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八百七十二章 短线难做(14)

第八百七十二章 短线难做(14)

    奚晶问:“那要是涨不上去呢?”

    许东听了无言以对。

    奚晶给许东出主意说:“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干耗着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要不这样吧,你把你刚才这个意见汇报给苟总,看他是怎么想的。”

    杨雪松赞同道:“这个办法好,他要是不说话,我们说什么都是白搭。”

    奚晶说:“就是嘛,大家看看同不同意这样做?”

    李欣说:“这个办法好是好,但只解决了涨上去的问题,没解决跌下去的问题。我估计他肯定会问万一跌下去了该怎么办?”

    奚晶说:“就是啊,刚才我就说嘛,万一60日均线撑不住跌下去了怎么办?”

    许东问:“那你们说怎么办?破了60日均线就止损?不破60日均线就继续持仓?”

    奚晶问:“你这是问我们的意见呢?还是说你自己的意见?”

    许东说:“当然是问你们了,我哪里敢说破60日均线就止损啊?”

    奚晶想了想,然后问李欣:“李欣,你觉得呢?”

    李欣说:“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如果价格跌破了60日均线的支撑后,就真的不能再留了。”

    许东问:“不破60日均线就留着,破了60日均线就立刻割肉,那我就这么去跟他说了哈?”

    李欣说:“行。”

    奚晶问黎文:“黎文,你的意见呢,你是部门经理啊,你不说话怎么行?”

    奚晶觉得黎文的举动有些不靠谱,许东更是早就把黎文有利益就上,有困难就让的德性看得一清二楚,他狠狠地瞪了黎文一眼。

    黎文刚才半躺在椅子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听见奚晶的问话后,他才赶紧坐直了身子说:“既然大家都同意这么办,那就这么办吧。”

    奚晶本想说黎文两句,可他又觉得有些话不该自己说,就忍住了。他转过头对许东说:“那就这样吧,你去跟苟总汇报,是什么结果你回来说一声。”

    许东本想就着奚晶刚才对黎文说的那句话说:“这事儿是不是该部门经理去汇报啊?”话都已经到嘴边了,可他看看黎文那副眼皮都不抬的模样就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黎文肯定不会去出这个头的。于是他只好站起来向苟峰的办公室走去。

    苟峰从会议室回到自己办公室后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价格走势,正当他看着价格在3630元一线来回震荡的时候,许东推门进来了。

    他知道许东这个时候进来肯定有事,于是他用问询的目光看着许东,等着许东说话。

    许东说:“苟总,刚才我们讨论了一下,认为现在价格跌到了60日均线附近,在这个位置上可能会获得支撑向上反弹。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持仓不动,如果价格跌破了60日均线,那我们就立刻止损离场,您看这样行不行?”

    苟峰问:“60日均线是多少?”

    “是3603元。”

    “跌到这个位置亏多少了?”

    “亏33万元。”

    苟峰拉下脸来问:“亏这么多止损划算吗?”

    许东战战兢兢地说:“这个问题我们也想过了,可要是破了60日均线还不止损的话,下跌空间更大就更麻烦了。”

    苟峰想想许东说的也对,他沉吟了半晌,然后说:“那就这样吧!”

    许东如释重负地从苟峰办公室出来,他跑到会议室说:“他同意了,60日均线之上继续持仓,破60日均线就立刻止损离场。”

    奚晶听完站起身来说:“那就这样吧,你们继续盯着价格,我和杨雪松就撤了,我们还有别的事呢。”

    张云芳问:“那刚才3701元挂进去的平仓单要不要撤单?”

    李欣说:“别撤啊,就这么挂着呗,万一价格能涨上去的话,碰见就能出场了。”

    张云芳又问:“那万一价格要是涨不上去,跌破了60日均线怎么办?”

    李欣说:“我们不是一直盯着价格吗?真要是出现那种情况的话,先撤单再重新报平仓单进去也来得及。”

    许东也说:“就是,万一今天还能碰到3701元的平仓单那不就烧高香了。”

    张云芳后悔地说:“唉,昨天真是一念之差啊!”

