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一百一十二章:神秘剑意

第一百一十二章:神秘剑意

    这邋遢落魄的醉汉居然是小李飞刀。

    西门柔虽有猜测对方深藏不露,但也不曾想到这个身份,旁边的上官飞亦是吃惊不小。

    忽的。

    “呵呵……哈哈……”

    林中笑声渐起。

    一旁的西门柔早已看呆了,不光是他,上官飞更是如坠冰窟,出了一身冷汗,那是后怕。

    如果说先前他对老人的身份还抱着几分侥幸,但现在看到小李飞刀,已是不用多说。

    这老人果真是天机老人,但他后怕的是连天机老人都败了,战果虽因小李飞刀的出现未曾分明,但他又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出来孰强孰弱。

    江湖上何时出现了这个么一个恐怖高手?

    笑的,便是他们眼中那神秘无比的黑衣青年,此人笑声初时柔和轻笑,可到最后出口之际却化作咆哮嘶吼,震人耳膜,山林悚然

    好在这笑声虽大,却停的极快。

    感受着对面落魄酒鬼身上那股悄然暗凝的锋芒气机,姬神秀上下打量一番,足足瞧了好几眼,神情亦如之前那般,似笑非笑,惊叹无比。

    对面李寻欢同样打量着他。

    “是你?”

    “是我。”

    二人一问一答。

    姬神秀按刀而立。

    “怎么?想对我出手?”

    “咳咳……”

    李寻欢口中急咳连连,但这眼中亦如先前天机老人初见姬神秀时那般,透着浓浓的不敢置信。

    他抬手捂嘴,似要将咳嗽堵回去,而后神色复杂的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众人无不骇然色变的话。

    “寻欢不敢!”

    这可着实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李寻欢是谁啊?排在天下第三江湖公认的绝世高手,纵横天下,罕逢敌手,但如今却在此人面前如此言语,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他说着不敢,却没有半分退开的意思,似是生怕姬神秀突下杀手,也只有他清楚明白,面前的人还有一手飞刀绝技,当年便已不同凡响,如今只怕早已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敢?呵呵!”

    姬神秀笑了笑,看着气息急转直下的天机老人也没说什么,毕竟胜负早已明了,也没有什么争的,况且他先前早就说过留他一命,事已至此,也算是结束了。

    看着变成病痨鬼似的李寻欢,他凝眉一挑,感受着对方的锋芒气息,这分明是心肺有损的迹象,以李寻欢的武功天下能伤他的可不多,看样子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思绪几转他便已猜到了大半,多半是练“游龙劲”渗入五脏时出了差错,虽得以功成,却留下了难愈的暗疾。

    可不止如此,还有一股非同一般的东西,那居然是刀意。

    姬神秀眼睛似在发亮。“也没什么敢不敢的,当年传你刀法,受了你一声师傅,也算两清,况且今非昔比,同道殊途,你若真是有意,便找时间与我战过一场,如何?”

    如果说先前的话是惊世骇俗,那这句可就是石破天惊了。

    几人都是聪明人,这话里意思如何听不明白,江湖盛传李寻欢一身飞刀绝技得传于一位异人,可却无人知道这异人是谁,但现在他们知道了。

    “这怎么可能?”

    西门柔听的口舌发干,喃喃自语。

    李寻欢面貌早已过而立之年,但眼前这人却貌似青年,年轻的可怕,二人怎会是师徒?天下虽说一直流传着道门养生的功夫可延缓衰老,但那返老还童之说却一直存在于野史传说里,难不成是真的?眼前这人是个活了很多年的老妖精,如今修为有成,返老还童了?

    短短几句话,可把众人的思绪搅成了一锅粥。

    李寻欢默然稍许,神情苦涩。

    “还是这种性子。”

    姬神秀点头,他面容带笑。

    “以你如今修为进境,果然没让我失望,足以与我一战,不过,看你这幅模样还差些,便再给你一段时间,等了却之后,就让我看看你这救人的刀与我这杀人的刀,孰强孰弱。”

    李寻欢却是不言。

    谁知当年当年玩笑之言如今却成事实,他已非昔年少年郎,眼前这人也非昨日,一身气息迫人,好似脱胎换骨,功力更加深不可测,远观之下犹如看着一把刀,变化不可谓不大。

    满打满算他们这个师徒相处不过三两日,师徒情分少的可怜,但对这个改变了他一生的人,李寻欢心中还是复杂无比,当年不知如何待之,如今再相逢却是惆怅感怀,他摇摇头怅然一叹。

    “我不该跟来的。”

    正自这时。

    “咦?”

    姬神秀却忽的一蹙眉,他猛的轻咦一声,目光一抬一转,径直看向保定城的方向,眯眼静瞧,诧异无比,如同有什么让人出乎意料的东西。

    不光是他,天机老人与李寻欢亦都齐齐如有察觉,眼中震惊动容,看的人很是奇怪。

    “爷爷,你在看什么?”

    辫子姑娘孙小红目露疑惑。

    “剑意,保定城中出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剑意,隔了这么远,我仍能感觉到它那股惊世骇俗的锋芒,遭了,行云庄。”

    李寻欢闻言倏然一动,身形已腾空而去。

    姬神秀亦是如此,这剑意之强简直非同小可,居然令他心生压抑。

    宽巷里头。

    只一临近,这秋风中便有一股扑鼻而来的血腥味。

    夜色朦胧,就着小店昏黄的灯火,只见地面上躺满了尸体,男女皆有,老少不一,其中不乏先前顶着铜钱站立的人,但最多的还是身穿杏黄衫的金钱帮众,一个个俱是瞪大了眼睛,而且里面还有不少兵器谱上排名的高手,伤口多少分布在眉心、咽喉、心口三处,皆是狭窄剑伤,无一例外,全都是一剑毙命。

    地上血流如泊,看着就似修罗地狱。

    “怪了?”

    姬神秀望着这般吓人场景,目光却一扫周遭墙壁,赫见世面零星布着几条狭长剑痕。

    他眼睛一亮立时来了兴致。

    伸手拂过,依稀还能感觉到一股森冷气机。

    剑意。

    可最后他表情却渐渐露出几分古怪,皱眉沉思。

    “这痕迹总觉得在哪见过,是在哪呢?”

    陡然。

    “啊”

    一声惨叫响起。

    姬神秀闻声而动,已掠出了宽巷。

    拐角处,正倒着一个人,居然是上官飞,他扼着咽喉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可却说不出话来,不一会便没了气息。

    还是一剑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