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一百六十五章:魔族来袭

第一百六十五章:魔族来袭

    乾元宫中,金碧辉煌,灯火通明。

    却见一绝美女子身穿红衣面露愁容,只因今天乃是大婚之夜,可她这个皇后却连帝辛一面都未见到,每每询问宫女,必是说大王在闭关练功,让她稍安勿躁。

    可如今都已深夜了,自当初登基大典之后她便再未得见帝辛一面,哪怕今天大宴群臣,也只是大祭司操持。

    “莫不是大王不喜我?”

    正想着,却听殿外传来脚步声,沉稳无比,步伐落下好似落在人的心头,压的人心慌发闷。

    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有这般威势的,除了她心里头心心念念的那人又能有谁。

    妲己忙寻声看去,只见帝辛正朝里走来。

    “大王!”

    她起身迎上。

    宫内宫女侍卫都早已屏退,此刻再无人打扰,妲己身形一动,玉足轻点,婀娜身姿立时显露无疑,她媚骨天成,如此资质自然身怀绝顶媚功,一颦一笑皆可勾人魂魄。

    然而。

    “把媚功收了吧!”

    一道平淡嗓音似有无穷魔力,瞬间令妲己心神一震,脸上笑容一僵,神色一黯,她低声道:

    “妾身明白了!”

    帝辛负手走到她面前,沉默少许,轻声道:

    “哭什么?”

    原来妲己此刻念及这前后变化,心头只觉委屈太多,正目中噙泪,泫然欲泣,一张倾世容颜让人心生怜惜。“大王若不喜我又何必向我父亲提亲?”

    “你怎知我不喜你?”

    听到此言,妲己心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喜,雪颈一仰,便朝着面前帝辛看去,心中委屈瞬间冲出,泪珠就和断了线似的不断滑落。

    正哭着,一只手已拂上了她的脸颊,擦拭着泪水,很是轻柔。

    妲己前一刻还哭成个泪人似的,下一刻只觉脸颊发烫,所有委屈都好像没了。

    耳边就听。

    “今日我立你为大商皇后,你可知为后者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妲己这心立马又悬了起来,简直是大起大落。

    她思索良久,一咬牙。“贤良淑德、善解人意……”

    说着说着她声音越来越小,眼睛却小心翼翼的看向帝辛的神情,可惜这么多年帝辛喜怒早已不形于色,此刻一看反倒觉得帝心难测,自个心里更是忐忑莫名,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好,贤良淑德,你可要记牢这四字,你若能做到,从此这后宫便只你一人。”

    妲己惊喜非常的看向帝辛,眼角还有泪水。

    但马上,她就见帝辛一边给她擦着泪,一边轻声道:“但你要是做不到,夫妻一场,孤王留你个全尸!”

    不想妲己浑然似没听到后面一句,她浅笑嫣然,不住点头。“大王放心,臣妾一定能做到贤良淑德……啊……”

    “便信你一次!”

    一声惊呼,原是帝辛已将她环腰抱起,当下妲己只觉浑身酥软,心跳加快,她口吐香兰,声若蚊虫道:“大王这是何意?”

    “我为帝,你为后,你说呢?”

    帝辛说话间袍袖一挥,宫中灯火齐齐熄灭。

    ……

    ……

    ……

    不足为外人道也……

    ……

    清晨。

    “报!”

    一声急报忽自宫外传来。

    雍和殿上。

    “禀报大王,南荒魔君亲率十万精兵强将犯西南边陲,连战连胜,势如破竹,已破我大商五十万大军。”

    殿上一片寂静。

    却见帝辛端坐不动,空气沉凝如冰,如同吸一口便能寒人五脏六腑般。

    群臣一个个不住擦着冷汗。

    “西南战事开启,西伯侯是何反应啊?”

    终于,帝辛开口了。

    他最先关注的竟然不是边陲战事,而是询问西伯侯,群臣心中顿时思绪各异,那小兵也是一愣,但他马上又反应过来。

    “禀报大王,西伯侯并未作何反应。”

    “可以了。”

    帝辛神情不变。

    “妖帅!”

    “臣下在!”

    “你可知道该如何做?”

    “臣下晓得了,此次定要一举踏平蛮族,永绝后患!”

    妖帅起身朝殿外走去,大喝一声。

    “聚将!”

    不多时,便听朝歌城中聚将鼓声隆隆响起,好似雷鸣。

    大军集结。

    “退朝!”

    唯有座上之人退去,一干群臣才不禁长舒一口气。

    鹿台上。

    阵阵歌乐声起。

    可随着帝辛的到来,却又消失了。

    只见天魔正在焚香沐浴,身旁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细意服侍,享尽温柔。

    “师傅,时间到了。”

    原始天魔皮笑肉不笑的道:“呵呵,你这话说的可是让为师心里不太舒服啊!”

    帝辛看他这幅模样便知这老魔心里还是记恨那晚的事。

    “唔,师傅既是不想去,那徒儿便当我们之间的许诺作废了。”他说完便要离去。

    “好小子,现在竟敢威胁我了,果然是我天魔门的人。”原始天魔冷哼一声瞬间起身挡在了帝辛的面前,他死死的盯着面前商帝,足足好一会,才嘿嘿冷笑道:“急什么,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此次为师孤身前往,便生擒那魔君给你看看。”

    师徒二人视线相对,皆是暗怀算计。

    见帝辛闻言蹙眉,老魔忽的大笑出声。

    “好徒儿,等着为师的消息吧,此次待我擒来魔君,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说完直直冲出鹿台,无视着两百多丈的高度,竟是身形一展化作一道虚影飘向远方,如一阵黑风,身法之高简直已是脱离了凡人的范畴。

    瞧着原始天魔离去的方向,帝辛头也不回的一挥袍袖,数股劲力瞬间渡入那几个面容木讷的女子体内,沉声道:“没事了,下去吧!”

    几人眼中神态不多时便恢复了清明,相顾一眼,面露迟疑,显然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心有余悸,啜泣道:“那待会那人回来又怎么办?”

    帝辛看着天边眸子深邃无底,他不住伸展着垂落的双手,像是对那些女子说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声音很轻。

    “回来?他先从孤王的手中活下来再说吧!”

    而后五指一抓,那几个女子便只觉天旋地转,等再定神,人已到了鹿台之下。

    帝辛回到乾元宫中。

    “大王!”

    “取我甲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