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一百七十四章:九九之尊

第一百七十四章:九九之尊

    朝阳一现,遂见晨光万道,降在这苍茫辽阔的人间大地之上。

    朝歌城中,一座气势恢宏雄浑的偌大宫殿不知何时落在皇城中心,似是棋局“天元”之位,凭四方拱卫而存。

    却说一缕晨光降下,扫过九十九级台阶,最后落在那巨殿门首,只见霎时间竟迸发出数道极为不凡的紫金神华,璀璨夺目,令人生畏。

    紫金光晕流淌弥散,落在一方玉匾之上,现出“元始殿”三个字,竖立于门首。

    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见巨殿上方天空,一颗紫色星辰正稳稳高悬其上,若隐若出,白日现光,隐与那天边朝阳争辉,许是时间太久,这星辰紫光竟是在巨殿上空凝出一团紫色光晕,原来先前那紫金神华便是由此而来。

    石阶下,此刻则是立着十数道身影,有男有女,他们虽恭敬站着,然一双眼睛却不时满怀期待且激动的望向玉阶尽头,只是被一旁的侍卫目光一盯,这才又忙慌的垂下视线。

    “大王有令,宣尔等上殿!”

    骤听石阶尽头,一声高喊蓦然传下,这十数人立时精神一震。

    如朝圣一般,一行人一步一阶,就连呼吸亦在急促,还未到顶峰,有人便已气血浮涌,气喘连连。

    在大商王朝中,他们可都是这一年来各州天资最出众的年轻一辈,自当年商帝修著“武经”、“道经”、“律典”三书广颁天下之后,在世人眼中,商帝已与圣人无异。

    而后更是一系列政令,天下立时翻天覆地般发生变化,便如此刻的他们。

    “禀大王,九州这一年来天资最出众的俊杰已经全在殿外侯着了,其中有十一人“游龙劲”大成,凭肉身之力可倒拖八马而行,六人“引气诀”皆有所成,可驭五行之气,筑基有成。”

    大殿中,两侧群臣并立,尤浑越众走出恭敬无比的朝着殿上那尊身影禀报着。

    “让他们进来吧!”

    沉稳声音落下。

    尤浑得到应允,脚下一动,身子竟是轻灵如狐,走向殿外。

    不多时,才见一干众人被领了进来,一个个垂目直走,不敢抬头。

    “冀州李玉,叩见大王!”

    “雍州孟不凡,叩见大王!”

    ……

    “抬起头来!”

    只听到这三个字,众人这才心怀忐忑期待的抬眼朝殿上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只这一看,所有人只觉心头一紧,呼吸都快凝滞了,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颤栗着。

    原来。

    这殿上再去九级玉阶摆着一尊极为惊人的紫色帝椅,之所以说它是紫色的是因为那尊石椅上竟是罩着一团浓郁紫气,紫气如氤氲般弥漫大半殿顶,看着就似一团紫色的云气,又似一片紫色的天空,高悬殿内。

    而在紫气中,隐约可见一尊模糊身影正端坐其中,伟岸难言,宛如那顶天的天柱,支撑着头顶的紫天,煞是骇人。

    仅仅能看见的,是紫气中有一双紫金色的眸子正平静且淡漠的自高处落了下来,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这目光甫一临时,所有人只觉得肩头立如压下一座大山,殿内群臣百官皆是安静站立,不语一言。

    一瞬间,那众多年轻俊杰是汗流浃背,几欲昏厥。

    足足过去十息。

    “不错!”

    一声“不错”,目光收回,众人已似自河里捞出来的一样,强稳心神方才没有瘫倒在地。

    这数年来,九州各地,每年入秋必然会举办一次“州试”,唯有通过测试,他们才能进一步得到更加玄奥的修行之法,无论“武经”还是“道经”皆分上下两册,上册粗简,下册精微,而且更上一层楼。

    当年帝辛花了一年多时间在朝歌试行之后便广颁天下,后又不断完善其法,推行诸如水利、机关术、医药妙理、耕种、以及十数种利民之举措,方才有了如今国泰民安之相。

    回头再看,已是几近十年了。

    这些人有的成为军中将士,有的则是教授弟子,有的则是入朝为官,去处不一。

    “起身吧!”

    未等众人反应,忽见那殿顶氤氲紫气分出十数缕降下,细如丝线,融入众人体内,隐去不见。

    一瞬间,所有人只觉所有虚弱尽数扫去,身轻气顺,说不出的畅快。

    “谢大王!”

    “尔等当时刻谨记自己乃是大商子民,努力修行,不可懈怠!”

    听着耳畔言语,这些人无不是神情激奋,复又行礼道:

    “谨记大王之言!”

    “尤浑,带他们去藏经殿吧!”

    “臣领命!”

    ……

    等他们退去。

    “西岐今年仍是未有人来么?可曾遵循孤王旨意颁布政令?”

    与先前不同,随着这句话开口,所有人皆能感受的这话中的意味,一时间那氤氲紫气疯狂涌动,群臣顿时噤若寒蝉。

    大祭司越众而出沉声道:“大王,当年魔族一役西岐便按兵不动,冷眼旁观,如今更是屡次无视大王政令,必是已生异心,臣以为当即刻令西伯侯姬昌前来朝歌领罪,以儆效尤。”

    却见紫气忽的又平复了下来。

    群臣就听帝椅上的身影沉声道:

    “你们可知道西伯侯次子?”

    “大王指的可是那怀胎三年未降的胎儿?”

    天下皆传,西伯侯夫人肚中孕有一胎儿,怀三年而不降,被引为天下奇谈。

    群臣神情立时有异,各不相同,一个个似要张口欲言,可却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极为怪异,为何?只因除此之外,天下间还有一件更奇的事,而且亦是与胎儿有关,且比西伯侯次子更奇。

    那便是当今大商皇后,竟怀胎九年未生,此等奇事,别说是见了,简直闻所未闻,这让他们如何说,若一不留神说错话触怒天颜,指不定就得吃一番苦头,搞不好还得丢掉性命。

    “便依大祭司之言,传令……”

    群臣正自听着,可话到这里却再无下文,一个个只能面面相觑,不知何故。

    然就在殿内陷入一片寂静不久。

    “嗷、”

    却听殿外猛的传出一声惊天怪嚎,百官齐齐勃然色变,身子都是一颤。

    大祭司失声脱口:

    “不好,龙龟有变!”

    当下忙往灵山赶去。

    几在同时所有人便觉殿顶紫气一震摇晃如要坠下,同时那帝椅上的人口中竟是闷哼一声,嘴角竟溢出一缕紫色的血来。

    一刹那,整个朝歌都似震了三震,天空紫微帝星亦是隐有不稳迹象。

    “出世了么?九九之尊,天命所钟之人!”

    一瞬间殿内无穷紫气疯狂收敛,涌入那帝椅上的身影体内。

    紫气散去,只见帝辛现出身形,一双眼眸紫金光晕流转其內,视线直直掠过大殿望向天边尽头,正好是西方。

    他面色平淡,本是伸张的右手缓缓朝虚空一压,一瞬间,星辰再定。

    “孤王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