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八十三章:结束

第八十三章:结束

    天昏地暗,愁云惨淡。

    较之当初沁阳城外的自己,姬神秀如今一身功力精进,气息绵长如江河肆流,生生不息,这气息一长,一身劲力便是登峰造极,层层暴涨,似可掷象擒龙。

    加之这肉身刀剑难伤,劲弩无法建功,他手中只是持着刀左撞右闯,但凡与之碰撞,无不是如遭雷击,口鼻溢血,刀光一闪,一颗颗头颅已被无声无息的挑飞,血水抛洒。

    一时间,数百余骑居然是被他一个人杀的溃不成军,挡者披靡。

    可到底还是有高手的。

    “呼!”

    一只干燥枯涩的右手倏忽间是自风尘中探来,掌心布满发黑老茧,这五指一并,看着就似一颗蛇头,用的赫然是掌上功夫。

    掌先出,一道人影立马紧随其后,瘦骨嶙峋,像是一根竹竿,眼神森冷阴鸷,面容惨白发青,竟是给人一种竹叶青般的错觉,毒蛇。

    此人双臂过膝,臂展极长,如今肉掌未至,一股可怕掌劲居然已先其一步隔空压来。

    他眼露冷笑,似已看见姬神秀五脏碎裂口鼻溢血的下场。

    只是却见那人不避不多,这右手同起一掌,朝他隔空推来。

    两人间的空气立时发出古怪爆响,转眼便对在了一起。

    “嘭!”

    只见双掌相对的一瞬,那貌似毒蛇的男人脸上神情瞬间凝固,背后衣衫豁然炸开,露出了枯瘦的脊背,身后尘土宛若潮浪迭起,涟漪层层。他眼中光华瞬间黯淡,这外边看似无损,可内里已是化作肉糜,七窍溢血。

    竟是生生被姬神秀一掌震死在当场。

    只是不待他收掌而回,一道身影已欺身而上,一只白皙右手轻飘飘的与他再对一掌。

    “嘭!”

    正所谓平地间起波澜惊雷,就听一声炸雷,姬神秀双脚是倒滑出去,而那人凌空一翻如飞燕回旋,灵动飘逸直好似无需借力,在空中折了个方向卓立在了一匹马背上。

    “看来你就是那狂徒,如此悍勇,若在军中必为冲阵杀敌的万人敌猛将,若在江湖,也是一方巨擘豪杰。”

    “可惜,你杀我气使,不如归我座下,我饶你一死。”

    姬神秀定睛瞧去,原是个衣襟半敞的黄衣人,赫见那人广额高颧,面白如玉,颔下一部长髯,光亮整洁,犹如绸缎。卧蚕长眉,双目狭长,眉目微垂,一双眼睛闪闪发着光,如渊如海,深不见底。

    他一止退势,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左手,眼中戾气横生,拖刀踱步,姬神秀似在顾盼打量,语气森然。“你就是快活王?呵,这段时间我听的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头,江湖中人对你无不是惧之如洪水猛兽,忌讳莫深,我却是一直好奇你有多厉害?”

    残阳如血,北风如哭。

    此刻黄昏将尽,暮色已深。

    浓郁的血腥气凝而不散,吹不去,冲不淡。

    此人年纪怕是与那孙白发相仿,只是对方善于保养且锦衣玉食,这相貌却要年轻很多,而且往哪一杵,居然很是奇伟,自有一番风度,怪不得能纵横情场。

    “后生可畏。”

    快活王柴玉关目露赞赏,但是他一身气息却是纹丝不动,岳峙渊渟,像是结了冰,又似化成一颗石头。

    可这话语一落,姬神秀眼前一花,快活王已没踪影,同时他只觉右侧一股骇人劲力袭来,一个拳头捣拳如锤已到了他的身前,周遭荡起的尘土因这一拳竟然是无声无息的变作一圈涟漪,像是化作一巨大漩涡,将姬神秀吸摄过去。

    这是什么身法?

    一刹那,姬神秀手背毛孔一紧,他口中发出一声厉叱,亦是同时暴起,长刀一扬,周遭气机开始黏稠如沼,这快活王的身形居然不可思议的缓上几分。

    继而再一压,当头就砍。

    只是那本已到了身前的拳头又不见了。

    姬神秀眼神一变,手中长刀顺势向后斩去,带起的风声呜咽生响,势不可挡。可一只手却悄然在他手腕一拂,他立觉曲池一麻,手中刀差点脱手而出。

    正是流云拂袖手。

    身后山麓间不知何时生出了滚滚黑烟,如今冬末初春,万物干燥,此刻火焰一起,立时如潮席卷开来,滚滚熊火直欲焚天,点亮了大半天空,火红火红。

    火光之下,映出了一地的断肢残骸,有的仍倒在地上哀嚎不休。

    可正在这时,姬神秀他眼神不经意的瞥向快活王身后,神情悄然一变。

    如此变化自然逃不过人老成精的柴玉关,他生性本就多疑,加之贪生怕死,此时瞧见姬神秀这般反应这眼睛便不受控制的总想朝自个身后瞧去。

    只这一分心,一道寒光匹练立时朝他腰斩而来,当下是又惊又怒,才明白自己着了当。

    “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厉声一语,一身气机爆发,漫天风尘已被齐齐排开,须髯鼓荡,这眼睛居然是碧色的,饶是姬神秀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信手一抓却又是使的沾衣十八跌这般擒拿武功,可随着身形动作的变化,姬神秀才惊觉对方这一瞬间竟然使出七八种专门扣人穴位的擒拿妙技。

    姬神秀却不慌不急,他眼露冷笑,体内一身气血劲力亦如熊火腾起,行遍四肢百骸。只见快活王探手扣来的瞬间,却又触电般缩回。

    “亏你凝练了百家武学精粹,想不到竟然这般贪生怕死,一味的追求轻功、绝技,却忘了没有一颗求胜之心,终究不过是那无根之木,一撞就倒。”

    见那空有一身惊世骇俗功力的快活王此刻竟然只敢以轻功逼他,不敢与他硬碰,姬神秀是毫不留情的嗤笑着,想来对方定然知道他那强悍肉身,以及藏着的飞刀,处处提防。

    正自说着,姬神秀表情一变,竟然又看向了快活王身后,脸色是说不出的古怪,仿佛他的身后站着个出乎意料的人。

    “小子,你休想骗我”

    关外活了这么多年,快活王虽养尊处优,这脸皮却厚的可以,见姬神秀故技重施,当下不屑一顾。

    只是,就见他身后一具趴着的尸体忽的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满是森寒冷意,那张脸,赫然是云梦仙子。

    这女人也不知何时易容在那千余骑众里,此刻见快活王心生大意,身子一卷,竟然扑向快活王,二人直直飞向那已是一片火海的“快活林”。

    夜空中,就听一声平静、怨毒、柔情的声音响起。

    “柴郎,莫要忘了,同生共死。”