    许东沮丧地说:“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接下来,螺纹钢的价格虽然没有再次快速下跌,但却一直在低位徘徊。11:03的时候,价格一度跌到了3611元,距离3603元的60日均线仅仅只是一步之遥。

    看见这一幕,许东的心砰砰直跳,他的两眼紧紧盯着屏幕上的分时图,一刻也不敢离开。他很担心螺纹钢的价格在跌破了3603元这个支撑线后会急速下行,让自己没有充分的平仓时间。要知道螺纹钢价格很多时候在一分钟之内就能下跌四五十元,要是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账面上的亏损可能一转眼间就能扩大到不可想象的程度。

    想到这里,他赶紧问李欣:“这价格让人看得胆颤心惊的,能不能先把止损单子设进去?”

    李欣说:“应该可以的。”

    “那我们还是赶紧把止损单子报进去吧,万一出现极端情况我怕来不及平仓。”

    “也行啊。”

    征得李欣的同意后,许东又问黎文:“我们先把止损的单子报进去怎么样?”

    要是别的事情,黎文可能会摆一下部门负责人的架子,难为一下许东,可是这件事情他却不敢开玩笑,他也知道要是不能及时止损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立刻就回答说:“可以,以什么价格止损呢?”

    许东想了想,然后说:“苟总同意在跌破了3603元的60日均线后就立刻止损离场,那我们就报个3602元,如何?”

    黎文问:“止损价只比3603元低一块钱啊,这算不算是有效跌穿了60日均线的支撑?”

    许东说:“我觉得应该算吧,低一块钱也是低呀。真要是破了这条均线的支撑,向下的空间就大了。再说了,平仓价格报得越低,账面上的亏损就越多,到时候他要是嫌我们的平仓价格太低了,谁去跟他解释啊?”

    黎文一想也对,就说:“那就以这个价格报进去吧。”

    许东赶紧对张云芳说:“小张,马上以3602元把止损单子报进去。”

    张云芳问:“这个止损单子怎么弄啊?要不要先把早上挂进去的平仓单撤掉?”

    李欣说:“不用撤原来的平仓单,这个止损单是用另外的方式设置的。”

    “我不会弄啊,你过来帮我设置一下。”

    李欣站起身来走到张云芳身旁,指导着她在电脑上把止损单子设置进去。

    止损单子设置完成后,张云芳说:“这下不用担心了,向上在3701元能获利平仓,如果跌到3602元就能止损出场。”

    许东说:“价格最好是往上走,3602元只是万不得已的退路。”

    张云芳说:“那当然了,谁都希望价格往上走,能获利出场是最好了。可是刚才止损单子没进去之前,看你急成那样,现在有这个单子做保险不就好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螺纹钢价格依然在低位徘徊,下午15:00收盘的时候,价格收在了3634元,跟昨日相比下跌了48元。

    虽然价格又从3611元的日内最低点涨上来了一些,暂时解除了跌破60日均线的警报,但此时账户上依然有175,000元的亏损,这让谁也不敢对明日的行情掉以轻心。

    尤其是许东,昨天晚上账户上有65,000元的盈利时他都能兴奋得难以入睡,现在账户上的亏损达到了175,000元,这天晚上他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虽然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但脑海里却不断地在想象各种问题,所以这一夜他几乎相当于是眼睁睁地熬到了天亮。

    10月12号,星期五。

    早上许东从床上一爬起来,就赶紧到电脑旁去查看今天的铁矿石普氏指数,当他看到那个116美元的数值时,心头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昨天铁矿石普氏指数只下跌了0.25美元螺纹钢价格都能跌那么多,今天铁矿石普氏指数比昨天下跌了2.5美元,这个跌幅是昨日跌幅的10倍,这对今天螺纹钢价格的走势来说绝对是一个利空消息啊。

    昨天晚上他的脑袋转了一夜,想了各种问题,他安慰自己不用太紧张的一个重要理由是昨天螺纹钢价格最低只下探到3611元就开始回升了,这或许就是价格在60日均线获得支撑的迹象。真要是那样的话,那今天螺纹钢的整体走势就应该是探底回升,上涨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下跌的可能性了。

    可他没想到熬了一夜等来的却是铁矿石普氏指数下跌2.5美元的坏消息,这个坏消息让他昨天晚上设想的各种有利因素瞬间就变得苍白无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