞你这个时候装什么大款啊。

    不停地冲庞飞使眼色,无奈庞飞像是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说着,“前两天我不是给了你一张卡嘛,拿出来吧。”

    卡!

    安瑶倒是想起来,庞飞的确给过自己一张卡,但那张卡里面会有20万?

    她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可庞飞既然能如此说,说明卡里真的是有20万的,不然一会刷不出来岂不是更难看。

    上次还说要问庞飞这张卡的事,结果后来又忘了。

    安瑶忐忑不安地拿出卡交给服务员,不稍片刻,会员卡办好。

    安瑶暗暗在心里舒了一口气!

    有惊无险,不然今天就要把人丢在这了。

    待到他们再次返回餐厅的时候,却发现原来的位置已经被别人坐了,而现在他们已经没位置可坐了,需要等上一会。

    安瑶十分不服气,可人家说他们之前又没有点餐也没有交定金,别人有权选择,倒是叫安瑶哑口无言了。

    “跟我一起吧。”封泽林再次站了出来。

    安瑶毫不客气地拒绝,“我跟我老公跟我朋友一起吃饭,蹭你的局算怎么回事?你好好吃你的饭吧,这顿饭我们不吃也罢。”

    封泽林一脸难堪,安瑶还从来没跟自己这样说过话,这一切,都是从庞飞回来之后开始的。

    不可能对安瑶发火,封泽林只好将矛头转向了庞飞,“老公?都已经离婚了,算哪门子老公?”

    林妙雪“啊”的一声惊叫,“瑶瑶,你跟他……离婚了?”

    “雪儿,我……”

    “是啊,不仅离婚了,还给安瑶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不仅戴了绿帽子,还跟别的女人连孩子都有了。我实在想不通,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闭嘴!”安瑶气急,险险就要给封泽林一个大耳瓜子。

    林妙雪见势不妙,将安瑶拉到了一边,“瑶瑶……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多日来为庞飞塑造的好形象,却在这一瞬间轰然坍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