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二百零三章:国师是妖物

第二百零三章:国师是妖物

    远处传来骤急的脚步声,密集如雨落,由远而近,隐隐绰绰可见十数条模糊身影,身穿玄衣,头戴斗笠,像是一个个草人般直直飘来。

    “叮叮叮……”

    铃声不绝。

    可风尘扑过,那些身影却如光影一散,似是凭空消失般,不光脚步声,连铃音也都散了个干净,只剩呼啸风声响起。

    一前一后。

    “哪里走!”

    一声高喝,就见有一人提剑骑着马冲出风尘,真容渐露,正是燕赤霞。“不见了?”

    摄魂魔音到此而止。

    他翻身下马脚下步伐渐缓,眼睛警惕的打量四周,只因妖气未消,显然并未离去。

    陡然,本是空无一物的虚空忽隐约浮现出个轮廓,锋利如刃,朝燕赤霞斩去。

    “嗤!”

    望着坠地的一角衣襟,燕赤霞神情稍变。

    “隐身术?”

    他身形忙撤,抬手自怀中取出一卷卷轴,卷轴一展,赫见上面落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玄奥晦涩。

    “风火神兵如律令,法咒显圣灵!”

    目光一扫。

    “好,让你见识一下我法咒的厉害!”

    话语落罢,法咒一收,燕赤霞张嘴一咬指肚,血水洒落,落于掌心。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杀!”

    掌心神华浮现。

    “般若波罗蜜!”

    掌心雷霎时轰向周遭虚空,惊爆不绝于耳。

    “噗噗噗、”

    本是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不消片刻接连爆开数朵血花,而后一具具身影凭空浮现,流出来的血竟是绿汁。

    “果然是妖孽!”

    “你冒犯国师,死后必下十八层地狱!”

    那些人黑布遮面,笠沿下是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

    燕赤霞没好气的啐道:“我呸,我这么古道热肠,乐于助人的死后肯定往生极乐,嗯?好像也不对,我又不是和尚,不管了,先宰了你们。”

    铁剑一提,他人已冲了上去。

    不想他面前那一具具身躯忽然飞快瘫倒在地。

    “哈哈,吓软了吧!”

    可当他走到近前,铁剑斩下,这地上的人却是连反应都没有。

    “嗯?”

    剑尖一挑,燕赤霞脸色不禁一变,这才几息的功夫,地上的身躯无不纷纷瘪了下来,就似只剩一具皮囊,没了血肉。

    “居然是空的。”

    原来里面的血肉与五脏早已不见。

    尸体下,是一个个手臂粗细的窟窿。

    “怪不得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原来都是钻进人躯壳里的妖物。”

    “算你们跑得快!话说,这些既然是国师的手下,那岂非国师也是妖精?”

    他不禁摇摇头:唉,怪不得朝纲崩坏,原来是妖物作祟,天下人又得遭殃了。”

    “遭了?我的生意!”

    燕赤霞却是想到了什么,转身翻到马背朝郭北县跑去。

    以他的脚力赶回去要不了多少时间。

    只是,一去一返,如今再见这郭北县,他心头无来由的生出一股寒意,一股说不出来的悚然,就好像衣领中钻入无数虫子,爬遍他的全身。

    太静了。

    先前还吵杂不绝的郭北县,此刻安静的就像是一座死城,一点人声也无,打铁声、马蹄声、喝骂声、狗叫声、哭声、笑声,这一切的一切竟然全都没了。

    死一样寂静。

    他手心冒汗,看着在风中左右摇摆的纸灯笼,一咬牙,终于还是骑着马赶了进去。

    空旷的街道上,一人也无,准确的说是不见活物。

    两侧铁匠铺子里的炉火还在嗤嗤烧着,碳火正旺,上面的铁块早已烧的通红,面摊子上的锅里还煮着热腾腾的肉汤,灶头上的碗里半碗面还冒着热气,似是前不久还有人坐在那里吃饭一样,不远处的屠户肉案上,一只野狗正挂在上面,一旁的书摊上一卷卷字画被吹的迎风招展,他还记得老板是个刻薄尖酸的秀才。

    可现在,都不见了。

    “人呢?都死哪去了?”

    无人应他。

    “他妈的,这么大个地方怎得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郭北县并不大,满打满算也就三四百户,且其中多是些暂居此处的恶徒流寇,如今天下大乱,谁还会有闲心管他们,要不然这地方也不会如此混乱,他们更不会光天白日的杀人放火,打家劫舍。

    再说那郭北县令嗜钱如命,只顾着收孝敬钱了,对这些东西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天下乱不乱和他可无关,只要有钱收就好了。

    是故,这地方才成了一些亡命徒的栖身之地,久而久之,越聚越多,平日里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燕赤霞沿着路往里走,尘土飞扬,两侧摊案林立,可无一例外,全是寂静一片,整个郭北县仿佛真的成了一座死城,里面的人全都凭空消失了一样。

    饶是他自诩艺高人胆大,可这一会功夫,见到这种诡异变化,燕赤霞也不免心里直冒凉气,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有没有人啊?”

    他放声喊着。

    但除了幽幽的风声外,便只有那摇曳不停地炉火了,嗤嗤的似是一声声嘲笑,骇的燕赤霞背心发凉,直冒冷汗。

    猝然。

    “诶,人呢?”

    一声轻咦兀的自他身后响起。

    这声音平缓淡柔,却听的燕赤霞心头一突,几乎下意识的就要拔剑回身斩去。

    他触电般忙转头看去,却见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正卓立着一人,黑袍披发,神情柔和。

    正是姬神秀。

    “是你啊,这镇子上的人怎么都不见了?”

    燕赤霞如蒙大赦。

    姬神秀摇摇头:“不知,我也是刚回来。对了,生意你还做么?天色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见身旁多了个活人,燕赤霞心里方才松了口气,听到姬神秀的话,他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然后笑道:“做,咱们现在就走,这地方我半刻都不想多待了,太吓人了。”

    “好,那走吧!”

    姬神秀说完,脚下一转,便朝着镇外走去。

    燕赤霞则是下意识回望了眼空空荡荡的郭北县,而后忙驱马朝姬神秀追去。

    “你上来,咱们骑马快点。”

    “好!”

    姬神秀笑着应道,也不拒绝。

    “往西去,兰若寺!”

    说话间他悄无声息的回头徐徐吐出一口气。

    马蹄声渐远。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忽见郭北县上空,有一缕缕晦涩的七彩之气降下,落地一瞬,化作一个个身影,由虚到实,活灵活现,神情各异。

    原本死一般寂静的镇子瞬间恢复了吵嚷喧嚣。

    “盂兰宝诞,兵器便宜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