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二百零九章:人道

第二百零九章:人道

    ……

    “人间道”

    这声音苍老,却不沙哑,低沉绵厚,如那激流迸发的流瀑,惊涛拍岸,语调起落之下,与那些古板的老学究老儒生不同,此音入耳,竟让他心神一震,脑海中不由联想起这一路行来所见到的血灾苦难,更多的,是那无数截然不同的世人。

    耳边淋漓依稀听到数不清的呼喊,欢笑,悲伤,喜乐……

    姬神秀如同置身梦幻,眼前身影轮廓逐渐清晰。

    他看见了。

    那是个身穿囚服,满头苍发的枯槁老者,可这双眼却炯炯有神,风姿隽爽,萧疏轩举,哪怕身处牢狱,亦是自有一番气度。

    他仿若看不见姬神秀,他本就看不到,因为他已死,如今的他,不过是当年留下的一缕气息,被姬神秀以手段幻化出来的存在,这只是过去的一幕。

    姬神秀凝神静坐,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老者,这必然就是诸葛卧龙。此人虽是虚幻,然这气息凝滞,便如一尊鲜活的血肉之躯。

    “唉,人间道!”

    又是一声呢喃,老者先是环顾四方,而后目露萧索,带着几分唏嘘,缓步走到了墙边。

    “人间道”

    姬神秀听的直皱眉,怎么来来去去都是这三个字,再无别的?

    蓦然,他瞳孔一缩,眼中继而精光大放,死死的盯着那三面墙壁,却见诸葛卧龙咬破手指,以指代笔在墙上写就。

    写下那些鬼画符般的东西,歪歪扭扭,似是信手书来,斑斑血迹入石,有的深,有的浅。

    姬神秀开始看见,看见那些字迹生出变化,随着诸葛卧龙指尖划过墙壁,字迹竟慢慢活了过来,在扭动,血液中开始散发出乳白色的毫光,刺目至极,幻灭不定,在墙上游走。

    可姬神秀看的却不是字,因为那毫光中他看见了天下人安居乐业,万家灯火通明,一副歌舞升平之相。有书生金榜题名,荣归故里,有稚子温饱无忧,喜露笑颜,有青年供养父母,行孝感人,有高朋满座的画面,也有五谷丰登的场景,就似无数画纸拼凑出一副天下太平之相。

    “吧嗒!”

    姬神秀呆坐原地,神情虽是平静,可这眼角却流下滴泪来,清澈如露,滴答落地。

    但就在这眼泪落地刹那,牢狱中立时凭空涌出一股磅礴气机来,冲泻向四面八方,姬神秀眼前所有齐齐溃散,诸葛卧龙的身影散去,那些毫光散去,原本游走不停地字迹亦是散去,全部都恢复了回来。

    可接着,三面墙壁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字迹齐齐挣脱了石壁,毫光大放,在姬神秀的眼中不住聚拢,隐成字迹,其中传出笑声,哭声,读书声……似闻一方天地之音。

    姬神秀如遭魔怔,他侧耳倾听,眼中泪如雨下。

    以往所见情欲,俱是污浊不堪,如今再闻,竟是让人感怀滴泪,非是他想哭,而是那被至善至孝之音所感,情难自禁,无法自拔。

    就见他双眼失神的望着三面墙壁,脸上露出笑来,笑中带泪,朗笑出声。

    “恶念是念,善念也是念,杀是念,救也是念,混乱?太平?情欲虽为毒,然终有药可医,人之一字,可分两笔,如善恶对立,所求不过平衡,所求不过大道。”

    “此乃人族顶天立地之道。”

    “顶天立地?何解?”

    先前消失的身影如今依稀再现,万千毫光凝聚,他似在自语又似在询问。

    姬神秀起身拱手。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诸葛卧龙沉吟一声,继而放声大笑:“哈哈……好,好啊,我人道至意终遇传人,不错……哈哈……这人间道为我行遍人间所写,便送你了!”

    话音落下,虚幻身影瞬间重散万千刺眼毫光,继而只见牢狱中,三面墙壁宛如画轴收起,竟是成了一卷竹简,其上落有三字。

    “人间道!”

    竹简一成,所有毫光仿若万川过海,齐齐涌入,落在姬神秀的掌心,再看那墙壁,字迹则是纷纷脱落,像是风化的石头,簌簌成灰。

    姬神秀如悟奥义,向来不敬天不礼地的他竟对着三面墙壁躬身施了一礼。

    “谢过先生!”

    只是,所有一切都归平静,像是什么都不曾出现过,就好像一场幻梦。

    而姬神秀则是凝立不动,眼中七彩不住收敛,整个气息大变,好似脱胎换骨,变得平凡普通,毫无出奇之处。

    “人道、人道!”

    竹简在手,瞧了瞧,姬神秀悠悠一叹。

    “自此,我这情欲之功算是可见前路了,看来,要改名字了。”

    此道非神通妙法,但对姬神秀而言却无比珍贵,犹如指路明灯,原来人世情欲,并非只能自罪孽杀戮中取得,亦可自良善之中感受,可引人堕落,亦可引人向上,自强不息,所求不过平衡,约束,需要世人明是非,知善恶,晓礼法,要想有所成,并非易事,只因这是教化之道。

    诸葛卧龙一生所做,无不是想教化引导世人,可惜,天不怜他,时不予人,以至抱憾而终。

    如今,阴差阳错,竟是被他所得。

    “此道不凡,看来往后说不得我也要成圣做祖,行那教化一方之事,感众生之念!”

    “老爷,你怎么了?”

    熊顶天见姬神秀立在那里一直自言自语,一会坐下一会站起,又不时大哭大笑,心中满是忐忑。

    “没什么!”

    姬神秀持竹简走出,温和语气只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熊顶天为之一呆,圆乎乎的脸上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不住上下打量着眼前人,目中尽是茫然,头上一对短小的耳朵来回晃动。

    “老爷你不一样了。”

    “呵呵,说说,哪不一样了?”

    姬神秀温言一笑,负手而出。

    熊顶天忙稳了稳肩膀上的竹篓跟了上去。“唔,说出不来,就是、就是变好看了。”

    “那是好事,还有,往后别喊老爷了,听着俗气!”

    “那喊什么?”

    “喊先生!”

    “先生?”

    “嗯!”

    “……”

    声音渐远,直到消失不见,才见牢狱里呆若木偶傀儡的囚犯官差一个个如梦方醒,茫然四顾,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