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八十六章:一场误会

第八十六章:一场误会

    夜色中。

    “滚!”

    一声爆喝。

    但见一道乌青匹练横空而过,刹那而逝,与那碧空晴手中一对精钢铁拐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火星四溅,刺耳嗡鸣。

    正在缠斗的两道身影,其中一人应声而退,这倒退出去的,居然是“双绝拐”碧空晴,精钢铁拐上一个骇人的掌纹正清晰的落在上面,整个人连退数步,直到铁拐斜后点在山石上,像是锥子般没入数寸,方才卸了那股沛然力道。

    “好大的力气!”

    瞧着自己不住发抖的双手,碧空晴也是觉得难以置信。

    他本就以一身惊人硬功而名震江湖,加之天生神力,一对铁拐之下少有人敌,更别说以力道与他一较高下的。

    可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动辄无不是暗藏巨力,实在是惊人的可怕。

    忽听。

    “你个死瘸子,难不成这地儿是你家的?我连路过都不成?”

    这声音低沉浑厚,若金石摩擦,虽似寻常,可落在几人耳中皆觉一股非同一般的煞气卷荡开来,令人下意识毛孔急缩,心头发慌。

    不过,听到此人说话的声音,几大高手澎湃勃发的内力稍稍收回几分,盖因虽未见其人,可此人用的是中原汉人的口音,而非是鞑子那古怪生硬的强调,但心里仍未放松大意,几人各自分站周围,隐成夹击之势。

    “碧兄弟,先让他露个脸,若是卖国求荣的软骨头,再杀也不迟。”

    韩公度冷眸微凝,这心里也是十分的大感震惊,适才碧空晴一身杀气与他四人相争犹是游刃有余,可现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竟能与之相斗而不落下风,甚至一身外功似更胜一筹。

    星空如海,星光下,几人定睛一看,只见那山石一角正立着个高峻挺拔的身形,一双眼睛灼灼生辉,披发在夜风中吹拂狂掠,手中提着一把骇人长刀,正警惕的打量着他们,身上似还有着未散的血腥气,俨然不久前刚有过搏杀。

    “是汉人!”

    凌渡虚久习气功,目力过人,虽还做不到夜能视物的地步,但看清这近在咫尺的人却不在话下。

    可姬神秀现在心里直在骂娘,先前一来到此间,这气还没喘上两口就遇到一小股蒙古精骑,双方一遇,自然是免不了一番厮杀。

    只是他却出不去,这平原几处出口都被大军驻扎,好不容易寻到这山君庙,结果还没进去就见一人奔了出来,二话不说举着一对铁拐就砸,这心里当真窝火至极。

    感受着从四面八方挤来的几股惊人气势,显然都是非同一般的高手,他心中已做好了一言不合搏杀的准备,眼中戾气暗生。

    韩公度道:“敢问阁下如何称呼?何故来此?”

    姬神秀心里本就有气,他冷笑道:“废话,这方圆周遭都被蒙古精兵守着,我能去哪?”

    要是普通的士卒倒也罢了,可这蒙古精兵却不比快活王手底下那些杂鱼轻骑,善骑射之技,而且配合无间,个个骁勇善战,兵强马壮,连他之前都费了不小的功夫,若非这一副金刚体魄,说不定还得吃亏。

    韩公度却也不恼,只是奇道:“小兄弟适才与鞑子有过厮杀?”

    “不错,先前遇到两百蒙古精骑,被我杀了个干净。”一提到那蒙古精骑,他眼中也有些惊色。以往所经历的江湖,无不是以武功高低人心叵测而定生死输赢,可如今这战阵冲杀,大军过处,简直是势不可挡,特别是那些训练有素的强兵悍卒,还有可怕的弓弩,七十步内,便能破石穿金,只怕寻常武夫这还没到近前便被会射杀当场。

    “我能证明他的话不假。”不等几人质疑,一个声音已自风中飘了过来。“贫僧横刀,先前路上曾在一山坳见许多蒙古军卒残骸,观其数目正好两百有余,皆死于刀下,看样子,便是阁下这口长刀了。”

    一个僧人倏忽而至,正是最后的那个佛门第一高手——“横刀头陀”。

    那僧人身材不高,可气度却不同于寻常,观之如高山仰止让人敬畏,他面容肃穆,带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苍白,使人心悸,目光在姬神秀脸上扫了眼,僧人道:“诸位,入庙详谈吧!”

    他这一说话,几人却都齐齐望向姬神秀,似乎生怕他离开,怕的不是别的,怕的是他走漏消息,即便说了这么多,但江湖上从未听闻过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到底还是有些怀疑。

    姬神秀冷哼一声,霸邪归鞘,径直走进了山君庙。

    见他如此,几人这心里才算是暗自松了口气。

    庙里火光通明,照出了各自的神情。

    僧人看向那从始至终都未出过庙的传鹰,二人四目相对,就听他赞许道:“传鹰你果真是人中之龙,厉施主所言不虚啊!”

    传鹰?

    姬神秀刚席地坐下,可听到这个名字,他心头悄然一惊,环顾了一眼在座众人,他面上不动声色的暗道了一声“怪不得”。

    正自思量间,遂听传鹰淡然道:“大师,我嗅到了你身上散发出的死亡味道,生机将绝。”

    僧人闻言也不多说什么,而是解开了自己的衣襟,赫见他右肩下印着一只掌印,暗红发黑,几连指纹也可看见,清晰可见。

    众人无不色变,这掌印有个不小的名堂,乃是当今蒙古三大高手之一,国师八师巴名震天下的“灭神掌”。

    横刀头陀缓声道:“来此途中,我与八师巴相遇,遂一番交手,奈何禅心不坚,被他变天击地精深大法所趁,受了他一掌,不过,他亦有受伤,需得最少潜修十二个时辰,方能复原,我知道事情紧急,急运佛门舍身大法,压制伤势后能赶来此地,希望能支持到各位完成义举。”

    原来如此。

    韩公度幽幽一声叹,其他人俩脸色也都变了,有喜有哀,喜的是离那“惊雁宫”开启的时间不远,按横刀头陀所言八师巴无疑是来不及赶来,对鞑子实力有损,可哀的是己方这位玄门高手也受了重伤,伤势极重,更是用了舍身大法,也就捱着一口气,等这口气一泄,回天乏术。

    不过,他忽然神情一动,看向正默然坐着的姬神秀,其他几人也俱是如此,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那碧空晴更是放言。

    “阁下若是生怒碧某之前的出手……”

    姬神秀听的是眉头一拧,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凡是蒙古高手,我见一个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