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一百一十三章:似曾相识的剑伤

第一百一十三章:似曾相识的剑伤

    上官飞居然死了。

    还一剑毙命。

    连姬神秀都瞧愣了。

    按理来说这小子剑法虽不如那荆无命,可也是江湖一流了,但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真是出人意料。

    深夜,宽巷里头,就剩那小店还亮着明灭不定的火光,像是一团鬼火。

    里面就坐着天机老人祖孙俩,两人神情各异,孙小红更是啜泣出声,因为小店老板孙驼子也死了。

    不过他却不是一剑毙命,而是两剑,此人姓孙与天机老人同姓,其中关系可见一斑,虽较之天机老人有些不如,但身手也是当世少有的高手,显然有过交手。

    他用的是掌法,可一只肉掌已被破开个血洞,那一剑来势极汹,不但破开了他的手更在他胸口留下了个血窟窿,除外脖颈还有一处剑伤。

    快剑。

    姬神秀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先前那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死了,少说也有四五十人,真是够狠的。

    “多事之秋啊,江湖上已经有些年没见过这般惊人的剑法了。”天机老人坐在那里抽着旱烟,长长吸了一口。

    孙小红抬头。

    “爷爷,你是说这人的剑比阿飞的还要快?”

    天机老人叹了口气。“当年阿飞的剑仍有破绽,如今不知到了何种地步,但此人的剑,比他当年确实更快也更利。”

    姬神秀在意的可不是这些,他取过桌上一封留下的书信,拆开一看。

    “九月十五夜,兴云庄有重宝将现,盼阁下勿失之交臂。”

    见他看着书信,天机老人忽开口道:“若要细说这事还是因你而起。”

    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姬神秀脸颊一抽。“嗯?我虽然杀人如麻,可你也不能无缘无故诬陷我啊。”

    天地良心,他这才来了几天,也就给刀开了个刃,啥都没做啊,这怎么就和自己有关了。

    天机老人道:“你可知这兴云庄内的重宝是什么?”

    “重宝为何物?”说话的是李寻欢,想来他是见里面的那对母子安然无恙,这才放心回来。“我从不知庄内有何重宝。”

    天机老人瞧了瞧还在抹泪的孙女幽幽道:“有的,不过,这重宝并非什么黄白之物,而是一本武功秘籍。”

    “秘籍?”

    “不错,秘籍。”

    “这秘籍可不寻常,那是千面公子一身武功大成之后所写,而且是留给你的。”

    “我?”

    李寻欢煞是不解。

    “不错,但要详说还是因为你。”

    天机老人看着姬神秀娓娓道来。

    “当年他败在你的手中一直心有不甘,武功大成之后更是一心想要与你再战,只可惜你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他寻你不得,却意外看见了李探花的飞刀,心知那异人便是你,故而留下了一本秘籍。”

    姬神秀心生诧异,他自其中已经听出些味来了。“你的意思是说,他留这本秘籍是为了和我一较高下?”

    “虽有差,却不远矣。”

    天机老人点点头。

    “王怜花此人一生心比天高,寻你不得心中却又不甘,这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你既然传给了李探花飞刀绝技,他亦要留下自己的武功,是想看看在李寻欢手中,你二人的武功谁能更胜一筹,奈何当年李探花未在家中,这秘籍便由林姑娘接下了。”

    “这便是那重宝,只不过,如今看来有人得知了消息,广邀天下高手,所图非小啊,不过,这神秘剑手为何大开杀戒,我却不知。”

    “你这么一说,这事还真和我扯上关系了。”姬神秀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变化,搞了半天这秘籍还是因为他才留下的,当年“快活林”一把大火他本以为秘籍什么都烧干净了。

    “诶?等会?”

    猛然,他突如其来一声大喝,可怕众人吓了一跳。

    只见姬神秀一步赶到孙驼子尸体旁,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他胸口那处窟窿,剑伤狭而窄,切口斜向,犹在淌血。

    几人也是不明所以,就听姬神秀一双眼睛瞪着那处剑伤一人在那魔怔般自言自语。“嘶,这个窟窿?见鬼了,这他娘不可能啊。”

    甚至说话间他还伸手把孙驼子的衣襟解开,露出了一副结实的胸膛,伤口触目惊心,盯了好一会,姬神秀才双目微凝的肯定道:“错不了,我就说这剑痕走势有几分似曾相识。”

    可他马上又笑了。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如同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一身气息情难自禁,无由散发,卷的黑袍迎风而动。

    “爷爷,他鼻子怎么流血了!”

    奈何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忽打破了古怪的气氛。

    姬神秀赶忙仰头捏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着。

    “失礼了,我只是想到一些不好的场面。”

    但在场的人心智无不远超常人,见他这幅模样再联想到之前说的话,顿时各有心思。“你认得这剑伤?”

    姬神秀随手擦了把鼻血。“认得,自然认得,这种剑伤任谁看一遍就再难忘记,如果真是如我想的那样,恐怕这个江湖要热闹了。想不想知道?想知道就拿那把刀的下落与我换!”

    说了半天他还是对那把“魔刀”没死心。

    见天机老人欲言又止,姬神秀也不藏着掖着,脸上神情又恢复了平和的模样,他站直了身子。“老实告诉你吧,这剑伤的来历若是说出来可丝毫不比那把刀的名头弱,你一点都不吃亏。”

    “当真?”

    李寻欢与孙小红不知道姬神秀口中那把刀意味着什么,但天机老人却清楚无比,如今听到姬神秀此言,眼神猝然一紧,有些失色。

    见姬神秀点头,天机老人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旱烟,约莫等了半盏茶,才听他轻声道:“你先说!”

    目的达到,姬神秀脸上笑容更深。“诸位可听过乾坤第一指?”

    “当年天下第一沈天君的乾坤第一指?”

    李寻欢立时动容,天机老人也好不到哪去,手里烟管为之一抖,右手按着的桌子悄然多出个清晰分明的掌印来。

    姬神秀嘿嘿一笑。

    “不错,若我说那是剑法你们信还是不信?”

    话到这里已不必再说,小店里头,一片死寂,落针可闻,只有姬神秀撕破了最后一张窗户纸,他平淡道:“我猜,肯定有人得到了那种剑法,你们说,是不是很有趣。”

    又过了半晌。

    “咣咣咣”

    天机老人敲了敲烟管,嘴里缓缓吐出了两个字。

    “天山。”

    姬神秀闻言二话不说转身已走出了小店,一步没入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