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一百四十五章:山间幽谷

第一百四十五章:山间幽谷

    时至初秋,微雨连绵。

    自东海悟道一止,这“神秀居士”之名便轰传天下,先与岛王“谷神通”连斗十数场不分胜负,后又于东海悟道,吼啸十方,可谓震惊天下。

    便是那海畔崖壁所留掌印,更是引得天下武夫蜂拥而至,无不想自其中窥得一丝精妙。

    还别说。

    不出半月,当真有人以那掌纹走势悟出一套精妙绝俗的刀法,施展开来,敌手如陷刀山火海,但凡中刀,无不内息自焚,血尽而亡,霸道的可怕。

    往后一段时间,接连有人自其中悟出不俗变化,七势刀意,变化精妙万千。

    当然难免有人心不足者,妄想聚七势于一身,故而行那胁迫之法,掳人逼问出其他六种,可惜,不知为何,只要有人一经习练其他六势,无不是七情逆乱,爆体而亡,死无全尸。

    如此一来,自然免了厮杀,久而久之这东海之畔竟多出一股势力,自号“天下刀宗”,门内分为七堂,乃是以七势刀意一分为七,化作七种惊世刀法,虽不能囊括于一身,但亦有才智不俗之人,竟是将其以战阵之法演变成“七绝阵”,奉“神秀居士”为祖师,日夜供奉。

    时间一久,竟引天下刀者来投,势力隐有直追西城、东岛之势。

    ……

    三祖寺。

    位于天柱山之南。

    只因昔年禅宗三祖僧璨曾来此弘扬佛法,更是在此将衣钵给四祖道信,故称三祖寺,为禅林宝地,宝刹之名独冠南州,盛名久矣,至今犹有天下高僧来朝。

    而这金刚一门,自九如之后,花生大士以降均曾驻锡此寺,辉耀三祖道庭。

    但外人却不知,金刚一门的几位禅师安息之地虽不在“三祖寺”内,但也离之不远。

    却说近日里,“三祖寺”内发生了一件怪事。

    只因每每夜深人静这“祖师殿”中总是能得见灯火亮起,隐隐还能看见人影晃动,起初寺里和尚只以为进了窃贼,忙围了个水泄不通。

    谁曾想翻了个底朝天硬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找到。

    可细查之下,和尚们就发现这二楼的藏经阁中连同《大藏经》等千余卷佛门珍藏典籍竟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要说这是武功秘籍被人偷盗倒也罢了,可这只是佛经典籍啊,一个个只觉又惊又奇。

    往后的日子,祖师殿里更是能听到若有若无的诵经声,那声音飘忽虚幻,不似真实,可把守阁的和尚吓的不轻。

    偏偏寺里众人去找的时候又毫无所获,一时间人心惶惶。

    偌大的禅林宝刹,竟生出了闹鬼的传言。

    不下几日,寺内藏书已丢失一空。

    ……

    “少爷,我真的没骗你,那头鹿确实被一只大猫叼走了,天地良心啊,而且跑的贼快,妈呀那速度,比一般武林高手的轻功都要快啊,嗖的一声就不见了,而且你是没看见,那玩意太肥了,跑起来浑身的肉都在哆嗦。”

    山林间的小径上,一个灰衣汉子忙擦着额上的冷汗朝着自家公子解释着,他背上背着箭筒,手里提着一张大弓。

    毕竟先前一幕太过不可思议,好不容易射中一头鹿,结果半路被抢走了。

    那公子锦衣华服,手里提着柄长剑,正怒气冲冲的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寻着什么,听到下人的话他脸色铁青道:“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它朝你贼笑了一下,还是直立跑的?”

    汉子一愣,忙不迭的点头。

    “啊……少爷,你也看到了,那东西确实是两条后腿跑的,你还真别说,我好像就看到它朝我咧嘴呲牙笑了笑,该不会是成精了吧?”

    他声音忽变惊恐,语气更是忽高忽低,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生怕跳出来个吃人的妖精。

    “快看,地上有血迹,我们跟上去。”

    锦衣公子却不理会,待看到地上溅着一缕血水,眼睛立时一亮,提着剑就追着血线而去。

    一主一仆只沿着山道忽左忽右,不住急走,盘山登顶,又上下交转,这一走,竟是不知不觉已到暮色。

    天边昏暗,二人只觉四周寂寂无声,不时冷风袭来,卷的树叶簌簌,把他们听的毛骨悚然,不住打着哆嗦,心跳可闻。

    “少爷,要不咱们回去吧,那只鹿丢了便丢了。”

    “别吵。”

    却见锦衣公子忽嗅了嗅鼻子,如闻到什么,脚下慢赶,只到一片陡峰下,他眼睛一亮,身子一绕,只觉眼前视线豁然开阔。

    原来,这陡峰后是一片寂静幽谷。

    四面环山。

    周遭林木仍绿意未去,山隙间更有清泉流响,流落青石上化作一片幽潭。

    地上血线便是蔓延至此。

    他们定睛瞧去便见幽谷深处孤零零的坐落着一间竹屋,隐隐透着火光,还有一股异香,惹得二人不住吞咽着口水。

    “那贼人定是在此。”

    锦衣公子二话不说提剑就冲了上去。

    “砰!”

    一把推开了木门。

    这一推开,愣了有那么片刻等看清屋里的情景后他手中长剑瞬间坠地,整个人僵立当场,吓的浑身都在哆嗦,腿肚子不停发抖。

    透着幽幽火光,他就见竹屋内原来蹲坐着个东西,却不是人,而是只肥圆的兽,黑白色的皮毛油光锃亮,此时一双爪子里正捧着一块烤好的鹿肉不停的啃咬着。

    它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见有人立在门口,才停住了满是油腻的嘴,一双乌亮发光的眼睛盯了过去,动了动耳朵。

    “少爷,你怎么了?你看见啥了?”

    仆人见自家少爷一动不动忙朝前挤去,脑袋一探,当即就是一个激灵。

    说啥来着,成精了不是,这玩意竟然会生火烤肉,我滴个乖乖……

    大猫怔怔看着门口,一主一仆也是楞楞的看着它,然后又看着火堆上架着的肉。

    气氛忽然陷入某种古怪的凝滞中。

    大半夜的,一人多高的大猫坐在地上两只前爪捧着肉,而且它还不忘嚼一口,试问谁看到这一幕能平常以待。

    “妖怪啊!”

    果不其然,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划破了这刚暗的夜,一主一仆连滚带爬的爬出了幽谷,差点没哭出来。

    见两人离开,大猫仍是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腮帮子鼓了几鼓,把肉咽下去后,这才打量四周,接着,又埋头吃了起来。

    只等夜色里一道飘忽身影自天边落下。

    遂见那大猫抬头,这肚子一鼓,屋子里竟生出断断续续的两个字来。

    “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