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九十八章:天下莫敌,无双无对

第九十八章:天下莫敌,无双无对

    “哒哒哒”

    清晨,一阵浅淡有序的马蹄声慢慢敲碎了杭州城的宁静。

    如今鞑子势大,为与之相抗,这杭州城内也是不乏各方江湖势力的高手,眼线耳目更是遍地,任何风吹草动俱是无法逃过。

    酒楼的老掌柜别看正撑着脑袋打着瞌睡,可一双眼睛却若有若无的悄然瞥向马蹄声的方向,不光是他,其余的或是起个大早的小贩,或是等活的车夫,此刻也都瞧了去。非是这马蹄声有何特殊之处,而是因为此时情况特殊,万不可出一点差错,不光是对这马蹄声,对任何这段时间进城的人,他们都要瞅上一眼。

    好家伙,可这不瞧还好,这一看,所有人眼睛猛的一瞪,一个个神情模样俱是各生变化,脖子都瞧的伸直了。

    他们看的分明,瞧的清楚,这进城的不过是个黒衫青年,模样二十余岁,肤色古铜,浓眉大眼,浑身上下更是瞧不出一丝特别之处,端坐在马背上缓缓进城,普通至极。

    但是,马背上还有一样东西,这东西可不普通,不仅不普通,更加惊世骇俗,瞧的所有人口舌发干,如陷魔怔,呆立当场。

    原来,那马背一侧还立着一杆八尺长短的大旗,说是大旗却也不过是一扇竹竿上套着的白布,白布迎着晨风卷动飞舞,但见其上两面各书着四个大字。

    “天下莫敌,无双无对!”

    八个大字,以乌红鲜血写就,笔走龙蛇,银钩铁画,随着旗布的卷动恍如活物,在晨风中呼啦作响。

    空气像是凝滞了,也更静了。

    众多江湖人好悬一口气没咽下去,我滴个乖乖,这是哪路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刚如此堂而皇之,这八个大字又岂是寻常人可以自诩标榜的,放眼天下,除了早已绝迹江湖的“无上宗师”令东来可以当的下这个称呼,又有谁敢如此?

    这已不是狂妄可以形容得了,这简直就是狂的没边啊,只这八个大字一亮,令东来是否会出现或许要另说,但天下高手绝然不会任由此人如此招摇过市,出手教训是轻的,指不定还得丢掉性命,生死两难。

    果不其然。

    黑衫青年骑着枣红骏马进城走了没多远,便有那脾性高傲的人看不过眼了,令东来那盖世名头乃是天下人给的,真正是无敌天下,可你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又有何德何能敢妄言“天下无敌”之名。

    “哼!”

    “给你一盏茶的功夫,把你那杆破旗折下,再给我乖乖滚出城去,我就留你一命。”

    听其言语,显然此人也是个狂傲的主。

    汉子倚窗而坐,酒杯在手,桌上菜还没上齐,显然刚坐不久,他面容到也算不俗,可惜眉宇间的狂傲却将其毁了个彻底,目光斜睨,似是从不会正眼瞧人。

    奈何他狂,那黑衫青年更狂,看都不曾看他一眼,骑着马自顾的徐徐前行。

    “嘭!”

    手中酒杯瞬间被捏作粉碎,汉子脸色铁青难看,浑身杀气四溢,他名叫白刃天,乃当今江湖年青一辈中声名最盛的几人之一,自视甚高,为人处世素来狂傲惯了,自己轻视别人可以,却绝不会忍受别人如此对他。

    阴沉着脸,他径直提剑自窗户里头斜扑了出来,气息悠长,身手显然不俗,如飞鸟般掠到了大街上,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临的近了,白刃天才发现,这马背上的青年一双眼睛微垂半阖像是处在一个古怪的状态,似半睡半醒,这下是怒极而笑。

    “找死!”

    终于,像是感受到了有人拦路,青年嘴里轻微“嗯”了一声,如大梦方醒,一双眼睛一抬。

    “你?”

    他先是瞧了挡路汉子两眼,继而眉目微蹙,一双眼睛好似水泛波澜,眸光一凝,一股摄人心魄的凌冽气机顿时夺目而出,这目光一落,却说白刃天原本暗提内力欲要出剑的身子忽的陡然一颤,一张冷峻高傲的面色瞬间苍白起来,脚下噔噔噔连退了数步。

    轻飘飘的声音响起。

    “太弱了。”

    太弱了,本就心神为之被夺的白刃天再听到这三个字,他不知是羞是怒,体内未及时撤去的气息一乱,肆意冲撞,口中就听“噗”的一声竟是急得吐出口血来。

    “你欺人太甚!”

    白刃天满脸血污,状若癫狂,居然强压内伤手中三尺青锋呛啷已拔出鞘。

    自他出言挑衅到现在受伤这变化可是极快,他这一出手,酒楼里又有三人掠出,明显与他关系不浅。

    “哈”

    看着挡在面前的四人,黑衫青年按刀坐在马背上扯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就好像之前他真的在打盹一样,一双眼睛又恢复了那般睡眼惺忪的模样。

    他可不是故意想如此,只因这些天他眼睛一闭,眼前便会浮现出无数张自己的面孔来,简直是想小憩一会都难,有些东西可不是一时就可以全部吸纳的,得需要时间。

    至于后面的这杆大旗,却是他故意的,所谓“天下无敌”只是虚名,八师巴一人之力虽强,但与天下高手比起来也不过是一朵大浪罢了,人力终有穷尽,对他而言还是有些不够,而他正要以这八个字来作鱼饵,吊一吊天下高手,用来将那些东西磨合,化作自己的。

    “阁下虽是身负不凡功力,却不知这样太过了么?这八个字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四人中,一个商贾打扮神采飞扬的汉子眼露凝神,嘴里的话暗带讥讽。“不光得要武功,还要你的命够硬。”

    随意掸了掸袍袖,姬神秀漫不经意的道:“既欲龙飞九天,又怎会惧亢龙有悔,废话少说,试过你们,我还得去等几条大鱼。”

    见状,白刃天早已按捺不住,提剑直逼而来,神情所露就好似面对的是自己血海深仇的仇人般,一身杀机毫无掩饰。

    “噌!”

    可他眼前猛的就见多了一道光,一道墨青的光,光华如匹练,如同有生命般在他面前一晃而过,不,应该说在他们四人面前一晃而过,快如闪电,转瞬即逝。

    “嘭!”

    白刃天的身子无力坠落,眉心多出一点乌红,整个人落地的瞬间竟像是变成一条死蛇,浑身骨骼尽碎,其他三人亦是如此,立在原地,然后像是一滩烂泥死的瘫软在地,伏尸当场。

    骑着马,黑衫青年慢慢朝着城中而去,身后大旗迎风招展。

    “天下莫敌,无双无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