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一百零五章:道心种魔大法

第一百零五章:道心种魔大法

    八师巴破碎虚空了?

    湖边传来一声声惊呼,毕竟肉身已毁,魂魄不散,这般惊天地泣鬼神的境界在所有人看来无疑是已近神魔。

    破碎虚空,似亦在情理之中。

    足足过了盏茶的功夫,才见姬神秀提着刀自湖底冲了出来,一张脸沉凝无比,瞧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是目光似有似无的瞥了眼虚空,紧了紧手里的刀,胸口之上,先前被八师巴那股浩瀚气机首当其冲,饶以他金刚之躯,如今亦不免血肉模糊,一阵虚弱。

    内伤外伤可谓皆有。

    甫一出来,便见两道身影于风雨中紧逼而来。

    八师巴虽已不见,可这场厮杀却未结束,蒙赤行卓立于大雨中,头顶漫天雨幕只在他五尺之外便被可怕气机挡在外面,溅落向四面八方。

    厉工亦是不俗,双臂一展飞扑而至,长啸声中,这声音似夹带着锋芒,所过之处雨幕齐刷刷的分开。

    看来,先前一幕居然令他们战意大增,渴望再进一步。

    朝着湖面啐了口血水,姬神秀手中长刀一翻便欲要再战。

    只是,远处的湖岸边上,忽听一道声音响起。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这声音清朗无比,以内力催发,竟是在这雨幕中扩散开来。

    话语刚落,雨幕中陡的显出一个英伟青年,踏浪而至,赫然是多日不见的传鹰。此刻再见,此人一身气机内敛不发,目中精光暗藏,俨然功力已是再进。

    “好!”

    厉工闻言身形腾空一转,竟然直直迎上传鹰,他本就心高气傲,不屑以二敌一,此刻见又有高手入场,自然随了心意。

    这战局立时变化。

    “且上岸一战!”

    蒙赤行早已看出姬神秀一身手段唯这轻功最是逊色,也不愿占其便宜,一拳轰出,击在长刀之上,借着这一拳劲力,姬神秀已被推向岸边,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并未拒绝。

    毕竟八师巴的变故有些出人意料,令他受伤不小,而且思汉飞亦不会放弃这个除掉他的机会,想必精兵早已环伺在侧,暗中布置。

    此时不抽身而走,更待何时。

    战场登时一分为二。

    等在定睛,西湖之上,只剩传鹰与厉工搏杀,而姬神秀与蒙赤行已是远去到了天边,几个起落没了踪影。

    ……

    天边朝阳初露,万物欣欣向荣。

    却说不知何时天边群山之间多出两颗尘埃来,由远而近,转眼就变成石子大小,一次次的碰撞在一起,你来我往,斗的正酣。

    来的也快,十数息的功夫,已见那两颗石子露出真容,轮廓初显,赫然是两个人,身形俱是比之常人要魁梧的多,一者健步如飞,在山林间如山魈老猿般行走如飞,纵跃疾走。

    另一人则是仗着惊世骇俗的轻功倏忽腾挪,一起一落,人已在数丈开外。

    “铮铮铮”

    人影已近,这交手时的动静也近了,委实不小,前者手中一道墨青匹练施展开来简直是势若雷霆,可这力道气势虽是霸道,但仿佛间这匹练似有着一股无形的惊人气机,绵密无穷,匹练一过,竟惹的满地落叶簌簌卷起,被撕扯到这长刀之下,身不由己。

    不难想象,倘若这树叶换成是人,恐怕任他身法如何灵活也逃不过这刚猛霸道的刀法。

    而他的对手,一双拳头似可撼山催岳,其上以精神之力包裹,与长刀正面抗衡,抡动间只引的空气逆流卷动,十分骇人。

    二者间每个呼吸便会迸发出无数交击爆响。

    感受着对方刀势下的撕扯之力,蒙赤行哪有半点久战的疲累,战意反倒越来越高昂,他沉声道:“一夜时间,你的刀势竟能由刚入柔,如今更是刚柔并济,当真让我大开眼界。”

    他哪知道姬神秀不过是借他拳头上的压力不断汲取感受着自己无数世的感悟,这进境虽说没有一日千里那般夸张但一日百里还是不在话下。

    他一生战无不胜,按理来说,姬神秀虽是不弱,可他先后受伤,这久战之下自然难免露出败相,可怎料这一路北去,且战且行,对方这刀法的进境却着实吓人一跳。

    从一开始的以力压人,到如今以势迫人,然后又是刚柔并济,寻常武夫一生所悟的东西,此人短短一夜的时间便已融会贯通。

    “咦?”

