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743章 男的归你,女的归我

第743章 男的归你,女的归我

    三个月后,厉家别墅。

    “唔……不要,我还要再睡一会儿。”宁千羽把头埋进被子里,正大光明地赖床。

    厉少城眼眸柔软得似乎要滴出水,轻轻拨动着宁千羽额前的碎发,宠溺道:“真是头小猪,怎么都睡不够。”

    “我才不是猪,小猪仔在这里面。”宁千羽嘟囔着,指着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

    按照预产期,肚子里的宝宝应该会在猪年初出生,可不就是一头小金猪吗?

    “那到时候家里就有两头小懒猪了。”厉少城语气更加柔软了几分。

    “你嫌弃我,还嫌弃我们宝宝!”宁千羽立马控诉道。

    厉少城:“……”

    孕期的女人真是一个神奇的物种,情绪敏感,说翻脸就翻脸。

    见他不说话,宁千羽心里更加认定了自己的猜测,撑着手臂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眼眸含泪,“你肯定是不喜欢我了,也不喜欢我给你怀的宝宝。”

    厉少城皱眉,张开手臂,道:“过来!”

    这下,宁千羽连眼眶都红了,“你还凶我。”

    厉少城一噎,简直有理说不清了,他这明明是要抱她,却被曲解到这种程度。

    孕妇!

    这女人现在是孕妇!

    ……

    厉少城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告诫自己,免得自己忍不住一个冲动,就要把这个女人按在床上好好的“惩戒”一番。

    男人遇见孕期老婆,犹如秀才遇上兵,总之,都是有理说不清。

    既然如此,就只好用行动来说清了。

    厉少城长臂一伸,径直将宁千羽抱进了怀里。

    “如果不开心了,你可以打我骂我咬我,但是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

    “什么话?”宁千羽窝在厉少城怀里无辜地看着他。

    “真是个笨蛋,好好想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宁千羽扁了扁嘴,“想不起来。”

    真是个笨女人!

    别人都是孕后傻三年,她这是从怀孕初期就开始犯傻了。

    厉少城简直是被逼到没脾气,只好明示:“我不爱你不爱宝宝之类的话,以后再也不许说!”

    “那你到底爱不爱呢?”宁千羽可怜巴巴地问。

    厉少城将她柔软修长的手指捏进手心放到嘴边,亲了又亲,道:“这件事没有期限。”

    嗯?

    宁千羽心猛跳了一下,却敏感地要问个清楚明白,“厉少城,不许你模棱两可,必须说清楚,什么事没有期限?”

    厉少城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继而道:“爱你这件事没有期限,永生永世。”

    “我也是!”刚刚还消沉又可怜巴巴的女人一下子又突然兴奋起来。

    手臂环在厉少城的脖颈上,宁千羽主动将红唇贴上去,亲完了那两瓣薄唇,又亲向那坚毅的下巴和那突出的喉结。

    厉少城脸色微变,哑着声音道:“宝贝,停下来!”

    “我不要!”宁千羽像只贪婪的小猫,还要继续。

    厉少城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声音越发喑哑:“笨女人,你是想憋死我么?”

    “我这是考验你的耐力。”宁千羽早就察觉到了厉少城身体明显的变化,却还故意一路点火。

    终于在最后关头刹住。

    小小计谋得逞,她赶紧挣脱他的怀抱,从床上跳了下来。

    那个跳跃的动作顿时就将厉少城所有的欲念,给浇了个透心凉。

    “笨蛋,下次不许用跳的!万一伤到了身体和孩子怎么办?”

    宁千羽大言不惭,“我心里有数着呢!”

    “总之不许这样!”厉少城赶紧起身,追上去,将她牵在手里,免得她又冒冒失失。

    宁千羽眼神直往他身体某处瞟。

    “好好看路,乱看什么呢!”厉少城得乘着自己没有再次火苗窜起,制止住身边笨女人肆意妄为的行动。

    宁千羽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怀疑道:“你真的忍得住?”

    厉少城真想把那张小嘴给堵上,如果不计自己大概率也会被腾起的火焰给活活烧死的话。

    医院妇产科。

    宁千羽做完了一系列例行检查,身体懒懒地靠在厉少城身上。

    “又困了?”

    宁千羽神情倦怠,点点头,撒娇道:“想回家,想我们的大床。”

    “真是只懒虫。”厉少城也不顾医院里人来人往,抱起宁千羽就往外走。

    车上。

    安置好了宁千羽,厉少城温柔道:“乖乖在车上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你去哪儿?”宁千羽抱着他的手臂不肯放手。

    厉少城长腿一抬,只好也上了车,陪她坐着,耐心解释道:“我有一些情况要去咨询咨询医生。你的身体现在容不得出一点差错。乖乖待在这儿,我马上回来。”

    “那你先陪我一会儿再上去。”自从怀孕以来,宁千羽就变得格外粘人。

    “好!”厉少城欣然同意,调整好了坐姿,又把宁千羽抱进怀里。

    不远处,扎眼的布加迪静静地停在路边。

    车内,卷发黑人男子一边随着rap扭动身体,一边难以置信地确认道:“嘿,k,难道让你迫不及待要回到国内的人就是他?”

    被叫做k的人,年龄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面庞稚嫩而帅气,只不过那帅气里却隐隐透着一种孤傲和邪肆。

    黑人男子见k不回答,而视线仍旧胶着在前方车里的孕妇和男人身上,最后一丝疑虑也没有了。

    不过……

    “那个男人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就是个女人的奴隶,竟然能让你放在心上,真是怪事儿。”

    黑人男子专程跟着k来到江城,原本还以为会有很有乐趣的事发生,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劳斯莱斯车中。

    “是这里吗?”厉少城轻轻替宁千羽揉捏着肩膀。

    “还有腰。”本着有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的理念,宁千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厉少城的贴心服务。

    后方。

    k的眼神逐渐阴鸷。

    黑人男子立马尖叫起来:“我的天,k,calmdodown!这个世界好玩的事虽然不多,不过也总还是会找得到的。”

    “我一定会把他变回来的。”还没有完全度过变声期的k,声音有些沙哑。

    不过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了他语气里特有的执拗。

    黑人男子还在不断地扭动着身体,兴致却明显高昂了起来,“k,我拭目以待。”

    说着,又转头盯着后座的k,商量道:“那个女人可真是个尤物,堪比我梦中的莫妮卡。如果不介意,到时候男的归你,女的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