    赞叹中,蒙赤行忽的一声轻咦,他瞧见对面的青年此刻状态似乎有些不对,一双眼眸空洞无比,眼中精光渐失,可这刀上功夫却愈发圆融,各般技法信手拈来,俨然已成大家风范。

    顿悟了?

    蒙赤行神情一变,脸上复杂无比,时而冷意森然,杀意暗起,此子如今身怀各般奇技,无疑是当世一流的人物,若刀法再顿悟,恐怕天下又要多出一位宗师了,未来必是一尊大敌,但让他动杀心的根本原因却是姬神秀的年纪,双十有余便到这般地步,旷世少有啊。可他时而又惊叹不已,眉峰紧蹙,似有纠结,怎料几番变化,最后是化作一声长叹。

    “罢了。”

    蒙赤行心念一转,这双拳攻势一变,竟是没了先前那般招招如石破天惊的刚猛霸道,反而转刚为柔,由慢而快,一对拳头只如龙蛇盘走,专攻为守,这越看越有几分喂招的架势。

    那长刀快他也跟着快,长刀慢他同样变化攻势,只保持着与之齐头并进,一双拳头似包罗万象,像是突然间由一座山化作一团棉花,姬神秀所有刀势变化,俱被他一股脑的挡了下来。

    二人越走越远,遇山翻山,遇水渡水,蒙赤行越看是越惊,只因面前这一口长刀施展的刀法早已非是刀法,毕竟天下技法虽多,可百来招已是穷极变化,但这小子手里的刀,倏忽一变,居然又成了剑法,他刚一适应剑法又再变成了枪法,越变越是无穷。

    恍惚间蒙赤行只觉得自己在与诸多不同高手过招,无穷变化让他也觉吃力起来,措手不及间也是险象环生。

    “真是奇了。”

    他却看的双眼放光,饶是以他渊博的武学底蕴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这每种变化皆是包涵了多年的苦修与浸淫,简直匪夷所思。

    只是变到最后,蒙赤行就见姬神秀眉宇间渐渐多出一股黑气,脸上神情时喜时怒,时悲时哀,当即暗道一声不好,这小子先前身受内伤,体内气劲乱走,如今又沉浸于武道变化难以自拔,心力损耗太多,再下去怕是就得气劲冲体而亡了。

    他当机立断。

    “收神,醒来!”

    瞅准时机,蒙赤行避过一招,双眼一瞪,好似明王怒目,金刚法相,口中突发一声霹雳大喝。

    但见面前青年闻声身子一震,继而就似喝醉酒般踉跄一晃,整张面容瞬间失去血色,杵刀而立的瞬间,低头便咳出一口乌血来,神色萎靡到了极点。

    姬神秀心有余悸,他看了一眼面前蒙赤行,正要张嘴,只是话未出吐出来的却又是一口淤血。

    二人此刻立于一山腰处,周遭郁郁葱葱,头顶朝阳已升至天空,原是半天又过。

    蒙赤行瞧着面前青年神情无波。“小子,你还是先别急着谢我,也不知道你这古怪功夫从哪学的,一人之身,岂能容纳这万千不同变化,虽能据为己有,但心境却各不相同,若不降服,就算你今日不死,时间一久,也会疯掉。”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事实上早在蒙赤行开口前姬神秀已明白了这变化的源头,简而言之便是千百世感悟带来的隐患,他既然得到了那些武道感悟,但同样也得到了各自不同的心境,喜怒哀乐,情欲如海,差点迷失其中耗尽心力而死。

    姬神秀并没说什么,见蒙赤行既无战意,亦无杀心,他转身便要走。

    可不想对方居然说了句很奇怪的话。“我有方法不但能令你免去此厄,还可让你功力大增。”

    姬神秀迈出去的右脚又收了回来,他回头看去,只见颇有些狼狈的蒙赤行复又接道:“你可听过种魔诀?”

    姬神秀心头一震,这所谓的“种魔诀”便是“道心种魔大法”,乃是道魔合流之功,奥妙无穷。“怎么?你不会是想让我拜你为师吧?”

    蒙赤行却未回答他,而是沉着声自顾的道:“以你如今的状况,天下间再无能比种魔诀更适合你,哪怕战神图录亦是如此,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姬神秀转过了身子。

    “你想要什么?”

    不想蒙赤行眼睛一眯,旋即哈哈大笑,竟是随手自双袖内撕下两块灰白布块来,但见其上记满了无数个蝇头小字,二话不说便抛给了他。

    等姬神秀反应过来,对方已在大笑中走远。

    布块展开,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六个大字。

    “道心种魔大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